北京欢迎你丫挺的!

    北京奥运没有1000天了,新的一年也快开始了。我们怎样去微笑面对生活?无伤大雅的玩笑会让人一日欢娱,一夜好梦。当今天看到下面这幅图片时,低俗的偶又傻笑了……
    Good night, sleep tight!
 

《Friends》(老友记)与Friends

    《Friends》影响了美国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一代美国人,一部播放了整整十年的系列情景喜剧也丰富了我的非典岁月。非典中,她成了我的疫苗,在某种程度上,她也成了我以后临对困境的防火墙。快乐地面对生活,真诚地面对朋友!
    既然说到朋友,我的一个朋友从美国专门给我带来了《Friends》的帽子。虽然我收藏的DVD是盗版的,可这个帽子却是正版的,美刀16元!图中的小老虎是Stanford University的吉祥物(mascot)。

千米骑单车,去看《千里走单骑》

    昨晚才知道28日是中国电影百年的生日,这个生日还惊动了胡哥这个忙人。作为铁杆影迷,不知不觉也给中国电影庆生,那就是买票看电影。

 

    27日晚,我骑着宝驴单车到千米之外的电影院去看了一场期待已久的电影《千里走单骑》。我虽然过了《十七岁的单车》岁月,却有多于十七年单车的经历。老谋子没有让我失望:令人感动却不煽情,有些煽情却不矫情,些许矫情却不烂情。故事的铺垫那么流畅,讲述的方法那么自然,演员的表演那么真实。

 

    老谋子的电影经常用到跑,像《秋菊打官司》中秋菊的跑、《我的父亲母亲》中招娣的跑、《一个都不能少》中魏敏芝的跑,这次也不例外,剧中的扬扬也在跑。说到跑,在我钟爱的特吕弗《四百下》、《阿甘正传》中表现得更为突出,他们都在感动着我。由此我决定下次看老谋子的电影,丢弃单车,坐11路跑去。同时祝愿中国电影在新的百年一路跑好!

 

不论天光照相馆的倒掉

    北大南门的天光照相馆03年拒绝拆迁,并打出大副标语抗议,时间在无声无息中过去了两年多,今天也在无声无息中消失了。不知是北大的民主还是专制成就了两年多北大南门的一抹“凉意”风景。这道风景载不入北大史册,却深入了北大学子的心声。
 
03年的北大南门
05-12-28的北大南门

我要脸

偶于去年在《光明日报》发表过一篇《中华书局与梁启超》的文章,是我读研究生期间的一篇作业缩减而成。想对此文在博客上做个链接,却发现还有几个网站也同时转载了此篇文章,其中还包括搜狐和出版学术网。现在网络著作权热得像沸锅里的蚂蚁,未经同意就刊登作者的文章屡见不鲜,偶又不是名人,而且我认为知识的有效传播是很难通过所谓的著作权法来普及的,就当人家看得起你才转载你的文章。别给脸不要脸!但最好是“精神焕发”的红脸,而不是“寒冷涂的蜡”的黄脸!
附上光明日报网上正版的《中华书局与梁启超》。

文章引用自:http://www.gmw.cn/03pindao/lilun/2004-06/10/content_41885.htm

中文信息资源开发利用专家座谈会有感

    从此次专家座谈会可以看出中文信息资源建设的紧迫性以及目前所面临的难题在信息爆炸的社会里,信息存量呈级数扩张,信息资源的新陈代谢明显加快,如何对中文信息资源进行开发和利用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任务。目前还有很多方面需要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最为焦点的就是政府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产业定位以及著作权的问题。由于我国信息化基础工作薄弱,更加迫切地要求政府能够以法律或者政策来保证一个良好的信息环境。政府的信息公开,不但有利于实现信息的价值,而且可以使信息价值增值,减少大众获得信息的成本。政府作为国家政策的制定者,尽量做到信息生产者和信息使用者的利益平衡,来保证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信息提供商面对巨大的信息市场,也要做好自己的准确定位,技术的创新以保证吸引更多的用户,内容提供的个性化、定点服务是产品增值的一个方面。著作权是资源建设最为棘手的一个问题,躲也躲不过,绕也绕不开。正如赖茂生教授所讲的那样,它不是一个企业、一个行业、甚至一个国家所能解决的问题,它是一个很普遍的国际问题。不论是通过技术限制使用者的权利还是通过传统版权制度来保证信息提供者的利益,都是过分地强化版权人的利益,而没有顾及大多数用户的利益。目前的冲突就是版权代表的个体利益与图书馆代表的公共利益的冲突。怎样化解这种矛盾,还需要我们政府、行业的努力,今年中国图书馆学会制定的关于在网络环境下著作权问题的声明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读《如何阅读一本书》(三)

这本书跟你有什么关系?

 

首先谈一下我读这本书的原因。首先是好奇,我看到过许多诸如“如何绘画”“如何演奏钢琴”等众多图书待人阅读,却从没看到过教别人如何读书的书,而且是半个世纪以前西方学者所著。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本人正在读硕士学位,需要阅读大量的图书来提高自己的学术修养。坦白地说,本书并不是一本易懂的通俗读物,读起来有时象读哲学类或者社会学方面的著作,但它又是针对普通读者的指导性图书。我用了大约3个月的时间来阅读,总体感觉是它对我以后的阅读和学习会有很大的帮助。

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在《寒冬夜行人》第一章中写下一个十分有趣的类比,说读者在选择一本书时仿佛掠过许多战力惊人的士兵,闪躲过许多堡垒城池,才夺得手上的书籍,毕竟我们该读、想读或为了某些莫名原因尚未阅读的书本实在是太多了。这么一说,我们与所读到的书本之间倒成了一种珍奇的因缘。不是有个古老的问题曾问,如果一个人到荒岛上度过余生会选择哪十本书吗?我想我们肯定不会选择《如》。但是我希望人们在进入荒岛前先读此书,如此一来,我们可能会更轻松地选出那十本你真正需要的书,更深入地咀嚼并且吸收那十本书。

 

参考文献

 

1. [美]莫提默·艾德勒, 查尔斯·范多伦著; 郝明义, 朱衣译. 如何阅读一本书.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4

2. [意]伊塔洛·卡尔维诺著; 萧天佑译. 寒冬夜行人. 南京: 译林出版社,2001

3. [德]叔本华. 论读书. http://www.51ks.com/htm/book/253/(2005-1-22查阅)

4. 多马. 读书是一门艺术. http://www.people.com.cn/GB/14738/14754/21861/2990608.html(2005-1-15查阅)

5. 杨少强. 中国人近半不读书. 参考消息. 2005-3-4, 第八版

读《如何阅读一本书》(二)

从整体来看,这本书到底在谈些什么?

 

    本书诞生于六十多年前,至今却能一直活跃于读者心中,如此常青,想必有个中道理。书中详尽说明阅读一本书的理想步骤,那就是先判断文类、要旨,再到与作者对话,甚至主动、积极从事主题性的书籍探索等,唯有如此,才能算作一个“理想读者”。此书重新再版,为天下所有的爱书人铺展出一张曾反复索骥的地图——她指导我们该如何读书、该如何读许多书、该如何读懂书。

书中最有趣的部分当属作者似乎真的读过许多书而留下的线索。为了解释阅读的方法,作者通篇引用大量文献,辨析、摘要各个学科的正典,举例说明,示范阅读的思考方法,让读者不但配备阅读方法的地图,也驾驭着阅读魔毯穿梭时空,漫游古今世界各国的经典书籍。当然,从作者的举例到书后附录的书目,都可以看出正典在作者心中独一无二的地位。正典的形成自然牵涉一番历史脉络与文化权利结构的角力,不过在这里我们不妨将他的举例视为这位书籍导读人的游历路线,不必过多在意意识形态的问题。不过作者的确在我们面前摊开一张极具参考价值的地图。那么,我们就按图索骥,来看看作者为我们设计出怎样便捷的路线图。

 

从细节来看,作者谈了什么,怎么谈的?

 

《如》的全书其实只讲述了一个大问题:阅读的层次。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层次,同一个人在阅读选择上也要有不同的层次。在作者看来,阅读层次共分为四种:基础阅读、检视阅读、分析阅读、主题阅读。本书一共分为四个篇章和两个附录来展开,书后配备了索引。

第一篇包括了作者所认为的阅读的前两个层次:基础阅读(elementary reading)和检视阅读((inspectional reading)。基础阅读表示脱离文盲阶段而开始有了初步的读、写能力。在这一层级,一个人接受基本的阅读训练,并获取初步的阅读技巧。这一层级的阅读主要是寻求句子上的了解,通常在小学就可以学会。它有一项特点,就是特别强调时间。读者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读完一定份量的内容,例如“在十五分钟读完一本书,甚至二本书。”

检视阅读又可称为“略读”或“预读”,但并不代表随意或漫不经心地浏览一本书。进行这种阅读的目的是从表面上检视一本书,常常也能大有收获。在这一层级要问的问题是:这本书谈的是什么?内容结构?一共分成哪些部份?大部分的人,即使有相当水准的读者,也不知道检视阅读的价值。他们总是从第一页开始,规规矩矩地埋首读完一本书,甚至连目录都不看一看。作者认为阅读是门艺术,同样也是一个主动的学习过程。在保持主动性的阅读过程中,读者应该明白如何有系统的略读或粗读,掌握阅读速度,从阅读中发现问题,找出问题,以及如何做一个自我要求的读者。

第二篇包括了作者认为的阅读的第三个层次:分析阅读(inspectional reading)。它比前两个层级更复杂,更有系统,对读者也有一些要求。分析阅读是彻底而完整的阅读,换句话说,如果检视阅读是在有限时间内所能做到的最好最完整的阅读的,那么分析阅读就是在无限制的时间内所能做到的最好最完整的阅读。进行分析阅读的人,必须针对所读的东西提出许多内部关联的系统的问题,因此是一种极主动的阅读方式。弗兰西斯·培根曾经说过:“有些书可以浅尝即止,有些书是要生吞活剥,只有少数的书是要咀嚼与消化的。”分析阅读就是要咀嚼与消化一本书。

第三篇阐述了阅读不同读物的方法。这些读物包括“实用性的书”、“想象文学”、“故事、戏剧与诗”、“历史书”、“科学与数学著作”、“哲学书”和“社会科学书籍”。不同类型的读物有不同的术语、见解和问题,而阅读不同类型的读物也需要相对不同的方法。

第四篇也是最后一篇,关注的是阅读的终极目标。第一个目标是阅读的第四个层次——主题阅读(syntopical reading) 也可以称为比较阅读(comparative reading)。这种阅读读者要同时读很多书,针对同一课题找出彼此间的关系,即使他所阅读的东西并不复杂。这种阅读最复杂,最有系统,对读者的要求也最多。主题阅读除了比较不同书本的内容,另外还要藉助所读的书,对某一课题进行一项任何书本都没有的分析。因此,主题阅读是最主动,最花工夫的一种阅读方式。主题阅读并不是一种简单的阅读艺术,其中的规则也非众所周知。可是,这种阅读可能是收获最多的一种阅读活动,实在值得我们努力掌握。主题阅读中,读者关心的主题才是重点,而不是阅读的作品本身。读者通过阅读相关主题的大量不同的作品,通过客观的分析来找出这个主题的共通性。主题阅读对于高等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是必须的。

第二个目标是阅读与心智共同成长。心智就象肌肉一样,如果不常运用就会萎缩。阅读,科学的阅读,能够开启我们的头脑,扩展我们的思路,有助于心智的成长。例如,我们研究一个论文题目,论文完成后成了这个领域的专家,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的生命在这领域付出了时间,并且学习和累积了别人没有的经验,心智、思路也在这领域里成长了。因此,运用阅读技巧,反复的交叉阅读后,我们得到了该有的阅读价值,这阅读价值得来实属不易。
    在附录一中,作者列举了包含100多本推荐书目的一张书单,希望读者通过阅读这些书来增进自己的阅读技巧,同时也能籍此发现西方传统文化中有过哪些伟大的思想与论述。这与张之洞、梁启超等学界前辈的推荐书目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我想作者一定感觉到自己重任在肩,有必要向读者推荐并非常企盼读者能认真阅读。

在附录二中,作者提供了以上提及的四种层次阅读的练习与测验。这与我们教科书每个篇章后面的练习题相类似,“帮助一些自己练习阅读的人增进他们的阅读技巧。”

 

这本书谈得有道理吗?是全部有道理,还是部分有道理?

 

初读《如》的第一印象是译笔明畅易读,观点鲜明有力,继而产生的疑惑是:作者既然将阅读分为四个层次,何以唯独第三个层次分析阅读着墨最多,占了最大的篇幅?重读后才豁然发现作者的良苦用心:一般读者多具备基础阅读的能力,也多半在接触一本书时可以做到检视阅读的第一步:粗读,却无法有更精细的技巧深入阅读的世界,提升自己。因此作者将一般读者不曾留意或者最不熟悉的分析阅读详尽阐明,并另开一章“阅读不同读物的方法”,将分析阅读的原则技巧“实用化”,灵活而又不厌其烦的向读者介绍如何阅读不同的读物,呈现分析阅读的技巧之弹性与广泛适用性。熟悉分析阅读技巧几乎保证了提升理解力而阅读的目标,呼应了作者认为阅读最大的意义或价值在于提升自己心智的核心观念。此外,又能为更高层次的主题阅读奠定扎实的基础。因此分析阅读具有前呼后应、承上启下的关键性地位,以其为重点,收束前篇概述,开展后篇论述,再切合不过。整个布局,不仅架构严谨,而且显示出为提升阅读能力的读者的体贴入微。

再者,作者对阅读的过程有深刻的观察力与分析力,概分阅读层次后,像拆解一部机器的零件般分析阅读的技巧步骤,让有心增进阅读能力的人不至于瞎子摸象,徒走好多冤枉路,也让教育工作者在培养学生阅读能力上有章可循,教与学双方皆能大大受益。以我而言,一边阅读此书,一边回顾检视自己的阅读历程,从而发现一些已经在使用的阅读方法,例如做笔记的方法、检视阅读等都是我熟悉的方法;也想到了我还不曾用过的阅读方法,如分析阅读的第七、八点方法及评论该留意的重点等,对此,我较不熟悉。尤其主题阅读的方法较近于研究生阶段重点培养的目标,因此正在慢慢学习中。作者强调赞同一本实用性书籍,意味着不仅思想产生变化,更需要以行动实践。我愿意练习此书提供的阅读方法,提升自己的阅读能力,让自己的心智长保活力与健康。

据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调查,有将近九成(87.7%)的民众认为读书越来越重要,但他们不读书的原因之一却是“不知道读什么书”。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说,2002年中国出版的长篇小说“我估计1000部是有的,其中有900部是垃圾的说法绝不冒险。”对于一般读者来说,要过滤出不是垃圾的可读作品,除了某些机构和专家的推荐书目之外,还需要自己掌握阅读技巧加以辨别。

正如上述所言,尽管如此,我们也要看到读书完全像写书一样,也是一门艺术。因而“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关于这一点,恐怕已超出艾德勒的阅读训练方法的范畴,因为这已经不是技巧问题了。叔本华便明确指出,通过阅读是为了激发我们身上固有的天赋,如果没有这种天赋,那阅读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因而读者的天赋,悟性是与生俱来的,并不是后天可以完全培养的,这一点正切中“自由教育”的要害,因为作为训练方法,它仅仅是权宜之计,并不是可以仰赖这种方法,便可以获得一切,因而有的评论家认为艾德勒这本书激情饱满,却并没有对自己的计划所导致的负面影响有什么担心,也没有对读者进行必要的提示。没有提防过分寄希望于这种教育计划的危险是艾德勒这本书最大的不足。

另外,尽管作者的遣词造句功力颇深(中文本的翻译也不错),但是本书还是略显拖沓和冗长。作者一再表明阅读的误区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教育方法不当造成的,其实道理是显而易见的,读者阅读这本书也是因为想得到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才会购买的。

                                  后续

 

读《如何阅读一本书》(一)

翻看以前写的小文(作为课堂作业),谈谈读书以及如何阅读?

 

《如何阅读一本书》(How to Read a Book)(以下简称《如》)初版于1940年,作者为莫提默·艾德勒(Mortimer J. Adler, 1902-2001)。本书出版后好评如潮,出乎作者预料,且销量斐然。此后,查尔斯·范多伦(Charles Van Doren)对初版内容作大幅度增补改写,1970年与原作者合著再版。商务印书馆于2004年引进出版了此书,由郝明义与朱衣共同翻译。

这本书风行60年不衰,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可见其在阅读领域的分析评述为读者所认知,并深深地影响了世人。本书除自身内容精彩之外,两位著者之间的合作情谊及他们丰富的人生阅历也颇为人所称颂。
    “阅读”长久以来都是一个令人相当困扰的问题。其原因当然不在于“识字”,而在于阅读的目的性是否明确、时间是否有限、主动还是被动、思考还是浏览,甚至阅读方式是传统的还是多媒体的声光效果?……所有的问题接踵而来,将阅读视为畏途。究竟怎样才能“看好书”?风行已久的《如何阅读一本书》以中文版出现,恰巧可以给中国的读者一些关于阅读的启发与忠告。

追本溯源,在读这本书之前,我们应该了解一下原作者莫提默·艾德勒在阅读以及教育方面的思想。他在杂志上曾撰文“教育基础的根本理想和概念,应该是有关构成不论何时何地对于一切人——正因为他们是人——都适用的良好教育的普遍真理。”他相信,那种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所喜欢的任何科目的选课制度,助长了漫无目的和肤浅的风气。他认为,“真正的自由就是责任,而这只有通过训练培养才可以实现;真正的自由教育在于道德和智力的训练,这种训练由于给了人们以自由判断和运用自由意志的特殊理智能力,因而才使他们得到了解放。”正是秉持着这一“自由教育”的理念,莫提默·艾德勒在《如》中对阅读进行了最充分的阐释。当然,关于“自由教育”的理念,本书在学界也引起很强烈地争论。
    开宗明义,作者开篇就提出了一个严肃的议题:到底新时代的传播媒体是否真能增进我们对于自己世界的了解?这用来说明当时的新兴媒体正以压倒性的泛滥信息阻碍了我们的理解力的发展(本书出版时,互联网还没有普及,更没有现在过多的信息泛滥)。因此,我们需要主动阅读来获取有用信息以及理解作者的想法。

以上理论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可是读者怎样才能很好地获取有用信息以及更好地理解作者的想法呢?作者在第一篇第五章中提到了主动阅读的基础:一个读者要提出四个基本问题。作为《如》的读者,我就这四个基本问题谈谈自己对《如》的阅读体会:

                                             (后续)

冬至

    今天是冬至,按中国人的传统吃饺子。既然冬至吃饺子,最好不要吃速冻的,而是DIY,那就秀一下吧。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