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里看木子美

今天北京大雾,听说这种鬼天气还会继续,三月就要到了,风沙还会远吗?
 
过年过的颠倒黑白,所以早上上班很不情愿,为了糊口和构建和谐社会,没有办法,骑上我的单车迷迷糊糊上路了,路过花园桥等红灯的时候,一辆公共汽车在我日朦胧的眼前闪过,顿时清醒了许多:木子美!别误会,不是活的木子美,也不是死的木子美,更不是不死不活的木子美,而是车厢广告上的木子美,她所谓端庄地拿着一瓶酒在我面前快速flash,不带走一片迷雾,以至于我没有看清那个酒的牌子。要不是明天在家校稿子,我肯定会提前到达花园桥路口再看她一眼,不再雾里看花,要真真切切,明明白白!
 
说实话,我没有看过木子美的博客,虽然她也是中国博客发展里程碑似的人物,贡献基本上和五四时代一些重要的文人墨客差不多;我也没有看过她的《遗情书》,虽然它曾经在我二哥开的书店中睡过。我对她的认识仅在男人和男人、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聊天中,对她芳容的一瞥也只是在凤凰卫视梁文道对他的视频采访中,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木子美,这就是我大头中的木子美。

国图那些事儿(六):007大战抽屉中的刘国钧

我先讲一个故事,故事的内容是这样滴:
我在N(N大于10)年前上学的时候,有个同学非常喜欢看007电影,而且也喜欢007方面的图书。由于囊中羞涩,所以这位老兄一般到图书馆去借书看;由于图书借阅册书有限,而又怕其他人将此书借出,所以这位老兄一般是先将关于007的所有图书查询卡片统统撕下,然后每还一本,便将此本书的目录卡片归还原位,我称他盗亦有道,智慧与龌龊一并绽放。
N年后,不知我这个喜欢007的同学有没有BMW和流水的美女萦绕身边,我所知道的是现在他这种做法已经不靠谱了,OPAC早就出现了,那个2.0更是快马加鞭。
 
N(N为两位数)年前,国家图书馆的二楼紫竹厅的东侧就是目录厅,基本上属于全国总书目的元数据基地组织。不知道在此有多少同学干过我同学干过的同学们经常干过的事情。N(N约等于10)年后,国家图书馆将这个基地分散在国家图书馆的各个边边角角,打起了游击战,然后将基地变成了现在的中文新书阅览室(N年没有去了,不知现在还有没有)。N(N小于10)年后,国家图书馆进行CPU核试验,使用了一个叫偶排科(OPAC)的反应堆,把那些打游击战的各个基地组织爆破了。
 
基地组织没有了,各圣战分子被迫流亡,有一个隐藏在我处,上面还有胎骼(tag),名字叫刘国钧。刘大师只能一个人在我家战斗了,我好想再花五元钱找一位王重民与其做伴,对我来说,就十全十美了。
 
 
 
 
 
目录厅没了,目录厅里的目录柜走了,目录柜里的抽屉空了,抽屉里的目录卡片是不是都存在各位盗亦有道的同学手里呢?
 
OCLC火了,OPAC牛了,抽屉灵魂附体了,我们的书签有多少是公开的呢?
 
P.S.N的数据是我大头中的双核算出的,如有出入,以官方的单核为主,特此说明。

To be continued

 

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年

《IT经理世界》杂志有个副刊名为《30+》,内容还算不错。过了春节我也开始30+的人生历程了,我没有当经理的理想,只求身心健康,做事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亲朋就可以了。
 
30年的春节我一直单调地在一个属于山东的小县城渡过,三十的饺子,初一的拜年,以致于单调得像春节晚会和色情电影。希望在40+,50+的时候还是这样的单调。
 
今年春节google的logo
今年春节baidu的logo
 

《越狱》治疗前列腺?

《越狱》一播,引来众多我国男女的追捧,男的看悬念,女的看帅哥。我对此剧的评价就是男人看的肥皂剧,它的制作水准在美剧中属于一般,精彩程度不比24小时。说句难听的话,它是不入流的美剧,可是刚才看sunny
blog,才知道它即使是垃圾,到了我国还有一个特殊的功能……
 
 
洛杉矶406公路
布达佩斯
巴塞罗那
斯德哥尔摩街头
日本
咱国
 

性价比下的秦始皇有点年味

今天跨河到金源shopping
mall去购物,顺便看看那传说中的10元一斤的图书。我以前听说过电子表论把抓,一抓是10块钱,现在书论斤还是有些不适应。一进纸老虎单独辟出的这个特价区让我想起了当年在中关村买盗版光盘的小窝点,人乌泱乌泱的,书乱七八糟的。看了个大概,没有选中一本,又为我“性价比的说法是扯淡”、“便宜无好货”增添了一个充分的论据。
但在纸老虎没有空手而归,买了一本《三联生活周刊》。由于过节人家停两期,我原以为节后才会有新的上市,没有想到这本2007年三月5日的刊物在二月15日就早产了,更没有想到的是本期的专题是50多页篇幅的秦始皇,就在不到十天前,在宽巷子几个媒体的朋友聚会中三联的主笔按摩乳王小峰还说正在做秦始皇的稿件,不得不佩服媒体人的效率。
现在北京已经年味十足了,虽然我家紧挨着海淀区政府和公安分局,但鞭炮声还是提前登场,民警同志也明白一个道理,不就是一个乐吗,早一天,晚一天,计较个啥子嘛!
明天就启程回家了,晚安,北京!
 
我家小区的夜景

图有其表的十年中奖血泪辛酸康庄路

年底,我参加了几次大大小小的抽奖活动,均铩羽而归。我对这种结果是非常满意的,究其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太幸运了,幸运的什么中奖我都与我无关。如果中奖率为99%,我肯定也属于那个1%。我从来不奢望那个如同达摩克利之剑的500万,也不苛求鸡零狗碎的锅碗瓢盆。
如果我为这种阿Q思维辩解的话,那就是所谓的科学,所谓的能量守恒定律。我希冀波澜不惊的人生运势,不羡慕那理想中的大开大阖。我执着于追求过程中的快感,不眷恋瞬间迸发的高潮。
我也认为中奖就像是未婚先孕,你想挡都挡不住。前段时间,我参加色影无忌的色友年会,大奖为一万元的摄影装备,当中奖号码公布后,坐在我正后方的一位兄台对旁边的MM说再找找,你拿的就是这个中奖号码,可是人算不如天算,MM最终还是没有得到这个飞来横福,成就了另一位“万元户”的狗屎运。
 
整整十年前,我的处女作发布在《北京晚报》上,与人民日报高级记者卞毓方同谋一方天地,这个豆腐块文章的名字就是《中奖》。重新再看这篇小文,发现“十年之前,我不认识我,我还是不认识我”。
在当今市场激烈竞争的形势下,许多厂家及商家用有奖销售、有奖竞猜等形势提高自己知名度以扩大销售市场,做到互利互惠。本人也喜欢碰运气,可活了二十年碰了十年运气,最多的一次大奖也只有一套邮票。不过上次不中,下次中的概率不就更大吗?再试一次,也罢!
 
一家足球报的竞猜比较多,且奖品丰厚,所以每次竞猜我都会大大方方地抛出邮票一张,信封一个。虽不报多大希望,但总存一分念想。可能老天有眼,在近期的报纸上竟然发现了我的大名“顾晓光”且二等奖,1000多元运动系列奖品。呜呼!

我的美梦做了整整两天,第三天星期一我就电话查询,询问什么时候能够收到奖品。但当证实“顾晓光”不是我时,我心凉了,我活了二十年没有碰到另一个顾晓光,却在这一次见到了让我欢喜让我忧的“顾晓光”。咳,哀哉!
 
一篇得到863项目支持的学术文章《旁指代词单独作定语的考察》竟然引用了这篇小文,以说明同一个专有名次可以代表两个不同的事物,可以用旁指代词来指别。我这个“事物”为中国的学术事业第一次做贡献,难得,比中奖还难得。

电影中的图书馆和图书馆员(二)

老槐的“从图书馆员的电影想到”,编目精灵的“电影内外的图书馆员”,超平的“电影中的图书馆”,钱途介绍的“THE LIBRARIAN: QUEST FOR THE
SPEAR”,游园的“电影与图书馆学”,水精灵转载的“电影中的图书馆和图书馆员”等博客都曾经关注过电影中的图书馆和图书馆员。
从IMDB(类似于期刊来源数据库的国际电影数据库)搜索发现,以“图书馆员”(The
Librarian)为题名的电影(包括电视电影)仅有四部,最早的一部是美国1912年出品的黑白默片,这部近百年历史的古董电影竟然得到了IMDB的较烂评分:3.1/10
(7 votes)。2003年一部标有动作惊悚片(Action /
Thriller)的现代图书馆员电影“The
Librarians
”横空出世,得到烂番茄一堆。2004年出品的“The
Librarian: Quest for the
Spear
”,2006年该片的剧组又推出了第二部“The
Librarian: Return to King Solomon’s
Mines
”,这两部电影走出了一条颠覆图书馆员特色的康庄大道。
在我们的印象中,图书馆是一个知识的海洋,一片宁静的天空和一种闲逸的工作环境。图书馆员是知识渊博的,默默无闻的,清心寡欲的。可是在2003年后出品的这三部都标有动作标签的电影中,一切都被完全颠覆了,说得有学问的话,就是被后现代了,被冥王星了。
The Librarians(2003)还有一个片名”Strike
Force”,一个俗得不能够再俗的片名,讲述了一名漂亮的女图书馆员去迈阿密调查失踪姐姐的故事。本人有幸没有观看到此片,在IMDB的评分是4.3/10
(92 votes),从影迷的评论中大体看出一个大概:1 This movie is so bad
it can’t exist,2 Stupidly watchable,3 Oh God, please smite me
now…,4 One of the worst,5 QUESTION: How does a film merit two
different titles like “The Librarians” and “Strike Force”?
ANSWER: The film is sooooooooo bad that the filmmakers couldn’t
even decide on a title!!!!
“THE Librarian: Quest for the Spear”(2004)和“The Librarian:
Return to King Solomon’s Mines  (2006) (Action /
Comedy / Drama / Fantasy / Romance /
Thriller)是一种标准的爆米花电影,一部冠以图书馆员的探险电影,如果你喜欢印第安纳琼斯,詹姆斯邦德,木乃伊,还又是图书馆员,那不妨看看这两部电视电影。更为难得的是2004年的第一部电影得到了诸多奖项的提名,2006年的第二部电影还入选了美国广播电影评论协会评选的最佳电视电影(Best
Picture Made for Television)的提名。
故事讲述了一个拥有20多个学位的单身汉无意中找到了一个图书馆的工作,他本以为利用他渊博的知识为读者答疑解惑,却没有想到这却是一条通往挑战与死亡的不归路……正如影片Tagline中所写的“He
didn’t want to be a hero. He only wanted a
job”。这两部电视电影让我们这位内向的图书馆员一会儿像琼斯大爷那样勇敢与智慧并重,一会儿像007大叔那样美女相伴,一会儿像傻根一样憨态可掬,让我们有理由期待他的的三次出征。
好牛的图书馆
好帅的图书馆员
图书馆的工作从天而降
铁打的图书馆员,流水的图书馆员女郎
图书馆员的自嘲
图书馆员的历险

《数字图书馆论坛》2007年第二期节日奉献:信息可视化

本期话题:信息可视化
 
信息可视化进展研究………………………………………………………周 
宁等1
可视分析在科技监测中的应用……………………………………………吴 
斌等9
知识域可视化初探…………………………………………………………张芳芳等16

数字图书馆可视化接口相关技术研究……………………………………周 
宁等26
可视化技术在专利信息挖掘与分析中的应用研究………………………王曰芬等33

特别关注
FRBR和CIDOC CRM知识本体之间的协调工作…………………………
顾  犇39
论图书馆馆藏古籍的计算机回溯编目……………………………………姚伯岳43
资源建设
区域信息中心建设探讨……………………………………………………白广思49
技术与应用
OpenURL技术在信息集成中的应用………………………………………朱 
燕52
版权杂谈
全文数据库商在信息资源建设中的版权策略……………………………傅文奇等56

网络内容提供者ICP的侵权责任——以数字图书馆为例………………曾晓珠61

Open Access
从post-DL计划看开放存取环境中数字图书馆的发展策略……………杨 
斌66
探索与交流
MARC转换应用研究…………………………………………………………郦金花70
好书推荐………………………………………………………………………………75
业界动态
EBSCO推出扩展的BIR服务…………………………………………………………76

研究评估与资源管理工具……………………………………………………………76

340余年的科学文献可提供在线服务………………………………………………76

开放存取知识库目录…………………………………………………………………76

内容管理工具为电子出版业提供语义分析功能……………………………………77

康奈尔和宾州州立大学发行DpubS
…………………………………………………77
CrossRef扩展到网络服务……………………………………………………………77

加拿大发布开放存取的同行评议图书馆杂志………………………………………77

Endeavor Open
URL链接提供对Scopus数据库预解决的链接…………………77

会议动向
2007“数字图书馆建设与应用学术研讨会暨成果展示会”征文、征展通知……78

Web
2.0与信息服务”第二届年会将于今年4月在厦门召开………………………78

文章引用自:http://www.dlf.net.cn

世界上最古老报纸被网络灵魂附体

本人是STM(注意不是SM)期刊无纸化的鼓吹者,是数字图书馆坚定的捍卫者,是弱肉强食理论的支持者。
 
本人也是喜欢手留书香的知道分子,也是e-only后的原罪分子,也是霸权主义实践的批评分子。
 
 
人民网2月6日讯 
世界上发行历史最长的报纸、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
《英里克斯邮报》(Post-och Inrikes
Tidningar)从今年1月1日起正式停刊,并转为单一的“纯网络版”继续运转。消息传来,很多喜欢读报的人开始担心,世界上其他报刊也许将面临同样命运。据悉,这家古老的报纸是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于1645年创办的。
 
  美联社报道,曾担任《英里克斯邮报》主编长达20年的霍尔姆表示:“我们认为这是场文化灾难,对一家发行时间如此之长的报纸而言,这种‘纯网络版’的结局非常可悲”。资料显示,停刊前的《英里克斯邮报》日发行量只有1000份左右,远远不如当地小报受读者欢迎。不过,这家报纸的网站可能会吸引更多读者。
 
  当年,瑞典女王通过这张报纸来传达自己对国家做出的各种“上谕”以及最近的国事概况。起初,这张报纸和现在的宣传手册大小类似,并在出版后由信使们张贴到全国各地城镇的布告栏内。现在,这张报纸每天刊登的内容主要是公司、法院和某些政府机构的法律声明,稿件数量徘徊在每天1500条上下,可谓惨淡经营。
 
  《英里克斯邮报》属于大名鼎鼎的瑞典学院所有(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发单位)。最近,这份报纸的出版权被瑞典学院出售给了本国政府下设的公司注册局。尽管从今年开始,《英里克斯邮报》只通过网络发行,但它还是被设在巴黎的世界报业协会评为“世界上仍在出版的最古老报纸”,其理由是“报纸的网络版依然算报纸”。(高轶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