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真不是个东西

我不是因噎废食,互联网就像是小孩过家家的玩具,没有承诺,没有责任。不是有意思、没意义,就是有意义、没意思。

 

我是95年底接触的互联网,算是第一代网民了,那时也就是看着好玩,新鲜而已,没有太多印象。大约1997、98的样子我有了第一个电子信箱,是hotmail的,2m的空间怎么都用不完,后来垃圾邮件开始盛行,我就用同样的USERNAME注册了一个yahoo!的邮箱,前年由于gmail的出现,我改嫁到google的门下,到现在近3G的邮箱空间已所剩不多了,现在我定期所做的工作就是我删我删我删删删,删的同时才发现我的邮箱是我工作成绩的活化石,有段时间gmail让功夫网给弄残了,我赶紧又申请了一个邮箱做情报转移,我就有了126的一个邮箱。在北大读书的时候,分配了一个PKU的邮箱、来到万方以后,又有了一个WANFANGDATA的邮箱,自己所属的数字图书馆论坛也有一个DLF邮箱,妈呀,我现在都不记得我有多少个邮箱了,反正邮箱虽多,还要自己喜欢,但事物总是矛盾的,gmail虽然空间大,功能强,但却属于皇上最宠爱的傧妃,不知哪天就被吃醋的皇后干掉,国内的邮箱比较稳定,但功能性差一些。看来虽然三宫六院宠幸,但黄脸婆的皇后还是要有一个。

 

由于我上网比较早,所以赶时髦弄了一个ICQ,我随便聊了几次,顿觉无聊透顶,所以以后出现QQ、MSN之流我都没有再用的念头,但到北大读书的时候发现,我已经落伍了,为了装嫩,我只好被迫进入了又一次过家家的生活,但基本上能不聊就不聊,而且从来不和陌生人说话。由于我如此保守的观念,使我在10多年的网络生涯中没有过什么网友,更没有过“见顾晓光就得死”(简称“见光死”)的网友会晤。

但我现在想起当时比较钟情的是论坛,什么天涯啊,什么猫扑啊,还有高校的BBS,最常登陆的就是一塌糊涂、北大未名和水木清华了,可是一塌糊涂让人家中央那帮建设和谐社会的大爷们给干掉了,连了全须全尾的尸首都没有留下,未名和水木还好,我们伟大的教育部让我们的学生和老师都学司马迁,欲练神功,必先自宫,毕业后连访问都困难了。

 

当年,在国图的时候,在伟大的黑龙同学带领下,我们有些许热血的人弄了一个国图青年内部论坛,荤素搭配,很是红火,而且属于民间组织。为了宣传,连新东方那套往电线杆上刷小广告的事情都干过,但由于某些原因,论坛也不得不挥起小刀,自X了!

 

我对互联网有了一些认识以后,慢慢地互联网成了我工作、学习和娱乐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其中,最常用的就是搜索引擎,从yahoo!到baidu,再到google,从主题到关键词,经常还元搜索。刚开始搜索引擎竟然会让你链接到一些恶意网站,逼得你要学习如何防范,后来查专业资料,竟然会经常出现死链,究其原因,不外乎两个,一个是网站自身的删除,另外一个就是功夫网的高超武艺。数字资源长期保存的论文有多少就说明这个问题有多严重。

 

虽然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但人家又不让你付费,白吃的烧饼嫌芝麻少有些不厚道,于是乎,我用paypal支付了20多美刀在flickr上图有其表,但到头来落得个表里不一的下场。我贴的图片人家老外能看到,我却无法“顾”影自“恋”。我又要想进行电子邮箱似的包N奶,找来找去,发现这个photobucket不错,ms是flickr和youtube的集合版,也能嵌入facebook中。但也许哪天photobucket的桶漏了,木桶的板不是短了,而是没有了,我又该怎么办?

有了互联网,我们的数字图书馆方兴未艾,你方唱罢我登场,很是热闹。先驱之一超星同志最近麻烦不断,中数图也亦借尸还魂。有时想想,在电影《后天》中,图书馆的书籍还能临时救济,烧火取暖,数字图书馆如何雪中送炭呢?

 

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扯了这么些淡,其实是为了看皇马在西甲的夺冠赛,我已经从超一流球迷降格成只看世界杯和欧洲杯的伪球迷了,从以前每天都踢球堕落到一年也踢不了几场球的非著名球员了。但这么重要的比赛,又是小贝在皇马的最后一场球,我还是要支持一下。

我起诉Yahoo!的又一个理由及其证据之一:虽然有理寸步难行

 我准备起诉Yahoo!还有一个原因:妄图分裂我们伟大的国家。几乎在同一时间,你们这些美国鬼子一方面不与我们功夫网(G
F
W)强强联手,同时还和我们的心病,那个多年饱受折磨、久经风霜的海岛建立战略合作关系,通过意识形态渗透对我们的台湾小朋友进行毒害,好一个美国爸爸!
 
我正在搜集相关证据,先透露一个,有你们好看滴!
 
 

我要起诉YAHOO!,虽然无理走遍天下

现在是6月12日的凌晨,刚刚和夫人去北大西门鸡翅FB了一下,又到未名湖视察了一圈,想想白天的工作有了突破的进展,兴奋之情与星星相伴,与月儿同行。

 

Read/WriteWeb引用AltSearchEngine的建议,号召大家在6月12日过没有Google的日子,我办不到,如果说为了环保我可以一个月不开车都毫无怨言,但离开Google,我真是做不到。iGoogle几乎是我在网络环境下的衣食父母,就像我YY过的失业主张一样,Google也许有一天会被G F
W(功夫网)一脚踢中命门,那我该怎么办,也许在这个6月12日好好想想了。

 

因为几天前,图林的qq大旗像北京的大风一样刮出了一条消息,F$lickr被功夫网致残,我当时理性地认为这不可能,大旗底下的八卦虽然大多靠谱,但总有失误的时候,可铺天盖地地拯救F$lickr运动开始星星之火,我慢慢地接受了这个比愚人节还要愚人的事实。可是,我不能只是旁观,看看笑话,不能做鲁迅笔下的小民,没有F$lickr的图,我怎么图有其表?我要举起维权大旗,通过国际调节手段向Yahoo!讨个说法。我一年20多美刀就这样白白的溜走了,你们美国那么和谐,那么人权至上,怎么就这么不维护消费者的权益?你就不能像股沟那样搞个倒塌细嫩(.cn),这明显地妨碍了我们伟大的国家建设和谐社会的原则,往大里说,这就是冷战!

 

你们这些发动派都是纸老虎,自己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却鼓动我们自己的兄弟埋怨我们伟大的ZF,同时还在自己的地盘煽风点火,制造舆论,连你们那个烂沙发门网站(http://www.sfgate.com)都有文章在扯淡,真是里应外合,亡我之心不死啊。

 

我们国家目前还很困难,很多民众都生活在广东的水深和北京的火热之中,大家拿出供房贷、养车、看病的钱来支援你们美国以硅谷为中心的西部大开发,却落得这般无贱道的下场,看来你们深知农夫与蛇的故事真谛。但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忍再忍,忍无可忍,我终于下决心向国际法庭提交诉讼状。也许你们美国知道我们现在基本上都靠炒作或者忽悠来提高身价,但我这次爱谁谁,管他是西红柿炒鸡蛋还是炒河粉,我就跟你干到底了

 

国图那些事儿(九):我的同居密友(限制级)

写论文一般八股的格式是前言、正文、结语,最好还要有参考文献,搞男女关系一般八卦的套路是前戏、中段和高潮,顺带着谈谈体会。今天我要表的这位国家图书馆员工无需前戏、无需正文,只有高潮!
 

一个现在为资本家打高级工的国图前员工看过我的国图那些事儿后曾经给我发短信说:“……十年后讲给下一代,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国图单身宿舍有这么一群激情的风骚男女……。”这个高级白领有些夸张了,当时的风骚男女没有一群,最多一坨,甚至只有一个,那就是他。

 

这个老兄是我同居三年的密友,做了我多年的同性伴侣,某种程度上的断臂之情依然在我的梦中浮现,一句话我们的关系那是杠杠滴,按理说我早就应该让他上我的国图那些事儿黑名单,可他那劣迹斑斑的英雄“屎”迹太多了,用个时髦的褒义词来说就是罄竹难书,总害怕歌颂他不够,还溅自己一身。而且,一篇博客怎能窥其一二,他的风流韵事足够写一本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的专著。可是前两天我和几个老朋友撮饭的时候,同样屎迹很多的大江东去同学要求我“呕”歌一下这个在我人生经历中对我影响很大的这个很“黄”很“黄”很“黄”的人,我想是时候扫“黄”了。

 

很抱歉,我已经脑神经混乱了,关于他的参考文献很多,一时不知从何谈起,而且由于国家正在建设和谐社会,很多关于他的敏感词都要过滤,所以我只能在本篇文章中暂时对他阉割、净身,然后开始关于他的“无鸡之谈”。

 

我和他同居时代的开始要从现在为政府公务员的白小痴他爹和他妈的婚姻生活开始,这句话好像很隐晦,也好像很淫秽,发挥你们的想象力吧。总之我们住在一起了,这一住竟然有近三年的时间。这三年,对我来说是三生有幸,因为我见识到他三番五次地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向具有三从四德气质的三姑六婆普及他那具有三维空间的三个代表:三纲五常、三位一体、三藏大经,即使对待那些三教九流的三八也绝无三心二意。

 

我俩有很多共同之处,比如我们都爱挤兑人,让人觉得我们不三不四;我们都对宗教很感兴趣,他对《金刚经》已经烂熟于心,我的《新旧约全书》却已在我的书架放置多时;我们都对中国的古典文化感兴趣,他的仁爱让我想到了墨子的兼爱,我却很难深得其中三昧。他的大智若愚的古典气质总是让我梦中揣摩,继而东施效颦;他有去了一趟日本带回一个老婆的三头六臂本领,而我去了一趟日本,落得个在日本海关遭受日本三八的刁难盘查。现在我们共同的称呼也都一样,都是编:我是编辑,他是编目;我是顾小编,他是黄大编;我是月刊编,他是日文编;我是编不完就骗,他是骗不成就编;我有时鞭长莫及,他有时鞭辟入里。我问他你是个什么编,他曰反正不是牛羊编,我回你虽不是什么编,为何策马扬鞭十万千。

 

他的身体是出了名的好,被我们称为牲口。我记得有一年我们两位一共包揽了国图运动会的五金五银,我凭借的是爆发力,他依仗的是持久的耐力,用个广告语说就是金枪不倒。五金五银不光让我们的脸上贴金挂银,还手里拿着、腰里别着、背后驮着、头上顶着、脚上蹬着五个棉被,五个火锅。等我们收拾战利品回家,清点胜利果实的时候,发现只剩下一个锅和一个棉被了。

 

他的酒量也是不一般,但基本上不酗酒,酗酒一般发生在失恋前、失恋后、求爱前、求爱后、发工资前、发工资后、情绪好时、情绪坏时,等等。也就是他的酗酒大多发生在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他不舒服和舒服的时候。有一次,这位老兄喝多了,哼着跑调的歌(这个优点和国图那些事儿二中的哥们有的一拼),回到宿舍,当时我正好将热水和冷水调成能够洗脚的温度,还未下脚,只看他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并指着他的嘴,我立即领会,将洗脚盆放到他的面前,好嘛!只见一条挂满汤汤水水的急速黄果树瀑布从口中喷出,准确无误地灌满了半个洗脚盆。我捏着鼻子,冲到洗手间将盆洗干净,然后将热水和冷水调成能够洗脚的温度,同样还未下脚,只看他又一次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可以想象,我的洗脚盆再一次将尼亚加拉瀑布做了分流,又是半盆!

 

他现在已经有了一个两岁的女儿,上天的眷顾让我们可爱的新世纪baby没有遗传他表皮的很多特征。当然,我也知道他想要个儿子,但谁让他自己太优秀了呢!因为他有一个自己已经科学论证过的论点:爹妈中谁操蛋(文雅一点就是谁相对不优秀)将来的孩子就和他(她)一个性别,原因就是孩子一般与异性的长辈亲密,而与同性的长辈总是有抵触,你以前的罪行要通过与自己孩子的斗争中得到救赎。这是我们传统的因果报应的现实版本,用哲学语言说,就是社会意识决定社会存在,社会意识是社会存在的反映。

 

我不懂哲学,拽个哲学术语是因为他是学哲学的,而且还是人民大学的高材生。有人说人大已经堕落了,我从他的身上已经看出:人家看《金刚经》看累了,就拿出藏在床头的N多MM照片进行课间休息;人家跑完一万米跑累了,就到篮球场打一个小时篮球进行最后身体放松;人家喝完一斤白酒喝醉了,就要来一打啤酒进行解酒疗法……

 

本期《看电影》上有句话:“扳脚底板看看,有没有发现三颗痣?就算现在没有,早晚也会有的。你迟早会遇到那么一个人,然后你的一生因为他而改变。对了,他可能跟你是同性——我说的是友谊。”我这个三年的同居密友对我来说就是这么一个人,请千万不要相信我刚才对他所唱的赞歌,但这句话请一定要相信,至于他是怎么影响我,请于2008年8月8日8时8分到北京奥运村和谐大队,这天是我新书签售的日子,书的名字叫《我和XXX:可说可不说的故事》。

学习张秀民先生的风骨:不做标题党,一篇好文章

我的夫人发我一篇她写张秀民先生的文章,转贴如下:
 

平凡的困苦 淡定的从容
——学习张秀民先生的风骨

 

在参加“向张秀民先生学习活动的全体员工动员大会”上,我接到远方同学的短信问候,遂回复:正在学习我馆老员工的事迹,一生笔不辍耕,却甘于平淡,期颐而终。同学复:有风骨之人。


我一向认为“风骨”是有棱有角、轰轰烈烈的,如鲁迅,“一个都不饶恕”,持着投枪和匕首,直中要害;如俞平伯,光明桀骜,升沉荣辱,坚定清明。纵观张秀民先生一生,似乎没有太多跌宕起伏,也没有太多身外繁琐之事。先生虽青年求学,家境贫寒,但凭借《评四库总目史部目录类及史部杂家类》和《宋刊本和摇床本》两篇文章得到袁同礼先生赞赏,来京工作,长达四十年,也算初出茅庐既得前辈提携。退休后,回乡侍母,虽生活困苦,却在乡间母子相聚,加之先生不忘科研,苦中作乐,甘之如饴。

平凡的困苦,每个人都有一些,或身有病痛或事业低弥。苦难也是人生资本。在苦难面前,有人一飞冲天,有人倒地不起。凡人从困苦中受损,伟大的人却从中得到磨炼。困苦的经历往往会给人蜕变的契机。

先生的一生,历经这些平凡的困苦,而这些琐碎的磨难,却孕育了先生一种从容、大气。先生博闻强记,立志“做天下不可少之人,成天下不可少之事”。在图书馆工作期间,纵览资料,退休后,在艰苦的条件下,仍锲而不舍,呕心沥血,“终于在印刷史和安南史这两个领域的研究上做出开创性的工作,取得了令人敬佩的成果。”

钱钟书曾说,学问只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之事。我们可能正是那些身处都市的“大多数”,不一定能如先生一样取得“开创性的工作”,但我们照样可以学他那份面对生活的从容。

先生一生志向高远,目标清晰,跨越京浙,积淀几十年,却心无旁骛,从不急功近利。先生的从容令他始终快乐着,连最后一张遗像,也是面带孩童般灿烂的笑容。从他的笑容中,你能看见一个老者对自己,对生活,对世界知足的爱,这种乐天知命,淡定平和,使先生活得积极而不刻意,进取而不功利。惟其如此,他才会婉言谢绝周恩来总理请他回国图工作的邀请,甚至在自己生病连付医药费都成问题的情况下,也从未在待遇方面提出不满。在先生而言,这些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一个取舍。

生命中,不可避免的,是死亡。当《北京青年报》的记者向我谈起她因淌着眼泪,编辑关于先生的文章而被同仁不屑为“职业”编辑时,我想,感动她的不一定是先生“令人敬佩的成果”,而是那种生活态度,那种张秀民式的风骨。

《查令街84号》中海莲汉芙所推崇的英国散文家多恩有一句话:“全体人类就是一本书。当一个人死亡,这并非有一章被从书中撕去,而是被翻译成一种更好的语言。”
对于一位百岁老人的离去,后人可从他身上学习很多东西,无论是做事、作人,还是凭借文字的力量重寻安南和印刷的历史。我们要尝试翻译他的语言。


                         

洋鬼子战胜了土鳖:正望咨询搜索质量盲测评估报告发布

今天下午参加了正望咨询搜索质量盲测评估报告发布会,结果是google(而且是google.cn)战胜了百度,由于此次的关键词搜索基本上是中文搜索,所以结果出乎了一部分人的预料。我作为网民,参与过此次调查,得出的结果也是google比百度好。


在对google不满意的方面中,搜索不稳定比例最高,达到30%,在不稳定的原因调查中,竟然只有不到10%的被调查者认为是中国zf的行为(这个数据当然不会发布)。还有接近30%的被调查者抱怨Google网页快照不能用,这是天灾还是人祸?

 

我对这个调查结果比较相信,原因有二:1
采用的方法比较客观,2
对吕伯望本人的信任度。如果我们想自己比着玩,试试搜比搜这样的网站,你会发现太有意思了。

 

附:

【2007年6月6日,北京】北京正望咨询有限公司最新发布的《搜索质量盲测评估报告》披露,在盲测参与者完成的全部11,864次测试中,判断Google/谷歌搜索结果好于百度的比例为48.2%,百度搜索结果好于Google的比例为39.8%;Google的中文搜索质量在八个日常搜索分类领域中的七个超越百度,百度仅在娱乐搜索分类领域中胜出。

这一由北京正望咨询有限公司举办、来自全国各地2740人自发参加的在线盲测评估与调查项目,采用经清华大学智能技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认证的评测软件与设计方案;在2007年4月9日至20日为期12天的整个实测过程中,由清华大学智能技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进行了实时监测,充分保证了本项目的科学性、客观性与公正性。

盲测参与者通过正望咨询在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盛大等网站上挂出的文字链接进入盲测测试系统并自主完成整个盲测评估过程。招募盲测参与者的文字链接保持绝对的中性原则,不宣传、不渲染,不以抽奖或其他物质奖励为号召,避免盲测评估结果受任何利益方的诱导或影响。盲测使用的关键词完全由测试者自主产生与归类,避免了预设候选关键词的做法可能产生的倾向性引导。

与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公布的和正望咨询历次调查获得的全国网民特征相比,本次搜索质量盲测评估项目的参与者具备大致一样的地区分布状态,但盲测者更倾向于来自城市、更成熟、受教育的程度更高、网龄更长、每周上网天数更多和使用搜索的频度更高,因而更具备成熟、知性的判断力和对他们周边人的影响力。

本次盲测评估结果显示,在盲测参与者完成的全部11,864次测试中,判断Google搜索结果好于百度的比例为48.2%,百度搜索结果好于Google的比例为39.8%,其余12.1%的测试,百度与Google的搜索结果被判断为一样好。

 

注:
B3、B2、B1:百度搜索结果比Google好,给百度分别打3分、2分和1分;

G3、G2、G1:
Google搜索结果比百度好,给Google分别打3分、2分和1分;
3分:好很多;1分:只好一点


在包括新闻时事、娱乐、互联网与IT、财经工商、购物餐饮、交通旅游、教育科学文化百科以及政务与公众信息这八个网民常用的搜索类别中,Google的搜索结果在除娱乐外的其他七个类别中好于百度,其中Google在交通旅游、购物餐饮、互联网与IT、以及教育科学文化百科这四个领域在搜索质量上的领先优势超过10个百分点,分别领先百度18.2个百分点、16.3个百分点、15.6个百分点和12.5个百分点。在娱乐这个类别中,Google落后百度5个百分点。


盲测参与者判断搜索结果孰优孰劣的主要依据是搜索结果是否相关、网页资料来源是否丰富、链接结果描述是否精准以及网页资料更新是否及时。各类判断依据被引用的次数在全部实测评估次数中所占的比例分别是:

 

具备各类用户特征的盲测参与者,对搜索结果孰优孰劣的判断情况有一些差异,其中年龄越大、学历越高的盲测参与者,判断Google搜索结果好于百度的比例就越高:


用户的上网行为特征也对他们的搜索质量评估结果有比较大的影响,其中每周上网频度越高、使用搜索越频繁以及对搜索引擎的重要性打分越高的盲测参与者,判断Google搜索结果好于百度的比例就越高:

 

这次的搜索引擎质量评估项目还调查搜索引擎用户的日常搜索行为、习惯与态度。调查显示,经常使用百度和Google的用户,对百度和Google提供的搜索服务不满意的方面分别是:


本次调查获得包括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盛大、天极网、Discuz!、TechWeb等在内的大型门户、娱乐游戏网站及著名IT网站的大力支持,在此深表感谢!

报告的简版在此下载。

关于正望咨询的最新调查报告,敬请垂询:
彭程
北京正望咨询有限公司
(010)8256-2729

中国的一本忽悠杂志:口号万岁,忽悠有理,忽悠也是一种品质(5p)

前言

 

很多天前,我收到了“基本上是新闻出版署”的小强老师短信,信中提到最近出版的一些期刊,这些期刊中我只记得一本,就是《忽悠》!今天路过报亭,问老板是否有《忽悠》,答有。一看,9.80元的定价竟然送一个被称为“价值10元的精美礼品”(精美两字本身就忽悠我)和一张VCD光盘。由于是创刊号,还有买一赠二的优惠,拿下。

 

正文

 

这本《忽悠》的广告词是“中国第一本忽悠天下、忽悠财富、忽悠情感的期刊”,能忽悠吧;创刊号上写着2007年7月出版,现在刚到六月就已早产,能忽悠吧;刚粗翻了一遍,就出现了要掉页的迹象,能忽悠吧;冠以山西省作协主办,能忽悠吧!

粗看了一下,颠覆了我早先的两种观念:1
当前互联网再NB,资讯大部分还是从传统媒体上搞来的。2006年2月的一期《三联生活周刊》的声音栏目中这么写道:90%的互联网和博客新闻内容都是由报纸而来的,也就是说,互联网和博客还是依靠传统的媒体,去替他们搜集新闻资讯。可是这本看得见摸得着的还手留余香的传统媒体《忽悠》竟然刊登着绝大多数网上的内容。2
由于国家对于期刊刊号的限制,出现了一种杂志书,就是用ISBN号出版的连续出版物,英文叫Mook,如老六的读库。其实就是体制下借尸还魂的无奈之举。可这本《忽悠》看起来像火车站里买的盗版书,却奢侈地占用了宝贵的ISSN号。还是学学我曾经买过的一本《北大段子》的书,人家就是从北大未名和一塌糊涂BBS上Ctrl
C和Ctrl V,从出版社弄了个ISBN号就出版了。

从内容上看,基本上是黄色短信和讽刺社会现实的大杂烩。看看这个题目:“房价像伟哥儿,谁是制药者”,十足的新一代浪博客风格,就好像在问你:你是想看呢,还是想看呢,还是想看呢?

 

结语

 

我前一段时间曾经说现在“贱”已经慢慢成为一个中性词甚至是褒义词了,“忽悠”也是如此。语言的魅力就在于此,我们现在用的很多词义都发生了变化,如“党”,现在是一个中性词,可以前多用于贬义,如党同伐异、欧阳修还有一篇脍炙人口的《党朋论》等,据说现在这个党是小日本搞错了搞的。我们的小兄弟阿扁用错了“罄竹难书”,如果我们涛哥也用错的话,肯定现在“罄竹难书”也是褒义词了。由于网络的应用,我们这个时代词汇变化速度可能是中华文明五千年中最快的,承认不承认这个事实,我们都在犯“贱”,都在“忽悠”和被“忽悠”,比如我这次被“忽悠”地买了《忽悠》,您被我“忽悠”地看了我这篇写《忽悠》的“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