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图书馆论坛》2007年第十期改版试刊:本期话题DOI

本期为第一次进行彩版印刷,出来的效果比较满意,可是成本高出不少。昨天召开的COINFO会议上有几个朋友拿到刊物后,对此次改版还是赞赏有加,不管是出于客气还是发自内心,我都表示感谢。当然,对于改版我还是认为有很多待改进的地方,还好,路一步一步走,刊一期一期做,太阳照常升起。

 
此次改版增加了一个栏目:“博”来品,顾名思义就是来品博客的文章,同时也是舶来品,并非投递到刊物的文章。文章选取的原则有二:一是最新动向的分析和介绍,二是对我们未能涉及相关主题文章缺失的补充。在此特别感谢编目精灵云影流光,她们的博文写的很精彩。欢迎读者推荐自己的博客文章发表在“博”来品,一经录用,赠送一年刊物。
 
对本期改版试刊有何意见和建议,请发邮件至:sztsglt@163.com
想索取本期改版试刊,请登录:http://www.dlf.net.cn/read.asp
 

第十期目录

 

业界动态
HHMI宣布新的研究性文档存取政策……………………………1
建立全球科学信息通道
“开放信息对象再用与交换计划”面向网络复合信息对象
BioMed Central与HHMI完成开放存取的合作
欧洲图书馆推动数字知识库的发展
Tessella的数字存档技术得到广泛采用

“博”来品
又一个开源OPAC——Fac-Back-OPAC………………………3
SaaS,何时走入图书馆……………………………………4

本期话题:DOI
DOI在学术出版产业链中的应用研究…………………………张 
旭  5
DOI多重解析的解决方案研究…………………………………郭晓峰等
10
基于DOI技术的数字化信息知识产权保护研究………………姚长青等
16
DOI–建立开放式知识链接的基础……………………………赵蕴华等
19
DOI在数字图书馆科技外文文献共享服务中的应用探讨……田 
杰等 23
基于DOI技术的科学数据与科技文献融合的研究……………涂勇等
29

特别关注
图书馆在拯救消亡文化之旅中的努力………………………张红霞等
32

理论研究
数字图书馆评价综述…………………………………………吴懿咏等
39

技术与应用
基于网格的泛在图书馆构建研究……………………………郭文丽
51

资源建设
中外图书馆数字资源建设比较研究…………………………周小平
56

案例课堂

美国科学数字图书馆(NSDL)2005-2006年资助项目述评 …刘燕权等
62

会议动向
赴南非参加国际图联会议和赴埃及访问亚历山大图书馆报告顾晓光
70
桂林数字图书馆高级研讨班杂记………………………………雨 
僧 76

寻人启事

北图过客老兄:
 
听说您老今天在寒舍小驻,并对谭文武先生做了精彩的短评,且对小弟小小揶揄一下,可惜我无缘大睇,可能被新一代浪河蟹了,待我在他处立好别墅,恭迎光临! 

在路上

周六睡足了觉,吃过早饭兼午饭,发现阴沉的天竞露出了笑脸,便撺掇着开车去兜风。已经中午了,不能去得太远,要晚饭前返回,也不能太近,周围旅游景点实在没什么好去处。这确实有些伤脑筋,选择的过程就是决定的过程,我们推来让去,其实是自己没主意。早知道平常就该搜集些素材,省得临阵乱手脚。

想起几年前曾经因为什么事儿去过门头沟,记得那里似乎水系发达,应该能够觅到我们向往的小溪潺潺,山峦叠嶂的那种野趣,加之对门头沟印象不深,可以顺便认认路,就这样决定了目的地。

本来应取道阜石路,可到路口发现封路,警察示意绕行,反正也没有真正的目的,就随便往西开。经过首钢,化肥厂,看到很多耸入云霄的大烟囱,有的还在冒白烟,这种情景放在小时候肯定是兴奋万分的事,写进作文,会是那种“我们祖国的建设怎样怎样”的字眼,现在,一看到冒烟就想起污染,何况同一路的车辆很多都是灰头土脸的大货车,一从身边过就扬起一阵尘土,害得我们连窗户都不敢开。倒是阳光似乎越来越亮,将那些可吸入颗粒物照得象光束一样可爱。我在车中享受着秋日阳光的暖意,四处张望,看看路旁的景物匆匆掠过,再看看天边的几朵白云,忽远忽近。途径一座不知名的桥,河水干涸,宽宽的河床里已经长满了高高的野草,显出萧瑟的秋意,我想拍摄秋色,又怕草中蚊虫肆虐,没有停留。

路尽头,是一座牌坊样的石门,上书“中门寺
”,里面停靠着许多公共汽车,我们以为是汽车总站,谁料到司机一指左侧,说“向左拐,顺着那条路,可以上山……”

居然有山可以上!我兴奋起来,一边紧扣安全带,叮嘱小心驾驶,一边忍不住直往山下瞟。眼见山脚的景物越变越小,盘山车道也逐渐隐缩成一条弯曲的白练。一路上没有其它车辆,因为不知前面究竟是什么地方,心里始终有些因陌生而演变的紧张。出于转移注意力的目的,我使劲端详着山一侧黄艳艳的小花,偶尔闪现的红叶和绿色的荆棘,在副驾驶位置上指挥着先生时不时地避让一下闲庭信步的羊和匀速快跑的狗。

终于,在山腰处发现了一汪泉眼,有三四辆京字牌照的车停在山路边,人们手里拿着瓶,地上拖着桶,车上摆着装满水的器具。翻翻自家车厢,实在没什么好盛水的东西,还是不凑这热闹,继续上山吧。

拐过一片收割了玉米的开阔地,看到一只正在咀嚼的驴,然后,就看到一个小村庄,一位十五六岁的红衣小姑娘从自家院里探出身来,旁边还有狗在煞有其事地狂吠。

“车停这里可以么”
“可以”
“这是村子边么?”
“我们这是村中心,山那边还有人家”
一位老人听见动静,站在院子里,问小姑娘“是问路的?”
“来玩的”,这是我爷爷。小姑娘一面回答一面向我们介绍。
顺着声音望去,院里满眼都是捆列整齐的玉米,黄澄澄的,一下提亮了整个院落的色彩。

“今年玉米收的好,比以往都好,去年卖6毛呢……”
“今年呢”
“今年还没卖,不知道。还得脱粒什么的”小姑娘一边吃枣一边和我们闲聊。

“你上学怎么办?”
“我在宣武上中专。小学中学都在山下上的。走着去呗。”
“这是什么山?”
“这儿的山,打小就在里头跑,平时要背功课烦了,往山里一扎,可自在了。这些山有好多名字”,她随便一指,说了一大堆名字,可惜我一个也没记住。

“我就喜欢这里,我爸在山下有房子,可我愿意在这,和我爷爷一块。我爷爷不下去,要在上边种地。这儿没电视,饿了吃,困了睡,闲得慌就去地里干活儿,可好了”小姑娘叽叽喳喳不停地说。

头戴“小黄帽”的爷爷也走了出来。
“您高寿?”
“八十一”
“啊,那您还种地”
“不干活,就难受啊。现在除了眼前模糊,耳朵背,腿脚还利落”
“那是我小学时候的安全帽,给我爷爷戴了,又暖和又软。我原来特别不喜欢大家都戴一样的帽子。”小姑娘看出我对帽子“特别关注”,所以特意解释了一番。

“我们这块儿只有八户人家,十六口人,其余家都搬走了,真不知道老祖宗干嘛选这块地,没水,喝水得到半山腰去挑。都是靠天吃饭,想种点菜都不行,你看,就种些萝卜还能活……”老人家一指旁边废弃的院子,我们才知道原来那些肥大的绿油油的叶子是萝卜樱子。

“走吧,到家里喝口水。”老人热情地邀请我们,让我不禁想起老电影的感觉。

“这里能上网么?”我问小姑娘。
“我妈就有邮箱,她在山下住。这儿可不行,我家都没买电视,反正信号又不好。寄信得寄到村支书家,等人捎来口信,我们再去取。”

告别一老一小,我们往村里更高的地势走去。一只小黑狗从小姑娘家开始就一直陪伴着我们,它经常跑到脚边嗅一嗅。我本来害怕狂犬病,想赶走它,可又一想,村子怎能没狗呢?就任由它跑前跑后。

山上风很大,太阳当头照还好,暖融融的,还能看到北京难得的蓝天,真干净!还有眺望城镇的心情。可在山阴处,一股山风吹来,冻得我哆哆嗦嗦,直后悔没多带件衣服。从山路旁竖着的木牌上得知,山林将由中韩双方共同开发。幸亏我们来的早,不然,这里也成旅游区了——不过这是迟早的事,毕竟这个小村子离我家才三十公里,有成为旅游区的条件。

在山上走走停停,就我们自己,真清静啊,连起风的声音都听得那么真切,山洼处还有袅袅炊烟,不知是烤玉米还是烤白薯。

回到村里,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夕照下,一座废弃的小院里,孤零零地站了一棵树,旁边堆满了木材。窗棂上落满灰尘,仅有的两块玻璃已经碎了,纸糊的窗户在山风中呼啦啦地作响。说它是废墟,它还残留生气;说它是院落,早已人去屋空,连屋檐下的燕子窝都已空置多时了,这番景象倒也和秋日意境有些不谋而合。我们在这里拍照过瘾,算是到此一游。

下山路上,终于腾出一个矿泉水瓶接了山泉,旁边的大姐还告诉我们,这水用来腌咸菜不爱坏。呵呵,可惜我们早已灌到肚里了,居然没品出这令人趋之若骛的泉水是否有山泉的甘冽。

张洁出品,必属佳文

国图那些事儿(十):匹夫之勇

国家图书馆隶属于文化部,她在并不文化的文化部里是非常有文化的一个单位。如果你翻翻这个图书馆的老账,你会发现那时的馆员不是周恩来的入党介绍人,就是毛泽东的故交;陈垣、马叙伦、蔡元培、梁启超等大学者曾任馆长;像朱家濂、赵万里这样的学者更不在少数。

 

文化和体育总是不分家的,连一代馆长谭斌的名字都透出能文能武的大气来,所以国图这几年也是一年耕田一年织布,一年运动会一年艺术节,好不热闹!

 

如果说我在国图这几年的收获,刨除我在此挥霍的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外,看得见的就是我的运动场上的披金夺金抱棉被领床单搬火锅了。我记得我第一次参加运动会时,什么都不懂,就让孟大叔给我随便报,本来只能限报两项,被孟大叔鬼使神差地搞成了三项,结果我拿了三个冠军,最搞笑的是我虽然腿短竟然得到了立定跳远的冠军。

 

我参加了三次运动会,拿了三次百米冠军,一次成绩比一次差,我的青春也在发令枪的枪声中一秒一秒逝去,这也许是想在我耳边最后的发令枪了,因为“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了。

 

我们那一拨人,最有名的还有一个叫金刚智(请看这里)的人,我称他是跑不死,或者叫死了也要跑,所以他像阿甘一样还在跑,听说今天举行的运动会上他已大不如前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不由得敬佩我“在最灿烂的瞬间毁灭”的高明,看看玛丽莲梦露,瞧瞧戴安娜王妃,望望张国荣哥哥,就知道我的伟大了,金刚智兄!

 

昨天天又是国图两年一度的运动会了,顾三牛在博客中有记录,使我想起了我以前的点点滴滴,也拉拉杂杂写了这些。其实,运动会仅是一次竞技的展示,比赛第一,身体第二。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由于图书馆员的工作特性使得他们更应当关注自己的身体。现在很多工作都是量化的,强度比以前高,压力比以前大,我们不能做《摩登时代》下卓别林那样上了弦的机械工人,不能因为工作而弄垮了自己的身体。另外,体育锻炼除了对身体的调节外,更是对心灵的净化。
“左三圈,又三圈,脖子扭扭,PP扭扭”将所有的不快都他妈的随着汗腺荡去,将一切都是纸老虎的反动派都踩在脚下。尽管我们不能在运动会中一飞冲天,却能在平时稳步向前,这也许才是运动会的真正目的、竞技体育的终极标靶吧。

 

To be continued

我说门头沟好风光:无景点旅游(8P)

我喜欢背包旅行,无拘无束,作为上班族,虽然这样的机会并不多。但周末,可以到京郊旅行,进行与这个现代化大工地完全不同的体验。上周,去了北京西部的门头沟区,进行无景点旅游。从家行车30公里左右,沿着西四环,走阜石路,一路往西,到达门头沟中门寺村。看似是一个公共汽车站,但顺着左边的道路可以一路上山,大约五公里后,进入了鸡犬相闻的世外桃源。
很难想象这里离北京如此的近,天天天蓝,地地地荒,我们在一个只有八户人家的村子驻足,与80岁的老农闲谈。
我在农村生活过近十年,这里的景象唤起我童年的记忆。
山上枫叶不多,但已经变红了。
在不远处的北京城还乌云密布,处于白色恐怖,但这里很像解放区的天。
韩国人在这里捐资植树造林
自恋的人可以在这里照到粉不错的PP
未来的主人翁
 
 

关于微软和谷歌的两个据说

今天准备清理信箱的时候,发现GMAIL的容量进行了大提速,一下子在两天内增加了50M左右。现在已经达到3077M,据说本月23日可以到达4.2G,可喜可贺!我再不用清理我的信箱了。

 
党的十七大召开在即,据说我们已经和微软达成合约,准备在视窗操作系统和文档操作系统设立关键字@屏#蔽,营造和谐的社会环境,从根源上净化人民心灵,让功夫网自生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