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图书馆十年回顾

本月26日,中国数字图书馆十年回顾的研讨会将在深圳大学城召开,2005年9月,我刚到《数字图书馆论坛》不久,和编辑部同事一块儿组织了《我国数字图书馆十年回顾专刊》,5篇专家长篇论文发表在2006年第一期。
 
两次十年回顾的出发点肯定是不一样的,前者是以1997年7月,国家实施“中国试验型数字式图书馆项目”为时间点。项目实施期限为1997年7月至1999年12月,项目以北京图书馆(国家图书馆)为组长单位,有上海图书馆、深圳图书馆、广东省中山图书馆、辽宁省图书馆、南京图书馆等参加。后者是以我国专门进行研究数图进展为时间点。具体说来,是1995年6月北京图书馆在科研处下成立专门小组,跟踪国际数字图书馆研发进展。
 
很难用几篇博文甚至几篇论文来描述这十年我国数图的发展,唱赞歌会很和谐,唱反调会很愤青,唱中庸会很鸡贼,不妨南递北溉这几年来11月发生的大事:
 
1998年11月,中国高等教育文献保障系统(CALIS)正式启动。

1999年11月12日,国家863计划中国数字图书馆发展战略组与首都图书馆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就建立中国数字图书馆工程示范试点单位一事签订了合作意向书,并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中国数字图书馆示范工程”正式启动,首都图书馆成为第一个“中国数字图书馆示范工程”单位。

2001年11月27日,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下发文件《印发国家计委关于审批国家图书馆二期工程暨国家数字图书馆基础工程项目建议书的请示的通知》(计社会[2001]2482号),标志着国家图书馆二期工程暨国家数字图书馆工程项目正式立项。

2004年11月5-6日,“CADLIS项目建设启动暨成果汇报大会”在北京大学召开。

2004年11月18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下发文件《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国家图书馆二期工程暨国家数字图书馆工程初步设计方案及投资概算的批复》(发改投资[2004]2532号)。

2004年11月,CALIS与中科红旗、IBM、Intel和Oracle共同成立了“中国高等教育数字图书馆Linux联合实验室”。

以上数据摘自孙承鉴 申晓娟 刘 刚撰写的《我国数字图书馆发展十年回顾——综述》,《数字图书馆论坛》2006年第一期。

印象李幼平院士:信息阳光的倡导者

对于编辑一本刚刚起步的学术期刊,我们的理想是尽可能为读者提供非学术功利化的稿件,多走出去,用我们的视角,通过学者的眼光,带给大家更加丰富多彩的内容,于是就有了访谈院士的想法。他们的学术思维缜密严谨,思想高屋建瓴。我们想访谈的院士不仅是本专业领域的大家,而且还关注和参与我国数字图书馆的建设,如此说来,中国工程院李幼平院士最合适不过了。

李院士是研究核武器的专家,近年来开始逐步进行信息共享基础结构的研究,他认为研究复杂的信息共享系统可以用栅格模型来实现,并提出了“存知识于民间”、“信息阳光”、“文化网格”等理念。同时,他倡导利用共享数字文化的播存技术可以实现信息和知识像阳光和空气那样,成为一种“环境”,遍布全国城乡各地,随时供普通百姓就近取用。2002年,他受邀担任国家图书馆顾问参与国家数字图书馆工程建设,开始了对数字图书馆的研究,并提出了“巨馆”和“微馆”、“中心存储”和“边缘存储”等建设思路。

在今年盛夏的一个上午,我们特约国家图书馆数字图书馆管理处申晓娟副主任走进了北京应用物理与计算数学研究所,也就是大家简称的九所。在这个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和第一颗氢弹的研究基地,我们见到了李幼平院士。李院士的办公室不大,还略显简陋,一见面没有什么寒暄,他开门见山地说“我们开始吧。”

李院士并没有采用通常一问一答的方式来进行访谈,而是提出由他先讲自己对于图书馆和数字图书馆的理解,这种理解不仅仅是基于利用图书馆几十年的老读者身份,同时也是基于一名参与国家数字图书馆工程建设的专家身份。自始至终,这位70多岁的老人笑容可掬,俨如一名脱口秀演员,热情四溢,语速飞快,旁征博引,有张有弛,不知不觉,三个小时的访谈就过去了。

聆听李院士以研究工程科学专家的角度来谈图书馆和数字图书馆,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这不是有意的奉承,而是发自内心由衷的赞叹!李院士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科学态度,“科学家不怕犯错”的研究精神以及对“中庸文化”的热情推崇深深地印在我这个后学的心里。

李院士虽然不是数字图书馆建设的一线参与者,但却投入了很高的热情,即使在美国探亲期间,还与国家数字图书馆专家顾问委员会专家工作组组长孙承鉴研究员进行了关于数字图书馆建设的多次通信,提出了我国进行数字图书馆建设的诸多想法,比如微馆建设中网盒与网格的联想、存文化于民间的理想、如何实现资源一体化、普及文化与版权保护等。

在访谈中,我们不难看出李院士对于图书馆的热爱,对于我国数字图书馆建设的期盼。但他对数字图书馆与网站的同质化趋势也表示了担忧:如果我们将过多的工作集中在资源建设,甚至是重复建设,只强调我们拥有多少TB的大容量文献内容,没有发挥出本领域的特长,结果只会是沦为一个大网站,由此他提出了两个关键词:UCL和信息阳光。

李院士认为统一内容定位(Uniform content
location,UCL)是从图书馆学演变的一个概念,图书馆要借助语义网的优势进行主动服务,通过UCL进行个性化服务。互联网的发展应该是填平信息鸿沟很好的契机,但目前互联网虽然原则上可以呈现无限容量的信息内容,却不能承载无限容量的信息用户。他认为利用广播来发布UCL标引,使UCL成为广播网和互联网之间的桥梁,用广播方法把带宽分给内容,可让更多的用户享有“信息阳光”的普照。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享有阳光和空气,是否有一天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平等地享有“信息阳光”呢?我们同李院士一样拭目以待。

李院士说每天都在思考,会不断修正自己的研究,这也许是科学家最朴素的表达吧。

具体采访实录请看《数字图书馆论坛》2007年第十一期《数字时代的图书馆与图书馆学创新——专访李幼平院士》

让国家图书馆馆员郁闷的事

博者按:我的博客有些内容被转发到国家图书馆的论坛上,虽然我看不到,但由于眼线众多,所以大体有所了解。日前,我得到了论坛上的一个帖子,是国图员工眼中SB读者(由于我不是图书馆员,所以我可以这样称呼他们)在国家图书馆的表现。来而不往非君子,所以我也转发一下:

1
刚刚两个学生模样的读者出阅览室,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个饮料瓶一边走一边冲我一个劲的晃,我很纳闷,什么意思啊这是,这时两人已经出了室往楼下走,其中一个说”你得把那看门的气死了”,另一个说”不让带水瓶进阅览室我偏带,他能怎么办!”,我明白这小子晃瓶子是什么意思了,气死我了。

2
有年夏天,我見過四個中學生,倆男倆女,在四樓東走廊(文津厛上面)石頭剪子布,輸了的罰敲廁所門,大聲問”裏邊有人嗎?”男的輸了,敲女厠所門;女的輸了,敲男厠所門。
這種玩法夠特別的。當時就嘆爲觀止。

3
在一线工作碰上郁闷的事情很多,郁闷还好,就怕让你气的想打人却还得忍着的事情。

有一次,俩外国读者进来,其中一个要用笔记本电脑,发现自己的插头插不上墙上的英制插座,那时侯咱们还没有给读者配转换器。但是他极为粗鲁、趾高气扬,冲着我就奔过来:”You,
give me an adapter!”
我心想这人也太不懂礼貌了,但还是和颜悦色地向他解释,然后建议他可以用电池或者像其他读者一样自己带个转换器什么的。可是这些话更是激怒了他:”What?!
I want to use the computer NOW, so you must find me an adapter at
once! Otherwise, I will help myself!” 我的 sorry
还没说完,人家就跳进我们设有围栏的工作区,眼敲着就要把我插座上连着工作用机的插头拔下来了。我有些着急了,说:”Stop
doing that!” 然后就听到了更过分的字眼:”NONO, I hate this place, I
hate everything in China!”
随后是类似shit的一些漫骂,当时我真是快忍不住了,就想上去给他两下,脑子里想到了很多回击他的话,但我发现根本反应不过来翻不成英语,最重要的,我也不能说。那时候的念头就是:我的英语还是不行,还得学!学成了就换上便装到图书馆外面,用他的母语好好骂他一顿出出气!后来我还是给他找了一个电源插座,给他的时候他还说这才是你该干的事,我板着面孔说:”
I just do you a favor and Please be more polite next
time.”我不知道这个家伙是就这么个横行霸道的人,还是他对中国有偏见,还是我正好赶上他心情很差的时候了,当时真是非常生气。

最后他们要走的时候,那个冲我喊的老外突然又用着嘲笑的口气问我:中国的国家图书馆怎么用英国式的电源插座?我回答:”Who
knows? Perhaps the architect is a british
guy!”他没说话,他的同伴在旁边偷偷笑。

4 看看偶在电子阅览室遇到的强人

一读者抱怨说,我的U盘怎么识别不了,你们机器的USB接口有问题吧。我说没有问题吧。到跟前一看,该老兄正睁着大大的眼睛非常卖力的在桌面上找他的U盘盘符呢。

5
一读者在电脑前鼓捣半天突然跑过来非常生气的说,你们电脑有问题啊,怎么连网页都打不开?我说帮着看看。一看不由得佩服起这位仁兄来。你道是怎样?为了便于读者记住我们图书馆的主页,我们特意设计一墙纸作桌面,上面有我们的网址。这位仁兄不在IE里面输入网址,而是直接在桌面上狂点那个网址。呵呵,真强!

6 ……

7 您有碰到郁闷的事吗?


 

这个秋天不太“河蟹”:on strike

安全套对卫生巾说:老妹,你可别上班,你一上班,我的七天没生意!卫生巾对安全套:大哥,你知足吧,你TM要漏了,我就十个月没活儿了!

18日电:
 
1
代表温哥华图书馆员工的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391分会,周一跟资方及温哥华劳工关系局会晤,讨论就调停员福利(Brian
Foley)所作的建议作出一些调整。
福利所提出的无约束力建议,被会员以78.1%的票数否决。目前劳资双方仍未达成临时协议,但双方仍然保持接触。温哥华市800多个图书馆员,自今年7月26日以来,一直罢工。

2 法国铁路、公交等行业的罢工最近愈演愈烈。昨天,法国工会组织经过投票决定,将继续延长罢工时间。这次罢工从周二晚上开始,造成法国各大城市的交通系统几乎瘫痪。罢工高峰时,巴黎地铁线的平均运行率为20%,仅有15%的公共汽车和一半的深层地铁正常运行,大量市民被迫骑自行车上班。这次罢工源于政府对养老金制度的改革。新制度提高了享受全额退休金的门槛,引起了工会组织的强烈不满。
3 在法国的邻国德国,一场火车司机举行的罢工也逐渐升级。15号,德国火车司机工会组织已经把罢工的范围扩大到了客运列车,这影响到了数百万德国人的出行。
4 好莱坞编剧罢工已进入第二周,劳资双方仍然没有显露出再度坐下来解决分歧的迹象。相反,罢工的队伍日渐庞大,部分编剧甚至拖家带口连小孩也跟着大人走上了街头。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新闻撰稿人、美编、编辑和制作人也蓄势待发。
 
5
好莱坞编剧的大罢工还未平息,纽约市百老汇大街上多家剧场的舞台工作人员从10日开始举行集体罢工,导致《芝加哥》、《歌剧魅影》等26部长年上演的经典歌舞剧和音乐剧在周末停演。这是在一周内打击美国娱乐和演艺事业的第二场罢工潮。
6 本周四,南非建筑总公会的上级机构南非全国矿工公会威胁要在全国发动一次大罢工,届时10座世界杯球场的建筑工作将全部停止,如果这变成事实,南非世界杯的筹备工作将大受影响。
7 上几周,中国又发生多起罢工事件。罢工是劳资对抗的一种形式。这里的劳资双方是指劳动者和投资方。最近的工人反对资方的这些罢工主要针对的是资方的克扣工人工资、侵吞工资财产、没有劳动保护或其他侵犯工人权益的行为。例如,湖南江永国有有色矿因矿长每年从股份制企业公款中私吞260万人民币,工人不满开始上访,并在一个多月前罢工,10月3日,8名罢工工人被捕。10月10日,吉林长春市100多名出租车司机罢工,并到区政府请愿。反对把个体司机纳入私人公司统一管理,以免额外缴纳大笔管理费。10月14日,江苏省昆山市一家外资电子器材公司发生大规模抗议事件,员工因长期接触有害物质,有数百人的健康受影响,还有人因此患癌症死亡。员工要求厂方补偿医药费被拒绝后,全厂近2000员工集体罢工,并发起示威活动,多人被捕。

 

“涩”戒国家图书馆

本月我看到了两例官司,一个与我的专业有关,一个与我的爱好无差,两者都引起了我的兴趣。

 

早些时候,《国家图书馆借阅门槛被指带有歧视性》一文由《民主与法律时报》发出两位律师状告国家图书馆,这两天法学博士(怎么又是博士!)认为《色,戒》不够”
色” ,将国家广电总局扔上法庭。

 

通过时光机器,我已经知道了经过漫长庭审的终审结果了:原告败诉!

 

” 你怎么能这么拽,先知先觉?
“问这个问题的人肯定是头号傻蛋!当然这几位律师和法学博士肯定不是傻蛋,但为什么做这样的傻事呢?有人说炒作,有人说无聊,我们先不去管人家做事的动机,先想想他们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对于原告来说,最佳的效果就是胜诉,我们可以在图书馆里毫无顾忌地看《色,戒》,最多的限制不过你只要满
18
岁。最坏的结果就是败诉,赔点银子赚个为淫民服务的好名声,还能冠以XX
斗士的名号,同样是胜者。

 

阿甘说stupid is as stupid does ,他们的stupid
行为让我想起了很多年前欧洲足球圈里的博斯曼,作为一位比利时球员起诉欧盟的球员转会限制,他的目的是为了维持他的饭碗,却不想成就了”
博斯曼法案”
的实施。博斯曼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本来想打碎一块玻璃,却无意地摧毁了一幢大楼。

 

那么我们是不是也能够出现一个博斯曼呢,或者说他们这些原告会不会成为博斯曼呢?答案是否定的,在目前的中国国情下是不可能的,第一:大楼倒塌对当局来说是不愿意面对的,不管是危楼还是其他;第二,大楼即使倒塌,也是当局自我的意识,与本案无关,更不可能与所谓的博斯曼有关。

 

……

 

话说回来,十七大报告里讲:覆盖全社会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基本建立。为什么基本建立,是因为我们现在是处在发展阶段,需要一个周期。目前国家图书馆所谓的“歧视”是因为整个图书馆的服务体系很不完善,让国家图书馆分担了很多应该其他图书馆承担的责任。国家图书馆地处海淀区,有谁会去海淀区图书馆?让牛刀去杀鸡,结果是牛刀钝了,鸡刀锈了。

 

当前,图书馆在文化圈就像中国足球在中国人心中的位置差不多,不去难受,去多了不舒服。我认识的所谓知识分子没有一个不骂图书馆的,让我这个学图书馆学的人很没有面子。整个民族都把对社会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在中国足球这个垃圾筒里,所谓的知识分子也将体制的种种弊端用图书馆、博物馆等文化承载单位借尸还魂,不论是手淫、意淫还是奸淫都可以毫不承担任何责任地泻满一地。可惜的是,精虫不错,却是游错了地方。还是学学中医吧,中医牛的地方就在于治本,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那他们除了作秀还能起什么作用呢,不要忘记领袖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和”农村包围城市”。当无法触及本质的话,我们做一些表面文章也未尝不可,没有外在的压力,就不会有内在的蜕变,他们成不了博斯曼,成为波斯猫也行,猫多了,不光老鼠害怕,连大象也腿软。

 

如果我们现在中国足球不看,还可以看英超(还是付费的)、意甲;图书馆不去,还可以有
baidu、 google。如果有一天,我们开始骂英超,骂
google,这才是最可悲的。


 

南京、扬州游玩攻略

10月25日   

晚10点10分,乘坐由北京站开往南京西的T65列车。一夜无话。

 

10月26日      
周五    
阴转晴   
24度
早8点45分,由南京站下车。出站后即见玄武湖,当日天气有些灰蒙蒙的,太阳还没出来,我们也似在云里。


由火车站打车到朋友帮忙预订的酒店——金陵之星,花费10元。办好入驻手续,洗漱完毕,在酒店外的小巷内吃早点,要了一碗攻略上反复提及的“鸭血粉丝”,两人共计7元。

吃饱喝足,穿马路,到酒店对面的公车站等候游3路公共汽车,顺便买一份南京地图,花费4元。女老板很热情地帮忙标出了旅游区。坐上游3,花费2元,直达灵谷风景区。灵谷风景区包括大大小小景点十几个,其中灵谷寺、中山陵、明孝陵景区较大。中山陵单买票每人80元,明孝陵每人70元。因为我们不选择去明孝陵(类似于北京十三陵),所以买了灵谷寺和中山陵的套票,每人80元。

灵谷风景区植被覆盖面积大,风景不错。刚好太阳也出来了,不冷不热。一路上,桂花飘香,天蓝山黛,人不算多,给游玩增加了很多兴致。

通过蹭听导游,了解了不少典故,这里大都是国民党旧历史新演绎,记不住太多。倒是从灵谷寺到中山陵的林荫小道实在值得一走。孙中山纪念馆、孙中山书院也藏身其中。我们没有凭票乘坐往来于灵谷寺和中山陵的小车,信步乱逛,起初还能看到游人的双人自行车,后来只有我们在走。空气清新,小鸟啾啾,这才是风景!

步行 1
小时,到达中山陵。中山陵警钟形设计,视野上一马平川,很是开阔。拾级而上,迈过392个台阶(未经本人确认),瞻仰了孙中山先生的汉白玉棺,据说先生遗体就在棺下五米,至今还保存完好。导游介绍灵堂穹顶,上嵌国民党党徽。一片闪光灯。有人轻声说“这里以前有士兵把守,进入要穿鞋套,不允许照相,现在都……”

从中山陵出来,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倒不觉饿,随便买了一根老玉米啃着,在中山陵园门口乘坐游2路公共汽车返回市区,在总统府下车。花费4元。

总统府门票每人40元。里面有一邮局,在这里撕下门票,填写信息,寄回北京。估计我们到家了就能收到自己的明信片了。嘿!总统府原是两广总督之所,后洪秀全、国民党都在这里一统江山,但都没有善终。

总统府对面是南京图书馆新馆,据说年底才开馆。因为南京市正在办德国年的活动,所以广场上有许多德国的文化机构在做交流活动,眼见一位妙龄德国MM穿着紧身衣在数米高空做着闪转腾挪的高难度动作,下面不少南京媒体的“小白、小黑”唰唰放光,我紧张地自言自语“一定要有保险措施!”

从总统府打车到夫子庙,只要起步价9元。夫子庙就是一条依偎在秦淮河边上的商业街。在这里先尝小吃,莲湖团糕店的赤豆元宵风味浓郁,唐字号臭豆腐香飘数米。再往里深入,就看到乌衣巷,单就这叁字,已无数感慨。过了挂满红灯笼的文德桥,就见奇芳阁、秦淮人家、晚晴楼等一字排开,等你大快朵颐。

华灯初上时分,可以夜游秦淮河,每人70元,航程50分钟。秦淮河本以“不知亡国恨,犹唱后庭花”而始终笼罩在香艳国度里,可惜现在的“主旋律”已经改弦易调,没有一点丝竹齐奏、对酒高歌、美人顾盼之景,失色不少。

游船归来,在一溜小店里挑了两件衣服,又到苏果便利店采办补给,(其实是馋小西瓜),而后打车至宾馆,花费18元。

一天游玩结束。

 

10月27日  
周六  晴  25摄氏度


睡至自然醒,在酒店用过早餐,打车去南京大学,花费16元。(已习惯到一个地方就去当地大学校园溜达一圈,感受一下不同的校园文化。)南京大学的图书馆要刷卡后才能进入,所以,远远朝里望了一眼,得知他们在筹办南大文库,百年了,人文荟萃,赶紧整理一下。

南大校园的主楼(头顶五角星的那个,姑且当作主楼)正在修缮。整个建筑掩映在翠松等植物中,楼体上又爬满了红了一半的爬山虎,颇有些历经沧桑的味道,楼前草坪不象北大静园草坪,不让踩踏,一个老大爷在认真“执法”,不知是校台还是当地电视台正在以此楼为背景拍摄片子,刚上草坪就被一令喝下。

南大校园一角有两座雕像,是竺可桢和李四光。不知是何缘故,两座雕像的摆放姿势让我想起“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我实在搬不动这花岗岩,不然很想替他们挪挪位置。其中李四光当过我馆副馆长,不由得多出几份崇敬之情。

从南大出来,走到鼓楼街心公园,之后沿湖北路到湖南路,到狮子桥小吃街。在著名的韩复兴老字号买了桂花鸭翅,又在尹氏鸡汁汤包店见缝插针地占了一席之地,尝过略带甜味的汤包,出了一身热汗。随后,坐上开往雨花台的16路公共汽车,因为全身精力集中到胃部去消化汤包了,所以,一上车就开始昏昏欲睡。直到雨花台。

雨花台门票每人35元。著名的烈士纪念像在最显眼的位置。这里纯粹的风景有点像天坛,只是没有那么多古松古柏,多了几分曲径通幽的雅致,极适合步行游览。

从雨花台走到中华门,在城墙遗址公园停留片刻,开始了步行至总统府,穿越半个南京城的“壮举”——地图上真是半个南京城的距离,走得我们酣畅淋漓!

这次徒步旅程分为两段,先是由中华门走到夫子庙,本想去秦淮人家一偿夙愿,结果又遇雨花台碰到的重要领导,谁料到他们也来此体察民情,秦淮人家包场,连晚晴楼也因招待工作人员而满场,我们只得在奇芳阁点了大煮干丝、咸水鸭等菜肴。这个干丝居然是香油做的,不合口味,没敢动。

夫子庙和昨日一样,依然灯红酒绿。从这里步行到总统府的1912酒吧街,边走边聊,也不觉累。1912酒吧街是最近新开发的区域,因为1912在南京历史上有特殊历史意义,所以这条街带着历史韵味成为文化创意街区,是南京市重点规划场所。这里的酒吧集中了台湾、俄罗斯、德国等地流行因素,又融合当地传统,不如上海新天地那样喧闹,也不是北京什刹海那种闹中取静的感觉,似乎她骨子里就带了一份沉静,只不过手里握了一杯酒,让你琢磨着下一句台词。这里也有现场表演的酒吧,还有从香港来的影星助阵,热气蒸腾的。入口处还以醒目文字提示“拒绝毒品”,反倒令人有种错觉。我们选了一个临街的“鹿港小镇”——主要喜欢这个名字,要了甜品和啤酒,慵懒一下。

入夜,由酒吧街打车至宾馆,花费13元。

 

10月28日 
周日  晴转阴  20度


如果不是常驻于南京,细品城市百态,两天,已经足够游览主要景点。所以,今天决定去扬州。

在酒店用过早餐,结帐寄存行李。住宿花费540元,(内部价格)住着舒服。打车至南京汽车西站,花费10元,购买了从南京到扬州的最近一趟班车票,每人31元,行程70分钟。

中午到了扬州,首先在车站买好返程车票,之后,在附近的公共汽车总站乘坐游2路公共汽车去瘦西湖风景区。事实证明,选择公共汽车是正确的,沿途可以欣赏扬州风土人情。每一站都间隔不长,其间还路过一座大学。整体感觉,扬州比南京要多一些江南古韵。

大约四十多分钟后,到瘦西湖公园,门票每人90元。杭州西湖早拆了围墙,这一“瘦”下来却增了身价。公园分为南北两区,一区以扬州盆景为主,游客很少。过彩虹桥,到另一园区,才见“瘦西湖”的牌匾,游人也多了起来。不过,此时已经起风,似乎有雨将至。

我们又开始蹭听导游,感觉瘦西湖的景点都从其它地方的著名景点如北海白塔、钓鱼台等移植幻化来,扬州导游强调说,这是一种虚怀若谷,不用出家门,即赏天下景。决不是缺少创意的行为。我倒觉得有点辜负天然美景。尤其是杜牧那首“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历史上本来一笔糊涂账,有没有这么一座桥,是个谜,结果硬造了一座,尽失想象空间。

本想打车去著名的满福楼品扬州炒饭,付了起步价车费7元,一看表已经下午三点,饭店打烊歇业了。只好踱到不远处的共和春快餐店,要了一瓦罐馄饨和炒面。共和春有中式快餐厅里比较难得的那种清爽感觉,在这里休整一下,出门逛扬州。扬州城虽不大,我们却也没那么多时间,就往汽车站方向走,不少人在街心广场放风筝,不知这些人中有没有现代版的扬州八怪。

乘上返回南京的汽车,天已经擦黑了。大约傍晚六点,我们到了住宿的酒店,取了行李去赴螃蟹宴。每只三两以上的螃蟹,蟹黄流油,专注的吃……忘了其它,就记得踏上Z6软卧,一觉醒来,已到北京。又开始新的工作生活。

想起南京城,就想起“一个大家闺秀嫁了个小户人家”的感觉。

 

张洁出品,必属佳文

寻“贱”之旅

我有个同学叫建,我有个同事叫倩,在我心目中他们就像兄妹两人,一个“贱”,一个“欠”,珠联璧“嵌”,双“剑”合璧。他们同姓,且都是山东人,同时都与南京有不解之缘。妹妹曾在南京上的研究生,哥哥现在南京工作。
 
上个月,在接受了“贱”的几年的多次邀请,我携夫人终于踏上了去南京的寻“贱”之旅。由于我们早已敲定了良辰吉日,无奈“贱”化弄人,在济南陪伴生病的夫人而无法及时赶到南京接驾,于是乎,我在三天的南京之旅大多是与“贱”电话过招。
 
在我们即将踏上回京的火车前三个小时,“贱”终于出现了,风尘仆仆赶到了早已经为我们预订好的饭店里,螃蟹、回鱼、芦蒿等好菜摆了一桌。作为我们在一个碗里吃了几年饭的好兄弟,我很难用语言来表达此刻的心情,我们都长大了,当年在球场上叱咤风云的玩伴已激情不再,为世俗的生活而奔忙,并有了很大的“贱”树。我们还是那么地不正经,海阔天空,话题也“贱”行“贱”远。
 
好兄弟,为了尽快“贱”到我们,“贱”在赶火车的时候将包里的所有东西都拉在出租车上,以至于没有赶上当天的火车,包里有信用卡、车票、证件和现金;为了尽快“贱”到我们,“贱”暂别了生病而即将临产的夫人;为了我们能够在南京吃好玩好,遥控我们的行程,还要让同事陪吃陪喝,……。
 
“贱”下个礼拜就要当爸爸了,我们祝福他们一家三口幸福恒久远,一“贱”永流传。
 

不到长城非好汉,到了长城真是贱(10P)

红叶烂漫时,我伙同三人组成四人帮,去了北京的箭扣长城,终于体会到了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感觉。
 
我们四人帮中女士为我们的导引,真是三个好汉一个“帮”
 
无限风光在险峰
 
我们要登天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最著名的鹰飞倒仰把我们三个好汉吓到了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看到某好汉的留言,就知道此行不虚
 
爱谁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