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子,你肯定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有个80后的小兄弟,他叫刚子。我以前写过他,看这里,还有这里,说的是刚子曾经联袂老婆出演过快男超女。
刚子曾经是我的同事,现在我们还经常联系,前一段时间还一起去爬山。他现在中青旅工作,我预测中青旅的投诉会逐年上升。最近,他看到我写柬埔寨游记,用无与伦比的价格忽悠我将我的游记作为中青旅的宣传材料之一,并加以包装,我这个人就怕谈钱,但还不能不谈钱,我准备请个经纪人处理此事,所以我现在还没有答应刚子。
但今天我要答应他一件事情,这厮今天发我一条短信,是这样说的:兄弟/姐们,我是曹勇刚,今天是我媳妇战莹的生日,我俩相处七年了,我很感激她陪我一起在北京奋斗。这个生日我没给她买礼物,而是想请你拿起手机给她发送一条生日祝福。她的号码是13522864407。
刚子,七年了,不知道你痒不痒?希望看到此博文的人也拿起手机,给她漂亮的媳妇发个祝福短信,内容我都想好了,就写:

大地在此转达牛粪对鲜花的祝福,生日快乐!

图书馆有鬼,你才相信呢

中国人把西方的很多节日都学到家了,最nb的就是圣诞节和情人节,什么父亲节、母亲节也逐渐流行,但有一个节日,在中国却是非常小众:万圣节(halloween),也就是鬼节,时间在十月的最后一天。这个节日我第一次听说是看《万圣节》(halloween)这部电影, 主演就是后来出演《异形》(Alien)的杰米·李·柯蒂斯 (Jamie Lee Curtis),后来再看她在施瓦辛格面前跳艳舞(《真实的谎言》)的滑稽相总感觉“鬼上身”了。这个《万圣节》的电影一拍就是很多部,以至于20年后还能够看到新的续集。

说到鬼的电影,我觉得最佳的拍摄地点在图书馆,可是印象中,没有看过一部在图书馆拍摄的鬼怪电影。所以,我曾经一度想写一个关于此的DV剧本,然后找国图的朋友一起拍摄。可是,一直找不到好的切入点去构思。曾经想过以一个很小的点去表现人性(闷骚啊),但想这想那总感觉流于俗套,于是乎,干脆弄个集大成的DV,里面有凶杀、恐怖(因为有鬼嘛),有情色(这个很多电影倒是表现过),还有小资的调调(在图书馆这个很容易表现了),当然主旋律也不能少,比如最后正义战胜邪恶,结局是五星红旗迎着风扇高高飘扬,主要是应对广电总剪当局的口味。如此这般,老少通吃,男女相宜。但这个就需要有好的投资商,也无奈,只好作罢。

有人说,图书馆真有鬼吗?我不知道,但大洋彼岸,我的一位同行《American Libraries》的高级编辑 George Eberhart最近又开始了“The Haunted Library Series”,粗略一看,历史感很强啊,能够学到不少东西。这为我的电影编剧提供了很好的素材,赫赫。

还有更“鬼”的图书馆,看看这个网站(www.libraryghost.com)就知道了,人家为了对付传说中图书馆的鬼,竟然用摄像头全程监视( The Willard Library Ghost Cams)。

不再写了,趁鬼出来之前,赶快睡了。并附送两张电影中的图书馆,如果被鬼吓着的话,就当给您赔不是了。

4762f3bdcf29f658a1942

4762f3bdd0d26ec0309f8

UPDATE: 有位图书馆员万圣节真是撞鬼了

国外网民的福音

我离开北京旅游或者出差基本不带电脑。有一次,我要到外地开一个相对重要的会,会议的宾馆没有网线,但手头的工作还没有做完,比较着急,就去中关村买了一张一年使用的联通无线漫游卡,拿着笔记本去了外地。结果是到了外地,电脑开不了机了,只能在万忙之中去网吧工作。半年多后,我的无线网也登不上去了,一查已经过期了,再打销售商的电话,这个中关村万千个骗子中的一个的手机已经停机了。

作为一个网龄超过十年的网民,我很少无线上网,第一是速度慢,第二是费用高。偶尔用手机上网,也是用wifi,原因同上的反义。所以,我基本上是有线上网,而且还很享受,因为有个internet nanny,也就是网络保姆,你的吃喝拉撒全都管,很人性化,什么网站能上什么网站不能上,不用你操心。此举除了有时浪费你点时间外,啥都好。

这个保姆有个昵称叫GFW,大名是长城防火墙,我给它起了个非常高雅的别号“Gong*handang Fu*k World”,这个保姆灰长NB,用保姆他爹的话就是无与伦比。但我也有劣根性,比如去国外有上网机会的话,首先就是看几个在中国翻墙才能访问的网站,那种感觉有偷情般的快感,看完后急忙去教堂忏悔。以前曾经有个很荒谬的想法,如果外国(除伊朗、古巴、朝鲜等几个国家外)人也想要这个比菲佣还好的保姆,政府不让看俺坚决不看,政府不让说俺坚决不说,那能否不亲自到中国来体验生活就能虚拟感受呢?说高雅一点,就是阿拉就想高潮迭起自己一下。

今天,我终于发现了国外朋友的福音,有个网站提供免费的下载,只有一个简单的条件,你只需使用firefox浏览器,然后安装这个插件(China Channel Firefox Add-on)即可。我发现访问我博客的有少量欧洲的、美洲的、亚洲的、还有大洋洲的(可能是雨僧),你们肯定是华人,在异国他乡,闲的蛋疼的时候思念一下喂咱们奶喝的、人称“三鹿代表”的GCD,在Matrix里亲近中国、拥抱故土,学习一下科学发展观,那你就只有八荣没有八耻了。

P.S. 当然,咱们在长城里面的就不用安装了,那是脱了裤子放屁,你丫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读书无禁区(ZZ)

图按:现在都在谈三十年,只不过是一百步看五十步而已。现在重新读读1979年复刊的《读书》第一期李洪林先生的《读书无禁区》,用社论的语言说,仍具有现实意义。

读者创刊号

在林彪和”四人帮”横行的十年间,书的命运和一些人的命运一样,都经历了一场浩劫。

这个期间,几乎所有的书籍,一下子都成为非法的东西,从书店里失踪了。很多藏书的人家,象窝藏土匪的人家一样,被人破门而入,进行搜查。主人历年辛辛苦苦收藏的图书,就象逃犯一样,被搜出来,拉走了。

这个期间,几乎所有的图书馆,都成了书的监狱。能够”开放”的,是有数的几本。其余,从孔夫子到孙中山,从莎士比亚到托尔斯泰,通通成了囚犯。谁要看一本被封存的书,真比探监还难。

书籍被封存起来,命运确实是好的,因为它被保存下来了。最糟糕的是在一片火海当中被烧个精光。后来发现,烧书毕竟比较落后,烧完了灰飞烟灭。不如送去造纸,造出纸来又可以印书。这就象把铁锅砸碎了去炼铁一样,既增加了铁的产量,又可以铸出许多同样的铁锅。而且”煮书造纸”比”砸锅炼铁”还要高明。”砸锅炼铁”所铸的锅,仍然是被砸之前的锅,是简单的循环;而”煮书造纸”所印的好多书,则是林彪、陈伯达、”四人帮”还有王力、关锋、戚本禹以及他们的顾问等等大”左派”的”最最革命”的新书。这是一些足以使人们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的新书,其”伟大”意义远远超出铁锅之上。于是落后的”焚书”就被先进的”煮书”所代替了。

如果此时有人来到我们的国度,对这些现象感到惊奇,”四人帮”就会告诉他说:这是对文化实行”全面专政”。你感到惊讶吗?那也难怪。这些事情都是史无前例的。

是的,对文化如此摧残,确实是史无前例的。

两千多年前,秦始皇烧过书。他烧了多少?没有统计。不过那时的书是竹简,写在竹片上的,按重量说大概很不少,但是从种类和篇幅说,肯定比不上林彪和”四人帮”对书籍这一次”革命”的战果如此辉煌。

烧的烧了,煮的煮了。剩下一些劫后余生的书籍怎么办呢?大部分禁锢,小部分开放。

在”四人帮”对文化实行”全面专政”的时候,到底禁锢了多少图书,已经无法计算。但是可以从反面看出一个大概。当时有一个《开放图书目录》,出了两期,一共刊载文科书目一千多种。这就是说,除了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书籍之外,我国几千年来所积累的至少数十万种图书,能够蒙受”开放”之恩的,只有一千多种!

除了秦始皇烧书之外,我国历史上清朝是实行禁书政策最厉害的朝代。有一个统计说清代禁书至少有二千四百余种。蒋介石也实行禁书政策,他查禁的书不会少于清朝。但是,和林彪、”四人帮”的禁书政策相比,从秦始皇到蒋介石,全都黯然失色。理工农医书籍除外(这类书,秦始皇也不烧的),清朝和国民党政府查禁的书,充其量不过几千种,而”四人帮”开放的书,最多也不过几千种,这差别是多么巨大!

在”四人帮”横行的时期,凝集着人类文化的各种各样的图书,绝大部分终年禁锢在寒冷的库房里,只能和樟脑作伴。如果图书都会呼喊的话,当人们打开书库大门的时候,将要听到多么可怕的怒吼啊!

历史是公正的。对人和书实行”全面专政”的”四人帮”,被愤怒的中国人民埋葬了。在中国的土地上,春天又来临了。被禁锢的图书,开始见到阳光。到了一九七八年春夏之交,一个不寻常的现象发生了。门庭冷落的书店,一下子压倒美味食品和时式服装的店铺,成了最繁荣的市场。顾客的队伍从店内排到店外,排到交叉路口,又折入另一条街道。从《东周列国志》到《青春之歌》,从《悲惨世界》到《安娜·卡列尼娜》,几十种古今中外文学名著被解放,重新和读者见面了。那长长的队伍,就是欢迎这些精神食粮的行列。

这件事也引起外国客人的注意。通过重印世界文学名著和学术名著,更重要的是通过我们在文化、教育、科学、艺术各个方面拨乱反正的实践,外国朋友们看出来了:粉碎”四人帮”之后,中国共产党已经决心领导中国人民回到世界文明的大道,要把人类已经获得的全部文化成就,作为自己的起点,用空前的同时也是现实的高速度,实现四个现代化。

象极度干渴的人需要泉水那样,一九七八年重印的一批名著,瞬息间就被读者抢光了。经过十年的禁锢,中国人民多么渴望看到各种各样的好书呀!

但是,书的禁区还没有完全打开。因为有一个原则性的是非还没有弄清楚,”四人帮”的文化专制主义的流毒还在作怪,我们一些同志也还心有余悸。

这个原则问题就是:人民有没有读书的自由?

把书店和图书馆的书封存起来,到别人家里去查抄图书,在海关和邮局检扣图书,以及随便把书放到火里去烧,放到水里去煮,所有这些行动,显然有一个法律上的前提:人民没有看书的自由。什么书是可看的,什么书是不可看的,以及推而广之,什么戏是可看的,什么电影是可看的,什么音乐是可听的,诸如此类等等,人民自己是无权选择的。

我们并没有制定过限制人民读书自由的法律。相反,我们的宪法规定人民有言论出版自由,有从事文化活动的自由。读书总算是文化活动吧。当然,林彪和”四人帮”是不管这些的。什么民主!什么法制!通通”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这些封建法西斯匪徒的原则很明确,他们要在各个文化领域实行”全面专政”,人民当然没有一点自由。问题是我们有些同志对这个问题也不是很清楚。他们主观上不一定要对谁实行”全面专政”,而是认为群众都是”阿斗”,应当由自己这个”诸葛亮”来替人民做出决定:什么书应该看,什么书不应该看。因为书籍里面,有香花也有毒草,有精华也有糟粕。人民自己随便去看,中了毒怎么办?

其实,有些”诸葛亮”的判别能力,真是天晓得!比如,《莎士比亚全集》就被没收过,小仲马的名著《茶花女》还被送到公安局,你相信吗?如果让这种”诸葛亮”来当人民的”文化保姆”,大家还能有多少书看?究竟什么是香花,什么是毒草?应当怎样对待毒草?这些年让”四人帮”搅得也是相当乱。例如,《瞿秋白文集》本来是香花,收集的都是作者过去已经发表过的作品,在社会上起过革命的作用,是中国人民宝贵的文化遗产,这已成为历史,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是,后来据说作者有些什么问题,于是,这部文集就成了毒草。谁规定的呢?没有谁规定《翟秋白文集》应当变成毒草,而是”四人帮”的流毒,使人把它当作禁书。

文学书籍,被弄得更乱。很多优秀作品,多少涉及一些爱情之类的描写,便是”毒草”,便是”封、资、修”。便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四人帮”这一套假道学,到现在也还在束缚着一些人的头脑,因为它道貌岸然,”左”得可怕。以致有人象害怕魔鬼那样害怕古今中外著名的文学著作。本来在社会生活中,”饮食男女”是回避不开的客观现实。在书籍里面,涉及社会生活的这个方面,也是完全正常的现象,许多不朽的名著都在所难免。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即使其中有不健康的因素,也要看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是什么。不要因噎废食,不要”八公山上,草木皆兵”,把很多香花都看作毒草。

对于包含香花和毒草在内的各种图书,应当采取什么政策?

任何社会,都没有绝对的读书自由。自由总以一定的限制为前提,正如在马路上驾驶车辆的自由是以遵守交通规则为前提一样。就是在所谓西方自由世界,也不能容许败坏起码公共道德的黄色书籍自由传播,正如它不能容许自由抢劫、自由凶杀或自由强奸一样。因为这种”自由”,势必威胁到资本主义社会本身。任何社会,对于危及本身生存的因素,都不能熟视无睹。无产阶级的文化政策,当然更不会放任自流。

不过一般地讲,把”禁书”作为一项政策,是封建专制主义的产物。封建主义利于人民愚昧。群众愈没有文化,就愈容易被人愚弄,愈容易服从长官意志。所以封建统治者都要实行文化专制主义,要开列一大堆”禁书”书目。其实,”禁止”常常是促进书籍流传的强大动力。因为这种所谓”禁书”,大半都是很好的书,群众喜爱它,你越禁止,它越流传。所以”雪夜闭门读禁书”成为封建时代一大乐事。如果没有”禁书政策”,是不会产生这种”乐事”的。

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对全部人类文化,不是采取仇视、害怕和禁止的态度,而是采取分析的态度,批判地继承的态度。同时我们也有信心,代表人类最高水平的无产阶级文化,能够战胜一切敌对思想,能够克服过去文化的缺陷,能够在现有基础上创造出更高的文化。因此,我们不采取”禁书政策”,不禁止人民群众接触反面东西。毛泽东同志在二十二年前批评过一些共产党员,说他们对于反面东西知道得太少。他说:”康德和黑格尔的书,孔子和蒋介石的书,这些反面的东西,需要读一读。”(《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346页)毛泽东同志特别警告说,对于反面的东西,”不要封锁起来,封锁起来反而危险。”(同上,第349页)

连反面的东西都不要封锁,对于好书,那就更不应当去封锁了。

当然,不封锁也不等于放任自流。对于书籍的编辑、翻译、出版、发行和阅读,一定要加强党的领导,加强马克思主义的阵地。对于那种玷污人类尊严、败坏社会风气,毒害青少年身心的书籍,必须严加取缔。因为这类图书,根本不是文化。它极其肮脏,正如鲁迅所说,好象粪便或鼻涕。只有甘心毁灭的民族和完全腐朽的阶级,才能容许这种毒菌自由泛滥。当然这种毒品是极少的。对于研究工作所需而没有必要推广的书籍,可以少印一点。但是不要搞神秘化,专业以外的人看看也是完全可以的。世界各地的各种出版物,都要进口一点,以便了解情况。有的要加以批判,有的要取其有用者为我所用。不要搞锁国主义,不要对本国保密,当然也不是去宣传。至于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则应当充分满足人民的需要,这是提高我们民族文化水平和思想境界不可缺少的养料。不要前怕虎,后怕狼。要相信群众,要尊重历史,要让实践来检验书的质量。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人民群众喜爱的书籍,必有它存在的价值。这是我们和书打交道时必须承认的一个客观现实。

在书的领域,当前主要的问题是好书奇缺,是一些同志思想还不够解放,是群众还缺乏看书的民主权利,而不是放任自流。为了适应四个现代化的需要,我们迫切希望看到更多更好的书。应当打开禁区,只要有益于我们吸收文化营养,有助于实现四化的图书,不管是中国的,外国的,古代的,现代的,都应当解放出来,让它在实践中经受检验。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纯”。空气里多少有点尘埃,水里多少有点微生物和杂质。要相信人的呼吸器官能清除尘埃,消化道也能制服微生物。否则,只好头戴防毒面具,光喝蒸馏水了。打开书的禁区之后,肯定(不是可能,而是肯定)会有真正的坏书(不是假道学所说的”坏书”)出现。这是我们完全可以预见也用不着害怕的。让人见识见识,也就知道应当怎样对待了。

□李洪林(摘自《读书》1979年第1期)

读书无禁区草稿

鸡大小钟的模范情书

上周我接待了一位小兄弟的来访,他以前的名字叫鸡大小钟,现在叫高山流水。自恋的说,他是我的粉条,总想偷师学习八卦,可是今天看了他写的八卦文章,还自我标榜是八卦的封笔之作。作为前辈,一声叹息。你丫借我的名义向一子姑娘明送秋天的菠菜,在此我声明,将你逐出本门,希望你以后专攻闷骚派情书。临别之际,送你一首高晓松词曲,老狼演唱的《模范情书》,因为你的这篇伪八卦文章粉模仿粉情书。

我是你闲坐窗前的那棵橡树
我是你初次流泪时手边的书
我是你春夜注视的那段蜡烛
我是你秋天穿上的楚楚衣服

我要你打开你挂在夏日的窗
我要你牵我的手在午后倘佯
我要你注视我注视你的目光
默默的告诉我初恋多忧伤

这城市已坦开他孤单的地图
我怎么能找到你等我的地方
我象每个恋爱的孩子一样
在大街上琴弦上寂寞成长

行走柬埔寨(十一):暹粒的酒吧街

趁着夜色,从巴肯山回到了暹粒的市区。我们请An把我们放在酒吧街,感受一下当地的夜生活。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酒量,也没有酒瘾,在北京几乎不去酒吧,三里屯的酒吧一次都没有去过,但旅游到一地,总想感受当地的酒吧文化,比如丽江的古城,比如成都的锦里,比如杭州的西湖,甚至在国外出差,也要一定去看看当地的酒吧。
IMG_9915

Pub street
暹粒的Pub street里面有不少酒吧,与传统意义上的酒吧有些不同,它们还兼有餐馆的功能,我们的晚餐的物质食粮和酒吧的精神愉悦合二为一了。
IMG_9919

书店
IMG_9925

店铺
我们先对酒吧街进行了扫描处理,酒吧街除了有酒吧,还有一些店铺,我走前听说有书店出售盗版英文的lonely planet(lp),正好扫荡一下。走了两个书店后发现盗版的lp并不便宜,不像很多攻略上写的那样,便没有购买。事实上,真正购买的好去处是在吴哥里面,一群小孩会象你兜售lp,比店里要便宜一倍左右,既能满足孩子那让人怜爱的眼神,又能节省不少银子,何乐而不为呢?
IMG_9928

Amok的外面

走着走着,不小心就会发现lonely planet上介绍过的酒吧,最后确认在lp上特别推荐的Amok。Amok是一个酒吧的名字,它以做Amok菜而闻名,一道非常正宗的柬式食物,有椰汁和虾还有不知名的调味品进行烹制,味道象肥皂水,如果在国内吃到这样的菜品,上帝都有可能会投诉的。但入乡随俗,喝着吴哥牌啤酒,看看对面与我同行的伴侣,就着这异国的月色和突如其来的小雨转中雨,我憧憬着明天早上的吴哥窟日出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们筹划了近一年的吴哥之旅就要真真正正、干干净净地开始了。
IMG_9933

Amok的餐桌很有柬式风格
IMG_9943

这揍是Amok里的Amok

IMG_9932

Amok的一楼

国家图书馆新馆现形记

国家图书馆新馆开馆已经一个半月了,虽然我经常经过这里,但却从来没有进去过。因为工作的关系,顺带参观一下即将结束的“英国藏中国老照片展”(周五结束),前两天去了一趟新馆。

由于是和两位同事去的,而且我们三人都是第一次去新馆,所以我找个国图的PPMM当我们的导游。虽然以前看过新馆的图片,但一进入馆内,还是让我眼前一亮。走过不少图书馆,除了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之外,就是它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同行的同事说你脑子灌水了,离开这么好的单位。我直报遗憾,而且还补充到不光这个,这几年国图的PPMM也来了不少,这才是我最遗憾的。并询问导游MM,新来的有你PP吗(同事后来说这个导游MM粉PP),MM先是谦虚的说是的,然后略带惆怅地道,至少比俺年轻啊,哈哈。

以前老北图有一个挺好的slogan:“我如鱼,书如水,北图如海”。我看现在国图新馆基本上说就是一个大坑,一层层的,外表上看是这样。作为知识海洋的图书馆,在这里有了新的寓意:万书坑儒,也就是国家藏书库把这些读书人统统都丢在坑里,让他们尽情地肆意地享受在知识的土壤里。

所以,我建议新国图以后的slogan就改成这样:“我如虫,书如土,国图如坑”。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在知识的土壤里,如果能够钻出一个坑来,那学问就到家了,我说怎么国图的三牛的博客名叫书蠹精啊!

哎,扯远了。我本来想写写我的所见所闻。其实也没有太多说的,一句话概括:一个非常现代的图书馆。建议外地的朋友来北京旅游或者出差的话,一定要来看看。如果说有什么瑕疵的话,我觉得新馆有些区域还有很强烈的装修味道。但我作为匆匆的读者,最遗憾的是没有看到四库全书的展示墙。新馆开馆时的四库全书作为新闻报道的头牌,可惜现在已经难见容颜。

其实,以上我说的都是前言,我此行最想看的是“英国藏中国老照片展”。因为这个展览是我以前工作的部门具体负责,所以碰到了几个老同事,并请教了一些老照片的问题。这些照片的拍摄时间在1860-1930年之间,涉及的主题多样,基本还原了那个时代中国的现实。照片取自大英图书馆等机构,然后进行翻拍,由于照片的质感很好,我感觉可能进行了后期的修复。具体的展览信息请参见我以前的领导、国图古籍馆馆长古一生的博客。

IMG_0215

这个海报的设计者是曾经帮我设计“进京证”和“单双号”的金金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