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捐了多少?你捐了几次?(ZZ)

你捐了几次?
连岳 @ 2008-5-23 13:28:04 阅读(1117) 引用通告 分类:
我爱问连岳
连岳:

这里是山东一个小县城。
第一次:5.12地震之后,单位让全体员工捐款。并根据职位高低设置了捐款最低限额。

二:2天后,党员再捐一次。名义是特殊党费。
三:几天后,工会组织,单位的所有正式职工(签有劳动合同的)捐一次。

四:(通知还未下达,是听灵通人士说的)全部职工要再为灾区人民捐一次,这次是给灾民捐口粮。

很惭愧的是,我只捐了一次,而且捐的不多。二、三我条件没有满足。四还未实施。

我同事捐了3次了,每次都是必须捐的。捐款这么一件好事,怎么感觉味道越变越怪呢?

——————————————————————————–

上面所言可能正在成为普遍现象,强制捐款,捐款设定指标,以及攀比性捐款,慢慢凌驾于捐款自愿原则上。行善从来不能强迫,当一个人觉得自主性被剥夺以后,他的反感与厌恶必然会产生,人们会感觉政府将灾区重建的成本强行转嫁给自己,而且这种情绪会迅速消解对灾区的悲悯。

在任何时候,都得尊重一个人的选择权。在行善时,尊重另一个人不愿意捐款的权利,我想是最为重要的。行善是安慰你自己,而不是凭空生出道德优越和强制他人的权力。

政府当然更没有强制公民捐款的权力。

摘自:http://www.bullog.cn/blogs/lianyue/archives/140016.aspx

 

(一)

在红十字会做义工,负责上门登记收取捐款。一天,三十多家,两千多万。

这都是些不愿具名的大款。

有人选择公开捐款以鼓励士气,有人选择不抛头露面坚持隐形。每个人有各自的行为方式,张扬和低调彼此应尊重,尤其有些人在知情的情况下,请不要再叫阵。而公众也没有天真到认为没有在媒体上公开捐款就等于没捐款吧?

国家的非常时期,团结最重要。谁也不是道德标杆,低于你的就是坏人,高于你的必定可疑。

不要传达“金钱是衡量道德的标准”的观点,这是一种恶俗的价值观,玷污了太多美好的东西,情感,心意。

捐款不是竞拍,建立长期广泛的慈善意识和习惯才是社会文明的进步。(一名红十字会义工)

(二)

这两天被问得最多的是:你捐了多少?我一般都懒得回答,这是秘密,但也是良心,对不起别人是容易的,但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是难的。如果说出来只是对我个人形象有利而对需要捐款的人们无益,那有什么好说的。网上全是名人捐款的消息,捐多和捐少是被热血网友们拿来对比的,自然对那些较小数字的捐款人一片问责之声。真的有必要吗?良心是不需要用金钱来衡量的。有这个劲不如算算自己吧,并且不要去说什么应该不应该,更别小看一元钱的诚意!试想一下,全中国一人捐一元钱,就是十几亿啊,有钱人再多也多不过大家的力量吧。(一个普通城市白领)

(三)

我倾向于认为你捐一笔小钱就可以了,五块钱、十块钱就行了;一万个人总共捐了五万远比一个人捐了五万来得有意义;我不认同为了做善事影响你自己的生活,但愿这个捐款帐号能收到数量汹涌的小额捐款,而不是孤单的大额捐款——这表示普通人在改变这个世界。(著名网评人连岳)

(四)

13日单位的红十字系统就展开了捐款活动,昨天下午工委又召开了号召大家伸出援助之手的紧急会议,会上规定:处以上起码要捐500元以上,科以上起码要捐200元以上,并且会后让各部门展开募捐活动,然后在5月15日的上午组成一百人的方阵到山西路广场参加区政府组织的大型捐款活动。

今天上午8点就到单位坐了包车赶到了山西路广场,等了近两个小时我们才有机会把昨天收到的近四千元在现场捐了,上图就是在人山人海的现在拍摄的。在回来的路上,又收到单位同事打来的电话,今天上午的党员组织生活上又收到了5千多元。有的人因为不方便超过领导要捐的数,在单位捐过后又到别处捐了更多。因为提款是为了帮助那些在灾区困难的人,而不是在表现自己。

听了许多关于捐款的事,心里最有触动的并不是某个党员或某个教授捐了五百或一千元的时候。

有两个特殊的捐款人。他们是母子,也是第一个主动前来捐款的人,儿子捐了一百,还替妈妈又捐了五十,母亲曾经是一个医院的护士长,儿子是母亲医院内退的职工,两个人现在每月的收入加上一起近三千元左右,母亲因为身体缘故且行动不便卧病在家,去年一年光是住院费用就化了近十万元。儿子因为曾经偷看别人洗澡被判刑,从此落下了不敢正眼看女人的毛病都五十多岁了还一直是单身,当同事去敲他家门时,结果从窗口看到两个头发花白的人让她们从阳台门进去,走进他们的家,看到阳台的地上有很多洋葱、土豆。进了屋更明显地看到了是这个家庭的不富裕,家俱简单陈旧,地上是水泥地,两个人的床在一个房间,只为照顾方便。据母亲说,每月仅两个人的医药费就用去总收入的一半,不过他们很知足自己的现状,觉得已经不错了,当同事提出从红十字会为母亲申请一张轮椅这样让儿子也可以推着出去到公园转转时,母亲却拒绝了,她说留给更困难的人吧。

今天中午在吃饭时,又有同事表扬某某老师各人捐了二十元时,心里又有了不同的感觉,因为这个家的男老师吃鸡蛋都是半个半个吃,洗澡也规定时间,超过了时间就会关水,为此,女老师哭过闹过却没用,他们生的女儿因为父亲的极度吝啬几乎和他断绝了关系。可这次,他竟然也主动来捐款,他捐的时候,同事特意告诉他,女老师已经来捐过二十元了,可他还是说:她捐她的,我捐我的。

这次捐款有一大特色,即使在一个家庭里人们也没有以家庭为整体来捐款,而是以社会一分子来表达自己内心的一份爱心。(一个公务员的记录)

(五)

还有些感动,来自以前我们极少关注的角落。今天去一家银行办事,中午时分人很多,这时门口忽然出现一个中年妇女——她面色黎黑,头发蓬乱,衣衫破旧,手里拿着一个破旧的布包,从外表看,不是个乞丐就是流浪者——里面的人都有点奇怪地看着她,她也骤然停下脚步,在门口犹豫着该不该进。

这时有个银行员工走过去,有什么可以帮您?她摸摸那个布包,看着对方:“我……想捐款。”那个银行小姑娘愣了,不仅是她,周围所有能听见这话的人都愣了。很快,银行姑娘反应过来,立即带着她来到一个柜台,直接“插队”到了最前面。她从布包里拿出一叠已经数好的破旧零钞,“捐给地震灾区”。

不知道别人看到这一幕是什么感觉,反正我当时眼睛一热,只能定定地盯住一旁的电视画面才能不让眼泪掉下来。(一个财会人员的记录)

(六)

  不断有记者和读者给我打电话,问我捐款多少。在地震最早时候,也就是北京3点9级,中央台记者说,暂时没有人员伤亡报道,成都市容市貌还在的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个震级是会造成巨大的损失的。当然我没想到会这么大。当时我就想先捐款5000元,因为我的卡在外地取现金的权限只有5000。现在想来,幸亏没有在第一时间捐5000,要不然现在还不被人笑死。捐了钱还留下一生的污点。

其实我觉得这个风气不是很好,一些明星的粉丝都在希望自己的偶像多捐,贬低捐的比自己偶像少的人。包括作家都是这样,最近还有电话问,应该捐多少的,有个什么样的标杆。感觉就像喝喜酒送红包一样。这样真的让人—-包括好心捐款者觉得很不舒服和变味。而且一些标杆以后,其他少于这个标杆的人很容易被人觉得小气或者道德出现问题。作家和车手的收入都比较少,为了避免给建立作家车手捐款标杆添砖加瓦,我个人宣布我直接向相关部门捐款0元。

当然,我还是要向那些捐了很多钱的作家表示敬意。于丹,易中天,池莉,郭敬明,刘和平,余秋雨等都是非常好的榜样。不过其他作家量力而行就很好。

那些在网上攀比来贬低去的真的让人非常反感,包括让捐款者也是这样。你们至少还有空上网呢。别的情况别人都已经说很多了,我匆忙写下这些题外的感受。

这次的确很困难,应该比当年的唐山还要困难,而且救援区域也存在比较大的危险。从在北京场地赛完了以后,牛博网老罗给我电话说要去成都,我当时也正在研究,于是马上就一起去了。我会直接把钱花在刀刃上。也已经在四川呆了两天。我觉得人手不够,又从北京运了两个朋友带了一些装备过来。我们将避免救人不成反被救,不添乱添堵,在现场考虑怎么样能提供一些有限的帮助,因为是从北京出发,没有从家里上海出发,所以感谢在北京的徐静蕾,梁朝辉等朋友提供的一些装备。感谢上海大众申蓉汽车提供的汽车。我的读者也不用向我捐款,我的钱还够,维持一个小的团队也还没有问题。我走后也将卫星电话等物资留于灾区。我们于上午已经基本放弃了营救困在银厂沟的一名被困的生还作家的计划。经过考量我们不具备那个能力。希望救援队和吊车早日到那里,道路早日打通。

成都已经非常缺水,一些谣传导致成都市民大量囤水。作为离开灾区最近的大城市,希望在正式辟谣以后,市民可以把自己囤的水捐往灾区。也希望大量的水可以到成都。(作家、赛车手、网络明星韩寒)

(七)

地震发生当天,万科集团总部捐款人民币200万。

一些网友对这个数字很不以为然,大呼和万科形象不相称。什么形象呢?不少帖子举出捐款超过1000万的企业名单,呼吁万科再多捐点,不要显得寒酸、抠门。

对捐出的款项超过1000万的企业,我当然表示敬佩。但做为董事长,我认为:万科捐出的200万是合适的。这不仅是董事会授权的最大单项捐款数额,即使授权大过这个金额,我仍认为200万是个适当的数额。中国是个灾害频发的国家,赈灾慈善活动是个常态,企业的捐赠活动应该可持续,而不成为负担。万科对集团内部慈善的募捐活动中,有条提示:每次募捐,普通员工的捐款以10元为限。其意就是不要慈善成为负担。

中国的沪深两地股市约2000家上市公司,如果一家捐20万,虽每家捐赠数额有限,加起来就是四个亿,很可观的一笔款项。但上市公司捐款的数量又是多少呢?所以号召更多的企业参与更有社会积极意义。

地震翌日,通过阿拉善生态保护协会,联络中城联盟、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欧美同学会、数字中国等六家企业家NGO组织开秘书长联席会议,形成了“牵起孩子的手”为主题的募捐行动,号召所在会员捐款,金额为5万、10万、20万三个数量级,捐赠的目标是通过中华扶贫基金会,专项资金对倒塌学校的重建和受创学生的治疗和心理辅导。,万科第一个捐出20万,得到积极响应。许多会员企业在已经捐出款项之后,又认捐一份,现已筹集款项800万元,其中中城联盟300万、阿拉善300万、企业家俱乐部100万,及其他。秘书长联席会形成统一意见:对学校的重建和学童的支持将持续,而不是一次过;各协会的企业家不仅出钱,还要出精力、时间参与学校的重建和恢复教学秩序的工作。

至于我本人,主要的关注点在地震波及严重的的成都万科小区的住宅耐震情况。

目前,万科建筑研究中心的工程专家会同清华大学地震研究所的专家已抵达成都,在万科开发的住宅小区开展勘查工作。预计两个星期会出勘察结果。在完成万科小区的勘察之后,将协助有关部门对成都的建筑进行安全鉴定。对受地震波及的成都建筑进行安全鉴定是必要做的。其工作量之大可行而知。如果汶川、都江堰等震区的救人抢险告一段落,万科的专家组将进入这些地区对建筑物进行勘察,总结抗震结构的损坏程度,改进今后住宅建筑的抗震能力,保障小区业主的生命安全。

毕竟,生命是第一位的。(万科董事长王石关于赈灾捐款的回复)

摘自:http://203.208.37.104/search?q=cache:fRyDaHGVgOYJ:think.szonline.net/Channel/content/2008/200805/20080516/82636.html+%E8%BF%9E%E5%B2%B3+%E4%BD%A0%E6%8D%90%E4%BA%86%E5%A4%9A%E5%B0%91&hl=zh-CN&ct=clnk&cd=1&gl=cn&client=firefox-a&st_usg=ALhdy2-clhIOZVyML53MmQMyfPjrNwMtDg

 

你捐了多少?你捐了几次?(ZZ)》上有11条评论

  1. 民政部日前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对口支援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灾区,提供受灾群众的临时住所、解决灾区群众的基本生活、协助灾区恢复重建、协助灾区恢复和发展经济,提供经济合作、技术指导等。确定由北京等21个省份分别对口支持四川省的一个重灾县。   受灾县市    支援省市  都江堰市    上海  彭州市       湖南  温江区       黑龙江  郫县          山西  大邑县       内蒙古  崇州市       河北  绵竹市       江苏  什邡市       北京  安县          辽宁  北川县       山东  平武县       吉林  江油市       河南  汶川县       广东  理县          福建  茂县         天津  松潘县      安徽  小金县      江西  黑水县      广西  青川县      浙江  汉源县      湖北  宝兴县      海南

  2. 我们馆按照职位高低进行最低限额的捐款,而且领导因为第一次捐的不多,感觉落伍了,面子上过不去,又发动大家,其实是强制大家进行二次捐款,很多人都有意见。我不是不想捐,这种方式让人很反感。

  3. 再次提醒我们,要多研习古文。先人早就说过:凡事要有度。这不,捐款本是好事,闹扯大了,就不好了。

  4. 我们单位要求全部职工要再为灾区人民捐一次了。说是文化部摊派下来的,感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