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乱语

闹运会结束了,北京恢复正常了,卖盗版的也开张了,马路在上下班的时间也逐渐成为停车场了。我的单位搬家了,在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院内上班了,离开了原来的华通大厦B座北塔,算是回娘家了。我现在的通讯地址是北京市复兴路15号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269房间
100038。办公空间大了,舒服多了,但离家远了一些,还需要时间去适应新的环境。

我在残奥会召开的时候去了一趟柬埔寨,这是我向往很久的地方。回来之后,我要好好写写攻略,为了帮助过我的那些攻略,为了这个给予我无比享受的国家,尽管它现在很拧巴。

接下来就是十一假期,紫禁城将会展开双臂迎接全中国的人们,包括那些被遣返回去的同胞。据说北京到时会人满为患,我已经嗅到了味道。昨天,我受山东的同学之托,去给她买鸟巢和水立方的票,发现100元的通票已经卖完了,只售卖鸟巢的,50元一张,水立方何时开卖还未知。排队买票的人很多,票贩子加价20元在队尾吆喝着。

IMG_0140

这个王朝在没落之时,为国人YY加SY了两个同样精彩的奥运。再精彩,我们的孩子依然要喝带毒的奶粉;再精彩,我们的底层人民同样水深火热;再精彩,我们这些貌似有文化的人都在享受着精神的阉割;再精彩,专#制让一切美好的人性扭曲。
IMG_0141

胡言乱语》上有6条评论

  1. 你们回来了,可以经常见面了,真是高兴!柬埔寨之行一定收获颇丰吧。祝节日愉快!

  2. 这“拧巴”又是哪里的方言啊????中国的方言分八大方言区 ,北方语系还好懂一些,到了闽、粤方言区,天,要掌握得了那难度绝不比掌握外语容易!~~   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