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柬埔寨(五):攻进金边

虽然第二天暹粒的宾馆没有搞定,但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心情,但内心里确实自责于准备工作还不够充分。但自助出行最好的地方在于变化,时常还会让你有不小的惊喜。

我们乘坐南航的CZ323航班准时从北京出发,并于当地时间(与北京有一个小时的时差,东七区)21:30分准时落地。我的同行伴侣,记录了从机场到宾馆的经历,()中的文字为我加注:

   
直至随着人群排好出关的队伍,才回过神来观望了一下金边机场和机场工作人员。机场不算大,工作人员黑黑瘦瘦,看不出特色。倒是从排在我前面的几位旅客顺利出关的情况看,没有出现传说中需要交小费,否则会遭遇无故拖延的事情。我握紧一美元的手松懈下来,轻松出关。

   
一出机场,与潮湿闷热的空气袭面而来的,是众多一会儿说英语,看你没反应,又改说日语,甚至夹杂中文的出租车司机,他们高喊着“sir,lady.car”向你示意。

IMG_9633   

金边机场外

   
已经夜幕,除了此起彼伏的司机与乘客的声音外,我只注意到路边的凉亭、热带植物。当地人似乎清一色着长衣长袖,与游客形成鲜明对比。我们出示了预定酒店的地图,司机说大概需要30分钟车程,谈妥价格后(俺特别提示:出租车统一9美金,以前的攻略都是7美金,由于燃油费的上涨,价格也提高了,tuk
tuk车的价格为7美金),驶出机场。

IMG_9636
金边的街道

  
一路上很少看到红绿灯,即使有,司机也没有在亮红灯时停下来,我直替他紧张,因为总还有几条黑逡逡的人影穿过,有时会有一个亮点,那是摩托车的后灯。路两边几乎没有别的城市司空见惯的霓虹灯。

  
开了不到二十分钟,司机告诉我们他不认识我们的酒店,并说要提高车价,否则返回机场。我们压着怒火,和他理论,并将酒店地图与电话一遍遍指给他看。他说如果用他的手机来问路,要收费1分钟5美元,简直是抢劫。我们在他的车上僵持了一会,警告他,如果不将我们运送到指定目的地,不会给他车钱,即使返回机场,我们也会另外找一辆车,他同样拿不到钱。他将车停在一座酒店附近,我在车上,先生下车去问路,他试图开车,我大喊”stop!”,最终,先生告诉他,我们已经清楚知道自己预定的酒店位置,如果他不去,可以返回机场,一分没有。尽管他在夜色中左转右转了不到两分钟,我却觉得时间过了很久,毕竟人生地不熟,谁知道他把我们拉到了什么地方。司机指着一个酒店招牌说“到了”,因为一路的不愉快,我们虽然清楚的看到,却多了很多小心,先生下车去确认酒店,我在车上没动,等确认无误后,司机始终不开后备箱,非要在原来谈好的价格上多加一美元。为了自己的好心情,我们给他一美元。价格战过去,我终于可以拿到行李进房间休息了!司机这次倒是执意由他将行李从车上搬至酒店,最后,弯腰向我们致谢。态度转换之快,我还真适应不来。

  
(俺对这一段的感受很深,这个司机在说自己找不到宾馆的时候,你再和他解释的时候,他会说不懂英文了,哈哈,拿他真没有办法。如果说在柬埔寨有什么不愉快的话,可能这是唯一的一次。但想想以前北京的出租司机也是这样,拒载、改表、多绕路,再想想柬埔寨人民刚刚和平不久,也就多了些理解了。)

   (Capitol
GH的前台看到我们的到来,拿出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的名字,确认后就入住了。)

  
房间整体象国内县城小镇宾馆水平。窗外什么风景也没有,黑压压一片。房间内热水器、空调、电视一应俱全,电视频道眼花缭乱,包罗世界各地。洗漱设施十分简单,幸亏我们早有准备,一切自给自足。

IMG_9640   

Capitol GH的12美金的房间,有空调和热水,这是我们的第一晚,也只在此住过一晚

   仅仅相邻的两张床,梦开始的地方。

行走柬埔寨(五):攻进金边》上有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