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DC元数据年会将在韩国首尔召开

作为一名编辑,最大的想法是弄到好的稿件。元数据的研究作为数字图书馆研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曾经邀请过业界很多专家为我们撰稿,比如富平、王松林、段明莲、顾四牛等老师。同时,已经有几位师友向我赞扬过远在新西兰的雨僧写过的《元数据互操作的逻辑框架》

我感谢每一位赐稿的作者,他们对于一本新刊的厚爱永记在心。所以我也很感谢Keven,他连续三年在我们刊物中发表DC的年度进展(200620072008),都是参加过DC年会后完成的。刚才看到Keven在自己的博客里贴出了DC-2009征文通知,在此转贴一下。

不知为何,今年的DC元数据年会会在10月份召开,比这几年都推后了两个月左右,举办地为韩国首尔,由韩国国家图书馆主办。我三年前去过韩国国家图书馆,没有太多印象的一个图书馆。

IMG_1996

************************************************************
征文:研究论文、项目报告、招贴简报(POSTERS)
会议:都柏林核心元数据年会(DC-2009),”关联数据的语义互操作(Semantic Interoperability of Linked Data)” (메타데이터와 온톨로지의 의미적 상호운용), 韩国首尔, 2009年10月12-16日
会议网站:http://www.dc2009.kr/
************************************************************

都柏林核心元数据年会是国际元数据界的盛会,DC-2009是继东京、佛罗伦萨、西雅图、上海、马德里、曼萨尼约、新加坡和柏林之后的第九届年会,本次年会以”语义互操作与关联数据”为主题,将于2009年10月12-16日在韩国首都首尔召开,由韩国国家图书馆主办。

DC- 2009将聚焦”关联数据”和”语义Web的实现”主题,探讨打破数据仓储之间的藩篱,建立数据、信息和知识之间普遍联系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元数据是支持 语义网结构化数据相互联系和揭示的关键要素,近来元数据领域对当前和未来机构数据仓储进行语义获取和建立关联十分重视,DC-2009将通过大会报告、小 组讨论、简报交流、工作组会议、培训等各种形式,介绍和讨论与数据关联相关的技术和社会问题。

欢迎广大同行踊跃投稿(完整的征文通知请参见会议网站: <http://www.dc2009.kr/>。

截止日期:

* 论文/报告/简报投稿截止日期:2009年4月24日
* 录用通知:2009年6月22日
* 全文打印排版稿(Camera-ready copy)提交日期:2009年7月30日

征文要求:

研究论文 (8-10页):原创性的研究或实质性进展报告。
项目报告 (4-5页):具体项目总结或评述,希望能够理论联系实际。
招贴简报 (1-2页):专题研究或项目中某一方面的进展或者闪光点。

所有投稿必须是英文撰写,将经过大会学术委员会的匿名评审。入选论文、报告和简报都将刊载于会议录中,所有入选文章应该至少有一位作者能够前往首尔参会。

征文在线提交网址:

所有投稿均可通过大会专设的审稿系统提交:<http://dcpapers.dublincore.org/>

会议录:

所有会议论文都将在DCMI会议录网站存档:<http://dcpapers.dublincore.org/ojs/pubs /issue/archive>. 录用文章将被大英图书馆会议馆藏、OCLC FirstSearch ProceedingsFirst和PapersFirst数据库、美国计算机协会(ACM)计算机文献指南(Guide to Computing Literature)以及其它索引文摘数据库收录。

征文主题:

除了与会议主题”关联数据的语义互操作”相关的论题,也欢迎涉及以下主题的投稿:

* 元数据原则、指南、最佳实践(Metadata principles, guidelines, and best practices);
* 元数据质量、形式化和映射(Metadata quality, normalization, and mapping);
* 概念模型和框架(Conceptual models and frameworks (例如:RDF, DCAM, OAIS等) );
* 元数据应用纲要(Application profiles);
* 跨领域、语言和时间的元数据互操作(Metadata interoperability across domains, languages, and time);
* 跨领域元数据应用(Cross-domain metadata uses (例如:记录保存、永久保存、机构仓储等) ;
* 领域元数据(Domain metadata (l例如:企业、文化记忆机构、教育、政府、以及科研领域);
* 作为语义Web词表的书目标准(Bibliographic standards (例如:RDA, FRBR, 主题标目等);
* 可获得性元数据(Accessibility metadata);
* 科学数据元数据(Metadata for scientific data);
* e-Science和网格应用中的元数据(Metadata in e-Science and grid applications);
* 社会性标签(Social tagging);
* 知识组织系统(Knowledge Organization Systems (例如:本体、分类法、规范文档、民俗分类法、叙词表等以及SKOS);
* 本体设计开发(Ontology design and development);
* 元数据与本体的集成(Integration of metadata and ontologies);
* 元数据生产(Metadata generation (方法、工具和实践));
* 搜索引擎和元数据(Search engines and metadata);
* 语义Web元数据及其应用(Semantic Web metadata and applications);
* 词表注册与注册服务(Vocabulary registries and registry services)。

关于DC-2009的进一步信息:
* 请参见会议网站http://www.dc2009.kr/
* 问题或建议请发电子邮件:dc2009@mail.nl.go.kr
* 关于DCMI和DC元数据,请参考DCMI官方网站:http://dublincore.org/,以及DC中文网:http://dublincore.cn/

本通知的英文版下载地址:http://www.dc2009.kr/sub/DC-2009-CfP.zip

老北京,老手艺

第一年在北京过年,由于父母年龄已大,除了去图书馆参观,没有去体会一下北京的年味。北京作为一个移民城市,已经没有多少年味了,如同大城市人会被认为没有多少人味一样。修缮一新的前门大街我没有去过,好像叮当车也成了商家的摇钱树,经常经过的平安大街周边的仿古建筑总是让人觉得不伦不类。胡同越来越少,像大裤衩这样的后现代建筑越来越多,北京真是越来越国际化了。罗大佑曾经唱过当时的台湾:眼看着高楼盖得越来越高,我们的人情味却越来越薄,真是精辟。

其实北京有很多民俗,有很多并未逝去,而且现在文化部有专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司局。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几年前曾经出版过一本《老北京民俗风情画》,作者何大齐先生用笔墨将老北京的旧景、旧情、旧人通过老画片的方式表现出来,并配以短文诗词以佐画面,形象、生动地记录了既熟悉又陌生的老家什儿。目前,在王府井吴裕泰茶馆里,李滨声老北京民俗画展正在进行,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以下为我们现在还存在的老手艺、老行当。摘录40幅,共享大家。

20080420_c706fbff2ab787a52f1aPipZUPRq3h4s

20080420_cc53b5df3ce79392d832HrlVUagl35Vr

20080420_cea4aa9e9cb2a73ea58ezlZkWYmyJ5yT

20080420_d0420d5e7c312df2848bosFC6LBT7NTa

20080420_d47344aa2320c5f7c8f8m1WTuNdx4ii6

20080420_ee11263ecd2f7ca66e68qjlFLBWElTu9 继续阅读

天天勃起的中国图书馆

我一直觉得大年初一到初三让图书馆员上班是非常不人性的,刨除所谓舆论导向这样的因素外,没有多少好处。比如图书馆员也是普通大众,为什么大部分人在休息,我们不休息;比如这几天来图书馆的读者数量并不算多,一个大馆每天开馆需要支出的费用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万,几十万。有人也许会讲,你应该从科学发展观的精神来看待这样的问题,很多东西不能仅用世俗的物质或者你这种非当事人所处的位置来想问题,那我就不说什么了。

我觉得无论开馆如何,当政者是否考虑过用调查评估的科学方法为这几天做过定量分析,再则,那些加班的员工是否能够拿到三倍的工资作为节日上班的补偿。

今年春节,我第一次去图书馆看看年味的莱博瑞是啥感觉,便来到了国家图书馆总馆北区(也就是新馆)。国家图书馆新馆这个建筑我曾经比喻过“坑”,来对应谭斌先生所钦谕的“海”。对于我们这些外人来说,这个建筑有特点,说是图书馆界的“鸟巢”一点都为过。但也听过几个国图在此办公的朋友说起它的很多局限和不足。在我看来,这是非常正常的,当事者和旁观者永远都如同人世间的男女关系一样,各自的一厢情愿而已。

比我大整整十岁的美国当代著名的小说作家伊丽莎白 麦克莱肯(Elizabeth McCracken)是一名图书馆员,她在《巨人屋》里曾经这样写过:

所有的图书馆员,其内心深处总会痛恨他们工作的所在。柜台太高了,书架太窄了,交货处离办公室太远了,走廊有回声,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让书泛白了。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不便。本来嘛,造图书馆的是建筑师,不是图书馆员。千万别相信建筑师,他们总是企图说服你,让你心悦诚服。

作为一个前图书馆员,我太能够理解这句话了,现在外部雄伟、内部考究的国家图书馆建筑也不会逃脱这样的命运,比如《四库全书》的展示,比如温度的调节,比如空间的分配,等等等等。

感谢您大过节的听过我唠叨这些,赠送国家图书馆新馆照片十张

IMG_2851 1

詹福瑞馆长的新春贺辞

IMG_2853 2

年味的图书馆

IMG_2862 2

这就是传说中的坑

IMG_2863 2

坑里的书和儒真和谐,来此打呼的读者永远不在少数

IMG_2871 2

从对面拍《四库全书》背景墙

IMG_2854 2

顾四牛所说的走光梯。上面提到的伊丽莎白也写过这样的楼梯:只要一个男人喜欢,他往一楼一站,抬头向上看,就能看见在二楼的女士们穿的衬裙。而差不多每隔一个月就有喜欢做这种事情男人们光顾。 继续阅读

女性图书馆馆长:万花痴中一点红

PD*26505402

为了庆祝中国的春节,英国剑桥大学最近任命Anne Jarvis为图书馆馆长,她成为剑桥大学图书馆650年历史上第一位女性馆长。现年46岁的Anne Jarvis从2000年开始担任副馆长,辅佐Peter Fox,后者担任剑桥馆长长达15年。

这个消息挺八卦,因为报道的媒体都拿剑桥史上第一位女图书馆馆长在做文章。在我有限的知晓范围,虽然IFLA现任主席是位女性,但世界大型图书馆的女性馆长并不多见,像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馆馆长Jan Fullerton女士确实凤毛麟角,我们吉林省图书馆馆长石丽珍女士更是鹤立鸡群。中国国家图书馆百年历史上也没有女性馆长。

一个女性占多数的行业的领头人一般都是男性,并不是图书馆行业的独有。不知道这是“头发长,见识短”的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全世界的产物,还是如水般的女人喜欢和稀泥的外在表象。但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我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女性成为馆长,打破现在这种世界图书馆界的普#世价%值观,他们应该学习用我们档科学发展观来对待图书馆界的发展。

作为图书馆的读者刘晓庆同志曾经说过:做女图书馆员不难,但做女馆长有点难,做大型图书馆的女馆长是难上加难。好像有点道理……

每周一歌:《巴黎,我爱你》(Paris, je t'aime)

上周一歌中提到的那首有法国味道的法语歌曲,准确的说是法国电影音乐,这次介绍一个更加法国味道的法语歌曲。

巴黎,我爱你》(Paris, je t’aime)不是为巴黎歌功颂德的作品,它是由十几位世界各地的大导演以巴黎为背景的短片电影集,还有大明星助阵,很好看。

电影的主题音乐舒缓悠长,就像片中一个个缠绵悱恻、欲言又止的爱情故事一般。下面的这首歌的名字叫《La Meme Histoire》,是这部2006年戛纳电影节开幕影片的主题曲。请欣赏。

[audio:http://www.natalieportman.com/audio/La_meme_histoire.mp3]

如需下载,请登录:http://www.natalieportman.com/audio/La_meme_histoire.mp3。来源Natalie Portman的网站,因为这个Leon的小妹妹也参演了本片。

春情木动

1 我每年的春节都在山东和父母一起过年,由于父母在北京,我今年是第一年在北京过年,倒也想看看北京的年味如何?从年三十晚上七点左右开始到凌晨一点左右,我的视野范围内就没有一刻停止过礼花绽放。

我心里一直暗暗在想:富人也许就是这个骚样!整个年三十的晚上,他们为拉动内需不知又爱国了几分。我所在的小区位于昆玉河的东岸边,就是《跑步穿过中关村》中,办假证、卖盗版盘、开小书店的主人公认同的所谓“左岸”。在右岸,是著名的世纪城小区。在礼花PK上,我直观的感觉,左岸稍逊于右岸。

2 至少一个月没有打开过的电视机昨天见亮了,只是为陪父母看那个超级YY的和谐的名利场的大牌坊。我对这个晚会只有两个期待,一个是赵本山的小品,一个是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和张震岳的纵贯线演唱。赵本山的小品品质绝对保证,只是这次是用小沈阳来完成的。赵本山不光是一位喜剧大师,更是一位英明领袖,他顺利完成了第二代东北喜剧的接班人重任,套用《梅兰芳》中的台词:小沈阳,你的时代到了。

纵贯线组合中除了张震岳不太熟悉之外,其他三人都非常喜欢。这三个中年闷骚像威尔刚一样,能将俺的青春激荡三十年,罗大佑大夫50多岁的年纪还是那么有范儿,他穿什么衣服,在我看来还是那一袭黑色风衣的感觉。他们四月份将在北京弄一场演唱会,争取到时去追追星。

3 在北京过年真好,因为即使你的精神如何出轨,你的身体一直都和家人在一起。

行走柬埔寨(十六):高棉的微笑

九点多一点,我们离开了吴哥窟,在吴哥窟旁边的一个餐馆就餐。虽然吴哥窟世界闻名,但旁边的饭馆和我们县城的大排档的档次差不多。如果不是为了填饱肚子,是不会在这种又贵又脏的地方吃饭的。

IMG_0198

这个东东其实就是方便面,在中国的做的话,成本最多两三元,在这里,是2.5美金左右。

IMG_0211

匆匆吃完饭,我们来到了吴哥古城的南门。需要说明的是,吴哥窟是最著名的寺庙,但却不在吴哥古城里面。

IMG_0245

我们来到了巴扬寺,这里面有最著名的高棉的微笑。对于现在的柬埔寨来说,除了吴哥窟的五个高塔是国家象征之外,最有代表性的当属高棉的微笑。上图就是2004年第四期《中国国家地理》封面用的佛面像。

IMG_0250

高棉的微笑是指一个个的佛面微笑,看似几十座石头雕像大同小异,细细端详会发现各有不同。当你置身于四周全是看似冰冷冷的石头中,却无法不被这些暖暖的微笑所感染。这些佛面像大约在公元一千年左右完成,当时正值真腊王朝的鼎盛时期,政通人和,没有金刚怒目,只有菩萨垂眉。以此能够看出它们不同于吴哥窟中雕塑的特点。

IMG_0224

IMG_0232

IMG_0249

IMG_0232

IMG_0234

《城市画报》的荒岛图书馆2

《城市画报》是我喜欢看的一本消费类杂志,但并不常买,其中一个原因是很多报亭不卖。我觉得他们的市场做的不够好,刊中的广告也不多,而且半个月前下的淘宝订单(第一期的独立音乐)到现在我也没有收到。

值得向大家推荐的是2009年第二期《荒岛图书馆2》,本期话题延续了去年的《荒岛图书馆》,封面插图由王卯卯换成了麦家碧,一样的简约和灵动,那些爱书人的介绍扩展到这些阅读达人们的书屋,颇有八卦的味道。最吸引我的莫过于沈昌文先生的访谈和介绍,沈公已经七十八岁了,说话间不失本分,幽默时不忘原则,好可爱的一个老头。连《情爱论》在中国印了120万册都是他来操手的,上次和顾四牛聊天的时候,都认为沈公这种做编辑范儿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这一期中有很多出版人谈2008年的图书,其中有一位是我的高中同班同学,当时我们就称她是才女。吴宏凯同学两年前送我一本她编辑的《挑食的设计》,灰长小资的一本书。后来我发现她编书有些特点,一是引进,二是小众,三是精致。这些特点也可以归于一个字:贵。

2008年她编辑了一本更贵的书《时装时刻1987-2007》,这本书的港版也曾经在去年《荒岛图书馆》中做过介绍,今年《荒岛图书馆2》中又集中介绍了这本书。我推荐大家看这本书,一是因为吴宏凯同学一年编不了几本书,但个个是精品,二是我坚信“写书的时间长度等于卖书的时间长度”,这本书可是作者黎坚惠近20年的时装经验而成的,更何况港版一年内加印三次呢。

荒岛里有图书馆还是如荒岛般的图书馆,其实不重要,每个人心里都有几本拿得起放不下的图书,它们像你的父母一样影响着你,甚至即使父母抛弃你,这些书也不会离你而去,因为它们已经是你的一部分了。

疯狂的赛车:山寨有理,模仿无罪

当盖里奇郁闷于与麦当娜的离婚游戏,当昆丁执迷于推荐中国功夫电影和拍摄磨坊电影的时候,来自遥远的中国,有位年轻的导演拾起了他们曾经玩过的东西,将他们的电影理论与中国这个比荒诞小说还要精彩的社会相结合,拍出了一部又一部有中国特色黑色元素的喜剧电影。

这个导演就是宁浩。

刚刚看完《疯狂的赛车》,偌大的千人电影院只有不到十个人,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冷清,你完全将思绪投入到这部看似商业味道十足的又十分不一样的非主流喜剧电影。说它是非主流,是因为它的幽默不同于冯小刚似的喜剧电影。冯氏喜剧以对白取胜,宁浩的电影以情节夺人。冯氏喜剧是电影版的小品,宁浩的电影更像电影版的多场景的戏剧。张力十足,环环相扣的剧情不时地让我大呼过瘾。

宁浩虽然让我感觉很牛A,但不可否认,他也是个山寨中人,因为无论是《疯狂的石头》还是《疯狂的赛车》,都是山寨版的《两杆大烟枪》加点昆丁的炮灰。但因为我们缺少这样洋枪洋炮,所以我还是举双手希望宁浩接着山寨。要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早期也是山寨的苏维埃模式,后来慢慢地山寨万恶的资本主义模式,但毕竟我们还是我们,谁让咱这百年多来一直都说“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呢!

迎接牛年的羊排

二十六,炖羊肉。

我用的是羊排。

IMG_2843

先用煲汤锅凉水将羊排煮开,然后撇沫,加入姜片,小火煮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

IMG_2844

先用油、葱、姜、花椒等辅料爆锅,将煮好的羊排带一点羊汤放入。

IMG_2846

加入啤酒或者料酒,酱油,如果喜欢甜一点,可以再加点糖,翻炒两分钟,基本没有汤后捞出。

IMG_2847

上桌了。

IMG_2849

羊汤可以用来做羊汤面,抹着嘴写博客的感觉……


注:最简版的做法就够了,而且俺做这道菜从未失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