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彦芳:北大的耻辱 在北大111周年校庆校友会上的讲话(ZZ)

各位校友:

我上台来讲话,是想通报一个事:在北大一百一十周年校庆前,北大出版社要出一部书,都发了广告了,这部书是一百八十八名北大校友写的怀念北大的书,是发扬五四精神的书,这部书由北大季羡林先生题写了书名《梦萦未名湖》。有前任校长丁石荪、陈佳洱和当时现任校长许智宏题词。作者有九十六岁高龄的教授,有年二十四岁的研究生,时间跨了七十多年,这部书从2004年,征集文稿,到2008年编完,花时五年,这部书理应由北大出版社出版。2008年初,北大出版社按着上边的对出版的控制要求,将三十多名校友的稿子删除,由全书五十万字变成三十多万字。为了能面世,主编只能服从出版社要求。这样北大出版社便决定 2008年4月出版,以迎接北大校庆110周年。没有想到在书正印时,出版社接到了一个电话,据说是中宣部的什么人打来的,叫这本书停印。是何人,是因为什么,没有说,也没有发一个正式的文字。就这样,这部书便死于胎腹。

事发生后,主编多次和北大出版社领导谈,他们表示无奈。到现在又一年过去了,北大出版社仍没有动静,据说想通过教育部有关人员向上级反映此事。

这就是今天的北大,这就是北大出版社。我们还能感受到当年的五四精神吗?一百八十多校友,想发出一点怀念北大的声音,便被扼住喉咙,不许出声,而这一百八十多校友,也便任其扼住,没有再做声,只等待有人开恩,让出版社放行。

这部书有什么错误?不知道。是有人不适合写文章,是被内部控制的人吗?没有人说明。你们说出,哪篇文章不合你们的要求,我们删除还不行吗?不行,不定罪,便判了死刑或无期徒刑。我想今年总该放行了吧?我刚才问了副主编,他说仍没有动静。那就让它死吧。

这是北大发生的事吗?正是今天的北大发生的。我为北大感到耻辱,北大到今天这样,还有知识分子的自由的思想,独立人格吗?五四精神在北大早已消失了,还指望北大出人才出思想吗?五四时代的北大,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发祥地,这里有思想的自由,这里有独立的品格,这里言论出版自由,有领导新文化运动的《新青年》,也有学生自办的《新潮》、《国民杂志》,北大给予了资金的支持。当年的北大与今天北大,从出这部书上便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部书的被命令不许出版,是文化专制者对宪法规定法言论出版自由的粗暴践踏。有这种任意践踏,还可能 有自由的思想的五四精神吗?

我今天在这儿是呼唤北大民主精神的回归。而现在是犬儒主义盛行的年月,这不是北大应有的品格。今年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九十周年,我想起五十年前,我们中文系决定写一部纪念五四运动四十周年的电影剧本,我和张炯等四位同学参加,由系主任杨晦做顾问。在五四运动四十周年时写出来了,北影很重视;1960年,我们北大毕业,北影又请我们去修改了一稿,最后因为对历史人物评价没有定论而停下;二十年后,我又被请到北影,是因为夏衍同志建议的,他说,现在有四五,当年有五四,这精神是相通的。于是我又写出了一稿,并且有朱今明导演,但到今天仍没有反映五四运动的电影搬上银幕。为什么会这样,不也值得深思吗?是怕联想,怕引起人民由五四引发出思考吗?

五四运动九十年了,我们不在五四这天纪念,却改在四月二十五日集会,这让我们也不理解。是怕五四的到来吗?

当年北大是集中了新文化运动的领导者的地方,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心。那时的北大校长教授,都真正是中华民族的脊梁,骨头是硬的。而今天的北大,竟然有孙东东这样的教授,他对中国广大访民的侮辱的言论,理所当然的引起上访人的愤怒,这样的教授还有一点民众的感情吗?这真是北大的耻辱。这样的教授还有资格在这儿当教授吗,北大应对这样的人处理。

让五四精神回到北大吧。这就是一个经历过五七年五八年五九年的北大校友的期望。

(这是我回家后,根据记忆回想的发言内容,我的发言因为说出了大家想说的话,校友不断鼓掌表示赞同,我下来,不少校友来到我面前,愿和我联系,要了我的名片)

2009年4.月25日上午10点半在北大理科楼北大校友会上的发言

来源:http://www.donews.us/show/833.html

有些拧巴的《南京,南京》

刚才看我最喜欢的香港导演彭浩翔的博客称赞《南京,南京》“不禁感动,很久没有这样够格,能拿出上国际舞台的华语大片了”,又看到豆瓣中难得一部国产电影能够得到那么高比例的五星评价,我自己不得不怀疑我的观影感受。

首先,这是一部有诚意的电影,是我看过描写日军侵华较好的一部电影,最重要的原因是陆川导演加深了对日本人的人性刻画,不论是善的还是恶的,在这一点上是有一些突破的。

可是,本片却远远没有我想象中众人好评的预期,影片拍的过于散,前一个小时的炮火连天与影片的整体显得不协调,有割裂的感觉。后半段渐入主题,但没有一个主线来贯穿,有种混搭的感觉。可能编导想多个方面来展现战争中的人性,却多显匠气。

我从这部电影中看到了很多好莱坞电影的影子,比如《拯救大兵瑞恩》、《兵临城下》、《辛德勒名单》、《钢琴师》等,影片总体看程式化的东西太多了,但到了最后的半个小时,细节让这部电影泛出精彩,比如“shoot me”、“下个月我的薪水按时交给你”、江一燕饰演的妓女举起了手,等等。

我最喜欢范伟的表演,如果影片重新剪辑,以范伟为主线可能就是一部描写小人物的重磅战争题材电影。江一燕的表演也不错,她太像80年代邵氏女星夏文汐了。

我在里面没有体会到日本人如何的惨无人道,也许这就是战争中的人道,也可能我受到这样的信息已经够多。我们所谓的“泱泱大国”近代为何让一个“蕞儿小国”在自己的国土上随意践踏更应该值得自省。

迄今为止,我看过最好的日军侵华电影就是姜文的《鬼子来了》,是啊,鬼子来了,我们在哪里啊?

南京,南京

注:强烈建议当局进行电影分级,因为本片实在不适合未成年人观看。

学习温 总好榜样

因为温#总说“不读书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而我们国家“半数国人不读书”,所以,我们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我们民族没有希望吗?肯定不是,所以温总这句话是错的。

当百名青年在国图伴着淫雨霏霏,高声朗诵温@总《仰望星空》的时候,好像还到了高潮。我又觉得温¥总没错,我们应该向他致敬,因为高潮不是想有就有的。

学术刊物敛财千万解读:硬指标评价形同虚设(ZZ)

央视对昨天我说的《商场现代化》现象也发炎了,转载如下:

学术刊物敛财千万解读:硬指标评价形同虚设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4月23日00:28   CCTV《新闻1+1》

CCTV《新闻1+1》2009年4月22日播出《学术论文的“商场”》,以下为完成台本:

一个月三期,一期399页,200余篇论文,每个页码600元,钱稿交易,见文就发,四年内版面费收入数千万元,利用学术,杂志轻松找到敛财之道。研究生毕业需要投稿,评定职称要把文章发表,当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成为上级指定的标准和参考,变了味的学术与考核制度究竟又该如何是好?《新闻1+1》为您解析。

演播室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我们知道在商场买东西是明码标价,你出钱,我卖货,你方便,我得利,但是对于学术期刊和学术论文之间,是不是也是这种关系呢?最近《中国青年报》就曝光了一家学术期刊,他们就是这么做的。岩松,你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你什么反应?

白岩松(新闻观察员):

表面上让人愤怒的是这些唯利是图的这种学术的期刊,好像打它就够了,但是真正的原因是在背后的,我们在职称,包括相应的像硕士这种要毕业的话,评价标准有问题,最后出现了学术是学术的墓志铭,而造假却是造假者的通行证这样的一种情况。

主持人:

那我们就来看一下这本被曝光的学术期刊,它是怎么走上这条商业化的路的。

(播放短片)

解说:

《商场现代化》创刊于1972年,原名《商业科技》,入选2000年版、2004年版全国贸易经济类中文核心期刊。

自从2004年起,这个刊物开始疯狂敛财,这是近日一名举报者举报《商场现代化》杂志的邮件中的一句话,邮件中说,该杂志4年内版面费收入达到数千万元,经济类文章每版600元2400字,非经济类文章每版800元2400字,这样一份详细的价格标并不是要给发稿作者支付稿酬,而是杂志社在向作者明码实价地索取刊登文章的费用。

这本杂志究竟如何达到凭借发表文章收取费用的目的呢? 继续阅读

世界数位图书馆(World Digital Library)上线

昨天世界数位图书馆(World Digital Library)上线,一个大事情。

但是新闻里都说的是世界数字图书馆,不清楚为什么网站上称之为世界数位图书馆,嗯。

图林已经有试用快讯博客了。请看编目精灵花生壳的博客。

看的时候有点小麻烦,请看这里就可以解决。

为什么没有台湾地区的馆藏?对岸有喊话,不是很河蟹。

IMG_8089
去年加拿大魁北克IFLA会议的宣传展览

学习《商场现代化》好榜样

中国青年报今天发了一篇[《商场现代化》敛财“有道”]的文章。

很多人都骂,我觉得我们应该以科学发展观的思维去看看他有益于人民的方面。我姑且总结几点,不足之处,请诸位仁兄补充:

这本刊物以拉动内需为荣,以麻烦国家为耻;以方便作者为荣,以拒发稿件为耻;以公正公开为荣,以双匿评审为耻;以快速发表为荣,以拖延出版为耻。

人家也是三个代表:代表评职称者的利益,代表学生毕业的利益,代表本刊可持续科学发展的利益。

一本真正走入人民群众的刊物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不要得”红眼病“,不要说三道四,我们要用辩证唯物主义思想,高举XX伟大旗帜,坚持”不折腾“,为我国成为期刊强国做出自己的贡献。

年轻人!你多久没有看黄色小说了?——写在世界读书日来临之前

从《曼娜回忆录》里程碑的意义,到现在情色视频的大行其道,不能单单用技术的革新来说明。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已经远远地将落后的生产力抛在脑后。这些曾经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在人民群众中已经慢慢绝迹,取而代之的是“饭岛爱虽然死了,但她永垂不朽,因为伊永远活在我们的硬盘中”。在这个大变革的时期,我们都在经历。

过几天就是所谓的世界读书日了,十几年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4月23日定为世界图书与版权日之后,在我国就成了读书日了。一般来说谈到XX日,就说明拉响了XX的丧钟了,比如环境保护日、水资源日等等。

2946965502_b48670442f_o

我来瞎算一下数据吧: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于2008年公布的第五次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户均年消费图书仅1.75本。中国户均人口 3.39人(2006年数据),人均年消费图书仅0.516册,我在读书的时候,听老师说图书销售的百分之七八十来自于教辅。扣除教辅书,按百分之三十的自愿图书消费来算,人均年消费图书馆更是可怜的0.155册,按照每本书的价格21.25元(2007年数据),人均年消费图书3.48元

3.48元是一个什么概念?现在的《读者》是4元一本。没看过《读者》?那这么说吧:如果你上公共厕所的话,一般是五毛钱。如果你一天上七次,对不起,您最后一次匀到第二天吧。

每周一歌:纵贯线

昨天去看了一场演唱会,四个比我老的男人用首首金曲将我们的光阴都浓缩到那几百元一张的小票上。

2001年的五月,也是在工体,我第一次听到了罗大佑现场的歌声,那是和文化部的一位领导干部小黑胖去听的,当时他还没有在文化部,还是我请他去听的。丫去了文化部也从来没有利用职务之便请我看过任何一场,我都替他不好意思,切!

罗大佑昨晚出场的范儿还是有八十年代鼎盛时期的那个x样,只是缺少了墨镜和风衣。虽然没有唱《侏儒之歌》,但有《现象七十二变》;虽然没有《亚细亚的孤儿》,但有《鹿港小镇》;虽然没有《恋曲1980》,但有《恋曲1990》;虽然没有《童年》,但有《光阴的故事》,虽然没有《野百合也有春天》,但有《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虽然没有《明天会更好》、《东方之珠》、《闪亮的日子》、《之乎者也》、《皇后大道东》、……,但有纵贯线的其他三位成员:李宗盛、周华健、张震岳。

演唱会很热烈,我没有带相机,王三表有很好的照片提供

请听歌迷对他们返场的呼声(手机拍摄):

纵贯线去年推出了一首新歌,名叫《亡命之徒》,老男人也唱起了Rap,旋律不错,请欣赏:

[audio:http://video2.idaocao.com/wpynewvideo/musicup/20081217132948.mp3]

下载:http://video2.idaocao.com/wpynewvideo/musicup/20081217132948.mp3

视频:

歌词

亡命之徒

演唱+ 作词+ 作曲+ 编曲+ 制作: SUPER BAND纵贯线

听我说 我原来有个梦 跟你高飞远走 跟你一起走到白头

但是我 拥有化为乌有 忘记我们承诺 忘记曾经爱你爱的那么浓

我不能带你走 我犯了大错 必须一个人走 必须扛下所有罪过

必须离开熟悉的街口 请你不要忘记我 这夜里有小雨飘在空中

当我扣板机的瞬间灵魂早已卖给魔鬼

可笑的是 我好想求主帮我赎回 赎回我那一丁点的尊严

想起妈妈的脸 对不起这几年 是否有机会再见你一面

妈妈我犯了错 你会原谅我吗? 我已经踏上了末路

别人眼中的亡命之徒 哪里还有我的藏身处?

我的兄弟 离我远去我还傻呼呼的相信道义

所谓的人性莫非要用血和泪来换取教训 不想再混下去

想说干完这一票就不再撩下去 想着想着我的眼泪就流不停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运命哎呀 什么关卡?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迷宫

喂 小子 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 那些发生在你身上的

曾经以不同的面貌 也在我生命里出现过好几次

对此 我并无更高明的解释 只是觉得今天说不定是个合适的日子

我们就各自用舒服的姿势 用擅长的方式 给人生我们的

不管是一种告解还是一份答辩词 人再有本事也难抵抗命运的不仁慈

这道理再简单不过 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真爱并非不来

它只是被无预警的恶意的延迟

不要让某个女人做的蠢事变成你自己与自己的争执

为什么 该有的都有还是觉得不够 天呀 该不会是贪心的念头

为什么 拼了命地工作 拼了命地追梦 到头来原地没有动过

为什么 万里晴空下的面孔 庸庸碌碌不开心地锁着眉头 要向谁哭诉

为什么 想去看场电影 该死的台风偏偏选在每一个的周末

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 就是有人穷得发疯 有人富有 把钞票当作了枕头

为什么 新闻里鼻酸故事 只为了偷面包给妈妈 充饥的小偷

为什么 一百个为什么 变成一千个 一万个 十万个 为什么

为什么 我想破头写不出个鸟 念念念 我为了什么

我们都不必在意未来的样子

像是精神病患写的诗? 或是烟花绽放的节日?

随它去吧 我们都只活一次 呼吸呼吸呼吸 呼 一切曳然而止

真理在荒谬被证实以前 都只是暗室里的装饰

只有当眼前亮起来了以后 才有机会彰显它的价值 不是谁能决定的

该漫游还是冲刺 我们都在海里 我觉得我们像沙子

你说的亡命之徒 是不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亡命之徒 可会全力以赴 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运命哎啊 什么关卡?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亡命之徒 可会全力以赴 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迷宫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Drums/张震岳 Acoustic Guitar/李宗盛 Electric Guitars/周华健、张震岳 Electric Piano/罗大佑 和声/纵贯线 录音/胡恩立、于泊、吴蒙惠 录音室/摆渡人 (台北) 、敬业 (北京) 、音色 (台北) 混音师/高承郁 (Ko Seun Wook) 混音助理录音师/宣永 (Sun Young) 混音录音室/Beat Studio (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