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和稀泥

最近图书馆界所谓人文和技术又一次掐架,打的火热,好生热闹。俺嘴笨,也没有啥立场,只能图有其表了:

地铁书香

这张图来自《北京青年报》,是一个读者的投稿,应该不是摆拍,如果我来摆拍,就让右边的那个mm换成一个6岁顽童,拿一片甲骨,左边那个mm变成一位老妪,拿一个Kindle,这在摄影的术语中叫做时空感,好象是,恩,就算是吧。

唉,管它是不是呢!

行走柬埔寨(十八):中场休息

柬埔寨小孩

这张是我最喜欢的关于柬埔寨主题的照片,由《国家地理》摄影师Justin Mott拍摄。我的电脑也一直用这张照片做桌面。

我已经从柬埔寨回来十个月的时间了,但游记却没有写完。不愿意做虎头蛇尾的事情,我准备在二个月之内全部完成。

回溯目录

行走柬埔寨(一)封面:你的眼神

行走柬埔寨(二)序:你的样子

行走柬埔寨(三):准备工作

行走柬埔寨(四):宾馆

行走柬埔寨(五):攻进金边

行走柬埔寨(六):离开金边

行走柬埔寨(七):前往暹粒

行走柬埔寨(八):逼近吴哥

行走柬埔寨(九):吴哥第一站巴肯山

行走柬埔寨(十):special for beefsteak, tsingove and fake xiaoguang

行走柬埔寨(十一):暹粒的酒吧街

行走柬埔寨(十二):赶赴吴哥窟日出

行走柬埔寨(十三):亲近吴哥窟

行走柬埔寨(十四):扫描吴哥窟的浮雕

行走柬埔寨(十五):影像中的吴哥窟

行走柬埔寨(十六):高棉的微笑

行走柬埔寨(十七):对话柬埔寨

性与阅读(二):Sex & the Reading(II)

small——你知道读书和女人有什么共同点吗?——看一会儿都想睡觉。

上面的话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出自于一部以图书馆员为主角的电影,一位漂亮的女性图书馆员说的。

对于男人来说,女人就是一本充满密码的图书,一本你到死也不会读懂的图书。在这本书里,女人扮演的角色不仅仅是异性的角色,而是整个社会的缩影。如果你能让你身边最亲密的女人幸福,也许这个社会就会给你幸福。如果你能让书中的智慧涤荡你的心灵,一本也就足矣。“书中自有颜如玉”,古人太有才了。

有人说,中国人的性是“迟到早退型”的,这个比较好理解,一个曾经将女人贞洁奉为科学发展观的国度不迟到才怪呢。“老不正经的”,是世人为早退吹响的革命号角。上篇我有一层意思说的就是我们的阅读是属于迟到型的,因为“饱暖思淫欲”,我们才刚刚吃饱穿暖,不能苛求太多,这是历史造成的。从现在来看,迟到是天灾,我们无法改变。如果不把握当下,早退就是人祸了。

从目前看,早退的情况可能不会出现了,我们遇到了一个好的时代,一个与世界同步发展的时代。究其原因,不外乎我们国家开放的政策和互联网络的发展。

毕升、古登堡、电子图书,他们是知识传播的符号;避孕套、伟哥和充气娃娃,它们是人类文明历程中的三个代表。如果没有这些知识传播的符号,大众阅读将很难走向寻常百姓家;如果没有那三个代表,人类的性会在压抑中难以释放。科技推动了文明的进程,它将人们内心对于心理和生理的需求满足到最大化,科技因您而变,科技以人为本,科技兴国,科技强人。

可能有人看到Kindle这样的手持阅读器后不以为然,对着一个屏幕,这能叫阅读吗?这和女性的自慰器有什么区别?虽有生理的快感,却难有心理的释放。

这种心态是一种典型的精英自恋,或者说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当皇帝在三宫六院进行欢畅时,他是否想过太监们独自在KTV包房中高歌“把根留住”?精英们一边在撰文要全民阅读,一边又在喧嚷多读书,少读网,好似捧着甲骨就是在YY含苞欲放的少女,盯着比特就是睥睨老妇下垂的乳房。

互联网对于人类文明最重要的贡献不是如何迅捷地传播信息、交流思想,而是将人类通通脱光扔进一个大澡堂,坦诚相待。每个人都在一个平台选择所需的信息。在这个平台里,有A CUP需要的,也有F CUP需要的,有牙签需要的,也有香肠需要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不分高低贵贱。虽然目前的互联网还远未达到大同世界的样子,可是它至少它代表着大同世界特色的初级阶段。

读万卷书最可悲的是没有走万里路,“性”高采烈最可悲的是总整些“性”而上学的东西。还是Nike广告语说的好“Just do it”!

把日子过成段子(五)

网络揭露也好,人肉搜索也罢,在我看来,它实施的还是一种比较正常的公众监督职能。也许当事人会觉得不公平,他会说,像他这种情况的人相当多,为什么单单就他被揪出来了?这种心态是不合理的:你需要搞清楚,网民揭露的,到底是不是事实?
——贺卫方谈网络监督

这世界上没有好人,每个人只是坏的程度不同。
——电影《纽扣人》的宣传语

说某人曾经跟一个女人不慎发生了这种关系。呃,够祸国殃民吗?够出卖情报吗?够反党反社会主义吗?难道你们都没有吗?把这窗帘拉上,大家都没有,出去都是正人君子;拉开以后,他妈都有,尤其那些贪官污吏。因此我非常仇恨那些人,伪君子不如真小人。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一些人的脸色,我全都清楚,我心里头有一本账呢,而且我深知他们是怎么回事。真正的正人君子,他反而对这个事情有非常大的宽容度和包容度,有仁爱之心。真正那种乌鸦站在猪身上说别人黑的人,他自己才黑呢。因为我看了很多起哄的那些人,他们一塌糊涂。
——赵忠祥在回答《南方人物周刊》的记者询问当年的绯闻事件时说

读书,人便愚,多读更愚,但书生必自智,其愚却益深。
——颜习斋的读书观

书是要读,读多了,害死人。
——毛泽东与时俱进了颜习斋的读书观

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专家往往是落后的、没学问的、无创造性的。 对科学技术要信又不信,要打破对科学技术的神秘观念,破除对专家教授的迷信。
——毛泽东语录,摘自《李锐谈毛泽东》

欲遏制学术腐败,固然需要严厉打击,但更重要的是从制度上堵截权力和金钱对大学的干预。如果大学的学术独立得到法律的保障,如果大学的正常经费得到财政的保证,那么权力和金钱的威力就会相形见绌。
——学者葛剑雄评论学术腐败时说

一日之内,俩学界耆宿西去。 人品、学识难分伯仲,外界反映迥异。 任老4时半就走了,温宝宝照常开会;9时季去了,12时温去了。国图的人是把任老当成自家老人的事在办。B大是替国家办的,因为季是温宝宝的人。 温宝宝看学者,貌似只看季羡林。老天真残忍,把两位老者放在一天带走,留下人类比照出的难堪。 如果是毛时代,是不是就该是任的事会更倚重一些?因为毛接见过任,没有接见过季。这个官本位的世故国家。
——一位朋友这样评论两位大家的离去

再写几年他就是另一个鲁迅,他只是少些鲁迅身上的深沉和悲剧感。
——梁文道说韩寒

从国图多年来地位拔高的梦想和舆论,我看出,国图真的没人了。再折腾下去,国图真的没救了。此举可以看出,国图的幼稚和可笑。可以看出国图上层的思想空虚,决策的智力匮乏,和对全国图书馆脉搏的一无所知。国图上层看不清楚,也不明白,国图的战略方向是什么。不要以为,割断公共图书馆的脐带,脱离公共图书馆,跻身上流,就可以黄袍加身,脱胎换骨,成为贵族,命运就会改变。我要大喝一声:公共图书馆是国图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
——某网友在“大学图书馆学报读者沙龙”中留言

跟北京西站比,世界杯的球场太安静了,迪斯尼的迷宫太弱智了,印度的贫民窟太雅洁了,而中国各地的农贸市场,又太整齐了。
——孔庆东如此形容北京西站

虽然讲的不怎么样,但上他的课的好处是他总是外出开会,一个学期可以休息很多天。
——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某老师的学生最近跳楼自杀,我的一位研究生同学在MSN Space说曾经上这位老师课的感受

秦刚,你有孩子吗?现在绿坝软件安装推迟,中国的孩子,可能还有您的孩子是不是缺少了有效的保护?
——BBC记者在7月2日外交部记者招待会上向发言人秦刚提问,以回应秦刚此前反问BBC记者“你有孩子吗”(本消息未出现在中国官方媒体,真假有待查证)

Kindle点燃了老大哥的圣火

我经常和报亭老板聊天,从中会得知很多有意思的信息,比如今年的收入大幅下降,比如邮局的垄断及强奸民意,还有就是经常收回已经在报摊出售的刊物。

已经放在公众视野中的东西被召回,基本上可以认定这个产品不过关。比如汽车被召回,因为气囊关键时候打不开;比如牛奶被召回,因为它可以致人于死地。某图书馆学期刊也曾经被召回,原因也可以同理推回,因为它可能影响整个中国图书馆和图书馆学的健康发展。

报刊被召回在我国是常态,延伸出的一种方式是以裁剪代替召回,也就是将报刊中有问题的部分篇章给剪掉,继续发行。

我们可能并不了解此类现象,一是我们没有渠道知道,二是我们都是打酱油的。

这些都是传统出版下的人文关怀,什么你应该知道,什么你不应该知道,我们的老大哥都以人为本。

数字时代不同了,特别是2.0的用户参与时代,老大哥比以前所有时候都要更加体现以人为本,很辛苦。

近日,Amazon公司来了一次行为艺术,它将出售给用户的两本电子书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删除了。这是一次互联网时代的行为艺术,俺很喜欢。这个美帝公司继承了我们社会主义的优良传统,结合资本主义的现实,结结实实地秀了一把。

为了向红色中国致敬,继而促销Kindle以及相关电子书,还美其名曰尊重版权,新时代的公司用传统的老大哥方式玩了一把《1984》和《动物农场》的黑色幽默,Amazon用心良苦,难为你了。

相关阅读:

不只是监控、还可以行动──Kindle电子书被删事件

Some E-Book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Kindle点燃了什么

雨中送别任继愈先生

任继愈、季羡林两位大家在同一天相继西去,两位唯物论的耆宿也许会在天国上帝面前如顽童般会心一笑。欧洲电影大师伯格曼和安东尼奥尼在两年前这个七月的同一天踏入天堂,让人唏嘘,不知道在自己电影作品中质疑上帝的伯格曼是如何向上帝寻求答案的。

作为一名曾经的国家图书馆馆员,我有幸与任先生在一层楼共事几年,虽然交流不多,但却经常能够见到他。在有限的几次交谈中,先生对于年轻一代的关怀和谦和的人格魅力永记在心。

这段时间学界对于任先生的学术贡献讨论很多,也许对于先生大多数的同事来说只是耳濡目染地了解一点,根本谈不到深入的层次。作为这个 “带着枷锁跳舞” 的时代,也许他是最好的舞者。先生的学术成就与学品我们可能知晓不多,但大家的风范和处世的哲学却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身边的人。

有位国图的好朋友在自己的space中这样写到:“总觉得任先生还在身边,还会与他于某个阳光普照的上午,在行政楼三楼的走廊偶遇;还会和我们这些普通员工谦和地打招呼;还会在员工大会上用小事例引发我们一年又一年的思考”。是的,这就是我们普通馆员对于任先生最真实的感情。

有位记者朋友说,国图的人是把任老当成自家老人的事在办,北大是替国家办的季老的后事。我前几天去国图和北大吊唁两位先生的时候能够感受到这一点。对于这位国图百年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馆长(包括名誉馆长)的感情能够在国图人的脸上看到。

任先生每年的新员工大会都要建议大家每年要读10本书,还在很多场合劝诫员工要多学外语和计算机,学无止境。这个不高的要求我们很难做到,所以先生总要提起。

今天我们在北京的大雨中送别先生。我特意穿了一件黑色T恤,上面写着阿根廷前国家图书馆馆长博尔赫斯的那句“图书馆是天堂的模样”。一路走好,曾经的老领导、老同事!

延伸阅读:国家图书馆举行追思会纪念任继愈先生

性与阅读(一):Sex & the Reading(I)

reading is sexy
一个朋友在美国买的一件T恤,上面写着“Reading is Sexy”

有人说我们国家现在的阅读状况堪忧,好像很多人都这么说,甚至还有人提到了国家前途这样一个高度上来疾呼阅读的重要性。

我不这么认为。

我觉得目前我国正处于一个阅读最好的时候,5000多年从未有过的好时候,借用官方爱用的一个词“大发展”时期来表述也不为过。这一结果归结于人文环境的巨大变化以及科学技术的重大变革。

封建社会的中国基本上没有多少人阅读,阅读的目的也是撰写八股之文为了求功名以衣锦还乡,范进中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有些人空有一肚子才气,却无缘功名,大多落魄,郁郁而终。读了那么多书,还这么想不开,看来阅读疗法也有很大的局限性。倒是像柳永这样的花花公子看开了许多,用闷骚的诗词歌赋流连于艳粉之地,百试不爽,连过夜费都不用交,还能有幸结交几位红尘中的文艺女青年作为知己,值得称赞。

到了近代,读书人慢慢多了起来,但女人读书还是少有,依然没有改变“宫花寂寞红”的境地。连脚都作为性器官束缚起来,你让她读书何来?她们对于知识的贡献很多是通过流言蜚语来实现的,也就是“谣言”。西方也一样,Gossip的词根就跟女人有关。

女人作为生育和男人泄欲工具的时候,男人用阅读作为征服世界的阳具,披荆斩棘,勇往直前。而金字塔尖上的人物大多都是饱读诗书之流,而塔尖下的绝大多数还是“劳力者治于人”。他们靠祖辈口耳相传的种田秘籍就可以苟活一生。

新中国的成立,虽然文盲率有所下降,但在那些特定的历史时期,阅读都是一种罪过,毛泽东说过,“书是要读,读多了,害死人”。这种思维基本上是封建帝王阉割众生灵魂的延续,虽说是新中国,但说道这是文化的延续,也就见怪不怪,好生理解了。

改革春风吹满地,阅读迎来了好天气。我们经济的大发展从改革开放开始,同时也是思想摆脱禁锢的转折时期,《读书无禁区》是那个时期标志性的文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感受油墨带来的心灵洗礼,冲出那些心底的羁绊,慢慢体会到高潮是什么样子。越来越多的人读书,越来越多的人踏出国门,接受更多的“西学为用”。

我们慢慢开始感受到阅读也是性感的,因为我们之前的阅读是功利的,如同性大多是为了繁衍和占有。我们的阅读也知道有前戏的温存了,也知道有抚摸书本的快感了,甚至有万马奔腾的一飞冲天了。我们去朗诵诗歌是为了抒发我们内心的情感,赞美生活,无关乎功名利禄,最多也就是顺带手的泡妞伎俩。

我们在没有温饱的时候去谈论美食的多彩,就如同太监去议论闺房秘籍中的多种招式一样,会显得很无厘头。我们在经历了丰富资源的洗礼,开始有甄别地开始阅读。

但是,在二十世纪的最后几年和二十一世纪的前几年,由于互联网的影响,我们接受信息的方式变得更加多样,我们的网民越来越多,阅读的方式也呈现出不一样的形态。传统阅读的人群越来越少,读图时代和网络阅读的浅阅读甚嚣尘上,很多人惊呼我们不读书了,我们这个民族要亡了!好生个“皇上不急太监急”!很多业界专家也开始担忧这种现象,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北京大学教授王余光的“赤裸美人”说。

先写到这里吧,下篇接着写写科学技术对于阅读的影响,或者说性工具对于人类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