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摄影师镜头中的中国人

按一下:今天看到了一个国外的摄影师(摄影师的flickr:http://www.flickr.com/photos/adrianfisk/)拍摄的中国人,由于blogspot属于和谐外的博客,所以转一下:

2010年2月28日 星期日

博客:Adrian Fisk:我说中国 [图集]

原文标题:Blog:iSpeakChina by Adrian Fisk

译文标题:博客:我说中国 摄影师Adrian Fisk拍摄的42名中国人和他们想说的话

作者:Adrian Fisk
发表时间:
译者:@xiaomi2020

因为博客的版面限制,可到这里看大图:http://docs.google.com/View?id=dg5pc3d3_7077dckhpf5

另外一个节选版本所附带的这组照片的说明:

他们是谁?他们如何看待自己的生活?我在中国完成了12,000km的旅行,为了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找了16-30岁的中国人,给他们一张纸,让他们写下什么都可以。然后让他们握着纸,我再把他们拍了下来。

——Adrian Fisk

Adrian Fisk是谁?

他于1970年出生于英国南郊德文郡的摄影师兼制片人,由布莱普尔与菲尔德学院毕业后,移居伦敦,为国家地理、金融时报、名利场等一线传媒杂志供稿,同时 也在广告业界服务于盛世长城、智威汤逊等4A公司。2003年,Adrian Fisk前往印度,开始探索他一直持有浓厚兴趣的青年社会文化主题。

Adrian Fisk的摄影视角通常都极其贴近生活的世俗性质,“在日益匆忙的快节奏社会中,我们很少有机会去观察、认识和欣赏那些短暂的、不曾停留的画面和表现,归根结底,是我们日常生活背后存在的席位之处。

Adrian Fisk并不喜欢传统的单反相机,他认为单反相机的大块头给其移动摄影造成了太大的负担和麻烦,相比之下,他更适应于简单的、便于携带的小型数码相机,使 他能够随时反应瞬间性镜头的捕捉,其摄影作品也都秉承着自然、原生、直率的特性,它们并非是难以察觉或精美绝伦的图象,而是充满了生活的本质,积极,或者 消极,不带倾向性、甚至不追求明确的直接呈现。

以下是他行走12,000公里收集的42名中国人的图片全部,附中英说明:

Alex li – 22 yrs Student international economic trading Guangdong Province “I don’t plan my destiny, therefore I don’t plan my future!”
Alex li – 22岁的学生,专业:国际经济贸易 广东省 “我不能计划我的命运,所以我也不计划我的未来。”

hoana Pan – 21 Yrs Student international economic trading Guangdong Province ‘I hate the weather in china’.
hoana Pan – 21岁的学生,专业:国际经济贸易 广东省 “我讨厌中国的天气”

Annie Ho Yinni – 24 Yrs Student of business english Guangdong Province ‘The world is awakening to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but China is not’.
Annie Ho Yinni – 24岁的学生 专业:商业英语 广东省 “世界开始了解中药但中国却没有。”

Ray Chuang – 20 Yrs Student of economic trading Guangdong Province ‘I want to associate with people from different cultures’.
Ray Chuang – 20岁的学生 专业:经济贸易 广东省 “我想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往。”

Xin Hong Li – 30 Yrs Migrant Factory worker (25 hrs train journey from home) Guangdong Province ‘Even if I am offered a house of gold or silver, I still want to return to my poor home’.
Xin Hong Li – 30岁的农民工(从家到这里要坐25小时的火车)广东省 “金家银家,舍不了自己的穷家。”

Chan Jiang Yong – 22 Yrs Product designer Guangdong Province ‘The more difficulties I encounter the harder I try’.
Chan Jiang Yong – 22岁 产品设计 广东省“人生中遇到越多的困难,就越要努力奋斗。”

Jell Zhu – 22 Yrs Student of communication Guangdong Province ‘I think its time for us to stand up for ourselves and be who we really are’.
Jell Zhu – 22岁的学生 专业:沟通 广东省 “是时候我们自己站起来,做我们自己了!”

Jasmine Li – 20 Yrs Student of communication Guangdong Province ‘Eager to have a heart wider than the universe’.
Jasmine Li – 20 岁的学生,专业:沟通 广东省 “很想有一颗比宇宙还宽广的心。”

Rainbow Su – 22 Yrs Student software engineering Guangdong Province ‘I am worrying something. Girls in China is becoming materialistic, without house my girlfriend would not marry me. My parents cannot help me either. So I need to get good job with high payment, that’s what I totally want’.
Rainbow Su – 22 岁 学生 专业:软件工程 广东省 “我在担心。中国的女孩越来越物质化,没有房子我的女朋友不会和我结婚。我的父母也帮不了我。所以我需要得到一份有高薪的好工作,这就是我想要的全部。”

Yuen Fei – 27 Yrs Post grad philosophy student and now owns small handicraft shop. Shanxi Province ‘I want China to be a bit democratic’.
Yuen Fei – 27 岁 研究生 哲学系 现在有一家小的手工艺品商店。陕西省 “我想要中国更民主一点。”

Xie Xin – 21 Yrs Student of business management in Beijing but learning english in Guangxi Guangxi Province ‘If we consume all our energy, how can mankind live in this world’.
Xie Xin – 21岁 学生 专业:商业管理 北京 但在广西省学英语 “如果我们的能源用完了,人类怎样生活在世界上?”

Zhang Lee Dan – 23 Yrs Landscape gardener Guangxi Province ‘I have come here to relax’. Zhang Lee Dan – 23 岁景观绿化 广西省 “我来阳朔 放松心情”。

Chan Jie Fang – 28 Yrs Supervisor in bag making company in Guangdong Province but learning english in Guangxi Province ‘I’d like to see any supernatural thing, such as alien, UFO, mysterious thing’.
Chan Jie Fang – 28 岁广东省的一家箱包工厂的监工,在广西省学习英语 “我想看到任何的超自然现象,比如外星人,UFO,神秘现象。”

Avril Lui – 22 Yrs Post grad student Guangxi Province ‘We are the lost generation. I am so confused about the world’.
Avril Lui – 22 岁 广西 研究生 广西省 “我们是迷茫的一代。我对世界充满困惑。”

Jia Jia – 25 Yrs (Day) Mobile phone after sales service / (Evening) Studying marketing management / (Night) Professional nightclub dancer Guangxi Province ‘Now days many young people do not care about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 and the world. They only care about themselves and ignore other people and things around them’.
Jia Jia – 25 Yrs (白天)手机售后服务 / (晚上) 学习市场管理 / (晚上) 职业夜店舞者 广西省”现在还是有部分年轻人对中国和世界的发展不是很关心,只注重自我,忽略了身边许多人和事。”

Fu Wie Dong – 22 Yrs Was an insurance agent now unemployed Hubei Province ‘I want to go to Paris, because Paris is the capitial of Romance and fashion’.
Fu Wie Dong – 22 岁,曾经是保险经纪人,现在失业 湖北省 “我想去巴黎,因为巴黎是时尚和浪漫之都。”

Xiang Xue – 18 Yrs About to finish school after which she will migrate to Shanghai for a factory job Hubei Province ‘I like english very much. I want to go on english but I don’t much money. So I don’t to know what I will go’.
Xiang Xue – 18 岁 即将完成学业,之后将去上海的一家工厂工作 湖北省。“我很喜欢英语。我想继续英语(译注:原文有错误。)但我没多少钱。所以我不知道我会去哪里。”

Song Jing Ping – 22 Yrs Runs two basic restaurants with her fiancee Hubei Province (Migrated from a village 400km away) ‘When people leave their village to live in the city, it is very hard for them to return’.
Song Jing Ping – 22岁 和她的未婚夫一起经营两家小餐馆。湖北省(从离此400公里的村庄移民过来)”当人们离开农村来到城市里,就很难再回去了。”

Jiang Min – 24 Yrs Farmer Henan Province ‘I want to walk my own path, I don’t want other people telling me what to do’.
Jiang Min – 24 岁 农民 河南省 “我想走自己的路,我不想别人告诉我该怎么做。”

Guan Ying Ni – 25 Yrs Computer systems analyst Shanghai ‘City should be slow down, countryside should be speed up’.
Guan Ying Ni – 25岁 上海 计算机系统分析员 “城市应当减速,乡村应当加速。”

Feng Long – 21 Yrs First time migrant labourer working on new building interiors Shanghai ‘Why aren’t there any companies setting up factories in the countryside? We don’t want to work as migrant labourers’.
Feng Long – 21 岁 首次出来的农民工 在上海城内的一家新建筑中工作。“为什么没有老板在乡下投资办厂呢?我们不要跨省打工。”

Wei lai – 23 Yrs Receptionist in art gallery Shanghai ‘We should all go backwards to ancient society’.
Wei lai – 23 岁 在上海艺术中心做前台接待。“我们应该回到古代社会中。”

Liu Gu – 26 Yrs Mobile phone hardware designer Beijing ‘If I had a sister would be better’.
Liu Gu – 26 岁手机硬件设计师 北京 “如果我有个姐妹就更好了。”

Meng Hai Lin – 29 Yrs Mobile phone Engineer Beijing ‘Why people must to get married’.
Meng Hai Lin – 29 岁手机工程师 北京 “为什么人们必须结婚?”

Wendy Xhang – 20 Yrs Law Student studying in Canada Great Wall of China ‘Before I die, I want to see a united China. Both united with its self and with the world’.
Wendy Xhang – 20岁在加拿大学习法律 中国的长城上 “在我死之前,我想看到一个统一的中国,自身是统一的,也和世界统一。”

Zeng Yi – 23 Yrs Student of political science Beijing ‘Communication is essential among different nations. So let’s have a cup of tea and have a talk, let’s become much closer’.
Zeng Yi – 23 岁 学生 专业:政治学 北京 “沟通在各民族之间至关重要。我们一起喝杯茶,聊聊天吧。让我们更加亲密。”

Chen Yang – 19 Yrs Student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Beijing ‘Tolerance towards everybody contributes to a more peaceful and wonderful world’.
Chen Yang – 19岁学生 专业:国际政治 北京 “对每个人宽容能够创建一个更和平美好的世界。”

Lim – 22 Yrs Student of party politics Beijing ‘Do not judge China from the media, because the real China is not on the papers’.
Lim – 22 岁 学生 专业:党政 “不要根据媒体来评判中国,因为真实的中国部在报纸上。”

Ba Te Er – 18 Yrs Was a Mongolian herder but due to a ban on keeping lifestock in the area is now a tourist guide Inner Mongolia (Illiterate) ‘Without my horse I am nothing’.
Ba Te Er – 18岁 曾经是蒙古牧民但因为该地区禁牧,现在成为了内蒙古的一位导游。(文盲)“失去了我的马,我就什么也不是。”

Li Jung Yang – 25 Yrs Was a Mongolian sheep herder but due to a ban on keeping lifestock in the area is now a tourist guide. Inner Mongolia ‘I hope I could eat lamb, quaff wine spirits, and keep singing and dancing like I was five years ago. This is our families wish’.
Li Jung Yang – 25 岁 曾经是蒙古牧羊人,但现在因为该地区禁牧成为了一名导游。内蒙古。 “我希望吃到五年前的手抓肉,大口地吃肉、唱歌、跳舞,这就是我们全家的心愿。”

Zhang Shuang – 18 Yrs Travelling high school graduate from Liaoling Province Inner Mongolia ‘I am enjoying exploring China on my own’.
Zhang Shuang – 18岁 旅游中 辽宁省的高中毕业生 内蒙古 “现在我很享受一个在中国的探索。”

Chow Liang – 17 Yrs Hair stylist student on way to see father who works in another province “In the eyes of adaults, I am a bad guy. But actually I’m very obedient.”
Chow Liang – 17 岁 美发师 正在到另一个省去看他父亲的路上。“在大人们的眼里我是一个很坏的人。其实我是一个很听话的人。”

Zhang Xiang Yun – 24 Yrs Just returned to village from migrant construction work Gansu Province
Zhang Xiang Yun – 24 岁 刚刚从建筑工地回到乡村 甘肃省 (文盲)

Yang Long Long – 30 Yrs Farmer Gansu Province (Illiterate) ‘When I go to the big city I feel like I don’t know anything’.
Yang Long Long – 30岁 农民 甘肃省(文盲)“当我到了大城市的时候,我觉得我什么都不懂。”

Qiang Chow – 25 Yrs Construction worker Qinghai Province ‘I dream that one day I can go to the holy Potala Palace in Lhasa for Pilgrimage’.
Qiang Chow – 25 岁 建筑工人 青海省 “我的梦想有一天能到圣地拉萨的布达拉宫去朝圣。”

Ma Xiao Lian – 19 Yrs Farmer Qinghai Province (Illiterate) ‘My husband and I want to become migrant labourers so we can work hard to make ourselves and our parents happy’.
Ma Xiao Lian – 19岁 农民 青海省(文盲)“我的丈夫和我希望成为农民工。我们会努力工作,让我们自己和父母们快乐。”

Heng She Dong – 16 Yrs Junior high school student Qinghai Province ‘I want to save peoples lives’.
Heng She Dong – 16岁 初中学生 青海省 “我想救人。”

Luo Zheng Chui – 30 Yrs Farmer Yunnan Province ‘After watching television I have many thoughts, but I know I cannot achieve them’.
Luo Zheng Chui – 30岁 农民 云南省 “我看电视知[之]后有很多想法,但无法时[实]现。”

Xu Ai Hua – 19 Yrs High school graduate Yunnan Province ‘I think China’s economy will continue to develop forward’.
Xu Ai Hua – 19岁 高中毕业生 云南省 “我认为中国经济会向前持继[续]发展。”

Wong Jing Yi – 30 Yrs Works in a sex shop in Hong Kong ‘I don’t want children’.
Wong Jing Yi – 30岁 在性用品商店工作 香港 “我不想要小孩。”

Sarah Yip – 22 Yrs Receptionist at investment bank Hong Kong ‘Do whatever you want in your life as you might die tomorrow’.
Sarah Yip – 22 Yrs 一家投资银行的前台接待 香港 “生命中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仿佛明天你就可能死去。”

David Cheung – 25 Yrs Post graduate in international trading Hong Kong ‘I want to know who I really am & what I can do’.
David Cheung – 25 岁研究生 专业:贸易 香港 “我想知道我到底是谁&我能做什么。”

来源:http://yyyyiiii.blogspot.com/2010/02/adrian-fisk_28.html

白化文先生的读书回忆

2009年第四期的《今日阅读》有几篇文章非常有可读性。有赤裸美人之父王余光老师谈婚论嫁,也有姚伯岳老师对于传统阅读的坚守,与王老师相同的是,姚老师文中也用了“裸体”这个绿坝词汇,俺很喜欢。

这一期中,最喜欢的是白化文先生的《我的读书回忆》,与其说是读书回忆,不如说是成长经历。文章如口述历史,文字流畅、诙谐,敏感之处,并不避讳,让我看了又看,甚是过瘾。我摘出几段共享(括弧部分为我加):

  • 梁先生(梁思成)的讲座讲了一学期,约有十来次。临近结束时,梁先生说,咱们总得考试一次吧,过过形式,只要交卷,一律及格。不料,堂上一片肃静。一会儿才有人报告,说是旁听的。再询问:“谁是选课的,请举手。”无人举手。梁先生恍然大悟:都是旁听的。
  • 王重民先生是专修科负责人,名重一时。我去旁听开讲“《汉书艺文志》”,印象是,王先生不会讲课。他讲起来不着边际,没有重点,泛滥无归。
  • 1952年院系调整后,跨系旁听成为不可能。图书馆学专修科独立成系。我至今认为,老北大蔡校长真正开门办学的传统从此基本斩断,诚为一大损失。图书馆学教育也稀里糊涂地学习苏联,膨胀成独立王国,恐怕与王重民先生从西欧特别是美国稗贩的一套大相径庭。
  • 我总认为,图书馆学本身的学术与技能技巧,若具备大学学士的水平,再真正学起来,学一年就差不多。
  • (关于图书分类)解放后,学习前苏联,政治挂帅,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打头,也是必然的趋势。可见,严格遵守“科学分类”,未必办得到。我也就依此自慰啦。
  • 文革前后,我系有人忽然刮风,说要把馆里历史上形成的各种分类法的卡片统一排列。我和一些明白人坚决反对。再说,此事干起来又得抽出许多能干活儿的人成年累月工作,出主意的人自己也不会干的,于是作罢。

文中还有很多有意思的料,有兴趣可以找来看看。白先生已有八十高龄,写起文章来收放有度。如果我们的同行能够多采访或者请这些老人说一说当年的风云,那确实是一件又有意思又有意义的事情。《图书馆报》的火明兄可以考虑考虑哦。

Chinglish:当下中国特色的英文

Smilence(笑而不语)

Democrazy(痴心妄想)

Togayther(终成眷属)

Freedamn(天朝网络自由)

Shitizen(p民)

Emotionormal (情绪稳定)

Halfyuan(五毛)

Wall· e (防火墙)

Circusee(围观 )

divoice(离婚宣言)

animale(男人天性)

Amerryca(享乐国)

Innernet(互联网)

Departyment(有关部门)

suihide(躲猫猫)

don’train(动车)

corpspend(捞尸费)

jokarlist(记者)

vegeteal(偷菜)

Chinsumer(去外国旅游的中国人)

sexretary(秘书)

canclensor(审查)

yakshit(亚克西)

carass(轻拂菊花)

harmany(河蟹)

根据网络摘编

行走西班牙(四):弗拉门戈

上次说到“两个凡是”的西班牙足球,这次谈谈另外一个“凡是”弗拉门戈(Flamenco)。

很多人会在弗拉门戈后面叫上舞蹈两个字,把它归入舞蹈的一种类型,这有失偏颇。简单说来,弗拉门戈是西班牙的一门综合艺术,集器乐、歌唱与舞蹈于一身,起源于南部安达卢西亚,一种说法是摩尔人占领西班牙的后期,随着吉普赛人的迁移,诞生了弗拉门戈,到底是摩尔人的功劳还是吉普赛人的创造,却无从考证,但一般都认为:安达卢西亚和吉普赛是载着弗拉门戈的两个车轮。

那么弗拉门戈(Flamenco)这个词是从哪里来的呢?有一种解释是Flamenco与阿拉伯语felamengu(流浪者的意思)读音接近,而由此派生出来的。当我看过弗拉门戈之后也有这样的认同感。那歌者、那舞者不就是对命运的执着诉求和努力抗争吗?时而舒缓、时而急促的吉他声中,歌者悲凉地、粗哑地低声转而死心裂缝般的哭嚎,而后舞者沧桑的脸庞、坚毅的神情、有力而节奏十足、压人心魄的脚踏表达出“贫贱不能移”的尊严。这难道不是像流浪者一样底层人民的精神执着吗?

去西班牙不可只去巴塞罗那和马德里,更要到南部安达卢西亚地区看看,因为那里才有着西班牙独特的魅力,而作为弗拉门戈的发祥地,安达卢西亚的激情如同夏天那灼热的太阳和夜晚弗拉门戈引发观众的沸腾,我们就是在安达卢西亚的首府塞尔维亚(Sevilla)亲临体会弗拉门戈的。

塞维利亚是我们的第二站,虽然我们在此前体会过午夜巴塞罗那,但午夜的塞维利亚印象最是深刻。

观看弗拉门戈的地方是从《Lonely Planet》上看到的,名字叫La Carboneria(地址:Calle Levies 18),其前身是一座煤场(从名字上大体能够看出),现在是位于圣十字街的两大酒吧的表演场地。这是LP上推荐的弗拉门戈唯一免费的,我们决定去那里看看。

La Carboneria的门脸

我们大约晚上六点钟找到了这个酒吧所在的地方,但却怎么也寻不到确切的地点,便问了一个饭店(其实也是一个酒吧,我们的晚饭后来也是在这里吃的),帅气的服务生告诉了我们,其实离这个饭店只有几十米的距离,我们赶去一看,发现大门紧锁,如果从外观看我怎么也猜不出这里会上演弗拉门戈。知道地点后,我们在旁边用餐,第一次吃Tapas,就是西班牙特色的小份菜。旁边还有一个小教堂,进去参观了一下,只见一个老者双手合十,我在里面静静地坐了几分钟便离开了。

这就叫Tapas

八点多,我们进入了La Carboneria,发现里面竟然如此的敞亮,一进门便看到墙上张贴的弗拉门戈的油画,有一个吉他手在随意地弹奏吉他,他微笑地向我们点点头。然后我们进入了弗拉门戈的表演场地,旁边是吧台,这个场地比较简陋,能容纳大约100多人,穿过表演场地,是一个露天的院子,比表演的场地还要大,整个La Carboneria就像我们几进几出的院落一样,外面是感受不到这里有着静中取闹的别样,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入口处

现在还没有什么顾客,一打听,才知道演出要十点开始,Wow,这才是西班牙,他们的夜生活是从十点开始的,巴塞罗那的兰布拉大街到了子夜还是人头攒动呢。我们回到进门处听听吉他手的演奏,这时有个60岁的MM过来搭讪,我们俩竟然聊了近一个小时。听她介绍,她现在住在美国的加州,但她的家在巴黎,这个法国MM的儿子是一个导演,还来过北京,是为了拍摄香奈儿广告。我告诉她我挺喜欢看法国电影,包括我最喜欢的《祖与占》和最新的《欢迎到北方来》,她也是个影迷,但却没有看过这个法国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电影。我们在一起谈好莱坞,谈Woody Allen,谈西班牙电影和西班牙明星Penelope Cruz,从他口中我才知道西班牙国宝级导演阿莫多瓦竟然是一位同性恋,难怪他拍摄的女性电影如此的细腻和深刻。

同是西班牙的过客,她有着丰富的经历和熟练的英文,而这些是我难及的,我用唯一会讲的法语“Bon Voyage”与她再见,这时发现观众已有不少。我要了两杯酒水(虽然可以免费看,但还是觉得应该消费一下),前排是一对年轻的情侣,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从北京来的自助驴友,我们一起聊了这几天的游览地方,大家互通有无,不一会演出开始了。

台上一共三个人,他们将分别演出弗拉门戈的三个部分:cante(歌)、toque(琴)、baile(舞),而这其中最核心的是歌,由于舞部分对于我们外国人来说更加独特,所以我们一般都会误认为弗拉门戈是一种舞蹈。爱尔兰《大河之舞》中除了爱尔兰的踢踏舞之外,还融合了弗拉门戈舞蹈的精髓。

我已经忘记了是吉他声先响起还是歌手先清唱,因为在整个歌的部分,低声吟唱时好似配合着吉他的节奏,慢慢歌者开始加快频率,吉他声在追赶歌者的曲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虽然我听不懂歌词,但却能够充分感受到直击人心的情感表达,悲凉有度,却又反复无常,在平缓处引人怜悯,高潮处如同法师做法,敲打你的整个身体。

开场后不久,我的旁边坐了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男性,他看我拍照,便让我给他回放拍过的照片,并寒暄两句。一曲散去,一曲又来,这时他凑在我的耳边告诉我这首歌的名字是什么,大意无非是乡愁、亲情之类的,我非常惊讶,忙问他如何知道这么多,他告诉我他是做弗拉门戈研究的,而且还教课,台上的歌者就是他的朋友,这位歌者在Youtube上有很多视频,还希望我将拍过的照片发给他,我连声答应。张洁老师触景生情,忙在昏暗的灯光下记录着,这位老师还询问说是不是能够听懂。

歌曲结束,台上的女士起身开始跳舞,一段舞蹈大约15分钟,最后跳到全身大汗,极大地消耗体力。和歌曲一样,舞也是时而轻快,时而急促,舞者的脸部表情如一,没有任何娇媚之态,刀削的脸庞有着冷峻的表情,贯穿始终的是一种不动声色的寂寞之感。裙舞飞扬,鞋跟有节奏的击打地面,吉他声伴随着舞者的节拍,歌者拍着手掌,口中还不时念念有词。

一个小时多一点,演出结束了。张洁老师除了表达对艺术家的赞叹还直夸歌者的帅气,我问她你想和他合影吗,我可以给你介绍。于是我告诉了旁边的那位老师,他在台下给我们做了引见,一个难忘的夜晚。

我当时录了一小段舞蹈部分

这也许就是最原生态的弗拉门戈。

圣十字街的夜晚

我们走出La Carboneria,走在圣十字街的狭小弄巷里,虽然有灯光,但还是觉得有点害怕,没有再做逗留,按照地图指引,我们准备走回宾馆。塞维利亚虽然是西班牙第四大城市,但却可以步行走进任何一个角落,我们不一会儿就走到了瓜达尔基维尔河(小说卡门里有提及这条塞维利亚的标志河流,它把塞维利亚分成两个部分),吹着习习凉风,看着河边的风景,不知不觉已是午夜零点了。

瓜达尔基维尔河夜景

把日子过成段子(十一)

现在谈要建立文化,除了去找老祖宗之外,就没有其他什么办法了。但其实用不着你找老祖宗,《论语》、《孟子》以及其他先秦诸子的经典著作已经翻成了许多文字,早就传播出去了,现在仍有西方汉学家在研究这些东西,还用你现在去输出吗?人家要看的是你现在能拿出什么新东西来;你的所作所为符不符合一个现代的、负责任的国家的形象。所谓的负责任不只是对外负责任,也是对自己的人民负责任。
——资中筠说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开篇就说到:这是最亚克西的时代,这是最草泥马的时代。
——一推友说

有人说政客、文人、商人你相信谁?我说,我当然相信商人,因为要做生意,尤其是大生意一定要有诚信,要有大家都赚钱的双赢。政客,为了权力可以不择手段,翻云覆雨。至于文人,相互拆台,靠骂来吸引眼球,那是天性,尽管他们装得义正辞严的样子,其实为的还是一个字,利。
——项立刚说

整个民族被房地产绑架了,你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所谓的房地产开发是什么,就是搞腐败。你只要有本事低价拿到地,你就一定能赚钱。这就是它暴利的来源。而且房地产领域是最难反腐的,因为你只要一反腐,一打都打死了。真正被抓起来的都是草根腐败分子。
——时寒冰在《财经郎眼》中说

我并不介意人家说我家里穷,这没有什么,一个人小时候家里情况怎样,那是父母的问题。但毕业后混得怎样,那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俗话说,“富不过三代”,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找李嘉诚的儿子或者其他什么富豪儿子的原因。我一定要找北大、清华的,一定要找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功的。我主要看中的就是人的本质,而不是他的家庭。
——网络“凤姐”罗玉凤说

现在社会出现了非逻辑状况:不会唱歌的成为了歌手,不会演戏的成为了演员,不会写文章的成为了作家,什么都不会的就成为了领导。
——周立波说

shitizen
——中国网友为中国公民(屁民)造的英文单词

在政治正确和万无一失的前提上,直播是延时的,群众是安排的,歌曲是假唱的,杂技是录播的,小品是阉割的,相声已经被摧毁了,连本来就是作假的魔术还要再作点假。于是我们中国的文艺晚会是永远不会出演播事故的。
——韩寒评春晚

中国媒体和美国媒体在一件事观点一致,他们都喜欢骂美国政府。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在一件事观点一致,他们都觉得骂美国政府是爱国。中国领导人跟美国领导人在一件事观点一致,他们的资产都在美国。
——一推友说

“如今的中小学校都免了学费呀,孩子们都高高兴兴上学去……“买买提大叔刚唱完,紧接着来一寡妇为孩子磕头求捐款上学去~太不亚克西了!
——宁财神评今年的春晚

刘谦的魔术很励志:用捏扁杯具的手穿过人生的茶几去掏钱。
——今天开始流行的段子

那些为春晚创作的歌曲、小品,说的基本上都是一个意思:歌颂和挠痒痒。
——王小峰说

路旁,一个小男孩儿在哭泣,一个老太太看到后关切地问道:“小朋友,你哭什么呀?看看奶奶能不能帮你。”小男孩回答道:“我想做大人做的那种事儿。”老太太听后,跟小男孩儿一块儿哭了起来。
——一个段子

这个我宣读一下,上次我在开庭中认罪,是假的。希望法庭不要给我按认罪处理,认罪是在重庆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诱导之下进行的,给我承诺认罪就给缓刑,认罪就能让二审开庭,结果今天依然给我这样的判决。 公安局和检察院对我完完全全都是一种欺骗,你们可以详细看我的认罪书。……那些都是斗争策略,希望法庭尊重我的意见。 而且公诉人当时还让我撤销上诉,这完全是一种欺骗,这种欺骗,早晚会暴露在阳光之下的,这些情况,我希望中国16万律师,继续为刑诉法中维护自己的权利做坚决的斗争。 我会斗争到底,我会上诉到底的,再见。
——李庄二审被判一年半,情绪失控

专制制度下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哑子,一种是骗子。我看今天的中国就是少数骗子在统治多数哑子。
——原厦门大学校长王亚南说(民国时期)

什么叫做言论自由。言论自由在我看来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就是必须允许错误的言论也有自由。如果错误的言论是没有自由的,正确的言论才有自由,那其实是没有自由的。因为你永远弄不清楚哪个是正确的,哪个是错误的。这个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是谁来定。
——易中天说

无论如何,并不是每一个民族都承认炎黄二帝是自己的始祖,要求这些民族的学生也要拜“炎黄始祖”能体现民族平等吗?是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吗?如果他们有拜本民族祖先的习俗,能有保持这种习俗的自由吗?在全国性的活动中不尊重他们的习俗,岂不是对他们的歧视!
——教育部于1月15日发出通知,要求全国各级各类学校于春节期间组织学生参与“给祖国母亲拜大年”活动。葛剑雄针对“二拜炎黄始祖”提出不同的意见

大家不要嘲笑他们,他们一毛钱就能卖身,一千块就能卖肾了,对于他们,几厘钱也是钱。他们才是真正的活在最底层,但是和统治阶级有着最高度统一思想的物种。
——韩寒论五毛党

每周一歌:Mad World

《Mad World》是让人一听就会安静下来的歌曲,由英国乐队Tears For Fears于1982年创作并演唱,近30年来有很多歌手翻唱过这首歌,流传度比较广的是Gary Jules 和Michael Andrews为电影《Donnie Darko》配唱的版本。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静静地听这首《疯狂的世界》,轻轻地跟着哼唱“Going no where, Going no where”,很多人可能和Tears For Fears一样,也在进行潘晓那个人生的路怎么越走越窄的思考,我们大多虽然没有世醉独我醒的豪迈,却能够体会出一种属于自己的平淡人生。

请欣赏:[audio:http://cd04.static.jango.com/music/02/36/19/0236198855.mp3]

下载请点击Mad World

视频

歌词(来源于视频信息):

Mad World

All around me are familiar faces
Worn out places
Worn out faces
Bright and early for the daily races
Going no where
Going no where
Their tears are filling up their glasses
No expression
No expression
Hide my head I wanna drown my sorrow
No tomorrow
No tomorrow
And I find I kind of funny
I find it kind of sad
The dreams in which I’m dying are the best I’ve ever had
I find it hard to tell you
I find it hard to take
When people run in circles its a very very
Mad world
Mad world
Children waiting for the day they feel good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And I feel the way that every child should
Sit and listen
Sit and listen
Went to school and I was very nervous
No one knew me
No one new me
Hello teacher tell me what’s my lesson
Look right through me
Look right through me
And I find I kind of funny
I find it kind of sad
The dreams in which I’m dying are the best I’ve ever had
I find it hard to tell you
I find it hard to take
When people run in circles its a very very
Mad world
Mad world
Enlarging your world
Mad world

中文歌词:
四周都是熟悉的面孔
沧桑的城市
疲倦的面容
每天愉快的早起
没有目标的奔忙
没有目标的奔忙
他们的泪水浸澈双眸
没有表情
没有表情
深藏头颅,我得掩饰悲伤
没有明天
没有明天
我感觉这有点儿可笑
我感觉这有点儿可悲
最美好的梦想竟是死亡
我无言以对
我难以接受
人们周而复始地奔忙,这个世界
多么疯狂
多么疯狂
孩子们等待着长大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我感觉每个孩子都应该
坐下来听听
坐下来听听
学校里我很胆怯
没有人认识我
没有人在乎我
你好老师,我的课程是什么
她对我视而不见
视而不见
我感觉这有点儿可笑
我感觉这有点儿可悲
最美好的梦想竟是死亡

我无言以对
我难以接受
人们周而复始地奔忙,这个世界
多么疯狂
多么疯狂

释放你的内心
世界多么疯狂

Google的数字图书馆计划小盘点

再说说Google吧!

我成功预测了谷歌中国要退出伟大祖国(就是人称的贵国),结果Google很扭捏,与我们撒起娇来,于是乎这个不小的事件竟然制造了大量垃圾的比特和铅字,一时间众说纷纭。

过了没多久,Google推出了Gmail下的Buzz,这个东东有Twitter微博的功能,结果我们的友邦伊朗就把Gmail给封了。

春节过后不会太久,Google在中国还不会消停,拭目以待吧,也许后果很严重。

去年,那个不著名的文著协借Google数字图书馆计划成功上位,得到了不少关注点,那么现在它的数字图书馆计划(人家现在叫图书搜索)版权官司如何了呢?一句话大体能够说清楚:美国基本和谐,欧洲还在折腾,贵国在和谐中折腾。

这个计划的engineering director Dan Clancy博士最近公布了四大成绩

已经数字化了1200多万册图书,当然明年会更多
48个图书馆为他们提供了书目数据
每年大约花掉250万美元支付21个与图书相关的商业数据库的书目信息
已经收集了32.7亿的图书记录,查重后确认超过1.74亿册(件)

不多说了,也许以后这个公司会成为敏感词涅。

特立独行的猪在哪里?

今天下午去了一个老乡家置办年货,听说昨天一头500斤左右的猪刚下来十多个猪仔,正好带着相机:

最后一张图片,我想起了王小波写的一篇题为《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的短文,一篇相当精彩的有着王小波风格的杂文。可悲的是有些许特立独行的王小波最后还是在猪圈中没有以“安之若素”的态度告别这个动物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