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西班牙(九):打飞机

我们的旅行计划是在国庆节,一共两周。由于两人都没有去过欧洲,所以还是有些担心签证过不了。兄弟我虽然这几年去了几个国家,其中包括发达国家,但在2008年也遇到了加拿大使馆的两次拒签。拒签的理由也不充分,而且当时国内拒签的比例出奇的高,才知道因为奥运会,我国对所有国家的签证收紧,以至于有些国家以同样的签证政策对待中国人,所以我准备同行的好几个人也被拒签了,其中包括因公护照的签证。当时,我给加拿大的会议组委会去信,让他们与加拿大使馆联系,然后又做了加拿大使馆的工作,才得以成功。

我提前大约1个半月向西班牙驻华使馆去信预约签证时间,几天后收到回复,约好时间,提交相关证明(除了财产证明外,一定要有当地的保险,数额可大可小,我的是100元,算是低端的了),签证费每人578元。由于签证的不确定性,所以机票的预定就没有那么从容,加之我中间还改过一次机票,所以这次机票的价格不低。国航北京直航往返马德里每人近一万元,据我了解,如果提前两三个月预订的话,国航最便宜可以达到6000元左右。从北京出发,国航是唯一一家能够直航到达西班牙的公司,如果为了省钱,可以预定国外航空公司的航班(早预定会相当便宜,但临近预定也是出奇的高),但需要转机,会耽误至少半天的时间。在这些航空公司里,欧洲的航空公司价格相对较高,西亚的阿航和卡航都相对便宜,最便宜的是俄罗斯国际航空公司(Aeroflot)。在我的计划时间里,Aeroflot从北京到马德里的航线只有477英镑,是最低的。

我们时间有限,最后还是选择了国航(国航的网站用ie没有问题,ff和google浏览器都有不同程度的问题)。它的时间也不错,凌晨出发,当地时间早上7点多到,基本上不需要适应时差(jet lag)了。原计划是先在马德里,由于推迟了时间出发,所以马德里放在了最后一站,我们从马德里没出机场直接转机到了巴塞罗那。

我们在境外一共坐了三次飞机,分别是马德里到巴塞罗那/巴塞罗那到塞维利亚/里斯本到马德里,全部坐的廉航,相当于国内的春秋航空公司的航班。申请到最低的是巴塞罗那到塞维利亚VUELING航空公司的机票,机票每人才1.41欧元,加上行李费和燃油附加费和税,还有刷信用卡的手续费,每人不到40欧元。里斯本到马德里Easyjet航空公司的机票还不到每人5欧。刷信用卡要了9欧多(刷多少张机票都是一样),行李11欧,连保险带税14欧,总共每人35欧元。最贵的是马德里到巴塞罗那,因为预定的时间晚了,所以每人50多欧,AIR EUROPA航空公司的,虽然这个总数要比其他贵,但不要行李费,在其官网上预定的,比lastminute.com上面的比价还要便宜一些。所以买欧洲的廉航机票除了找这些比价网之外,一定要到航空公司的官网看看。预定完成后,我将所有的信息打印出来,并保存在手机里,这样做到双保险。

欧洲的快铁的价格要比我预定的机票价格还要高,所以他们说在欧洲旅行,大多是穷人坐飞机,好像有些道理。廉航有一个不好的名声,就是经常误点,非常容易耽误事情,我们这三次航程只有一次推迟了一个小时左右,其他两次都正点,可能算是运气还不错吧。在西班牙,我除了坐了廉航的飞机外,还坐了快铁和长途汽车,基本上的交通工具算是体验到了。

这都不算啥,我在这十几天里还体验到的三个代表有:车祸/小偷/警察局。容慢慢道来。

机场广告,虽然感觉像在德国

这位老兄热心指点,虽然我一句都听不懂,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位交流的市民

把日子过成段子(十三)

央企是少数说要撤了,他是把拿刺刀的,拿手榴弹的都撤了。然后把带导弹的和带核武器的都留下了。
——任志强谈央企撤出房地产市场

谷歌所说的那些理由,无法让这个民族的大部分人民认同和共鸣。一个能吃转基因粮,地沟油菜,三聚氰胺奶,打劣质疫苗针的民族,他们的忍耐力是你所不能想象的高,他们的需求是你所不能想象的低。
——韩寒说

在中国,你说不拆,肯定把你拆了。我就这一句话,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在全世界牛逼。
——天津市宁河县一名小学老师因拒绝拆迁自家楼房被停课,县教育局党委书记在做其工作时称

大学不是养鸡场,不要以为给了饲料就得下蛋,那是鸡的事业,不是学者的事业。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瀚在一封致学院领导的公开信中说。他说,“反对仅仅为了职称和奖金、课题而去写那些除了浪费纸张和读者时间、毫无知识增量的所谓论文”

大家好,和谐号列车提醒大家:乘客谷歌因不遵守列车规定已被驱逐下车,请车上乘客务必遵守规定,拉紧窗帘,不得观看窗外风景。列车即将调头行驶,下一站:平壤
——有人在Google退出中国大陆后写道

十年前的一碗泡饭,总不能天天鲍鱼鱼翅伺候吧?终有一天会有心没力的呀!
——周立波在微博上回应与关栋天“分手”

北京欢迎你,用沙尘暴埋葬你,这里的风景世界数第一。北京欢迎你,买头骆驼来骑一骑,你就是五环上的买买提。北京欢迎你,五万块一米很便宜,和我一起高唱生活亚克西!
——和菜头在北京3月20日的沙尘暴后写道

我们注重实质民主,实质民主和形式民主应当高度统一。但一个社会从公正、公平角度要更注重实质民主。我们的实质民主是什么呢?就是要保证各个方面、各个地区和各个民族都有一定的代表进入到国家权力机关里来,不是采用西方国家简单的那种竞选。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李飞说

今天欢喜地捡到一张 100 美金,看上赫然印着 In God We Trust ,作为一个爱国的中国公民,我立即拿出笔来把 o 改写成了 c ,再塞进瘪瘪的钱包。
——思成在新浪微博上写道

房地产市场究竟是总理说了算,还是总经理说了算。在两会当中时候,大家都记着总理的工作报告当中说要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这样一种趋势。但是一天就给总理的报告上眼药,三个地王接连创出高价,而且还没盖楼,价格就已经高出了二手房,甚至旁边的商品房,有的时候是你在想,是不是总理说了不算,总经理说了才算。
——白岩松说

财政本身是门科学,爱因 斯坦的相对论大家都能懂吗?专业不同,一些代表不了解、看不懂,很正常,这个不需要每个代表都能看懂。
——湖北省财政厅厅长王文童解释为什么很多代表看不懂预算报告时说

我们相信,这件事情会得到妥善的处理。至于说退出不退出,这完全是谷歌自己的自由。不退出的话,在中国会欢迎,对中国互联网发展也会有利。如果要退出的话,我们会按照法律来办。中国互联网市场依然如故,依然是迅猛的发展,也不会受什么大影响。
——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回应Google可能退出中国大陆这件事情

学术腐败已由肌肤侵入骨髓,积重难返,再有雷霆之力,也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再说,对某些学术腐败现象和涉及的人物,即使部长不能容忍,也奈何不得。例如,部属高校的一部分书记、校长都是副部级干部,是由中组部或国务院任命的;地方大学的书记、校长都是省(区)管的厅局级干部;教育部动不得。
——葛剑雄说

近来有人好像不太待见毛新宇委员。我倒是想为他“辩护”一下。就官二代、官三代而言,他已经很不容易了。1、他还没混到政协副主席的高位,2、他没经商,不是国字头大企业的老总,3、他没出国,没拿绿卡、蓝卡,4、他最快今年才能挂上将星,唱歌的比他早,4、他是委员,王宝强都是了。
——一推友说

党委说了算,政府算了说,人大说算了,政协算说了。
——一个段子

幸好李大人没当公安部部长,否则他一定会先把十多亿人全抓起来进行审讯,然后再一个一个放出来。
——工信部部长李毅中表示:“整理个人网站,就得把它先停掉,停掉以后进行清理,然后再一个一个恢复。”有网友表示

中国体育其实不是培养,而是罐养,把一些花花草草装在罐子里以残忍方法培植,成功的叫冠军,失败的叫药渣子。
——李承鹏说

今天下午周洋做客某门户网站聊天实录节选:“最想说的就是感谢,感谢国家给我们提供了那么好的条件,让我们有这么好的条件去征战奥运会,也要感谢支持我们的人,感谢教练,感谢工作人员,感谢我爸妈”父母的排名从第1位一竿子支到第5位了。
——董路在微博中写道

感谢你爹你妈没问题,首先还是要感谢国家。
——体育总局副局长于再清参加全国政协体育界别分组讨论,谈起有运动员夺冠后感谢父母,他认为要加强对运动员的德育

86年我参加一作家笔会。作家们谈自己看过什么书。一人说完一俄罗斯作家的书后问我:“你看过?”我摇头。她大惊:“你连他的书都没看过你怎么写作?”轮到我发言时,我瞎编了一个名字,我说我最近在看库斯卡亚的书特受启发你们看过吗?70%的人点头。我说这名字是我瞎编的。从此我再没参加过作家笔会。
——郑渊洁在微博中说

无论是在思维,还是掏粪工具的使用上,大学生都具备优势。
——朱军认为大学生掏粪工将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掏粪现状

目前全国奶粉行业没有一个老百姓信得过的品牌。
——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说

Google香港:东方之珠明天会更好

我昨天就看到Twitter上有推友说Google下午就退出中国,我正好要从当当买书,便顺便买了一本《Google将带来什么》,今天上午就收到了。算是一个纪念品吧。

我第一次知道Google是从国家图书馆的富平主任那里,她肯定已经忘记这件事情了,也许她那时告诉了很多人Google不错,时间大约在2001年的年底。

今天某人给我打电话,说起Google撤退之事,我说如果我们的ZF没有行动,Google在香港和在大陆对于用户来说没有什么本质的变化,至少这一天是和平过渡了。

那Google用户会担心什么呢?我最担心的不是GFW,因为我翻墙的腿脚目前还比较灵活。我主要担心Gmail的使用,如果ZF的“相关部门”将国内的邮件提供商与Gmail“和谐”相处,那么我将失去很多的邮件联系,这对于工作与生活全部寄托在Gmail的我,有些麻烦。当然,也有暂时处理的办法,比如用另外一个国外邮箱作为中转,但这种包二奶或者找小姐来解决生理问题的失落可想而知。

我在今年一月1号的《中国图书馆界2010年预测》中提到了“Google年初遭遇重大变动”,我不是什么预测大师,而是通过调侃性的预测来表述当下我国的现状。我觉得这些预测里除了两条是无厘头外,大多都会实现,要不是来年递进,要不就是以不同的形式发生了但密不示人。

我预测到Google事件,很明显是我自己的一种期盼,希望这一天早日来临。在1月份Google宣布退出又犹抱琵琶的时候,我才真正地坚定了我对于Google退出中国大陆的决心。因为Google和现在的ZF就是两条平行线,你觉得草泥马和雅克蜥能真正坐在一起边嚼着大蒜边喝着咖啡吗?你觉得武大郎和西门庆能在一起共产共妻吗?

当这两个多月有很多人嘲讽Google没有说到做到,什么炒作自己,什么不会放弃金钱至上的商业利益的时候,甚至一些上纲上线的话都能够轻易说出的时候,我选择沉默。一则,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有反对,就有支持,给异见者以空间表达合乎常理。二则,我们的一些草民如井底之蛙,挣着面粉的钱,担着白粉的心。以脑残之态掠智者之美。林语堂说过,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

我们有很多传说中的传统美德,比如“吾日三省吾身”,可是在Google事件中我却只看到了传说。所有的大小媒体都用一个声音在说话,那就是将作恶种子撒遍全世界的Google在红太阳的光辉下逃遁。至于为什么如丧家狗,除了Google的问题之外,我们是不是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可能在伟光正的面前,没有二元论,没有辩证法,“这个真没有”!只有帝国主义都是反对派,只有批评,没有自我批评;只有反对,没有反思。当我们讨伐Google的时候,请问你想过你的父辈、祖辈曾经也这样讨伐过你们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吗?你想到过我们这几十年来有几个年份(五七/五九/六六/八九/……)是不能忘却的吗?可惜的是一个有关部门和一个相关法律就可以解释过去了,再加上一些心灵妓女的五毛党做配角,我们不愧于戏剧大国的光荣称号。难怪有人说,“大陆最大的法律不是宪法而是相关法律;最大的机构不是人大,而是相关部门”。

前段时间,有人做了《中国网民致zf和Google的 公开信》,其中希望网友提出问题和建议,共商中国互联网发展大计,并希望了解到一些内容(全文在这里,但很遗憾肯定又是不符合相关法律而打不开),比如:

1. 谷歌对色情、暴力和赌博信息的自我审查,是否已经达到符合中国法律 的要求?

2. 中国政府对谷歌的自我审查要求,是如何传达到谷歌的。从什么部门,依据的是什么法律程序,有无纠错机制或救济渠道。

3. 中国政府要求谷歌自我审查的内容是什么?除了色情,赌博,之外,还包括哪些内容?对于矿难、黑砖窑奴工、蚁力神、 暴力拆迁、三鹿奶粉、邓玉娇、省长抢记者录音笔、山西疫苗、地沟油等事件的审查是如何界定的?我们不能容忍公众对这些事关公共利益信息的访问权受到损 害。

4. 对于中国政府某些领导和部门,出台和执行违背宪法的部门程序或下位法的行为,是否有必要进行违宪审查?

5. 互联网业界,包括谷歌,百度,电信企业,能否接受公众的监督,采取公开化的方式解决监管问题?包括,但不限于和独立的第三方公民团体合作?

6. 目前中国政府和谷歌的沟通进行到什么程度?就什么问题进行了交换?双方不能妥协的立场能否明确向公众清晰展示?

7. 如果Google.cn不存在,或者进而中国屏蔽谷歌公司的其他服务,那么中国政府对国外互联网公司的封锁和对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审查, 是否考量过中国公民在科技、教育、环保、绿色能源等问题上的信息获得与发言权受损?如何弥补和减轻这些损失?

Google从创立之初宣扬的理念是不作恶,就如同我们说的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对于这样的搜索引擎公司来说,能够做到一点就够了:展现没有偏见的搜索结果,如果再加一个注解的话,那就是不挣因人为占据搜索优先结果而接受的钱财。我不知道Google是否能够完全做到,但至少百度是作恶多端。三氯氰胺事件中的百度作为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这是一个被信息包裹的星球,在中国却是一个信息马赛克的行为艺术孤岛。哀莫大于心死,错了,哀莫大于心不死,因为我们还有我们的下一代,我们最应该为他们负责,所以心不能死。爱国从爱自己身边的人和未来的主人翁开始吧。孩子们,放心吧,天很快会亮的。

走牛逼的路,让傻逼说去吧

还没到班上,手机里小强的短信就到了,谷歌到香港了。

谁说Google离开中国了?

我们的香港能够访问,我们的台湾能够访问,我们的澳门能够访问!

官方博客原文:http://googleblog.blogspot.com/2010/03/new-approach-to-china-update.html (需翻越长城)

官方中文翻译:http://www.google.com/press/new-approach-to-china/update.html

回望温哥华

今天有推友推荐了一个Flickr的图片集:ecstaticist 的“Vancouver – Olympic City”,太赞了。我看了一下照片的数据,很多照片都是用佳能的G10拍的,相机并不是什么高级机器,所以说,镜头后的那个头比所有的好镜头都要重要啊。

我想起了前年夏天去加拿大的情景。前几天,我碰上了我原来的一位很“贱”的同事,他刚从温哥华探亲回来,又向我炫耀了一番温哥华的好。

我何尝不知道温哥华的好,但我和他去温哥华的情形有些不同,我是一次性的,他是每年都会去的;我是旅游签证,人家是绿卡在手;我那次去是“避运”,人家这次去是“受运”,冰雪的温哥华无福享受,只好通过波士顿大照片yy一下了(/)。

我去加拿大的时候在温哥华呆了两天,印象不算太深,那里太安逸了,中国人更是占领了他们的很大一部分地盘。在那里的很多地区,只讲中文,问题不是很大。但我碰到了一次困难,我去药店给我母亲买卵磷脂和深海鱼油,但不知道英文怎么说,正好有中国人当店员,我就问她,结果她竟然听不懂我说的话,用广东话应对我。妈呀,虽然最后达到目标了,但这给了我一个教育,就是不要轻易说别人的笑话。为啥呢,大约十年前吧,我在文化部看到当时的著名歌手解小东的出国申请,上面有一栏是会何种外语,丫竟然写“广东话”,我当时着实取笑他半天,现在看我错了。别把豆包不当干粮。

温哥华的Stanley Park是值得一去的,我虽然因为时间关系仅窥一角,但那些休闲人的状态是不一样的。何况还有养眼的大量MM呢:

伊丽莎白公园虽然不大,但园内清新静谧,让人心旷神怡:

温哥华的公共图书馆(VPL)的开放让人很舒服:

我偷拍了一张照片,越看越喜欢,嘿嘿

温哥华是加拿大之行的最后一站,购物也就集中在此地。我脱离大部队,去了一个超市采购一番,然后去了一个专门卖酒的商店买了几瓶冰酒,结果导游害苦了我。他之前告诉我,出租车需要打电话预约,走路大约半小时多一点就能到宾馆,结果我提着10公斤左右的东西走了近两个小时。我的路线是没错的,具体是这样的:

1 我大概知道方位,所以先坐公共汽车,温哥华的公共汽车有时间表,据说相当的准时。我经人指点,坐了大约5分钟,下车。

2 然后在黑夜中独行,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基本上已经见不到什么人了。

3 突然看到一个Tim Houston的咖啡馆,我实在太累了,坐下休息一下。点了一杯黑咖啡,仅1加币左右。偷听了几句旁人的八卦。

4 接着走,中途累透了,但不知前方是何处?大约一小时后到宾馆。

如果说温哥华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什么?作践自己,提包负重夜袭温哥华。

学习韩峰好榜样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韩峰局长日记,有人说他是用微博的方式来 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我觉得我们把他想简单了,毕竟人家可是一方领导,领导都是伟光正的。我大体看了一下,发现他确实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他是领导中少有的技术派,不仅爱好摄影,还能做摄影讲座,而且对于数码产品也是非常热衷。50多岁的人了,还要钻研相关软件的使用,比如FLAC,我相信看我博客的人很少有知道FLAC是什么东东的。

韩峰的博客可读性很强,有文采,也有中心思想,脱离了党八股的低级,很多地方有胡适日记的影子,我怀疑韩峰局长曾经认真研习过胡适日记,请对比一下就知道韩峰局长的厉害了:

胡适留学日记:

7月13日 打牌。

7月14日 打牌。

7月15日 打牌。

7月16日 胡适之啊胡适之!你怎么能如此堕落!先前订下的学习计划你都忘了吗?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7月17日 打牌。

7月18日 打牌。

韩峰局长日记:

10月4日 上午在家玩手机。下午和莎上街,先去文化市场买书,再去万达广场走走,买了快餐回家吃。

10月5日 一天在家玩手机。

10月6日 一天在家玩玩手机

10月7日 一天在家看看书和F1。

所以人家韩峰局长是人文烟鬼和技术酒徒集于一身的人,我们应该向他学习。学习韩峰好榜样!

延伸阅读:广西”日记门”局长韩峰涉嫌受贿被批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