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张图,两个方向

我们的公共设施是为少数人服务的,不管是否出于本意,但却是事实。就拿北京的图书馆来说,叫上名字的公共馆可能就只有国图和首图了。按照它们目前的读者流量和承载量,北京市民年均一次都不够。我所在的海淀区为教育区,但它的图书馆却鲜为人知,有人曾经告诉我她去过海淀区图书馆,书少而且空间局促,没有好的阅读感受。

公众对于图书馆的理解有几种:一是读书借书的地方,二是一个网吧,三是自习室。还有其他的理解,但这三种比较大众化。有一年,我还在国图,有段时间某网吧大火出了人命,连累全国网吧进行整顿。有人到国图问网吧在哪里?这属于公众中信息素质较高的人,他们知道图书馆还提供互联网服务。

那么,有人知道图书馆还有更多的职能吗?比如上图中美国的图书馆向公众提供就业导览的服务。我还真不是很清楚国内的图书馆有多少家在做。如果没做,是否需要做?如果做了,是否需要宣传,让公众知道?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经费如何花真是一个学问,而我们还只是一个说着大人话的小学生。

注:美国88%的公共图书馆提供就业导览服务

电子资源对于图书馆的重要已经不言而喻了,没有必要再去争论传统与数字的二元逻辑了。也许多年后的图书馆只有两种库:善本库和电子库,作为纸张的文献载体不管它的生命力有多么顽强,毕竟有更加方便快捷的类型加以代替。而那时,世界又多了一个博物馆:图书博物馆,说白了就是不卖书的书店。

注:美国66%的公共图书馆向读者提供电子书,而三年前只有38%,链接:http://www.ala.org/ala/research/initiatives/plftas/2009_2010/ebooksmap0910.cfm。

以上两张图都出自美国的ALA,第一张我称其为“开源”,它拓展了图书馆的职能;第二张我称其为“节流”,它利用新的技术巩固图书馆的文献保存和提供的职能。未来的路该往何处走,留给理论家意淫去吧,洗洗睡了。

两张图,两个方向》上有3条评论

  1. 新加坡在提供公共设施方面做得很好,几乎每个公共住宅区都有设施完善的图书馆。现有22间公共图书馆,人口约500万。公众每次共总可借6本书刊(三个星期期限)。除了让公众借阅图书,图书馆也提供上网服务、给儿童讲故事活动、讲座等等。中国是泱泱大国,近年来的经济发展迅速,是该提供更多便民服务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