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人民准备站起来了

埃及人民最近觉醒了,毒豺者穆巴拉克的日子不好过了。贴几张几年前去埃及为埃及人民拍摄的照片:

在埃及吉萨金字塔

亚历山大海港边

在尼罗河游船上的肚皮舞表演

这是肚皮舞表演前的垫场

坐过唯一的一次出租车,把人吓个半死,司机真是一个表面温柔、内心狂野的主儿。

由于有狗仔的精神,很快发现了一个男人带着他的四个老婆逛街,观察半天,顿觉好乏味,再也没有羡慕之情。

跟踪一夫四妻的时候,被反狗仔,搞了一张不雅照。

以前写的埃及游记:

调戏埃及(一):与开罗第一次亲密接触的20分钟

调戏埃及(二):爱上埃及

调戏埃及(三):埃及MM

调戏埃及(四):与亚历山大的一夜情

调戏埃及(五):掀起亚历山大图书馆的红盖头

调戏埃及(六):图有其人

2010,差不多就这样吧

2010年万方数据的年会结束了,我在万方四年多正式的职业生涯结束了,心里还是有些许小伤感,千万别误会,主要是舍不得那么多可爱的MM同事们,顺带着还有那么几个闷骚的小男人们。

我一共参加过五次公司的年会,大多都是吃着火锅唱着歌,被动地堆出年轮推动的皱纹雕刻。

2006年的年会

2007年的年会

2008年的年会,我踩了党史运,中了唯一一次的奖,当时一等奖有五个,我手中有两张抽奖券(拿着另外一位未到场同事的券),全部中得一等奖。下图为我和二等奖的MM互换奖品:

2009年的年会,印象不深了,但老被代表,于是就有了下图:

2010年的年会

主持人

我们部门的节目

2011年,我将在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打杂糊口,暂时还兼任刊物的编辑工作。这一年的目标是温加饱,希望不是焦郁碌和空烦森。我知道虽然这个世界没有最操蛋,只有更操蛋,但还是坚信会有美好的一片绿地和一缕阳光始终在我们身边,这只需要踏踏实实地、扯不到蛋地迈好属于自己的那一步。

互联网万岁!:Internet 2010 in numbers(ZZ)

Internet 2010 in numbers

Posted in Main on January 12th, 2011 by Pingdom

Internet 2010 in numbers

What happened with the Internet in 2010?

How many websites were added? How many emails were sent? How many Internet users were there? This post will answer all of those questions and many, many more. If it’s stats you want, you’ve come to the right place.

We used a wide variety of sources from around the Web to put this post together. You can find the full list of source references at the bottom of the post if you’re interested. We here at Pingdom also did some additional calculations to get you even more numbers to chew on.

Prepare for a good kind of information overload. ;)

Email

  • 107 trillion – The number of emails sent on the Internet in 2010.
  • 294 billion – Average number of email messages per day.
  • 1.88 billion – The number of email users worldwide.
  • 480 million – New email users since the year before.
  • 89.1% – The share of emails that were spam.
  • 262 billion – The number of spam emails per day (assuming 89% are spam).
  • 2.9 billion – The number of email accounts worldwide.
  • 25% – Share of email accounts that are corporate.

Websites

  • 255 million – The number of websites as of December 2010.
  • 21.4 million – Added websites in 2010.

Web servers

  • 39.1% – Growth in the number of Apache websites in 2010.
  • 15.3% – Growth in the number of IIS websites in 2010.
  • 4.1% – Growth in the number of nginx websites in 2010.
  • 5.8% – Growth in the number of Google GWS websites in 2010.
  • 55.7% – Growth in the number of Lighttpd websites in 2010.

Web server market share

Domain names

  • 88.8 million – .COM domain names at the end of 2010.
  • 13.2 million – .NET domain names at the end of 2010.
  • 8.6 million – .ORG domain names at the end of 2010.
  • 79.2 million – The number of country code top-level domains (e.g. .CN, .UK, .DE, etc.).
  • 202 million – The number of domain names across all top-level domains (October 2010).
  • 7% – The increase in domain names since the year before.

Internet users

  • 1.97 billion – Internet users worldwide (June 2010).
  • 14% – Increase in Internet users since the previous year.
  • 825.1 million – Internet users in Asia.
  • 475.1 million – Internet users in Europe.
  • 266.2 million – Internet users in North America.
  • 204.7 million – Internet users in Latin America / Caribbean.
  • 110.9 million – Internet users in Africa.
  • 63.2 million – Internet users in the Middle East.
  • 21.3 million – Internet users in Oceania / Australia.

Social media

  • 152 million – The number of blogs on the Internet (as tracked by BlogPulse).
  • 25 billion – Number of sent tweets on Twitter in 2010
  • 100 million – New accounts added on Twitter in 2010
  • 175 million – People on Twitter as of September 2010
  • 7.7 million – People following @ladygaga (Lady Gaga, Twitter’s most followed user).
  • 600 million – People on Facebook at the end of 2010.
  • 250 million – New people on Facebook in 2010.
  • 30 billion – Pieces of content (links, notes, photos, etc.) shared on Facebook per month.
  • 70% – Share of Facebook’s user base located outside the United States.
  • 20 million – The number of Facebook apps installed each day.

Web browsers

Web browser market share

Videos

  • 2 billion – The number of videos watched per day on YouTube.
  • 35 – Hours of video uploaded to YouTube every minute.
  • 186 – The number of online videos the average Internet user watches in a month (USA).
  • 84% – Share of Internet users that view videos online (USA).
  • 14% – Share of Internet users that have uploaded videos online (USA).
  • 2+ billion – The number of videos watched per month on Facebook.
  • 20 million – Videos uploaded to Facebook per month.

Images

  • 5 billion – Photos hosted by Flickr (September 2010).
  • 3000+ – Photos uploaded per minute to Flickr.
  • 130 million – At the above rate, the number of photos uploaded per month to Flickr.
  • 3+ billion – Photos uploaded per month to Facebook.
  • 36 billion – At the current rate, the number of photos uploaded to Facebook per year.

Data sources and notes: Spam percentage from MessageLabs (PDF). Email user numbers and counts from Radicati Group (the number of sent emails was their prediction for 2010, so it’s very much an estimate). Website numbers from Netcraft. Domain name stats from Verisign and Webhosting.info. Internet user numbers and distribution from Internet World Stats. Facebook stats from Facebook and Business Insider. Twitter stats from Twitter (and here), TwitterCounter and TechCrunch. Web browser stats from StatCounter. YouTube video numbers from Google. Facebook video numbers from GigaOM. US online video stats from Comscore and the Pew Research Center. Flickr image numbers from Flickr. Facebook image numbers from this blog.

Fuck对中国学术期刊的影响浅析(2011更新版)

2007年12月17日,我的博客还在新浪,当时写博的热情很高,如同现在的微博。我那时写过一篇“Fuck对中国学术期刊的影响浅析”的博客论文,因为当时有着行业内资源的优势,我不知深浅地Fuck了一下学术期刊。

我做编辑已经五年多了,除了每个月总有几天不舒服外,还有就是出刊后诚惶诚恐地害怕有大的错误。小问题不可避免,毕竟有新闻出版总输的万分之几的差错率在那里做后盾呢,再说拉屎放屁的编辑总不会像贵党一样伟光正。但大过错甚至原则性的问题出现的话,会使自己很受伤。虽然不太会出现写成“温家@@室”或者“朱镕基总经理”这样被人八卦的尴尬甚至罪过,但如果有专业中的外行表现也是很难堪的,比如Fuck在期刊的应用,如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成功实践一样。

这篇Fuck博文写前写后期间,国内的数据库排查了一遍Fuck,基本上没有了此类错误。但前几天,访问某国内数据库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Fuck重出中国学术期刊江湖,这正是应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大道理。我试举几例。

下图是一个标准的中国期刊式Fuck,它直接对应的是中文的“干”,来源于某期刊2008年第六期。

以下两图中的Fuck好像没有用错,人家这个专业领域的东东我也懒得考证了,但却是长了见识,算是此次更新版的一个收获吧。

重贴一次我三年前发的那篇博文:

Fuck对中国学术期刊的影响浅析(图文版)

图有其表

前言

会讲话的人使用频率很多但上不了台面的语言有不少,其中以Fuck为代表。我记得刚上大学的时候,班主任第一堂课说尽量不要用这个词,下课后打篮球的时候就FuckFuckFuck说个不停了。中国各地都有骂人妙语,比如北京通用“SB”,成都漫布“雄起”,广东都吃“顶你个肺”,山东人爱说“你妈个X”,但他们都不敢说是世界通用的置标语言,因为有Fu*k。

1 Fu*k的由来

在古时的英国,一般人不能随意做爱。除非他们是皇家贵族,不然一定要有国王的允许。所以当人们想要生小孩时,他们就会去跟国王申请允许,国王就会给他们一个牌子挂在门上,代表他们可以做爱。在牌子上写着Fornication Under Consent of the King(在国王的允许下做爱)。这就影响了整个世界语言的体系,造就了英语在世界上的霸主地位,莎士比亚的戏剧在此也甘拜下风。

我以前看过一个YouTube的视频,讲Fuck的种种定义,用法真是千姿百态,翻开Oxford词典,解释为:have sexual intercourse。

2 Fuck的中国本土化

Fuck在中国的翻译大家都心知肚明了,自从鸦片战争打开国门后,这个词也跟着鸦片在中国玩双飞了。很多中国人都用它来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真是居家必备、杀人放火之佳品,语言的魅力在这一个词中显露无疑。稍微上一点层次的人,或者说读过几年洋文的,甚至只认识几个英文单词的人,在很多场合为了显示自己的水平,就直接用Fu*k这个洋词了。笔者认为不是很好,中国语言这么丰富,为什么非要用资产阶级的东西,一点都不爱国,我们不但用国货,而且要用国语。

3 Fuck知识传播之路

文学作品里有很多篇章会出现Fu*k,像我这个从初中就爱看《小说月报》的伪文学青年就很早受过Fu*k在文学作品中的洗礼了,而且中国的语言更丰富,有多种单字能够对应。连中学课本里都有这种类似的词汇来表达主人公的感情。

4
Fuck从下里巴人到阳春白雪

笔者从事学术期刊编辑工作,每时每刻都会看很多期刊,所以总要将期刊分出不同种类,比如人文社科和STM期刊就有很大的区别,消费类期刊和学术期刊有相当的差异,比如Fuck这种文学词汇只会适用于人文社科或者消费类期刊,不会在STM学术期刊中出现。随着知识的增长,慢慢地颠覆了我的很多认识。

5 案例调查和分析

上周,人称图林小护士的游园老弟真抓实干地贴出了一张照片,让我惊出一身冷汗。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万方数据出问题了,怎么能够让人家省委书记这么Fu*k一本学术期刊,但科学的研究态度让我展开了深度调查,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fuck 1
我调查的第一步就是下载了文章全文,发现根本就没有英文题名,我心里暗暗责骂万方,也不是机器翻译,怎么就能这么弱智!但科学的态度注定我不能够以偏概全,所以要找到整本刊看看是否有英文目录,这一看,真是“除却巫山不是云,Fuck留存期刊间”。我错怪万方数据了……



fuck 2
作为有着严谨的学术态度的人,我认为这不是偶然现象,于是展开了天罗地网般的data
mining。这一mining,真是“素琴无弦而长调,期刊有Fuck似远音”。

1 粉煤灰山砂路面砼的技术经济性研究 重庆交通学院学报
2006/06

Fuck the shrinkage properties 干缩特性

2 导流筒在粉浆罐中的应用 酿酒 2006/04

fuck alcohol that method smash produce
干法粉碎工艺的酒精生产

3
体积膨胀率作为干红葡萄酒发酵过程参数可行性研究中国生物工程杂志

2005/S1

The grape wine that fuck出现了2次,干红葡萄酒

4 手术后患者随访工作重点的探讨 国际医药卫生导报
2005/06

Practice the duty pack fuck the system
实行责任包干制

5 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提高《化工原理》教学质量广东化工

2005/02

close by profession to fuck the lesson
相近专业的课程

6 干旱对甜、糯玉米幼苗生长和生理指标的影响研究玉米科学

2005/01

fuck the material backlog the speed
干物质积累速度

7 祝京水库病坝稳定计算基本参数确定 水力发电 2005/02

the density of fuck 干密度

8 建筑学科教学改革的思索与实践 高等建筑教育 2004/03

the lord fuck the curricular 主干课程

9 玉米早期及吐丝期去叶对生长发育的影响 玉米科学
2004/02

摘要关键词共出现4次fuck,如to fu*k the material kacklog
干物质积累

10 利用双酶玉米淀粉糖浆研制超干基酒 食品科学
2004/06

to fuck the spirit 超干基酒?

11
浓相气力除灰系统在火力发电厂中的应用山东电力高等专科学校学

报 2003/06

to fuck the ash

6 结语

其实“干”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根本就没有fu*k这个意思,但为什么我们会这样进行翻译呢,它引起了我作为一名有强烈历史责任感的学者的思考。思前想后,我也想不明白,是上帝给我fu*k巴巴的学术期刊开的小玩笑,还是为fu*k静的天空带来一丝云彩,抑或是官僚体制下的fuck群关系的良好体现?反正fuck每天都在我们身边,比如我:

今天穿上fuck爽的衣服,顶着fuck咧的寒风,吃了一碗没有水的fuck面条,fuck劲十足地进入办公室,碰到部门一名fuck事,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我问他:你fuck吗?他说:fuck脆点,为什么老迟到?我说:我用不着你fuck预我的考勤,该fuck嘛fuck嘛!他fuck笑道:我才懒得fuck涉你的破事,因为今天有fuck部会议,你又是预备fuck部,耽误了事,你可就fuck瞪眼,我也只能fuck着急了。我急忙fuck咳了一下,说:化fuck戈为玉帛,不好意思刚才向你fuck嚎了几句。我是一名fuck将,要积极向上当fuck部。

中午也没有喝水,只吃了一点fu*k粮,同事给了一点fuck货,在没有人fuck扰的情况下,我就急忙出门了,为什么?因为我fuck妹妹来找我,我买了一束fuck花,就直奔车站而去。

……

后记

下图是一本名为《包装××》的期刊,里面有一篇文章的英文题名为:“learn fore,fuck previously, see the real results”,列位看官,您能知道它的中文原名是什么吗?
fuck 3
鸣谢

我要感谢很多人,只能是口头感谢,严格意义上是fuck谢。fuck谢Feng借我器材摄影,fuck谢tracy提供相关素材,感谢网友的无私帮助,感谢新闻出版总署fu*k练的工作态度,没有你们的管理,我不可能有这篇文章,再次fu*k谢!我爱你们!

参考文献

来自你,来自他,来自我们二十一世纪的新一辈

友情提示:图有其表2007年第一篇学术文章

P.S. 年轻人fuck什么不好,非写博客!

  1. 竹帛斋主
    十二 17, 2007 @ 22:52:59 [Edit]

    恭喜!您这篇博文在圈子“图林博客圈”由“竹帛斋主”加为精华博文!

  2. 竹帛斋主
    十二 17, 2007 @ 23:02:03 [Edit]

    试图推荐到新浪首页去。

  3. 新浪网友
    十二 18, 2007 @ 00:32:00 [Edit]

    广东话粗口应该係”屌你老母”,如果你听不懂,可以用”丢了个螺母”,但要读快点,最后有点连读的感觉..那就出味道了!…

  4. sogg
    十二 18, 2007 @ 00:48:47 [Edit]

    嘿嘿

  5. 新浪网友
    十二 18, 2007 @ 03:26:23 [Edit]

    好文!!!还有先进性,也很有意思。在网上看到很多文章,题目叫“先进性教育,真抓实干”,按照这样的翻译逻辑,嗬嗬,什么意思?

  6. 新浪网友
    十二 18, 2007 @ 03:28:51 [Edit]

    好文!!!还有先进性,也很有意思。在网上看到很多文章,题目叫“先进性教育,真抓实干”,按照这样的翻译逻辑,嗬嗬,什么意思? 雨僧另,先发的留言怎么会是别人的名字?

  7. 书蠹精
    十二 18, 2007 @ 05:02:23 [Edit]

    不错!年轻人很有创新意识啊!《新英汉词典》1979年版:fu*k=欺骗,利用,占……的便宜。

  8. 丫枝
    十二 18, 2007 @ 08:22:02 [Edit]

    论文不是太规范如果要想走出国门,还应该有中英文摘要还有可进步的空间呀!

  9. 老槐
    十二 18, 2007 @ 08:29:57 [Edit]

    不愧是大编辑啊,写出来的07最后学术论文,与那些Fr*k巴巴的学生论文就是不一样。选题独具慧眼,理论联系实际,结构合理,文字流畅,还有案例分析,如果按丫老师所说加上中英文摘要,简直是MBA论文水准了。

  10. 老槐
    十二 18, 2007 @ 08:31:03 [Edit]

    不愧是大编辑啊,写出来的07最后学术论文,与那些Fr*k巴巴的学生论文就是不一样。选题独具慧眼,理论联系实际,结构合理,文字流畅,还有案例分析,如果按丫老师所说加上中英文摘要,简直是MBA论文水准了。

  11. 游园
    十二 18, 2007 @ 09:18:00 [Edit]

    表哥还是把文章放出来了,妙极了妙极了。最后一幅图中的英语是“学在前、干在先、见实效”。

  12. 新浪网友
    十二 18, 2007 @ 10:27:46 [Edit]

    这视角够独特!顶一个!

  13. 佩服游园
    十二 18, 2007 @ 10:29:56 [Edit]

    游园同志已经领悟了f**k的真正精髓,这么难的问题都猜的出来,cb啊!

  14. 邗左书蠹
    十二 18, 2007 @ 13:23:12 [Edit]

    老槐也拼错了,fr*k是什么东东呢?

  15. 小5
    十二 18, 2007 @ 14:09:01 [Edit]

    这年头Fu*k一下也不容易啊。。表兄写的很Fu*k练!是Fu*k big thing的

  16. 新浪网友
    十二 18, 2007 @ 14:59:09 [Edit]

    不得不佩服表哥太油菜了!gongshu

  17. cjh
    十二 18, 2007 @ 15:16:27 [Edit]

    老顾,服了!

  18. 图谋
    十二 18, 2007 @ 20:34:55 [Edit]

    雄文。

  19. 李心民
    十二 19, 2007 @ 08:36:42 [Edit]

    早晨好!提前祝您圣诞节快乐!拜读,谢谢您,使我得到了新的知识,帮助我了解了世界。我有新作。

  20. sss
    十二 19, 2007 @ 14:30:18 [Edit]

    学习老顾严谨的学术态度!太精彩了!哈哈

  21. feng
    十二 19, 2007 @ 14:47:55 [Edit]

    不用fu*k谢,相机拿来fu*k什么的?就是为了fu*k点有意义的事情。。。。

  22. 海雨
    十二 20, 2007 @ 04:22:15 [Edit]

    图表兄,你这个帖子绝对经典。别的坛子也有类似的帖子,但是都是“下里巴人”的例子如酒馆菜单。没有提升在学术期刊和封疆大吏的高度。我在那2个坛子跟了一贴,让他们自个儿google你的博客。你这个帖子我可以转贴到几个海外的坛子,伊甸文苑和华夏文摘吗?

  23. 海雨
    十二 20, 2007 @ 04:43:44 [Edit]

    在美国读书时,住学生宿舍。5人一套间。2双人间,1单人间。单人间住校篮球队的黑人球员,那哥们每天换女朋友,因为是单人间,倒也不必广而 告之其他众室友(宿舍的规定是民不告官不究,只要套间里别的室友没意见,就可以)。隔壁双人间一室友是(第一次)海湾战争的退伍海军陆战队员,有一固定女 友,因为是双人间,他每次Fornication时,就在门上挂一牌子,昭告他的同室的室友,“…请敲门,并且请给我们5分钟”。

  24. 博主
    十二 20, 2007 @ 21:16:02 [Edit]

    谢谢各位!海雨兄请转载,谢谢赏光。

  25. 图林小钟
    十二 24, 2007 @ 18:13:26 [Edit]

    收藏!

  26. 新浪网友
    十二 26, 2007 @ 23:01:04 [Edit]

    要fu*k到底,支持表哥。

  27. Annette
    十二 31, 2007 @ 18:54:50 [Edit]

    厉害,佩服,不愧是才子

  28. 东方中华
    一 09, 2008 @ 18:36:03 [Edit]

    佩服图图

  29. 非常不小心
    五 07, 2008 @ 16:02:20 [Edit]

    我是来拜过真正fu*k学问的同志

  30. cranewang
    五 08, 2008 @ 13:35:28 [Edit]

    干(幹)在台湾是与f**k意义相当的。我猜想,是当初金山快译(最最流行的机器翻译软件),曾经借鉴(或者抄袭)过台湾人开发的软件。于是 干 就等于 f**k 了。哎…

  31. 不是俺
    五 24, 2008 @ 18:07:53 [Edit]

    本土化的确实牛……

  32. 新浪网友
    六 02, 2008 @ 21:32:04 [Edit]

    好,这体现国内的优质教育。还有学术期刊的牛逼性。

  33. 新浪网友
    六 03, 2008 @ 16:07:53 [Edit]

    牛!!!这都被你发现了

  34. 白虹
    六 04, 2008 @ 10:20:57 [Edit]

    我也看到甘肃省委书记那篇fu*k文,汗死了,可惜学术态度不好,未作深究。

我当过偷书贼

我前几天在书社会做过一个调查:你偷过、窃过、撕过、剪过图书馆或者书店里的书吗?目前的结果如下:

参与的人没有我想象的多,Nalsi留言说看不太懂我的选项,但我还是要主观地认为很多人是有过此种行为的,因为我也是其中一份子。

读书的成绩不好,也许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很喜欢看乱七八糟的东西,上小学和中学的时候,我经常看父亲的单位里的报纸,2X年前,北京发生了那个事件,过了没有多长时间,我就发现《光明日报》(印象中是,也许有误)用了100天,为前一年的那部红透中国的专题片《河@殇》(CCTV播出)挑了100个错误,那针针见血的评论让我一时摸不着头脑,……,也许鲁迅说的“痛打落水狗”就是这个姿态吧。

这种情形给了我一个好奇,那就是我特别想看看《河@殇》的全部解说词,可是在那种情形下,是很难实现的。接着批判《河@殇》的专著陆陆续续出来了,几年后我有一次在山东的某小型图书馆就发现了这么一本,印象中还不薄。让我特别高兴的是,这本书竟然有《河@殇》的全部解说词作为附录,我现在觉得这就是标准的“打着红旗反红旗”。我当时的第一意识就是要将这本书占为己有,现在已经忘记了如何谋划这个计划及诸多计划的不可实现可能,最终的结果是我将解说词用小刀给切下,偷偷带出了图书馆。

这个不道德的战利品让我兴奋了一小阵子,虽然现在它已不知何处,但这段记忆却无法在我的脑海中抹去。也许是因为上帝希望我救赎自己,所以让我后来做了图书馆员。

顺便说一下,几年前,我逛北大周末书市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本《河@殇论》(文化艺术出版社,1988年9月),定价2.45元,我用了6元买下。

P.S.现在孔子的塑像出现在我爱北@京@敏@感@词,我忽然想起了这个专题片及关于它的图书在我身上的印记。

电子书阅读器@《今日阅读》

一个多月前,我接受了《今日阅读》杂志的邀约,就电子书阅读器回答了一些问题,据说杂志已经出版,我还没有收到,以下是我的回答:

《今日阅读》:目前国内市场上的电子书似乎主要指电子书阅读器这样一个手持阅读终端,而国际市场上,以Kindle为代表的电子书概念,是“版权内容-交易平台-阅读器终端”的综合指代。那么,究竟什么是电子书呢?

顾晓光:用英文来理解可能更直接一些,eBook,也就是数字化的图书,它需要用专门的电子终端设备来阅读。目前我们把以Kindle为代表的eReader / eBook Reader也称为电子书,但更为规范的说法应该是电子书阅读器。《新闻出版总署关于发展电子书产业的意见》中将电子书定义为“将文字、图片、声音、影像等信息内容数字化的出版物”。但同时,该意见又将电子书具体所指为“植入或下载数字化文字、图片、声音、影像等信息内容的集存储介质和显示终端于一体的手持阅读器”。一个“容”、一个“器”,都可以称为电子书。

《今日阅读》:电子书阅读器其实在十多年前就诞生了,业界认为1998年推出的“火箭电子书”(Rocket eBook)是市场上第一部电子书阅读器。但是电子书阅读器在这十多年的发展中并没有取得很大的反响,人们还是习惯阅读纸质书籍,或者在电脑上、MP3、手机等设备上阅读电子书。为什么近两年,电子书阅读器开始在市场上高歌猛进了呢?

顾晓光:1 家用电脑等阅读终端的普及使更多的人习惯于电子书的阅读;2 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也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慢慢改变;3 eInk技术成为电子书阅读器在这几年发力的一个硬件条件;4 亚马逊Kindle阅读器的商业模式创造并引领了一个较好的产业环境。

《今日阅读》:目前全球电子书阅读器群雄逐鹿,国外著名品牌有亚马逊Kindle系列、SONY电子书阅读器家族、富士通FLEPia电子书阅读器、巴诺书店的nook、iRex公司DR800SG、三星电子的SNE-50K、明基的nReader K60等,国内也有汉王公司高调推出的N510、N516、N517、N518、D20、D21、F21等多个产品,专做PDF阅读器软件的福昕软件的Foxit eSlick,方正公司的“文房”(WeFound)以及中国移动推出的“G3阅读器”等,此外,包括包括惠普、戴尔、联想、华为、长城、长虹、华硕、清华同方、纽曼、华旗等在内的近100 个品牌都推出自己的电子阅读器产品。这么多的商家进入电子阅读器的市场,那么它的商业模式和产业链是怎样的呢?

顾晓光: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国内外阅读器厂商的定位各有不同。Kindle目前的成功得益于它很好地解决了电子图书从出版到流通的一系列环节,而这种模式得益于亚马逊公司在书业多年的积累和美国良好的版权制度保护。没有这样的积累和制度支撑,这种商业模式很难成功。我国虽然有很多家厂商在做阅读器,但大多是以销售阅读器这个硬件设备为主,所以国内的产品价格较高,几乎做不到相关的增值收入。今年盛大推出的Bambook阅读器意在打破这个格局,因为他们拥有大量的版权资源,但销售的前景不好说,至少我不抱有乐观的态度。

《今日阅读》:电子书阅读器的产业生态如此复杂,竞争又如此激烈,您认为,哪一点是电子书阅读器成功的关键呢?

顾晓光:毫无疑问,抓住数字出版的源头才是关键,而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如何能够拿到“资源”以及如何能够平衡相关权益方的分配,这两个方面互为因果。

《今日阅读》:我们国内的电子书阅读器具体生态如何,与国外相比有哪些不同或者差距?

顾晓光:刚才说到了国内厂商大多是以销售阅读器这个硬件设备为主。需要补充的是,我国的阅读器以礼品市场作为主打,有点像文化消费的奢侈品。关于与国外相比的差距,我还是引用一下官方的说法吧:“电子书原创内容不足、编校质量低劣、相关标准缺失、版权保护手段滞后、市场竞争无序、产业监管缺位、专业技术人才缺乏等一系列制约电子书产业发展的问题亟待解决”,——引自《新闻出版总署关于发展电子书产业的意见》。

《今日阅读》:现在有一部分人对电子书阅读器的前景并不大看好,他们认为市场上有很多替代产品,如手机阅读在中国市场已经成为很普遍的现象,还有MP3、PSP、手提电脑等,都可以进行电子阅读。特别是在苹果公司推出平板电脑Ipad之后,更是对电子书阅读器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您怎样看待电子书阅读器与这些替代品之间的较量?

顾晓光:如同电子书阅读器被广泛地称为电子书一样,现在业内一般称拥有eInk或者与之相似技术制造的阅读器才是电子书阅读器,基本是一个仅用来读书的设备。我并不这么认为,我的理解是至少满足以下几个条件都可以成为电子书阅读器:1 便携;2 有一定的资源作为支撑;3 有相关的文档标准和版权保护作为基础;4 电子屏幕的尺寸不能过小,一般不能小于5寸屏幕,因为这直接影响到传统阅读延续下来的感受。

虽然iPad为平板电脑,但它也是一个阅读器,它满足我以上所说的所有条件。iPad只是不那么纯粹,对于读书人来说,最大的罪恶就是告诉你还有很多比阅读文字更有意思的事情。

专门的电子书阅读器与iPad有竞争关系,但更多地是共同促进电子书产业的发展,毕竟它还属于一个新兴的产业。另外,专门的电子书阅读器和iPad的群体有一定的差别,不能说相互之间是替代关系。从目前看,专门的电子书阅读器还属于蓝海,属于阅读的洁癖人群。

《今日阅读》:目前从电子书阅读器的定价上看,国外的价格从199美金到799美金不等,这个层次的价格对消费者不算低。国内也是如此,平均价格在2000元左右,方正更是为“文房”准备了一个要价4800元的豪华套餐,难以为广大消费者接受。方正公司解释说“文房”的定位是那些 “衣食无忧、有车有房、热爱读书的高端时尚人士”。您认为电子阅读器的目标群体应该是什么,多少价格合适呢?

顾晓光:国内的市场定位还是礼品,由于eInk技术的垄断和产能的限制,价格还是较高;由于eInk技术的欠缺,很难做到普及。我认为它还是属于文化消费的奢侈品。
我认为它是10本书的价格比较合适,目前Kindle3最低价格为139美元,大约就是美国10本书的价格。在中国来说,不能超过500元。

《今日阅读》:去年“两会”上,有人大代表为使用电子书算了一笔账:九年义务教育取消书本费,政府9年给一个学生的书本费补贴约为1600元,与电子书阅读器价格相当。如果政府用这一补贴推广电子书进校园,有望解决学生书包过重难题,减少课本纸张消耗,推动电子教材业发展,以及优质教学资源的普及共享。您怎么看电子书在校园的发展?

顾晓光:美国已经有校园进行推广,不知道效果如何,但我认为这个行动应该缓行。目前,eInk技术的阅读器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环境有很多待完善和难以解决的地方,可以说并不是一个成熟的产品,政府不应该将其作为教育市场的实验品。

《今日阅读》:早在2007年Kindle阅读器刚推出时,来自美国新泽西州的Sparta公共图书馆就采购了两台Kindle阅读器进行出借服务,成为美国第一个开展Kindle阅读器出借的图书馆。Sparta公共图书馆为了让读者更方便地看到自己想看的电子书,直接允许读者在借出的Kindle阅读器上利用图书馆的账号免费下载(实际上是代替图书馆采购人员进行购买)Amazon网站上的一本书。在国内,也有一些图书馆进行尝试,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等都已经推出手持阅读器的借阅服务。您认为电子书阅读器在图书馆的适用性怎样?

顾晓光:图书馆应该做的更多。阅读器作为一个阅读的新兴终端,为用户提供了不一样的阅读感受,它是传统阅读的延伸。图书馆作为人类终生学习的课堂,尽可能地为读者提供新技术下的服务模式,并引导公众认识阅读器,对于阅读器厂商的产品改善和这个产业的发展都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今日阅读》:电子书阅读器的大力发展也引起了图书馆的变革。2009年9月4日,《波士顿环球报》发表了一篇报道,名为《没有书的图书馆》。它说的是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库欣高级中学(Cushing Academy)的图书馆准备将其藏书全数捐出,取而代之的是图书馆订购的13个数据库、65台Kindle阅读器、三台大屏幕彩电以及售价达1.2万美元的咖啡机。您怎样评价这件事,在您看来电子书阅读器会带给图书馆什么样的影响?

顾晓光:不同类型的图书馆有着不同的功能需求和责任,这个中学图书馆这样做,虽有大跃进嫌疑,但不妨把它当成数字时代吃螃蟹的人。没有那么多风险带来的后果,去勇敢地尝试是值得赞赏的。如果美国的国会图书馆这样来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另外提一个与之类似的情况,做个比较。美国宾州爵硕大学(Drexel University) Hagerty图书馆是美国首批学术期刊采集和收藏数字化的高校之一,从1998年开始,基于用户的调查,他们就转变了采访方针,几乎只购买电子资源的学术期刊,印本期刊越来越少,成为数字化馆藏的一个成功案例。
从目前看,阅读器对图书馆的影响不大。如果说有影响,应该是互联网对图书馆的影响有多大,而阅读器只是网络大树下的一个新枝而已。

《今日阅读》:对电子阅读器的特点和发展状况进行了这么多分析,最后请您预测一下电子书阅读器的未来。

顾晓光:还是那句老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未来阅读器的发展离不开技术的进步以及随之带来的用户阅读习惯的改变。这一天要多快有多快,对比一下音乐之于MP3就可以了。目前看eInk技术单一读书的功能及相关的缺点,很难做到大众,甚至它可能就是一个短暂的过渡品,像SONY公司的MD对于音乐播放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