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葡萄牙(五):国家图书馆

葡萄牙的国家图书馆在里斯本,并不在繁华路段。在有限的时间里,专门去看了看。很难想象,这个昔日强国的国图是如此的不起眼。一个三层的小楼,楼前有一片很大的草坪。进入图书馆里面,读者不算多,非常安静。本想在网上搜一下相关资料,发现少的可怜。

行走葡萄牙(四):辛特拉、罗卡角

在葡萄牙的里斯本只有两天的时间,走马观花,例行公事般走了常规的线路:第一天为里斯本的外圈,相当于北京的郊区游;第二天为里斯本的城区。

早上到火车站买了外圈的通票,第一站为辛特拉,刚出车站在旅游中心碰到了Quanlin和Jingze,他们是在巴黎工作的华人,租了一辆福特车,聊了几句,他们邀请我们同行大圈。这是里斯本之行最大的意外收获,我们就不用去赶下一站的汽车了,可以最大尽兴地去游览感兴趣的地方。而且,还交到了一对朋友。他们去年在巴黎结婚了,在美丽的普罗旺斯拍的婚纱照。他们的宝宝也要来到这个世界了,恭喜,恭喜!

辛特拉(Sintra)是联合国的世界遗产,拜伦曾称之为“极乐世界之门”。它的美如何去表述?算了吧,走马观花的惊艳留待下次的回眸吧。如果没有世界各地的游客,说是世外桃源也不矫情。我们的车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盘行,城堡、公园、森林、王宫,我们哪有这么多时间缱绻在其中!下图为比较有代表性的贝纳宫国家宫殿。

下一站是罗卡角(Cabo da Roca),说白一点就是欧亚大陆的最西端,用自恋似的语言描述就是“陆止于此、海始于斯”,来到这里,就能看到大西洋了。除了灯塔、十字架等标志性的建筑之外,就是那海天一色的大西洋了。如果说在辛特拉,你可以伴着抒情的小清新寻古思今的话,那么在罗卡角就是重金属了,撒开了呐喊吧、撒野吧。说起来,罗卡角真是没有什么可说的,给人带来的只有内心的感受和吹牛的本钱。

我再牛逼一次,曾经到过非洲大陆的南端:好望角。

离开罗卡角后,我们又经过了几个地方,包括伊恩·弗莱明(Ian Fleming)写作007的小城卡什卡斯。吃了蛋挞,参观了贝伦区,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我们驱车回市区,在高速公路上突然被一个老太太追尾了。由于责任比较明确,双方可以自行处理,Quanlin和Jingze会法语,老太太也会说法语,沟通起来没有障碍。但老太太不认账,只好叫来警察。不一会儿,一位帅哥警察过来了,他竟然也会说法语!我们没有多余的交通标识衣服,按照规定只能呆在车里(中国没有这个规定)。过了一小会儿,又来了一个帅哥警察,他说起了英语。警察还是很公正的,但Quanlin说早知道这么耽误时间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因为租的车已经有保险了。哈哈,不过这真是一次有意思的经历。


里斯本外圈四人帮

行走西班牙(三十):塞维利亚大教堂和古王宫

上回书说到工作人员告知还在排队的游客塞维利亚大教堂(Cathedral de Seville)的关门时间到了,而我就是被拒之门外的第一人。失望的心情可想而知,但我并没有主动离开,而是看看是否能够有缓和的余地。由于语言不通,只能用静止的身体来表明自己的态度。人群中发出了抗议之声,没多久,我们都被放行了,“这是一个奇迹”?不,西班牙人是很随性的,在此时,你会觉得他们的可爱。

上图为塞维利亚大教堂外景

塞维利亚大教堂是西班牙最大的教堂,也是欧洲第三大教堂。我不知道用什么标准去划分几大,但这个教堂确实名不虚传,大气而精致。据说罗马教皇保罗二世曾两次造访此教堂。

教堂内有很多艺术珍宝,此外,最让大众熟知和感兴趣的是哥伦布的灵柩即藏于教堂之中,下两张图为哥伦布灵柩的藏区。

在参观大教堂之前,我们先来到古王宫(Reales Alcazares),这是在以前摩尔人建造的伊斯兰风格的王宫改建而成。由于安达卢西亚地区融合了伊斯兰文化和西方文化,所以更加吸引游客。当西班牙人打败摩尔人以后,他们并没有将其伊斯兰建筑全部铲平,大多是在摩尔人建筑的基础上进行改建。但上面的大教堂是个例外,只保留了希尔达塔。

行走西班牙(二十九):格拉纳达的爱与憾

接上回书,早上7点前赶到阿兰布拉宫(la alhambra,注:h不发音),发现已经有约百人在排队,但心里比较踏实了。我记不得他们是8点还是8点半开始售票,在售票前闲来无事,随便乱走打发时间。清晨的格拉纳达穿着冲锋衣还有些冷,就到旁边的咖啡馆买了杯咖啡取暖。在北京都没有这么早去排队,大老远跑到这里来,像号贩子一样,不过等待是一种美德。

人群开始慢慢地往前移动,开始售票了。悲催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在售票处前方约20人左右的地方停住了脚步,票没了!前面的英国人不干了,骂着脏字发泄着自己的不满。我还好,只能用下次再来去宽慰自己了。出现这种情况基本只有一种可能,当天的团队票实在太多了。所以建议大家如果去格拉纳达,一定要提前在网上预订阿兰布拉宫的门票。

虽然入不了宫(这句话好像挺别扭),但宫外有个公园可以逛一逛(特别推荐一下我的朋友Hugo在blogbus上的格拉纳达美图,里面有阿兰布拉宫的照片)。

上图为格拉纳达的标志:石榴

虽有很大的遗憾,但宫外也有不少春光,不知不觉也转了大半天,虽说宫外孕不好,但宫外运气倒是不错。

回到城区,看见一个音像店,这是我到一个城市不可放过的落脚地。


街头的报刊亭,买了一本西班牙版的《国家地理》,本期还附送了一张国家地理纪录片光盘。


晚餐的时间到了,进了一家小饭馆。由于西班牙人晚餐从8点才开始,当时还没有顾客。店老板是一个韩国人,来西班牙几十年了。非常热情的老板,同是亚洲人,又似见到老乡般的亲切。我们点的是套餐,价格也不贵,每份7欧,味道也是相当的不错。西班牙的小饭馆虽然面积不大,但是细节的点缀都透出它们的历史和精致。

第二天要重新回到塞维利亚,晚上会乘夜车去葡萄牙的里斯本小住两天。我们计划乘坐欧洲的高铁renfe返回塞维利亚,这样的话,汽车、铁路、飞机就都体验过了。下图为renfe高铁及西班牙的铁路系统。

塞维利亚主要的景点是塞维利亚大教堂(Cathedral de Seville,这个教堂是西班牙最大的教堂,也是欧洲第三大教堂)和古王宫(Reales Alcazares),我们计划将安达卢西亚地区的重头放在最后。下午2:30,回到塞维利亚,直奔目的地而去。由于这两个景点紧邻,而且古王宫关门时间相对早,所以我们先参观王宫。等参观完王宫,发现大教堂外排队的长龙依然。前面是一对韩国的情侣,等他们进入后,工作人员拦住了以我为首的一大撮人。时间到了,他们不让进了……

行走西班牙(二十八):改道格拉纳达

我做西班牙攻略的时候,没有把格拉纳达(Granada)放在日程里面,主要的原因是我尽可能地在一个城市里多走走,并不希望走马观花。但等到了西班牙,我做出了此次伟光正行程中唯一的改变:从塞维利亚的行程中分出一天来去格拉纳达,只因为那里有一座阿罕布拉宫,西班牙乃至欧洲最富盛名的摩尔人建造的伊斯兰宫殿。

从塞维利亚到格拉纳达并不远,大约3个小时的长途客车就到了。等来到格拉纳达,立即爱上了这座城市。后来看书才知道,格拉纳达是摩尔人在伊比利亚半岛最后的首府所在地,属于夕阳中最亮的那一抹彩霞。

格拉纳达在西班牙语中有“石榴”的意思,石榴也就成了这座城市的标志,它甚至出现在市徽里。城市不大,象重庆一样,属于山城。提前预订了一个全世界最窄的宾馆Hotel Molinos(68欧元),价钱公道。这座城市的美让我们想再逗留一天,可是这个最窄的宾馆已经没有房间了,只好再在这座城市中寻找。虽然大多都已经满员,但幸运找到的一家价钱也不贵,而且比之前的宾馆还要便宜一些,我印象大约40欧。


入选吉尼斯纪录最窄宾馆的Hotel Molinos


格拉纳达市景


格拉纳拉市景


西班牙的吉他闻名于世,格拉纳达有不少吉他店,不过价格也让人咂舌


西班牙的火腿


一个很不起眼的小艺术展览室,也可以称之为博物馆,随便进出。


从超市采购的饮品。说起超市,可真是见识到西班牙人的慵懒生活。宾馆的楼下就是一个超市,在格拉纳达应该算是比较大的了,我下午两点下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关门休息了,被告知下午五点开门营业。等我五点准时光临的时候,还没有开门,只好随便在周围逛逛。不远处,发现了一家小超市,推门进入,原来是中国人开的。和老板闲聊,他是从浙江来的,每天8:00-24:00营业,营业时间差不多比当地人超市多近一倍,很辛苦。难怪西班牙人曾经起诉某些华人商店破坏市场秩序呢。随便买了点,返回宾馆时,发现刚才的那个大超市开门了。等我晚上差不多9点再去的时候,我是最后一批顾客,因为他们要打烊了!


夜晚的格拉纳达是纸醉金迷的腐朽生活,花不多的钱可以在此小酌


Spain is not Spain?


小巷、街灯和楼上的大叔


俯瞰夜晚的格拉纳达


阿罕布拉宫旁边的同名宾馆,价格应该不菲,我进去参观了一下


Hotel Molinos除了是最窄的宾馆外,给我最大的惊喜是它的楼顶竟然开放,我和张洁老师“站在全世界的屋顶”,对酒唱红歌

我们此行的最大目的是游览阿兰布拉宫,这座宫殿每天只接待6000游客,2000张门票在售票点发售,其余均在网上预订。我提前三四天预订的时候已经没有票了,所以只好第二天一大早去碰运气。我当天下午先去宫殿一趟,踩踩点,为了第二天不走弯路。

第二天,我们6点起床,大约需要20分钟的路程能够赶到阿兰布拉宫。我们能买到票吗?

 

 

 

昙花一现

2011年7月11日,已经在假期中的我接到密探来报,系里的昙花今晚将开,我立即电话王老师,伙同一起拍摄。

晚上9点钟,我来到系里,发现昙花欲开还休的样子实在招人爱,架好机器,布好光。由于是在院子里拍摄,当晚的蚊子蚊品爆发啊,具体细节难以启齿。

信息管理系这两株昙花是我们胡师傅十几年前向中科院的一位科学家要的,我不知道北大还有哪个地方有。其实,昙花很好养,弄个叶子插到土里就能长。昙花从开放到败落一般在2、3个小时左右,名副其实的在“最灿烂的瞬间毁灭”。

以下三图使用5D MARKII+100MM拍摄,由于用微距,一点微风就跑焦,这两株的位置也不够好,构图不容易,我甚至有把它揪下来摆拍的冲动。玩相机真费时啊,连同拍摄加处理照片一共要好几个小时,也就弄出了这三张片子,和昙花有啥区别啊,其实这不就是人生嘛,还不就是那几秒钟的快感。

下图为7月1日的昙花

下图为7月13日的昙花,是不是让人嘘嘘不已啊(手机拍摄)

upadate.我将本文转到一个封闭的圈子,有个叫yy的mm纯情留言让我春情荡漾:小时候家里养了一盆昙花,半夜起来看昙花一现,很惊艳。实景远比图片漂亮,那种如玉的色泽毫无瑕疵,柔嫩饱满的质感吹弹可破,舒卷慵懒的风姿如美人新浴,我曾将它的花瓣夹在书页中,经年以后,便是薄如蝉翼的一抹风情。

 

三个女孩儿

一个月前,我在一个小区里碰到了三个女孩儿。她们发现我在拍照片,主动过来要求给她们拍一些,我也乐于从命,因为这三个孩子都很可爱,而且其中两个孩子很会摆pose。

我基本上没有告诉她们该怎么去造型,而是让她们随便摆出自己的样子,她们一直快乐着,我也很享受她们在镜头前的感觉。

在拍照的过程中,我问了她们几个问题,大体了解了她们的一些情况。

这三个孩子并不在这个小区住,而是租住在附近的平房里。她们是农民工的孩子,都是安徽一个村的,现在这个小区附近的一所学校读五年级。由于是借读,不能享受义务教育的免费,每个月需要交400多元的借读费。在孩子们看来,这太高了,她们的家庭有些压力,准备小学毕业后回老家读书。

她们都不是独生子女,父母来北京除了能够多挣一些钱外,很多程度上是为了躲避超生的罚款。小小的年纪,她们知道了结扎这个词,她们知道在北京生活压力大,她们知道父母不容易。

我只是做了一个听众,没有告诉她们我所知道的情况,如果我说400多元的借读费对于北京人来说是多么的便宜,很多父母为了让孩子上一所相对满意的学校,可能要负担几万甚至10几万的赞助费,还可能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不知道她们会怎么想。因为她们脸上那天真的笑容,我无法表达我自己的想法。

她们的父母可能是这座希望成为国际都市的建设者,她们的父母与北京的父母一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成为未来的主人翁,不同的也许是她们的父母希望她们以后能够向北京人一样体面的生活,而北京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像很多国家的孩子有个没有奥数这样培训班的快乐童年。

这三个孩子没有电子邮件,一个月过去了,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们,我希望有一天将照片交给她们。

上面这张照片是用手机拍摄,因为她们也想用我的相机试着拍照。

 

罗大佑北京首体演唱会《恋曲2100》:我光阴的故事

刚看完罗大佑在北京首体的《恋曲2100》演唱会:

1、罗大佑在北京已经开过两次演唱会了,去年还参加了纵贯线的演出,我感觉票应该不会紧张。在演出前一天从淘宝买了一张面值580的票,当然实际价格要比这低。
p.s.票面上写着:媒体赠票严禁出售。

2、上座率还不错,应该在8至9成左右。
p.s.临场前购买票贩子的票是更好的选择。

3、我进场后挑了一个更好的位置,并且临近过道,这样可以将腿伸开,很自在地手舞足蹈。
p.s.过道另外一侧的前方是一位70岁左右的老太太,她并不孤独,因为全场这个年龄的人也有一些。

4、以纪念三毛的“追梦人”开场,还是一袭黑衣的范儿,甚至身材还是三十年前的样子,那低音如旧。近三个小时的演出几乎没有下台,大佑这个老人家体力不错。
p.s.57岁了,还有10来天就过生日了。

5、邀请了几位不知名的歌手为其伴唱,都唱功了得,最大牌的属张震岳。只有真正自信的人才会邀请比自己唱的好的歌手做嘉宾,就像最美的新娘是邀请比自己还美的闺蜜做伴娘一样。
p.s.有位缅甸和意大利的混血帅的一塌糊涂,而且歌唱的也好。

6、作为一个罗大佑的歌迷,我竟然有两首歌从来没有听过。他的2002年围炉演唱会时,我基本可以跟着唱出来,
p.s.那次我没有去。

7、我非常喜欢的但没有唱的有:乡愁四韵、现象七十二变、我所不能了解的事、弹唱词、京城夜、歌、家、东方之珠、皇后大道东、之乎者也、大地的孩子、青春舞曲、闪亮的日子、是否、爱人同志、恋曲2000、摇篮曲、亲亲表哥、将进酒、飞车,还有不可能通过审查的亚细亚的孤儿、侏儒之歌等。唉,这些歌都够再开一次演唱会了。
p.s.“歌”是罗大佑发表的第一首歌,用的是徐志摩的歌词,他当时的恋人张艾嘉也曾经唱过。

8、都唱了些什么呢,请访问虾米网友做的演唱会合集:http://www.xiami.com/song/showcollect/id/5719568
p.s.罗大佑说从来没有在演唱会唱过“如今才是唯一”,因为是合唱,这次唱了。

再说说我记忆中的罗大佑吧:

1、我记忆中最深的第一首歌是“童年”,我哥哥教我唱的。现在想想,罗大佑的第一张专辑《之乎者也》是在1982年发行的,里面有“童年”这首歌。我可能就是在1982年听的,但大陆不可能引进这个专辑,唯一的解释就是高校学生像传销似的翻录磁带进行传播。那时我的哥哥16岁,刚上大学不久,买了录音机,翻录了不少磁带。以前,我和好朋友小万曾经聊过这个问题,他说他小时候听的很多港台歌曲是他的姐姐当时在北大读书时翻录磁带,然后带回去给他听。
p.s.“童年”这首歌创作于1979年,那年他还是个实习医生,并且正在旧爱新欢中。

2、我第一次听罗大佑演唱会,是2001年的工人体育场。那时,由于工作关系,我经常去文化部,我比一般人更早地知道罗大佑要开演唱会了。当时,我和XX处的李处长聊罗大佑,因为他还算是一个敏感人物,写了不少政治歌曲,有些还是讽刺天朝的,我对大陆能够让他开演唱会还是有些不相信,李处长说虽然罗大佑……,但他还是创作了不少很不错的歌曲,比如东方之珠,就很主旋律。李处长为人很和善,看我对罗大佑了解不少,当时表示,等罗大佑开演唱会的时候会送我两张票,当时真是高兴极了。不过,我真正看演出的时候,并不是拿的他的赠票,而是文化部另外一位朋友的,这两个人都有十年没有见了,现在想起还是很谢谢他们。
p.s.我还见过文化部的一个批文,关于不准迈克尔 杰克逊和麦当娜在中国演出的公文。当时,我心里说了声:X!,现在我要说:嘘……

3、我为了听这个演唱会,我去中关村买了一个mp3,JNC牌的,好像是1900元,64M内存,就是为了能够录一下这个演出。
p.s.很可惜,我现在已经找不到这个音频了。

4、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我在新街口天龙音像店看到了《罗大佑自选集》,一套三张原版CD,毫不犹豫拿下,我那个月的饭钱基本上没了,我以前在博客里写过,这是我迄今为止买的最贵的CD。
p.s.这张专辑的文案很长,竟然是现在都不算大的马世芳写的,当时他应该20出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