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部驴友电影:行走路上,寻找内心

最近看了两部电影,主题是一样的,甚至有些情节都是一样的。我很难将它们归类,暂且叫驴友片吧。

两部电影都是因为亲人的去世,主人公去完成逝者的生前愿望。

美国和西班牙的合拍电影《朝圣之路》(the way)讲的是一个从伯克利大学主动放弃博士学位的儿子来到欧洲徒步那条著名的圣地亚哥之路(santiago de compostela),但由于比利牛斯山的意外,他去世了。父亲Tom赶赴欧洲为儿子处理后事时临时决定替儿子完成此次朝圣之路。中国电影《转山》讲的是一个弟弟张书豪替去世的哥哥单车完成从丽江到拉萨的骑行。

《朝圣之路》先于《转山》一年上映,这两部电影都是在讲述一个主题:用亲情包裹,通过信仰之路,来寻找自我。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朝圣之路》。它的剧本写的好,非常有层次感,通过不同的旅者、不同的文化来反衬主人公的心境。而且,西班牙这条朝圣路线实在太美,加上片中动听的音乐,把它当作风光片看都是一流的。《转山》的主题不错,电影拍差了,甚至哪一个方面都说不上优秀。导演好像并不是职业导演,由于是北大校友,还在北大做过一次演职人员见面会。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围城,很多人都想冲出去。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实现自己的心愿和救赎呢?作为旅游的放松,是最简单也是最可能的方式。《朝圣之路》中客栈老板的“我年轻时太忙,现在我太老了,累了”和《转山》中朋友的“不要等到哪天在对方的葬礼上说,当时有去就好了”是一样的表达。

挺不喜欢那种“一生必做×××,一生必去×××”的推荐话语,每个人对于生命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活出自我、释放内心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但我同时也认为旅行是实现的一种必不可少的部分。

旅行是为了什么。失恋离婚后的茫然?寻找艳遇的中转站?重温光辉岁月的激情?修行?

旅行是超脱的自我实现,也是世俗的一个度量。如果你爱上一个人,和他/她去旅行吧,适合不适合,脚下的土地会告诉你,天上的白云会解释他/她。

最近

博客荒废了,添点空吧。

1、 借的书又一次超期了,今天懒得去还,还想再看看。借阅清单里冷冰冰地告诉我:借书23本,暖洋洋地提醒我超期10本。

2、 上周末由于回山东错过了两个会,本周要参加北大图书馆学博士生论坛。去年的论坛也是因为回山东错过了。今年上半年几乎没有出差,下半年却是几乎每个月都因为会议而出差。出差对我来说,即是学习也是老朋友见面,并且还能行摄匆匆一下。

3、 前两天,一向睡眠很好的我突然在凌晨四点钟被楼上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喊叫声叫醒,不知道他家男人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值得她咆哮了很长时间。之所以是很长时间,是因为我也不清楚到底多长,反正我半个小时又睡着了。我一向说我不会去评判男女之交恶,而只会以学术之态研究男女之交媾。无论是离婚还是分手,给你最大幸福的东西都是赌注,愿赌服输,只是很多人赌不起罢了。男女间,还是more making love,no war,这应该不是我说的。

4、 今天回家看到新一期《南都周刊》,封面是柴静。与我同年的她是我喜欢的主持人,喜欢她的笑容和对弱势群体的悲悯。柴静专访后的那一篇是介绍缅甸总统吴登盛(缅甸人没有姓,吴是尊称),这篇文章以缅甸“戈尔巴乔夫”做标题来称呼他。我自今年暑期去缅甸野游,一直难以忘怀这个国度,也准备抽空写写我心目中的缅甸,这个东南亚“富饶中的贫困”的国家。

5、 最后说说拍照。我由于下半年出差较多,所以去了不少地方,也就拍了不少照片。加之北大迷人的秋景,我这小半年算是过足了拍照的瘾。朋友给了我一部NIKON FM2,我还用它拍了两卷胶片,一卷黑白一卷彩色。算起来我有7年没有用胶片拍照了,害怕曝光手生,结果还不错,没有费卷。最近看荒木经惟关于摄影的一本书,他谈到摄影就是3P,还真有些道理,哪3P呢?问这个话的人应该不是知音,不知也罢。

美好年代中的《午夜巴黎》

今天看到微博上有这么一句话:“同样是穿越剧,美国都是往前穿,中国都是往后穿。一个想不出历史,一个想不出未来。”

我来举个反例。

前一段时间,看了一部美国导演Woody Allen的一部电影《午夜巴黎》,里面的主人公是一位一直梦想着写出伟大作品的美国好莱坞剧作家。他和老婆去巴黎后,这位作家非常喜欢巴黎,——这也不奇怪,美国的很多知识分子认为西方文化还是在欧洲,于是他想在巴黎长久呆下去,而他的老婆则是一副游客的心理,并不认同老公不切实际的想法。

于是,电影算是真正开始了。应该说Woody Allen的意淫开始了。主人公有一天晚上被一辆车接走了,来到了20世纪2、30年代的巴黎,他见到了放荡不羁的海明威,通过海明威的引见,格特鲁德•斯泰因给他新创作的小说提出意见。期间,他还见到了T•S•艾略特 ,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毕加索,达利,布努埃尔等大师级人物,还和毕加索的情妇有过一段soulmate的惺惺相惜。这绝对二文青年的梦想,而主人公每天晚上都会乘坐那辆汽车去穿越到他认为最美好的巴黎时光。

可是,他认为最美好的时光里的人物却不这么看,这些艺术家则认为当前比起19世纪末的巴黎差远了,那个时代的大师和氛围是一战后的巴黎没法比的,那个时代啊,都是大师:亨利•德•图卢兹•劳特雷克,亨利•马蒂斯,保罗•高更,埃德加•德加……

Woody Allen的自嘲和揶揄小知识分子在本片中淋漓尽致,结尾更是让人嘘嘘不已,自己没有在想象的20世纪把喜欢的毕加索情妇搞到手,但在现实的21世纪,老婆却跟别人上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