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阅读器@《今日阅读》

一个多月前,我接受了《今日阅读》杂志的邀约,就电子书阅读器回答了一些问题,据说杂志已经出版,我还没有收到,以下是我的回答:

《今日阅读》:目前国内市场上的电子书似乎主要指电子书阅读器这样一个手持阅读终端,而国际市场上,以Kindle为代表的电子书概念,是“版权内容-交易平台-阅读器终端”的综合指代。那么,究竟什么是电子书呢?

顾晓光:用英文来理解可能更直接一些,eBook,也就是数字化的图书,它需要用专门的电子终端设备来阅读。目前我们把以Kindle为代表的eReader / eBook Reader也称为电子书,但更为规范的说法应该是电子书阅读器。《新闻出版总署关于发展电子书产业的意见》中将电子书定义为“将文字、图片、声音、影像等信息内容数字化的出版物”。但同时,该意见又将电子书具体所指为“植入或下载数字化文字、图片、声音、影像等信息内容的集存储介质和显示终端于一体的手持阅读器”。一个“容”、一个“器”,都可以称为电子书。

《今日阅读》:电子书阅读器其实在十多年前就诞生了,业界认为1998年推出的“火箭电子书”(Rocket eBook)是市场上第一部电子书阅读器。但是电子书阅读器在这十多年的发展中并没有取得很大的反响,人们还是习惯阅读纸质书籍,或者在电脑上、MP3、手机等设备上阅读电子书。为什么近两年,电子书阅读器开始在市场上高歌猛进了呢?

顾晓光:1 家用电脑等阅读终端的普及使更多的人习惯于电子书的阅读;2 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也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慢慢改变;3 eInk技术成为电子书阅读器在这几年发力的一个硬件条件;4 亚马逊Kindle阅读器的商业模式创造并引领了一个较好的产业环境。

《今日阅读》:目前全球电子书阅读器群雄逐鹿,国外著名品牌有亚马逊Kindle系列、SONY电子书阅读器家族、富士通FLEPia电子书阅读器、巴诺书店的nook、iRex公司DR800SG、三星电子的SNE-50K、明基的nReader K60等,国内也有汉王公司高调推出的N510、N516、N517、N518、D20、D21、F21等多个产品,专做PDF阅读器软件的福昕软件的Foxit eSlick,方正公司的“文房”(WeFound)以及中国移动推出的“G3阅读器”等,此外,包括包括惠普、戴尔、联想、华为、长城、长虹、华硕、清华同方、纽曼、华旗等在内的近100 个品牌都推出自己的电子阅读器产品。这么多的商家进入电子阅读器的市场,那么它的商业模式和产业链是怎样的呢?

顾晓光: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国内外阅读器厂商的定位各有不同。Kindle目前的成功得益于它很好地解决了电子图书从出版到流通的一系列环节,而这种模式得益于亚马逊公司在书业多年的积累和美国良好的版权制度保护。没有这样的积累和制度支撑,这种商业模式很难成功。我国虽然有很多家厂商在做阅读器,但大多是以销售阅读器这个硬件设备为主,所以国内的产品价格较高,几乎做不到相关的增值收入。今年盛大推出的Bambook阅读器意在打破这个格局,因为他们拥有大量的版权资源,但销售的前景不好说,至少我不抱有乐观的态度。

《今日阅读》:电子书阅读器的产业生态如此复杂,竞争又如此激烈,您认为,哪一点是电子书阅读器成功的关键呢?

顾晓光:毫无疑问,抓住数字出版的源头才是关键,而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如何能够拿到“资源”以及如何能够平衡相关权益方的分配,这两个方面互为因果。

《今日阅读》:我们国内的电子书阅读器具体生态如何,与国外相比有哪些不同或者差距?

顾晓光:刚才说到了国内厂商大多是以销售阅读器这个硬件设备为主。需要补充的是,我国的阅读器以礼品市场作为主打,有点像文化消费的奢侈品。关于与国外相比的差距,我还是引用一下官方的说法吧:“电子书原创内容不足、编校质量低劣、相关标准缺失、版权保护手段滞后、市场竞争无序、产业监管缺位、专业技术人才缺乏等一系列制约电子书产业发展的问题亟待解决”,——引自《新闻出版总署关于发展电子书产业的意见》。

《今日阅读》:现在有一部分人对电子书阅读器的前景并不大看好,他们认为市场上有很多替代产品,如手机阅读在中国市场已经成为很普遍的现象,还有MP3、PSP、手提电脑等,都可以进行电子阅读。特别是在苹果公司推出平板电脑Ipad之后,更是对电子书阅读器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您怎样看待电子书阅读器与这些替代品之间的较量?

顾晓光:如同电子书阅读器被广泛地称为电子书一样,现在业内一般称拥有eInk或者与之相似技术制造的阅读器才是电子书阅读器,基本是一个仅用来读书的设备。我并不这么认为,我的理解是至少满足以下几个条件都可以成为电子书阅读器:1 便携;2 有一定的资源作为支撑;3 有相关的文档标准和版权保护作为基础;4 电子屏幕的尺寸不能过小,一般不能小于5寸屏幕,因为这直接影响到传统阅读延续下来的感受。

虽然iPad为平板电脑,但它也是一个阅读器,它满足我以上所说的所有条件。iPad只是不那么纯粹,对于读书人来说,最大的罪恶就是告诉你还有很多比阅读文字更有意思的事情。

专门的电子书阅读器与iPad有竞争关系,但更多地是共同促进电子书产业的发展,毕竟它还属于一个新兴的产业。另外,专门的电子书阅读器和iPad的群体有一定的差别,不能说相互之间是替代关系。从目前看,专门的电子书阅读器还属于蓝海,属于阅读的洁癖人群。

《今日阅读》:目前从电子书阅读器的定价上看,国外的价格从199美金到799美金不等,这个层次的价格对消费者不算低。国内也是如此,平均价格在2000元左右,方正更是为“文房”准备了一个要价4800元的豪华套餐,难以为广大消费者接受。方正公司解释说“文房”的定位是那些 “衣食无忧、有车有房、热爱读书的高端时尚人士”。您认为电子阅读器的目标群体应该是什么,多少价格合适呢?

顾晓光:国内的市场定位还是礼品,由于eInk技术的垄断和产能的限制,价格还是较高;由于eInk技术的欠缺,很难做到普及。我认为它还是属于文化消费的奢侈品。
我认为它是10本书的价格比较合适,目前Kindle3最低价格为139美元,大约就是美国10本书的价格。在中国来说,不能超过500元。

《今日阅读》:去年“两会”上,有人大代表为使用电子书算了一笔账:九年义务教育取消书本费,政府9年给一个学生的书本费补贴约为1600元,与电子书阅读器价格相当。如果政府用这一补贴推广电子书进校园,有望解决学生书包过重难题,减少课本纸张消耗,推动电子教材业发展,以及优质教学资源的普及共享。您怎么看电子书在校园的发展?

顾晓光:美国已经有校园进行推广,不知道效果如何,但我认为这个行动应该缓行。目前,eInk技术的阅读器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环境有很多待完善和难以解决的地方,可以说并不是一个成熟的产品,政府不应该将其作为教育市场的实验品。

《今日阅读》:早在2007年Kindle阅读器刚推出时,来自美国新泽西州的Sparta公共图书馆就采购了两台Kindle阅读器进行出借服务,成为美国第一个开展Kindle阅读器出借的图书馆。Sparta公共图书馆为了让读者更方便地看到自己想看的电子书,直接允许读者在借出的Kindle阅读器上利用图书馆的账号免费下载(实际上是代替图书馆采购人员进行购买)Amazon网站上的一本书。在国内,也有一些图书馆进行尝试,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等都已经推出手持阅读器的借阅服务。您认为电子书阅读器在图书馆的适用性怎样?

顾晓光:图书馆应该做的更多。阅读器作为一个阅读的新兴终端,为用户提供了不一样的阅读感受,它是传统阅读的延伸。图书馆作为人类终生学习的课堂,尽可能地为读者提供新技术下的服务模式,并引导公众认识阅读器,对于阅读器厂商的产品改善和这个产业的发展都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今日阅读》:电子书阅读器的大力发展也引起了图书馆的变革。2009年9月4日,《波士顿环球报》发表了一篇报道,名为《没有书的图书馆》。它说的是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库欣高级中学(Cushing Academy)的图书馆准备将其藏书全数捐出,取而代之的是图书馆订购的13个数据库、65台Kindle阅读器、三台大屏幕彩电以及售价达1.2万美元的咖啡机。您怎样评价这件事,在您看来电子书阅读器会带给图书馆什么样的影响?

顾晓光:不同类型的图书馆有着不同的功能需求和责任,这个中学图书馆这样做,虽有大跃进嫌疑,但不妨把它当成数字时代吃螃蟹的人。没有那么多风险带来的后果,去勇敢地尝试是值得赞赏的。如果美国的国会图书馆这样来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另外提一个与之类似的情况,做个比较。美国宾州爵硕大学(Drexel University) Hagerty图书馆是美国首批学术期刊采集和收藏数字化的高校之一,从1998年开始,基于用户的调查,他们就转变了采访方针,几乎只购买电子资源的学术期刊,印本期刊越来越少,成为数字化馆藏的一个成功案例。
从目前看,阅读器对图书馆的影响不大。如果说有影响,应该是互联网对图书馆的影响有多大,而阅读器只是网络大树下的一个新枝而已。

《今日阅读》:对电子阅读器的特点和发展状况进行了这么多分析,最后请您预测一下电子书阅读器的未来。

顾晓光:还是那句老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未来阅读器的发展离不开技术的进步以及随之带来的用户阅读习惯的改变。这一天要多快有多快,对比一下音乐之于MP3就可以了。目前看eInk技术单一读书的功能及相关的缺点,很难做到大众,甚至它可能就是一个短暂的过渡品,像SONY公司的MD对于音乐播放器一样。

电子书阅读器@《今日阅读》》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