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过偷书贼

我前几天在书社会做过一个调查:你偷过、窃过、撕过、剪过图书馆或者书店里的书吗?目前的结果如下:

参与的人没有我想象的多,Nalsi留言说看不太懂我的选项,但我还是要主观地认为很多人是有过此种行为的,因为我也是其中一份子。

读书的成绩不好,也许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很喜欢看乱七八糟的东西,上小学和中学的时候,我经常看父亲的单位里的报纸,2X年前,北京发生了那个事件,过了没有多长时间,我就发现《光明日报》(印象中是,也许有误)用了100天,为前一年的那部红透中国的专题片《河@殇》(CCTV播出)挑了100个错误,那针针见血的评论让我一时摸不着头脑,……,也许鲁迅说的“痛打落水狗”就是这个姿态吧。

这种情形给了我一个好奇,那就是我特别想看看《河@殇》的全部解说词,可是在那种情形下,是很难实现的。接着批判《河@殇》的专著陆陆续续出来了,几年后我有一次在山东的某小型图书馆就发现了这么一本,印象中还不薄。让我特别高兴的是,这本书竟然有《河@殇》的全部解说词作为附录,我现在觉得这就是标准的“打着红旗反红旗”。我当时的第一意识就是要将这本书占为己有,现在已经忘记了如何谋划这个计划及诸多计划的不可实现可能,最终的结果是我将解说词用小刀给切下,偷偷带出了图书馆。

这个不道德的战利品让我兴奋了一小阵子,虽然现在它已不知何处,但这段记忆却无法在我的脑海中抹去。也许是因为上帝希望我救赎自己,所以让我后来做了图书馆员。

顺便说一下,几年前,我逛北大周末书市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本《河@殇论》(文化艺术出版社,1988年9月),定价2.45元,我用了6元买下。

P.S.现在孔子的塑像出现在我爱北@京@敏@感@词,我忽然想起了这个专题片及关于它的图书在我身上的印记。

我当过偷书贼》上有5条评论

  1. 哈哈。。喜欢这句:也许是因为上帝希望我救赎自己,所以让我后来做了图书馆员。

  2. 那本河什么的书,是我在初中时从一本杂志上看到,躲在玉米地里读完的。当时觉得思想好坏,世上居然有如此败坏之人如此败坏之理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