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6P)

快过年了,又有点想家了。我在一个小县城长大。对于中国的理解,不是大城市孩子里的北京、上海,而是中国2000多个县的点滴,也是熊培云《一个村庄里的中国》、十年砍柴《进城走了十八年 : 一个70后的乡村记忆》和何伟《寻路中国》里的那个地方。

每年春节除了父母在北京,我都会回家。县里的变化也是巨大,经济的总量增长幅度已经超过国家平均水平,成为了百强县。我们的体育馆可以媲美与大城市的体育中心,虽然在建设过程中出现过人员的伤亡。越来越多的人把孩子送到大城市去读中学,甚至开始有去国外的了。伴随着经济的增长,工厂和污染也日益增加。在县城的东部,即使你不摇下车窗,都能感受到刺激的化工生产味道。

故乡的现代化脚步还会大跨步前进,即使几个月前的县委书记已经被XX。我对于故乡的感情随着这些变化更是与日俱增,虽然越来越多的乌云压日。下面五张图片是我拍的已经没有耕地的新农村,她在县城的扩张中,被并入其中。村民由于地理位置的优势,大多做起了小生意,即使什么都不干,每个月都会有几百元的工资。村民是改革和发展的受益者,虽然他们中有些人并不这么认为。

行走澳门(四):教堂里的女乐手

我去澳门的时候,在1587年建造的玫瑰堂驻足多时,这是一个巴洛克风格的教堂。当时有一个乐团,他们正在为晚上的演出做彩排。在教堂里听一场交响乐,是我没有经历过的。乐团里有位女乐手,她的脸型是瓜子脸,但不是那种上镜的葵花子儿,而是西瓜子儿。这是我的style。对了,南瓜子脸型也不错。

行走澳门(二):何东图书馆(9P)

2011年12月中旬,我去深圳参加了一次会议,散会后正值周末,我就去了一次澳门。从蛇口坐船只需要一个小时就到了澳门,然后坐上赌场的免费巴士到达了离住处不远的地方。

澳门的历史城区作为世界遗产有25个景点,何东图书馆位列其中,我先后去过两次,庭院式的图书馆环境优美,读者也不算多,而且有访问速度很快的无线网络。

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大多是年轻人,年轻到像时尚店的销售员一样,阳光清秀。作为一个异乡人,在这个图书馆畅通无阻,无需任何证件,很想将一整天的时间扔在里面。

放九张照片:


图书馆的馆藏大多是中文文献,多媒体部则是外文影音为主。这是我的专业领域内的部分馆藏,有不少大陆的专著,而且里面有一本还是我参与过编辑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