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摄影?如何去摄影?

在《摄影之友》网站上看到的,转过来,原网址:http://fotomen.cn/2012/03/how/

1.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没有其决定性的一瞬间。在几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在认识事件意义的同时,又给予事件本身以适当的完美的结构形式。(亨利.卡蒂埃.布列松 )

2.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得还不够近。(罗伯特.卡帕)

3.我喜欢摄影,我活着就是要拍照。在摄影事业上我永远不想退休。(阿尔弗莱德.艾森斯塔特)

4.任何事物,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只要激动了我,我就拍摄它。我不是专门去物色那些不寻常的题材,而是要使寻常的题材变成不寻常的作品。(爱德华.韦斯顿)

5.只有好照片,没有好照片的准则。(安塞尔.亚当斯)

6.摄影师必须是照片的一部分。(阿诺德.纽曼)

7.光给了我创意的形状和脚本,也是我成为摄影师的原因。(芭芭拉.摩根)

8.保持简单。(阿尔弗莱德.艾森塔斯特)

9.好照片是技术和艺术的成功合成。(安德烈斯.法宁格)

10.我真的相信有些东西如果我不拍下来就没人会看见。(丹尼.阿勃斯)

11.在我看来,某个东西你不把它拍下来就不能说你见过。(艾米丽.佐拉)

12.别跟我说你没拍着的照片,就让我看看你拍到的好照片。(爱德华.汤普森)

13.摄影师眼里的真实就是他们照片所表现的那些东西。(弗莱德.皮克)

14.摄影是我的第二语言。(格里.卡普卢金)

15.拍一个蛋糕也能成为艺术品。(欧文.佩恩)

16.运气是用心摄影师之最好的老师。(约翰.扎科夫斯基)

17.找到最适合拍的是最难的。(玛丽.艾伦.马克)

18.想象力跑焦了,眼力就靠不住了。(马克.吐温)

19.有时最简单的照片是最难拍的。(尼尔.雷佛)

20.相机如果不是诗人脑袋上的一只眼睛,其中的胶卷就没用。(奥森.威利斯)
21.摄影技艺的获得是靠花功而不是靠花钱。(珀西.哈里斯)

22.对于伟大的摄影作品,重要的是情深,而不是景深。(皮特.亚当斯)

23.如果我知道如何拍出好照片,我每次都会拍出好照片了。(罗伯特.杜瓦诺)

24.胶卷比机会便宜。(史蒂夫.希尔伯曼)

25.摄影语言自成体系,更为重要的是,它是一种观察和伦理学。(苏珊.桑塔格)

26.摄影是学习如何观察事物的一种方式,它是强烈的个人视觉感受。(穆恩)

27.摄影本来就没有不可打破的法则,你觉得自己应该怎么拍,那就怎么拍。(约瑟夫.寇德卡)

28.摄影在扩展人类的视界和知识范围方面是一个很有用的方法。一个瞬间即逝的脸部表情,主体与环境之间突然出现的美妙关系,或是一个微小事物的放大,一个快速动态的“冻结”等等,使人们在闲暇时可以慢慢欣赏或仔细研究。(安德列.芬尼格尔)

29.用相机表达出人类心灵最底层的东西,启开原本在每人内心深处的本性。熟悉的事物不可思议面,不可思议事物的熟悉面。(黛安.阿勃丝)

30.所拍摄的人们所具有的无穷魅力,源于一种内在的力量。这是隐藏在每个人身上的难以形容的秘密的一部分,我的工作就是用胶片抓住它。(约瑟夫.卡什)

31.我从不让一个人看起来不好,他们自己表现自己。照片就是你的镜子,就是你。(奥古斯特.桑法)

32.与其拍摄一个东西,不如拍摄一个意念,与其拍摄一个意念,不如拍摄一个梦幻。(曼.瑞)

33.构思是摄影创作中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一但你发现被摄者的表情之后,这种表情—-面部肌肉活动的瞬间停顿—可能会流逝和避开快门迅速开启的一刹那。了解被摄者的个性能够使我们当中的一些人预料到富有表情的瞬间,不仅仅是在表情变化过程中辩认出它们。当然,要做到这一点要有大量的实践经验。(安塞尔.亚当斯)

34.如果我能用语言来讲述故事,我就不必带上相机了。(列维.海因)

35.优秀的摄影家都是细心人,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佳作绝非出于偶然,而是产生于创作!极其周密细致的创作。(费里曼.帕特森)

36.知识分子热衷于讨论摄影的意义,于是摄影师按下快门的手越来越犹疑,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可能导致摄影两极分化,到最后只剩下两种人:新闻摄影师和哲学家。(赫尔穆特.纽顿)
37.人们为事物拍照是为了将其赶出心中,我的故事则是一种闭眼的方式。(卡夫卡)

38.我不理会照相机如何看事物,我要它看到我看世界的方式。(拉尔夫.吉卜生)

39.每一幅照片都可以是一部电影的第一个镜头。(维姆.文德斯)

40.马拉美最具逻辑性地说过,世上存在的万物是为了终结于书本。如今万物的存在是为了终结于照片。(苏珊.桑塔格)

41.平常老是叫我浪漫派的人,都是由于他们在生活中嘲讽愤世并受尽挫折,所以才什么也信不过了。而当我坚持信念的时候,他们就把我称作浪漫主义。(尤金.史密斯)

42.布拉塞教会了我什么是含蓄,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特别看重清晰。最近,布拉塞一直促使我思考,我该如何真正地面对那些我在照片中看不到的东西。不管是布拉塞还是比尔.布兰德,他们的照片中都存在着一种自然的模糊性,这种模糊性读之令人肃然。(黛安.阿勃丝)

43.随着快门的开启,时间被凝固下来,作为“此时此刻”的记录是不可重复的,也就成为永远。(荒木经惟)

44.探索的结果、那决定性的瞬间是可以与所有的观赏者分享的。但其他那些瞬间、其他那些不具有决定性的上百万个瞬间、所有没有结果的探索,都在我们身上囤积起来,形成我们的孤寂。(弗兰克.霍瓦)

45.梦与纪律并不冲突,它们是一体两面。就像音乐,它建构在数学的精确之上,却从感觉和肺腑来打动我们。技巧和感性是分不开的。(马克.吕布)

46.人生是由亿兆瞬间组成的,如何决定哪个瞬间是决定性?布列松以几何来决定;喜欢拍摄火车的林克以火车的经过来决定;鲁宾斯坦以她肺腑的感应来决定。以几何作标准不见得比其他标准差,其实标准无高下之分。林克的标准使他只能拍到一张,就是火车过境的那一瞬。布列松给自己订下了许多规则,如果没有达到某些几何上的要求,他就不按快门,即使世界爆炸,他仍然要按照他的几何原则去拍照。(尚路普.谢夫)

47.我不认为我们能改变自己的眼光。瞄准点是你自己决定的,你认为的幸运的意外、在瞄准点之外拍到的照片,也是你自己拍得的。(尚路普.谢夫)

48.有时候,好照片像声音一样,我能感觉得到。但这种情况很少,常常我以为好的,其实毫无道理。而另一张我并没有注意到的,却把所有该讲的都讲了。(尚路普.谢夫)

49.一个摄影家知道在花朵后面有全世界的苦难,经由这朵花,他可以触碰到别的东西。 (爱德华.布巴)

50.摄影不但让我赚钱生活,还让我遇见各种不同的人,认识我原先不知道的动物、树木、花草,发掘海洋和大地变幻的风貌。还有——我觉得最重要的——它使我能以友情来接触这些生命,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的确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滨谷浩)

51.好照片就是我可以和它一起生活的照片,就像和某种音乐或某个人一起生活一样。(寇德卡)

52.摄影师其实就是那个什么也没找到的人,可是他总是保持希望到最后一刻。这种希望激励着他,使他能坚持下去。摄影家能保持年轻,是因为他们一直到最后一刻,还希望能拍出一张成功的照片。(爱德华.布巴)

53.相机是我的工具,经由它,我给予我周遭的所有事物一个理由。(安德烈.柯特兹)

54.我尊敬底片,我相信这样才能得到我四周自然力的尊敬。你会说,这是迷信。但是我相信,只要稍不留意,照片就会给我开个玩笑。放入相机的每一个胶卷,都有这个危险。相片就在那里,谁都能得到,但它不属于任何人。我尊敬它就像尊敬大海:因为它比我大得太多了。(唐.麦库宁)
55.我对我的学生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从清晨到傍晚,能拍多久就拍多久。我告诉他们,一定要对摄影有狂热,年轻时必须疯狂。这还不够,要到有一天在困顿中发现摄影的限制,这才会了解摄影。(岩宫武二)

56.我摄影很大的一部分,都是绕着每年都会举行的祭奠、盛会之类的场合。这些事件的过程或多或少都是固定的,因此我很准确地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我知道那些演员,我知道那个故事,我知道那个舞台,当那些演员和我都处于巅峰状况的时刻,就能产生一张好照片。(寇德卡)

57.每一个人在某些时候都曾经感受到一个房间的气氛,这张气氛和我们的情绪、或者是和某一个人,过去、未来、甚至是梦中的景象有关。当气氛和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时,能产生一种非常尖锐的感情——几乎像是“乡愁”的情绪。(毕尔.布兰德)

58.我最喜欢不搭调的组合。(罗伯.多瓦诺)

61.摄影是一种日常的小工作,却要以狂热从事,要保持好奇。为了滋养它,必须切断与居住地的某些关联。因为这些关联常常是成见的来源。一有成见,就看不清楚了:所以孩童看得最真切;所以不识字的人见过的事,都记得很清楚。(马克.吕布)

59.摄影照我的想法,就是绘画的速写,凭直觉完成,不容修改。若非修改不可,那只好等下一张再改了。生命是随时在变的,有时景象一消失,你就无能为力了。你不能求别人:“拜托再笑一次,把刚才的姿势再摆一遍”。生命只有一次,是永远,而且不断在翻新。(布列松)

60.我有一种禀赋,能在恰当的时刻到恰当的地方;或者至少在恰当的地方,耐心等待恰当一刻的到来。几天前,我到西部海岸拍海景。我坐在海边,望着云彩,一边想像我期望的变幻。两个小时以后,云彩的形状竟然与我想象的一模一样,于是我拍了照片、回家。(唐.麦库宁)

62.我对摄影哲学没兴趣,我感兴趣的是极限。我总是拍同样的人、同样的情景。因为我要知道这些人、这些情景的极限和我自己的极限,至于是第一张成功、还是第五张、乃至第十张都不重要。(寇德卡)

63.我们拍摄的对象就是我们的营养,每一个题材都让我们长大一点。对我来说,这才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事,这比出版了52本书还重要。(岩宫武二)

64.作为一个摄影师,也作为一个人,我需要定量的孤独,所以我住在这里,离东京一百公里的郊区。我喜欢有时面对城市和人群,但我需要距离。(滨谷浩)

65.我常会被摄影技巧所打动,但我不太喜欢这个祠。我之所以为它所动,是因为真正好的技巧只听命于神秘的内心世界。(黛安.阿勃丝)

66.一个摄影师首先需要的是一双好鞋,我几十年的摄影生涯穿破了无数双鞋。(马克.吕布)

67.摄影是一套视觉编辑系统。它实际上是在正确的时间站在正确的地点时,为人们想像力锥体的一部分包裹一个框架的问题。如同弈棋或写作一样,它是从既定的可能性当中作出选择的问题。但是就摄影而言,可能性的数量并非有限,而是无穷无尽的。(约翰.什扎科斯基)
68.我以一种笨拙的方式拍照,我不安排对象,我站在他们面前,我不安排他们,我安排我自己。(黛安.阿勃丝)

69.如果一只狗走到我的模特前,朝她腿上撒尿,我立刻按下快门。这原不是我的主意,我没有对它说:“来,来,小狗,到这位小姐的腿上撒泡尿”。它自己来了,撒了尿,我按了快门。这张照片是我的——不是狗的,如果我把相机放在脚架上,我站在镜头前,叫助手在某一个时刻按快门,按快门的是他,但这张照片仍是我的——因为我事先都设计好了。如果我被天上掉下一块石头砸到,在灵魂归西之际,助手按了快门。如果我能站起来,看看这张照片,就更妙了!我不会拒绝这张照片的,因为是老天爷赐给我的石头。(赫尔穆特.纽顿)

70.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知识分子或是哲学家,我只是看。(寇德卡)

71.如果我能用言语来讲故事,我就不必拽上照相机了。(列维.海因)

72.对我来说,照相机就是一本写生簿,捕捉即时灵感的工具,你要在瞬间对你所看到的一切提问并做出决定,通过一个有限的取景器向人们解释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这是一种最简单直接的表达,却也需要你集中精力、训练有素、敏感并有几何构图的美感。(布列松)

73.摄影家终归成为摄影家,驯狮者终归成为驯狮者,这绝不偶然。(多萝茜亚.朗格)

74.我们不能向摄影女神要求太多,一年一张好照片——也许一辈子只有一张,要知道节制。(唐.麦库宁)

75.现在我是用两种眼光看问题——孩子式的新奇的眼光和我以往的经验。对我而言,年龄一天天大起来所带来的仅有的乐趣,可能首先是:当你面对某件事情时,你会比以往有更深入的理解。(黛安.阿勃丝)

76.我最渴望的就是要抓住正展现在我眼前的某种情势的全部本质,我深信只要一张照片就够了。(布列松)

77.我一直明白在睁开眼之前应该先闭上,在选择时,我的眼睛已经不完全是我的了。它没有了年龄的限制,因为它正在第一次去看,无意识地去发现灵魂中的认识的事物。我一直明白我还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探寻对我来说已经超越了所获,促使我不断向前。(莎拉.莫恩)

2012北京大学十佳歌手大赛(10P)

2012年3月21日,北大十佳歌手大赛。四个小时的比赛,没有尿点。风格多样,表现多样,同样的是展现最好的自己。90后的同学们,你们真的很强。


今年在邱德拔体育馆,这是曾经的奥运场馆


四位主持人


亚军杜炜


陈煜佳


程璧


冠军Intersection组合


马晓琳


粟米丸子


微博展示墙


现场一角

旧作祝中华书局百年荣耀:梁启超与中华书局

按:昨天(2012年3月22日)是中华书局百年诞辰日,想起自己对中华书局这个百年老店还有一些情分。2004年,我曾经和张洁老师合写了一篇《梁启超与中华书局》的文章(当年为了写这篇文章,看了几十本关于梁启超的书),发表在《光明日报》。重贴出本篇文章,向百岁的中华书局道一声:生日快乐!

梁启超与中华书局

近年来,众多近代文学研究者愈来愈着力于近代出版史研究,代表者如陈思和、陈平原等先生。这些学者对于出版史的研究是和近代知识分子研究或其他学术研究相结合的,目的在于通过出版史中透出的信息揭示近代知识分子的人文关怀和价值取向。近代出版界中,中华书局可谓翘楚,众多文坛名宿的鸿篇巨著由此流播社会、传于后世。在这些名宿中,有人更是选择中华书局作为自己泣血之作的终身托付之所,两者之间的信任和默契构筑了中国文化史上一道独有的、感人的风景。近代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梁启超就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位。

在近代中国,以言论极大地影响全国,开辟舆论阵地者,首推梁启超。梁漱溟曾说梁启超一度将整个思想界造成了他的天下。梁启超一生致力于政治变革、思想启蒙及文化救国,投笔为枪是其最有力的武器,其著作可谓等身计。因此,对于这些凝聚他毕生心血的书稿,选择合意的出版局显得十分重要。中华书局作为近代中国重要的出版机构之一,从成立之日起,便与梁启超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成为梁启超一生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梁启超选择中华书局,主要源于对于中华书局所出图书质量的看重,他曾对中华书局所出《四部备要》赞赏有加,称为“旷古所无”。另一方面,是因为中华书局在作者群中信誉极好,恪守信用,从不拖欠,甚至可以提前借支稿酬。梁启超与中华书局渊源很深,除作者身份外,他是中华书局早期编辑所的成员之一,还曾于1916年当选为中华书局第六届董事。梁启超一生著述集粹于《饮冰室合集》,这部在近代中国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图书和刊物就是由中华书局出版发行的。解放前,中华书局共出版过梁启超的集本三次。1916年9月,《饮冰室全集》第一次出版,全集侧重于政论、书牍类文字。梁启超于6月手定,共四十册。至11月再版。翌年,又出缩本《饮冰室全集》,分订四十八册;1926年12月,《饮冰室文集》乙丑(1925)重编本出版,聚珍仿宋版排印,线装八十册。分为五集,第一集为戊戌以前所作,第二集居东瀛时作,第三集归国后至欧战前作,第四集欧战和议以迄最近作,第五集为题跋诗词曲小说诗话等,内容较以往几家出版社出版的文集都丰富,但也还有些重要著作如《墨子学案》、《墨经校释》、《中国历史研究法》、《清代学术概论》等未曾收入;1929年梁启超去世后,由其家属和亲友委托林宰平重新编辑。1936年1月《饮冰室合集》开始出版,林宰平编。计文集十六册,四十五卷,专集二十四册,一百零三卷,共四十册,一百四十八卷,七百七十余万字,4月份出齐。此次不同于以前梁启超所著集本,大都只收录政论、散文,文集附有诗词、题跋、寿序、祭文、墓志等;专集附门人笔记若干种。比较系统全面地编订了梁启超一生的著述。正如《饮冰室合集·例言》所说 “借可窥见作者思想之发展及三十年来政局及学术界转变之迹”。是目前能见到的收录最丰富、质量最好的一部梁启超著作的结集。比1926年出版的《饮冰室文集》多出一百五十篇、专集六十三种。其后陆续发行单行本三十余种。1989年,中华书局根据这个版本影印,装帧成32开精装12册行世。

20年内连续三次整理出版《饮冰室集》已属少见,更为难能可贵的是编辑们的认真与细致,系统概括了梁启超一生的主要思想著作,这比之树碑立传更有价值,梁启超也因此传文于后世,中华书局可谓居功至伟。值得一提的是,1916年,为争夺《饮冰室全集》的出版权,中华书局曾与商务印书馆口角相争,足以见出中华书局对于梁启超这部著作的重视。此年六七月间,中华书局在报上刊登发售《饮冰室全集》的预约广告,在此同时,商务印书馆发售预约“梁任公先生编定《饮冰室从著》”48册的广告也刊载发布。为了表明自身对梁启超文集的出版拥有权,也为了暗示商务勿得搅局,中华书局采取了杀鸡儆猴的策略。当时适有普新书局刊行《梁任公文萃》一书,所收文章半辑自梁启超所办《大中华》杂志及《庸言》报。中华书局乃登报声明 对《庸言》及《大中华》拥有版权,将控告任何编选梁著的出版者。

商务印书馆并未为之所动,继续积极争取梁启超文集的出版权。他们得知,梁启超与中华书局就自办刊物《大中华》有契约,梁可以自己编纂文集,而梁启超因《庸言》报而借中华书局3000元,在还款之前,版权归中华书局所有。为了抢得出版权,商务印书馆多次上门与梁启超商谈,愿通过律师交涉,代偿梁启超向中华书局所借3000元以赎回《庸言》报权,或将《庸言》归于商务。中华书局当然不能坐视。1916年9月,书局负责人陆费逵为此特访张元济于商务印书馆,出示了《大中华》与《庸言》与梁启超所订的契约。陆费逵说“《大中华》文字,任公自刻文集,可以编入之说,契约上并未载明。当时系口头声说,王仰先含糊应允,将来总可商量,此时在法律上不能有效。为尊重彼此版权起见,最好彼此商托。商务必须采用《大中华》文字,须有相当办法。可作为中华特别允许。”而张元济则认为商务印书馆并没有侵犯中华书局版权的意思,梁启超自行编辑,与中华书局无关。当月24日,张元济紧急造访梁启超,梁启超出示了与中华书局所订的《饮冰室全集》合同,并称中华书局已经复信允许其自编文集及采用《大中华》文字。于是张元济请梁启超在中华契约上声明,系自行编纂,交商务印书馆发行,中华书局丝毫不得有所侵犯。梁启超同意照办。两人又谈到《庸言》报的事情,张元济认为如果赎回,商务印书馆愿为其交款。梁启超则认为不必,并称该报对于商务印书馆未必有用。最终的结果,中华书局的《饮冰室全集》和商务印书馆的《饮冰室从著》在9月同时出版。

除《饮冰室集》外,中华书局在其他方面也与梁启超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中华书局是梁启超自办刊物《大中华》的出版局,此外,中华书局发起的时局小丛书计划,也由梁启超主编。中华书局的启事里述其缘起说 现在时局变化不测,其影响于吾国者甚大,不惟政治财政与有关系,即实业及社会上种种事情亦无一不视时局为进退也。梁任公先生有见于此,特与同志分纂此书,冀令我国上下瞭然与世界事情各国状况,诚今日最要之书也。现已陆续脱稿,四个月内出全。(《中华书局启事》《大中华》第一卷第一期)。除了《大中华》,梁启超还参与了中华书局印行的《改造》月刊的创刊工作,旨在“群性与个性之交融,思想及经济社会之改造,并介绍世界有影响之学说,发扬我国固有之文明”,成为传播新文化主要刊物之一。在创刊第一号上,梁启超亲笔题写发刊词。

梁启超的影响之所以经久不衰,一方面来自“笔锋常带情感”、富有磁力的文章,另一方面则得力于中华书局这一出版媒介。学者和出版者的唇齿相依造就了利益双赢,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联手促成了更多的流芳百世的佳句杰作,大大地推进了近代中国政治民主化的进程。

行走缅甸(九):第一次来到仰光大金塔(8P)

我是从万佛之都蒲甘坐夜班的汽车回到仰光,将最后整整一天的时间给了缅甸这个曾经的首都。

凌晨五点钟左右,伴着不小的雨,我回到仰光,坐上出租车来到了预订的宾馆,这个宾馆的名字叫Winner Inn,是此行七天四个宾馆中最贵的一个,不过也只有20多美金,合人民币大约150元左右,算是奢侈了一把。在仰光,10美金的Guesthouse也有不少,这个Winner Inn算是一个宾馆了,房间不小,物超所值。

放下行李后直奔仰光大金塔,中文名为“雪德宫大金塔”(Shwedagon Pagoda)。当时天还未放亮,不需要购买门票就可以进入,已经有一些佛教徒在做朝拜,几乎没有游客。此时,雨基本上停了,天慢慢亮了起来,阴阴的感觉。人陆陆续续的多了起来,但却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他们奉上鲜花和贡品,行跪拜之礼,一切目中无人,只有内心的神灵。我也不好意思靠近他们,生怕打扰了他们和佛祖的对话。

天亮后,我放眼四周,顿觉它的气势,中间为98米高的大金塔,比欧洲那些著名的哥特式教堂直插云霄的尖顶还要震撼。高耸入云,以更大可能地靠近上天;用黄金和宝石不惜成本地为其献礼,以世俗最虔诚的表达来取悦上天。

大金塔的四周有68个小塔,像一个足球场的看台一样。在我看来,面积好像也和一个足球场差不多大。中间的大金塔好似球场的裁判一样,我们虽为观众,但内心却是化身球场内的运动员在生命长河中不停地冲刺,并相信裁判会给予我们最公正的判决。

我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想起还要去昂山素季家和仰光大学,决定先行离开,下午接着再来,不仅因为大金塔对我的吸引,还要为了补一张5美元的门票。

实名制的微博:在宫里还是在妓院?

今天(2012年3月18日)下午起,我的新浪微博网页界面基本上不能发微博了,但可以转发和评论。iPhone客户端还可以发送。发个博客纪念一下。

微博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连这两天北大考博士的考题都有相关的内容。比如情报学的一道考题是就是阐述微博体现的信息交流模式。北大的英语考题中,英文习作部分是微博上热议的动物权和人权的问题,这直接让人联想到前一段时间的熊胆事件和诸多宠物事件的争论。考题是这样的:现在很多人强调动物的权利,有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表现的很激进,但另外一些人则认为人权更重要。在一些地区最起码的人权都不能保证,为什么还这么热衷于讨论动物的权利?——你的观点?为什么?

我在2月16日的微博就熊胆事件发了自己的评论:“在天朝,可以向某些人对熊非人道随便竖中指,却不能向某些人对同胞逆天道表示出一点愤怒,难道天朝动物的人权比那些有良知的国人还要高?”

关注微博,能够第一时间得到不同人群对某一个事件的观点,由于140个字的限制,我更喜欢那些有些俏皮的,有些讥讽的,有些自嘲的文字,但同时还能够准确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我是坚决反对实名制的,虽然我在社交网络上的用户名非本人大名,但这只是我赤裸身体的一个坎肩儿而已。此次实名制的推出就是一出荒唐的闹剧,它除了钳制言论自由和扼杀互联网活力外,目前在技术和操作层面上根本无法全面进行准确的验证,我曾经在3月14日发过这样一条微博:“ 微博实名制快要来到了,需要身份证号吗?狗日的王立军、司马南、方滨兴等已经有多人用过了,不建议再使用。在此,大家可以用google搜索“身份证号 filetype:xls”,你一定不会失望。”当然,我也不会用别人的身份来调戏此次荒诞剧,但我相信实名制就像红歌一样,“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

实名制的微博就像一个太监或者一个小脚女人,看上去很美。

目前韩国和澳大利亚的实名制政策已经被证明是失败的,我也对中国的实名制“相信未来”:这条河里没有石头,只有深渊。微博或者更加人性化的社交网络会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和“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p.s.我从来没有见过北京有如此漂亮的雪景,可惜没有时间,只随拍了两张。下图摄于今天早晨的北大

行走缅甸(八):仰光大金塔的黑白人物片影(9P)

此次缅甸之行的最后一天除了去仰光大学和昂山素季居所,基本上都在仰光大金塔了。仰光大金塔是我上中学时地理课本上的称呼,它的名字不叫“大”,中文名为“雪德宫大金塔”(Shwedagon Pagoda)。我在一天内先后去过两次,留待下一篇细说,先放九张有人物的图片,黑白处理。

行走缅甸(七):遭遇美国驻缅甸使馆盘问

天气挺热,我也没有多少心情闲逛了,准备返回昂山素季家不远处茵雅湖畔的一个小饭馆吃饭。返回的路上经过美国驻缅甸使馆,这个使馆在仰光这个城市显的有些另类,因为它看上去太豪华太气派了。我在马路对面拍了几张照片,结果被对面的安保人员喝住,让我过去。我不敢怠慢,在过马路的时候删掉了照片。不出所料,他们让我交代情况,我如实回答,还查看了我的护照,又请示里面的长官,弄的他们非常紧张,当然我也有些紧张。

我对他们提出了抗议,明确表示没有任何意图,你们记录我的护照信息,不能影响我以后我申请美国签证。听过我的解释后,他们倒温和了不少,并表示绝对不会有什么影响。其中一位长官还和我闲聊起来,甚至说你拍什么照啊,Google地图上都有,哈哈。

我看到他们里面有饮水机,自己旅行杯里也空了,就问能否给我灌满水杯,就这样,我在缅甸七天喝了唯一的一次纯净水,而且是一升装的两大杯。我平时喝的都是酒店的热水和当地的可乐。

有惊无险的使馆经历后,我准备去之前看到的一个饭馆吃饭。期间还路过一个仰光外国语大学,里面看到的基本都是女学生。

这家饭馆位置不错,就在茵雅湖边,而且价格不贵。更加惊喜的是饭后赠送的水果和坚果就够吃一顿的了。这让我想起多年前,在北京的长城饭店法餐厅吃饭,里面的黑面包绝顶好吃,而且不限量供应(这是炫富不,反正不是我出钱。请我们的土鳖说这顿饭这么贵还不如吃老北京饭馆好吃呢)。这顿午饭是三点吃的,吃完后准备再访仰光大金塔,不为别的,只为去买张门票,因为早上六点去大金塔的时候,是不需要门票的。


街景


校车


仰光外国语大学校园

缅甸特色美食


赠送的


饭馆就在茵雅湖畔,从昂山素季家往东走不远就到

行走缅甸(六):仰光大学——一个外国人无权进入的地方(6P)

从昂山素季家离开后,我准备去仰光大学看看。因为这两个地方相隔不算远,且在一条马路上。

上次在蒲甘碰到了一位导游告诉我,仰光大学是不允许外国人进入的,但它有一个东侧的小门把守不严,进去的可能性较大,它最明显的标志是从门口可以看到一个基督教堂。我决定先不去朝南的正门,而是先去这个东门。走了一刻钟左右,到了东门,发现铁将军把门。

于是,我只能到正门去试试。我没有缅甸人的相貌,也没有穿他们的民族服装,而且还背着一个很大的旅行包,据说人家WLJ去美国成都领馆的时候还化成女妆,我该怎么办?大摇大摆,目无斜视地进去了!

进入大门后,是一条非常长的大路,有点向北大的五四路,可是旁边的建筑物也不多,一派园林,郁郁青青。快走到这条路尽头的右侧,发现是仰光大学图书馆。仰光大学在缅甸的地位几乎等同于北京大学,但它的图书馆却是非常的简陋,传统的目录屉摆在入口处,从外向里看,读者也不算多,这有可能是暑期的原因吧。

我向前台的接待人员询问能否进入阅览区看看。不一会儿,接待人员请出了一位中年女士。我向她说明了我的请求,她简单介绍了一下图书馆,并很客气地告诉我由于仰光大学不允许外国人进入,所以我们也无法接待你,请出去吧。是谁说我是中老年妇女的偶像的?


温柔地杀死了我的愿望,我只好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溜达。忽然发现了两个小姑娘正在用英语交流着学习心得,我很冒昧地上前打扰:我能给你们拍张照片吗?结果是图书馆中年妇女的打击瞬间化为乌有。从这个实例基本可以证明不喜欢我的女性基本上在中年以上。

为什么仰光大学不允许外国人入内呢?刚才说它相当于北京大学,而且在政治诉求上也相当于北京大学在中国的地位。想想近现代北大在中国民主进程中的位置,就能知道仰光大学在缅甸的象征了。在这个校园里,出现过很多对抗军政府的活动,而且由于8888运动(1988年8月8日,开端于学生运动并蔓延全国,昂山素季就是在这个事件中被确立了在缅甸的位置,最后被军政府血洗。那个,什么,一年后的中国……就是这个……),整个校园90年代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关闭的,就是尽量杜绝学生们的聚集。这种情形一直影响到现在。

当我左顾右盼地出门时,会发现他们的门卫很好奇地看了我两眼,意思好像是这小子怎么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