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缅甸(二十六):缅甸塔林(二)

1044年,缅甸国王阿奴律陀建立了缅甸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封建王朝--蒲甘王朝,以蒲甘为京都,大兴土木,修建佛塔。佛塔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实心塔,镇塔宝物埋入塔内地宫中;另一类是有门可入的塔,称之为佛窟,“胜造七级浮屠”中的浮屠也就是佛窟的别称。

蒲甘王朝从成立到衰亡不过200多年的历史,兴衰和中国的大部分朝代一样,但它在缅甸历史上却是大书特书的一个时代。近1000年来,蒲甘王朝给世人留下的遗产成为了现代缅甸人面向世界的一张名片。这张名片随着缅甸的开放会被越来越多的人士所了解,我也能够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蒲甘塔群里的游客将会大量涌入,我很幸运,在几乎碰不到旅游团的地方安静地呆了三天。睡个懒觉,骑个自行车,累了找个小店喝杯当地的冰镇可乐,顺便灌点热水。去了一个小学校听孩子们读书,看了两场当地的足球比赛,和一个缅甸的爱味慰聊了一会儿天。

这种感受随着全球化的浪潮会越来越稀有。我记得麦克山下(他曾经为美国《国家地理》拍摄过郑和下西洋、长城和丝绸之路等大篇幅专题图片)在北大做德稻大师演讲时说过,他喜欢(以前的)中国的原因是因为中国并没有被过多的现代化。他的潜台词是中国有真正中国化样子,是的,中国地大物博,肯定有真正中国化样子的地方,但放眼整个中国,真正中国化的痕迹随着改革开放前三十年惨绝人寰的一系列运动和改革开放后城市化进程跃进式的非科学化发展也如我们天空的星辰一般。

我非反对全球化,也非赞同缅甸似的军政,中国化的样子也非三言两语能够说清,鲁迅先生说“倘说:中国的国粹,特别而且好;又何以现在糟到如此情形,新派摇头,旧派也叹气。” 唉,我都不知道真正的中国是什么样子了。再借鲁迅先生的话“保存我们,的确是第一义。只要问他有无保存我们的力量,不管他是否国粹。”在这方面,我希望全球化下的缅甸好好保存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念物和保护好自己的国民,起码不会因 言 获 罪。


这座高高的观光塔是政府后来修建的。一种说法是由于此塔的修建使得蒲甘塔林未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因为它破坏了整体性。

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纸质版谢幕

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出版了80年历史上的最后一期纸本刊,用黑白色的曼哈顿大楼做封面,用“#lastprintissue”做封面主题词,这个有着微博时代特有意义的“#”昭示着她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心情,主编Tina Brown在12月23日将最后一期封面发在twitter上,用了“Bitter sweet! Wish us luck!”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粗看了一下Retweet人的评论留言,基本上用哀伤和祝福来表达他们的心情。虽然我不看《新闻周刊》,但是我能够理解这种心情。我现在每个月还要花200元左右买杂志,虽然看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是总割舍不下这种习惯。

不知道此次《新闻周刊》的转型结果会怎样,我觉得情形不容乐观,纸质版上百万的订户(它吸引了远比数字版多的广告客户)是否能够转到数字版,虽然价格便宜了很多。现在数字版月订阅价格为2.99美元(之前的定价为4.99,和纸质版一期的价格差不多),甚至比纸质版一期的价格还要便宜不少。

期刊的全面转型是一种无奈的选择,表面上“Bitter sweet!”,实际上是苦中求乐。一位推友在评论封面上的“#lastprintissue”时说,因为有一个“#”,这就像用最后一口气指认出凶手为谁(”like using your final breath to ID the killer”)。

革 命者总是痛苦的,但也许那些还在看热闹的纸质媒体人在多年后拿出小手枪朝屏幕打出四个大字”悔不当初”。希望《新闻周刊》这样的先行者一路走好。


最后一期纸质版封三的数字版广告


死亡不可怕,就怕回忆那些韶华。

附我固定买的杂志:

1 Lens视觉(有全文APP,还在改版,但部分网站上有电子版,我最爱的中文杂志,因为它有不可替代性)
2 南都周刊(有全文APP)
3 华夏地理
4 孤独星球(有全文APP)
5 读书
6 万象
7 炎黄春秋
8 第一财经周刊(有全文APP)
9 看电影
10 看电影午夜场

还有不定期买的杂志若干以及iPad上的若干免费杂志

近期出版二三事

前两天默多克的电子新闻报纸The Daily宣告12月15日后停止,幸亏是这个时间,如果在5月份学位论文答辩前推出这个消息,那些写诸如《从The Daily看数字化媒体光明未来》论文的学生该如何是好。

一本业内的学术期刊《出版史料》明年停刊。按照编辑部的说法,并不是停刊,而是“为了适应期刊体制改革”,将季刊改为丛刊。这个叫丛刊的术语也很暧昧,它摆明了已经不是有ISSN的连续出版物,我特别好奇这个珍贵的ISSN号明年的归属是何。

还有一本《网络与信息》的期刊从十月份开始就停刊了。

小强说今年杂志全面亏损,他说的主要是消费类大众刊物。

还有很多编辑在静候着期刊改制的政策。无论怎么改制,一个没有出版自由的社会和一个逼良为娼的职称等评审制度,学术期刊的编辑依然会享受垄断带来的好处。

行走缅甸(二十五):进入蒲甘

坐了一夜火车,大约6点钟到达蒲甘。由于座位宽敞,睡得很好。虽然很早,天也刚刚放亮,但是等待客人的摩托车司机和汽车司机已经不少。我随便找了一位摩托车司机,报上一个lp上推荐的地址。没有预定过,只是为了让他把我拉到一个比较靠谱的地方。在中途,会有一个地方让我们这些外国人交纳10美元的门票费,时间不限。也就是我在蒲甘三天共花费门票费10美元。司机非常好,当我看了这家后,还想再找找,他就拉着我转了两家,最后定下了New Park Hotel,房费每天7美元,单人间。

在蒲甘住宿,背包客一般都会选择良乌,一则这里的GH便宜,二则离蒲甘旧城也不远。那些旅行团可能都住在蒲甘新城的大酒店了,我没有去过这些酒店,但价格肯定比良乌要贵不少。

酒店安顿好后,我去吃早餐,对了,7美元是含早餐的,有面包、咖啡、鸡蛋和香蕉。New Park Hotel是一个园林式的宾馆,吃完早餐后就闲逛了一下,碰上了一个人,他问我需要马车吗?我和他聊了两句,发现他的英文不错,谈好价格就出发了。

这一天,有他的导引我对蒲甘有了基本的了解,所以第二、三天我就租了酒店的自行车随便走了。他有两个孩子,喜欢看盗版的光碟,很喜欢中国的电影、电视剧,最喜欢的中国明星是范冰冰,范冰冰在缅甸语中叫“假妈”,他的夫人喜欢韩剧。这里的盗版DVD4元人民币一张,对比缅甸人的收入,这个价格不便宜了。


蒲甘的火车站也别有特点,虽小,但外观很精致


好像是一家当地人在此用早餐


小喷油


庭院式的酒店


这个酒店除了蚊子太多和插头不好用之外,物超所值。缅甸治安很好,由于房间插座不好用,我到大堂给手机充电,前台说这里很安全,不用老守在这里。


这就是我的座驾和司机


他中途买了几张DVD,其中有“假妈”的作品。早知道他这么喜欢假妈,我应该给他带本有假妈的男人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