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柬埔寨(二十五):暹粒的早餐和比粒寺

以下为张洁老师提供:

很想吃暹粒当地的早餐,安载自己到酒吧街一家饭店,这里常有当地人光顾,我们就在此要了米线,随之而上的还有一大盘蔬菜,随意撕开,泡到米线汤中一起食用。其中一种蔬菜是薄荷,还有一个小小的柠檬,非常清口,味道不错。之后,在超市买水、面包,零食,今天向吴哥王城出发。

IMG_0492

IMG_0488

IMG_0493

IMG_0499

今天的第一站是比粒寺(PRE RUP),这个寺也比较特别,是皇家的火葬场,经过历史的冲刷,该寺已经残破的很厉害,目前正在整修,但不影响参观。介绍如下:

比粒寺(PRE RUP)为古代皇族火化变身为神之神殿,又称变身塔。可以看到烧焦过的痕迹,千年前在此举行仪式,定是达官云集,不能随便进入的。是典型塔山建筑,基座上 建造砖塔。它的结构与塔松寺(TA SOM)很相似,因属红砖结构,在夕阳照耀下泛着暖暖的红; 加之这里开阔的视野,吸引着一些游客在此看日落。

IMG_0510

IMG_0502

IMG_0512

IMG_0555

IMG_0520

IMG_0515

行走柬埔寨(二十):托玛侬神庙、周萨神庙

已经走了半天了,天气炎热,喝了很多水,我们决定休息一下。很多驴友还建议中午回宾馆休息一下,我觉得我们这种短时间的驴行是不能将宝贵的时间挥霍在床上的,需要有种自虐精神的。

找到了旁边的一大片类似于大排档的地方,看到椰子,好高兴,一美元一个,打开后却发现如同注水的猪肉。生平第一次看到这种椰子,哈哈。

IMG_0295

接着赶路!下一站是托玛侬神庙(Thommanon)与周萨神庙(ChauSayTevoda)。由于是中午时间,而且并不是大的景点,除了兜售商品的几个孩子之外,没有任何游人。

IMG_0298

IMG_0297
每当看到这些孩子,都庆幸自己的父母给了我们远优于他们的条件

两个古寺属于印度教寺庙,建筑风格和规模几乎一样,据传建于12世纪,相对矗立于路的两旁。

IMG_0302
托玛侬神庙

IMG_0308
托玛侬神庙

由于吴哥建筑群遭受毁坏严重,所以多个国家无偿进行援建。托玛侬神庙已经修复完成,周萨神庙正在由中国政府进行维修。

IMG_0309
UNESCO参与协调各国修建

IMG_0313
修建中的周萨神庙一角

可惜的是,我们的修建却带有“给长城修瓷砖”的特点,显得不伦不类,完全违背了“修旧如旧”的基本原理,很可惜。

IMG_0317
修建中的周萨神庙,是不是有点怪怪的

IMG_0315
无聊的我当时还小自豪了一下,但至少当时看这个修建真是吴哥最不和谐的一景。

以下由张洁老师友情提供:

托玛侬神庙与周萨神庙相邻不远,建于同一时期,规模也类似,托玛侬神庙已经大规模修复,感观尚可,而周萨神庙是由中国于2000年参与无偿援助修复的工程,当时已近中午,没有看到工作人员,只是觉得修补部分略显“新”,不知在修复领域是否也讲究“修旧如旧”。

行走柬埔寨(十九):巴方寺、空中宫殿、癞王坛、战象平台

享受于巴戎寺高棉的微笑,不愿离去。但旅行的意义在于放弃,有舍才会有得,在路上如果有好的心情每一处都是美景,何况是在吴哥呢!

IMG_0269

巴方寺(Baphuon)离巴戎寺(Bayon)不远,要经过长长的砂岩引道。它是苏耶跋摩一世(Suryavarman Ⅰ)始建,乌达亚迪亚巴尔曼二世(Udayadityavarman Ⅱ)建成,原是吴哥之前旧城的中心。金字塔型的寺庙代表神山。坍塌比较严重,正在修建中,我们没有攀爬。

IMG_0277

在进入下一个景点的路上,旁边的石头布满了青苔,满眼的绿色在丛林的掩映下显得格外孤寂。另一侧的空地上,艺术家的画作布成了一个小展览会,等待着游人的光顾。

IMG_0284

IMG_0281

接下来的三处景点连在一起,分别是“空中宫殿”( Phimeanakas)、癞王坛(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和“战象平台”( Terrace of Elephants)。

以下部分由张洁老师叙述:

大头偷懒,我冒着暑热坚持爬上去,正好蹭听一台湾团导游讲解,他说这里是古皇宫,也有“空中宫殿”( Phimeanakas)之意。下了台阶,我们又来到一个高台处,继续蹭听,这个观景台是国王观看公共庆典的地方,足有350米长,他还比划着一个位置说这里是安放龙椅之处。果然这片观景台前十分开阔,谁能想象这片连绵的草地上曾经上演过多少繁华盛景呢。待我们走下高台,暮然回首,才发现嵌在台基的大象,哦,这就是安所说的大象,原来这个地方就是“战象平台”( Terrace of Elephants)。

IMG_0288

白驹过隙,一路走好:沉痛悼念任继愈先生

国家图书馆原馆长任继愈先生今天(7月11日)凌晨去世,享年93岁。忘不了任先生在我们入馆时对我们新员工的谆谆教导,特别是希望我们图书馆员每年抽出时间读至少十本书。

我的夫人曾经在任先生九十岁生日的时候去看过他,当时还记录了一篇小文。重看此文,我也想起了对任先生的一些记忆。任先生,一路走好!

2006年4月14日 上午十点半
地点:任继愈先生家中

这个周六,即4月15日,是任继愈先生九十岁周岁生日,那天有讲座,任先生曾说他从不过生日,因此,改在今天拜访。

从 4月11日订下拜访日子后,领导希望大家出点子,我建议设计制作个小玩意,签署上所有中层干部的名字,送给任先生以表心意。领导同意这个建议,并布置给我完成。我在两天内搜集了包括出国在外、怀孕、出差等不在岗的中层人士的笔迹,请人设计了九寿图底纹,扫描字体、排版喷绘,装裱完成,直到14日下午六点才完成。设计师也说,这个礼物别有意义。

我记得先生有次接受采访时曾说,屋里摆放花花草草就是为看个绿色。另,据我所知,二十多年前,先生从北大迁居北京三里河,北大旧窗前的那一丛竹子也一并被主人携来新居,先生以种竹为乐,因此,馆里决定送先生一盆刺冬青绿色盆景——现在还是绿色的小果实,到秋天就会通红通红,寓意硕果累累,(先生开玩笑说“都是小球,小果,没硕果”)送至家中;再在先生办公室摆放一盆松柏盆景,寓意健康长寿。

此外,先生常年穿一件毛衣,肘处已有绽裂,馆里决定送先生一件羊绒衫。报纸组还制作了生日报纸,选先生降生之年之月之日的大公报为底本,施以金粉,精心制作。

向先生展示完这些礼物后,先生说,以后再别送他礼物了,若表心意,可一人送一包方便面,签上名字,也别驱车送到家里,就放在办公室秘书科交换文件用的阁子里,这样我们省事,他也实惠,能吃好几天的。

环视先生家中,线装书居多,藤椅木桌也很简朴。先生书桌上方左侧墙上悬挂早年(也许80年代也许更早)自己写就的对联: 浩歌冲破云天 为学须进地狱。先生曾说“书房是不闻金鼓声的战场”,(字体和现在差别较大。)看来,入个地狱也是早有思想准备。右侧墙上悬挂一幅水墨云龙,只见龙头与龙爪,不见龙身,一片祥云。

在座的馆领导想起曾在山东图书馆看到过任老题字,山东馆特意装饰在中堂,十分漂亮。先生赶紧说,那是80年代调到图书馆后才有的。

从客厅可以瞥到卧室一角,看见先生一张单人床,书籍占据大半,真不知先生如何在剩下的空间内舒适地休憩。

室内温度不高,就是停暖气以后的那种乍暖还寒的温度,老人穿了两件毛衣,双脚一直紧紧并拢,端坐在沙发上。

说起馆里大事,在座馆长向老人汇报工作,谈到古籍馆建设地库时,先生说,广场一定要能绿化、地库要防水,北海水位很高,防水工作要到位。夏天广场不能太热,要环保。

闲谈中,聊起先生健康,他说,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就像机器零件,新机器出了问题可以更新,老了即使再更换成新的,整体也不灵光,只要能带病运转就算正常。医学上讲的知识都是教人“正常”运转的道理。医院开设儿科、妇科,没有“老人科”就是这个道理。老人的病是综合病,这边心脏缓解可能会影响血压,都是牵一发动全身。所以,现在九十岁了,舒张压与收缩压值域跨度较大,哪天血管迸裂,突然逝去是最好的离世之法。

我们赶紧说,先生还是别太累了,工作适可而止。

又聊及其他,先生说曾在干校帮人针灸,因为学哲学,中医也讲辨证,且在干校为帮助百姓,那里缺医少药,就自己买了赤脚医生所看之书,在自己身上试着针灸,为老乡看病。先生说他懂200多个穴位,又赶紧补充说,其实穴位都是对应的,因此实际也就是记100多个穴位。试针时,他发现刺激某个穴位,两小时后,白血球会增多,以此,先生曾治好打摆子和小儿遗尿。

又聊一会,我们总共呆了半小时,走时,先生坚持送至门口。

行走柬埔寨(十三):亲近吴哥窟

吴哥窟的英文叫做Angkor Wat,Angkor是城市的意思,Wat是寺庙的意思,所以也被称作吴哥寺。我们翻译做吴哥窟可能是音译出来的吧。元朝大使周达观所著的《真腊风土记》中称之为墓,是因为吴哥窟不仅作为寺庙的功能,而且也是国王苏利耶拔摩二世为自己修建的陵寝,所以称之为吴哥墓也是可以的。还有人把它叫做小吴哥,以区别整个大的吴哥建筑群,因为它是吴哥600座寺庙中的寺中之寺。

IMG_0162

吴哥窟是整个吴哥建筑群中的巅峰之作,因为它的修建时期是在吴哥王朝的鼎盛时期,甚至有人说由于花费巨资建立寺庙,才导致了吴哥王朝的崩溃。在我看来,吴哥窟的规模不仅是吴哥建筑群中最大的,而且是最美的。吴哥窟也是我们在紧张的行程中唯一的两次光顾的寺庙。它还有一个特点,几乎所有的寺庙的大门都是朝东,只有吴哥窟的大门是朝西,正因为如此,才吸引了如此众多的游客去拍吴哥窟的日出。

IMG_0103

我们没有赶上日出,而且上午的天气比较阴沉,但一进入吴哥窟内,心情一下子放量。由于此前的准备工作并不充分,竟然不知道从何开始。我有些不知所措,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漫步在其中。由于吴哥窟非常大,我们甚至发现不了几个游客。过了不久,忽然几个当地的孩子出现在面前,我们拿出了事先准备的糖果给他们吃,由于语言不通,我们几乎没有交流,但孩子们非常配合地当起了我的模特。

IMG_0084

吴哥窟有些陡峭的台阶由于游客的增多发生过意外,所以被禁止攀爬了。我们就这样随意地走在吴哥窟的众多充满雕梁画栋的回廊和空阔无边的院落中,远处还伴有悠扬无边的佛教音乐,让我们不忍离去。

IMG_0117

罗生门似的表述,由张洁同志提供

再往里走,就真的进入了吴哥窟的核心——数不尽的回廊,层层叠叠地穿插在三层台阶中,从中,要找出通往主殿的路。其间,错落有致精美的雕像,在光线中忽明忽暗的窗棂,石块,默默地注视你,静待你的发现。在一尊佛像前,有人主动递香,这虽不是我的信仰,出于尊重,还是参拜了神灵,为此,付出每人一美刀的礼佛代价,希望能真正用于保护吴哥。

IMG_0109

也许寺庙太大了,也许游人全都有自己独特的关注,一路上并不觉人多。徜徉在历史的隧道中,手中举着指南书,就象刚刚闯入另一世界,试图凭借指引,辨认那些久居于此的仙女、神猴、神灵,即便偶遇一群小朋友,他们也忽闪着眼睛,穿梭在回廊中,敏捷得象刚从雕刻中跑出的神童,只有在通往上一级台阶的通道处,才又发现手举相机的另外一些俗人。

IMG_0113

行走柬埔寨(九):吴哥第一站巴肯山

整整一个月前,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北京,柬埔寨印记中兴奋的感觉和家的温暖交织,甚至扭打死缠起来。我不知道安吉丽娜 茱莉去柬埔寨拍戏和探望那里的孤儿回到美国的感觉是否与我们一样。我想一个再完美的旅程中最完美的结局就是舒服地躺在属于自己的床上,细细地去品味、咂摸,然后像电影一样慢慢展开,回忆那属于自己生命中不寻常的感觉。

一个月过去了,我时常还会想起那时的事情和人,想起看到一尊尊佛像能够让你恬静、兴奋,甚至到欲哭无泪的快感冲击。我想我还要接着记录下去。

有朋友说你写到(八)了,连吴哥的影汁都没有看到,今天我借助夫人的游记和我们的照片展开吴哥古建筑群的第一站:巴肯山。说到巴肯山,它在吴哥的字典里最让人熟悉的就是看日落,而且一般都是选择作为吴哥行的第一站。很遗憾,由于正值雨季,我们并没有看到日落,但作为吴哥的第一站,已经足够地打动我们。
IMG_9818

一个人爬多少次台阶才会看到佛

友情提示:柬埔寨没有高山,大多几十米高,很容易到达。此行一定要带上手电,因为日落后天立刻变黑,下山时需要。
IMG_9810

巴肯山观日落

四点半,司机安准时出现,他的“突突”车其实是一辆摩托车加装了一个铁斗蓬,类似于小蹦蹦车。吴哥下午五点才开始卖第二天及以后的门票,我们凭购买的次日门票可以提前进入吴哥。不巧,天空飘起小雨,安告诉我们日落一般在五点五十到六点之间,现在爬巴肯山正好。安又说,天气经常突变,没准等爬到山顶,太阳还会再露出头来。

IMG_9778

去往巴肯山的路上

巴肯山山脚有大象,可以载游人上山。巴肯山的石狮子也引起很多人关注,我也在这里拍照,这是我在吴哥的第一站,也是很多游人在吴哥的开始。不用路标导引,很快,我们就听到不同人们发出的惊叹声,那高台上就该是巴肯寺了。顺着荒草中人们踩出的路,经过零星的石雕,我们也手脚并用地爬上山顶。山顶有寺庙,大部分已损坏,现在中央圣殿中依然有尊披着黄色丝绸的不完整的佛像供人顶礼膜拜。坍塌的石块,石头上的裂缝,倒卧的石狮,这是块荒废已久,但规模宏大的圣地。那些比我们晚到的游客,也总会如前人一样发出惊叹。大家说着不同的语言,赞叹的方式却如出一辙。

IMG_9817

等待,期待

离日落时间越来越近,天色渐渐黯淡下来,连草丛中觅食的牛也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这生活在古迹中的牛,不知是否因此沾染灵气?雨时大时小,只能看到光斑,红色的光影在云层的遮蔽下变幻着形状和颜色,弥补了我们对日落的渴望。

IMG_9891

雨天的遗憾

失落的人们始终没等到太阳公公,刹那间,天就黑了,几名管理员催促还在捕捉光影的游人下山。这是片白天由现代人膜拜,黑夜中仍要归还给神灵的地方。我想没有人敢于一直留下,因为太黑了,如果没有手电筒微弱的光亮,这里所有的壮观就是一片黑暗。

IMG_9853

巴肯山顶的建筑同样震撼

返回途中,安问我们是否要停留片刻,给夜色中的吴哥窟拍照,这是我们明天才正式拜访的地方。雨幕中的吴哥窟剪影,其实很难拍到,不过由此驻足,听到那边传来似诵经又似歌唱的声音,宛如天籁。

IMG_9903

夜色中的吴哥窟

行走柬埔寨(八):逼近吴哥

Tuk tuk车司机Mr.An带着我们突突地不到10分钟就到了预定的Golden Temple Villa宾馆了, 这个GH说是Villa,其实也是青年旅舍之类的,但比我们在金边住的12美金的Capitol要好多了,价格还算公道,只有15美金,但也是我们在柬埔寨住过最贵的房间,卫生条件不错,虽然略显简陋,但基础设施能够赶上国内的三星。
IMG_9741

Golden Temple Villa的工作人员

这个GH最好的地方还在于它有个小酒吧,也可以说是个半开放的小餐馆,虽然空间不大,但不失情调。服务生把我们领到小酒吧,是来进行入住后的休息,免费品尝咖啡和茶。我们肚子正好有些饿了,点了一个鱼肉套餐,味道很好,2.75美元。我们到小酒吧的时候,还有一桌中国人在此喝酒,看来他们也是刚到,6、7个人组成的小分队,此后几天我们几乎每天都见面,不是在宾馆就是在吴哥建筑群里。
IMG_9727

我们在暹粒的一顿饭(Fried Fish Meat)

吃饭后,品着咖啡,看着Lonely Planet,我们静静地坐着,我看似平静,其实心早飞到等会儿要去的巴肯山了;此前老婆激动的神情毫无遮掩,但此时却拿出小本开始进行散文创作了,这就是体验生活中的伟大作品诞生的温床,文字如下:
IMG_9743

Golden Temple Villa的小酒吧


酒店在一条小巷内,一进门就看到一尊慈祥的立式佛像矗立在葳蕤的草木中,院落很小,但很精致。左边是一间酒吧兼餐厅,待我们办好入住手续后,可以在这里好好享用免费咖啡和香蕉。右边是几把休闲藤椅和吊床。几只猫咪正躺在上面伸懒腰。我们的房间是“双人房”,房间内轻纱曼舞,香气袭人,床上撒了花瓣,冰箱里有饮用水,墙上悬挂着吴哥味十足的艺术品。最令我满意的是洗手间居然有扇高悬的窗户,显得很洁净透亮。房间的窗户可以打开,可俯瞰整个小院,窗边就有绽放的马铃兰、高耸的椰子树和看得见的微风。轻盈的花朵和树叶频频摆动,悠悠地晃动出度假的感觉。

由于下午五点左右就可以买吴哥的门票,所以我们在入住宾馆之前就和An预定了四点半来宾馆接我们去买门票,An由于后几天都没有安排,所以他成了我们吴哥之行的伙伴。不到四点半,An就在宾馆门口等我们了,由于暹粒的市区离吴哥大门只有7公里左右的路程,所以很快就到了,排了几分钟的队,我们就拿到了吴哥后三天的门票。

吴哥的门票分三种,分别是一天20美元,三天40美元,七天60美元,三天和七天的门票需要现场免费照相,以备随时查票,三种门票都附赠前一天下午五点后的游览,这个项目基本上被游客用来拍巴肯山的日出,我们也不例外。而且一般游客都是购买三天的门票,我们更不例外,写真搞定后我们坐上车正式踏上吴哥的朝圣之旅。

P.S.上篇中说的从金边到暹粒的方式还有坐飞机,不过比较贵,飞行时间45分钟。如果时间不紧张,推荐坐大巴,便宜而且饱览沿途风光。

行走柬埔寨(七):前往暹粒

上了去暹粒的大巴,一路风光无限,没有任何睡意,车上还有VCD可以看,粗制的KARAOKE基本是一男一女完成,但没有了中国版那种小女人搔首弄姿的样式,看着里面的男人都在受女人的气,看来追女孩全世界都一样。音乐的旋律简单,上口,很像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似的的那种。

IMG_9666

去暹粒的大巴

 

其实去暹粒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坐船,沿着洞里萨湖一路即到,时间也差不多,但听说客船经常超载一倍人数,而且价格要20多美元,所以没有选择,另外是因为我们旅程中有一项就是经过洞里萨湖去浮村。

IMG_9703

沿途风光

 

大巴到暹粒虽然320公里左右,路况也不错,基本不堵车,但由于中途要休息两次,每次都要20分钟左右,所以大约需要6个小时才能到达。伴着柬埔寨的音乐和沿途美景,我们准时到达了目的地车站。车还没有停稳,好家伙,就有10多位老兄喊着tuk,tuk开始揽货。下车后很快找到了宾馆派来接我们的tuk司机,他的名字叫Srey An,我们叫他An,50岁。此后的五天他是我们的司机,如果我再去柬埔寨,我除了会去吴哥之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看看An,因为他确实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以后我会再说说An的,他的联系方式是(855)17841617,如果有驴友去柬埔寨,我特别推荐让An当你的司机,英文讲的也不错。可惜他没有email。

IMG_9711

An带我们寻梦

 

亲爱的An,我们的吴哥梦是你给我们起头的,感谢你。我回国后都经常会想起你,希望我会在梦中见到你。

 

罗生门似的描述,由张洁同志友情提供:

 

 

从金边到暹粒足足开了六小时,期间,停车休息两次,第一次,我买了拌水果和柚子。认识了同车的金棋,她是一位年轻的妈妈,会英语和中文,在金边一家老板会说中文的公司工作。她的宝贝儿子刚刚九个月,心脏不太好,马上要飞往美国治病。小宝宝象只可爱的小猩猩,很爱笑。金棋的中文很令我们惊喜,因为这里大部分和你搭腔的人都说英语,即便会中文,也是简单的“中国”“你好”,很少有如金棋般还会写自己的中文名字。祝福她和她的宝宝。

IMG_9668

金棋和他可爱的孩子

一路上司机不停鸣笛,很多地方坑坑洼洼,也有部分路段可以疾驰而过。好在透过车窗看到的乡村景象,不加修饰即自然成画。静静的一片片绿意盎然的稻田,路边的杆栏式建筑里和随处可见的吊床上,时常会有人向你招手,动静相宜的美景,加上自己兴奋的新鲜劲儿,一点也不觉得道路颠簸。

第二次休息时,认识了Tola,他到过北京、河北、广东,对我们很友好。

下午13:30,终于到达暹粒终点站。燥热的空气把疏松的泥土碾成了颗粒,感觉暴土扬尘。幸好预定的酒店派出接站的司机早已守候多时,他举着写有我名字的牌子,从一群忙着招揽生意的司机中带领我们突围出来,把我们送到酒店。司机叫“安”,五十岁左右,眼睛很亮,总是微笑。大头问他是否可以晚些时候载我们去买吴哥门票,他要我们和酒店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