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书与碟

1、最近看陈远写的《消逝的燕京》,里面谈到司徒雷登的助手傅泾波说,司徒雷登最大的心愿就是“把燕京大学办成一所中国化的大学,一所生根于中国、为中国服务、有中国人管理和支持的大学,而不是沿袭传统教会大学的模式”。《别了,司徒雷登》,别了,中国的教育。

红学家周汝昌讲了两个当年他在燕京大学上学的两个老师的例子:

当时我们西语系最有名的老师是教授莎士比亚的英国老师谢狄克,在日本人封锁燕园的那天,他最后的那一课没能讲完,后来他到了美国康奈尔大学做教授。燕大复校以后,他从美国回来,说:我还要讲一课莎士比亚。

我把写完的作业折叠好,交给包贵思老师。有一天包贵思上课,临下课的时候,包贵思叫住我:“周汝昌,你周三到我家来吃顿饭。”到了我如约赶到那天,我一进门,还没有落座,包贵思把我那份卷子拿出来给我看,上面写的是英文的评语:这份卷子所评的值不是一个分数,而是教员的一鞠躬。我感到诚惶诚恐:“我哪里敢当?”包贵思说:“不,你这个paper当得起我的话。”

2 看《第一财经周刊》采访导演高群书,他说“老六卖《读库》时搭着卖一本《传家》,年底可能能卖到4800万码洋。我惊了,这种成功让人舒服。”我也是码洋的贡献者之一。

3 最近买了一些DVD,主要是想买娄烨的《花》和彭浩翔的《春娇与志明》,搭着买了一些台湾老电影的修复版。看完《花》,不得不想人是由爱而性还是由性而爱,继而爱、性与婚姻是一个哪门子的关系。看过这么一个说法,也许能够解释:爱情实际上是一种习惯,在性欲得到回报的过程中从性欲转化而来。“花”是这样吗?很多人会说这个“花”真贱,我想这里面男人可能占绝大多数吧。曾经救过佛洛伊德的玛丽 波拿巴就自己的性冷淡向弗洛伊德咨询,后者发出了著名的感叹:我研究女性心理30年,到现在也不知道,女人到底最想要什么。

孟京辉和廖一梅的《恋爱的犀牛》中明明的一句台词可能能够解释“花”的贱:“我偏不,我偏不听你的话,我偏要理他,只要他还能让我爱他,只要他不离开我,只要我还能忍受,他爱怎么折磨我就怎么折磨我,他可以欺骗我,可以贬低我,可以侮辱我,可以把我吊在空中,可以让我俯首贴耳,可以让我四肢着地,只要他有本事让我爱他”。

顺便说一下,带三个表在微博里说:

话剧《恋爱的犀牛》上演了一千场,创造了中国话剧史上的一个小记录。编剧廖一梅说,当初是因为她写给田壮壮的电影剧本被电影局枪毙了,失望之余随便写了《恋爱的犀牛》。这是我听到的自从中国电影有了审查制度以来唯一一件是因为这个操蛋制度带来的好事。

《春娇与志明》的DVD绝对值得一看,因为有一个小时的删减片段,感觉像又看了一遍电影。有些遗憾的是,评论音轨没有字幕,听他们在里面乐呵呵的聊天,真是捉急。

4 奥运会结束了,我竟然一分钟都没有看过,包括网上的视频。准备下载bbc的720p的开闭幕式看看。这个暑假很充实,充实地推掉了五个可能的外地出差,竟然没有出过北京。

两部驴友电影:行走路上,寻找内心

最近看了两部电影,主题是一样的,甚至有些情节都是一样的。我很难将它们归类,暂且叫驴友片吧。

两部电影都是因为亲人的去世,主人公去完成逝者的生前愿望。

美国和西班牙的合拍电影《朝圣之路》(the way)讲的是一个从伯克利大学主动放弃博士学位的儿子来到欧洲徒步那条著名的圣地亚哥之路(santiago de compostela),但由于比利牛斯山的意外,他去世了。父亲Tom赶赴欧洲为儿子处理后事时临时决定替儿子完成此次朝圣之路。中国电影《转山》讲的是一个弟弟张书豪替去世的哥哥单车完成从丽江到拉萨的骑行。

《朝圣之路》先于《转山》一年上映,这两部电影都是在讲述一个主题:用亲情包裹,通过信仰之路,来寻找自我。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朝圣之路》。它的剧本写的好,非常有层次感,通过不同的旅者、不同的文化来反衬主人公的心境。而且,西班牙这条朝圣路线实在太美,加上片中动听的音乐,把它当作风光片看都是一流的。《转山》的主题不错,电影拍差了,甚至哪一个方面都说不上优秀。导演好像并不是职业导演,由于是北大校友,还在北大做过一次演职人员见面会。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围城,很多人都想冲出去。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实现自己的心愿和救赎呢?作为旅游的放松,是最简单也是最可能的方式。《朝圣之路》中客栈老板的“我年轻时太忙,现在我太老了,累了”和《转山》中朋友的“不要等到哪天在对方的葬礼上说,当时有去就好了”是一样的表达。

挺不喜欢那种“一生必做×××,一生必去×××”的推荐话语,每个人对于生命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活出自我、释放内心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但我同时也认为旅行是实现的一种必不可少的部分。

旅行是为了什么。失恋离婚后的茫然?寻找艳遇的中转站?重温光辉岁月的激情?修行?

旅行是超脱的自我实现,也是世俗的一个度量。如果你爱上一个人,和他/她去旅行吧,适合不适合,脚下的土地会告诉你,天上的白云会解释他/她。

美好年代中的《午夜巴黎》

今天看到微博上有这么一句话:“同样是穿越剧,美国都是往前穿,中国都是往后穿。一个想不出历史,一个想不出未来。”

我来举个反例。

前一段时间,看了一部美国导演Woody Allen的一部电影《午夜巴黎》,里面的主人公是一位一直梦想着写出伟大作品的美国好莱坞剧作家。他和老婆去巴黎后,这位作家非常喜欢巴黎,——这也不奇怪,美国的很多知识分子认为西方文化还是在欧洲,于是他想在巴黎长久呆下去,而他的老婆则是一副游客的心理,并不认同老公不切实际的想法。

于是,电影算是真正开始了。应该说Woody Allen的意淫开始了。主人公有一天晚上被一辆车接走了,来到了20世纪2、30年代的巴黎,他见到了放荡不羁的海明威,通过海明威的引见,格特鲁德•斯泰因给他新创作的小说提出意见。期间,他还见到了T•S•艾略特 ,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毕加索,达利,布努埃尔等大师级人物,还和毕加索的情妇有过一段soulmate的惺惺相惜。这绝对二文青年的梦想,而主人公每天晚上都会乘坐那辆汽车去穿越到他认为最美好的巴黎时光。

可是,他认为最美好的时光里的人物却不这么看,这些艺术家则认为当前比起19世纪末的巴黎差远了,那个时代的大师和氛围是一战后的巴黎没法比的,那个时代啊,都是大师:亨利•德•图卢兹•劳特雷克,亨利•马蒂斯,保罗•高更,埃德加•德加……

Woody Allen的自嘲和揶揄小知识分子在本片中淋漓尽致,结尾更是让人嘘嘘不已,自己没有在想象的20世纪把喜欢的毕加索情妇搞到手,但在现实的21世纪,老婆却跟别人上床了。

一张图:当我们在谈论奥斯卡时,我们谈论什么

新一届的奥斯卡又要揭晓了,今年提名的影片我看过几部,总觉得今年重量级的电影相对较少,感性地希望:最佳导演或者影片给大卫芬奇,最佳女主给娜塔莉波特曼,最佳男主角给达西先生。
webtrends通过一个月时间内通过Twitter、博客和其他社交网络用户的关注度分析出下面一张图,感觉挺靠谱:

Oscar-Buzz_Final
来源:http://www.webtrends.com/

《让子弹飞》火力十足

《让子弹飞》看完了,我好几个月没有去电影院了,所有的期待都留给了姜文。

1 姜文之于中国电影,如同马拉多纳在中国踢球,是茅坑里的卫生球。从这部电影里也能证明。

2 开场就让人家高潮,姜文太不厚道了,两个多小时一会儿就过去了,没有尿点,只有G点和笑点。未出片头时,麻匪打劫的场面简直可以当教科书,特别是摄影和剪辑,好莱坞都应该学学,难怪罗伯特 德尼罗都赞赏有加。伴着久石让在《太阳照常升起》中的主题音乐,血脉喷张。一段音乐用在自己的两部电影中,有着不同的意境,听到这个,又想起了《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乡村骑士》。

3 政!治@隐喻贯穿其中,特别是张麻子要在鹅县实现所谓的“三个代表”和“三讲”:第一个是“公平”,第二个是“公平”,第三个还是“公平”的时候,我以为丫要说公平、公正、公开呢。同样是影帝,姜文在影片中将公平实现了;但我们那个XX海里面的影帝却还停留在表面。这就是差距。

4 姜文、葛优、周润发的表演真没的说,特别是葛优,只有两个导演将他的潜质真正地挖出来,一个是《活着》时的张艺谋,一个就是现在的姜文。一个收,一个放,葛大爷无法再扭摆了。

5在我心目中,《让子弹飞》再怎么牛也比不上《阳光灿烂的日子》和《鬼子来了》。天才是画油画的,素描画的再好,也是素描。当然,《让子弹飞》是世界素描中的佳作。

7 预测一下票房,至少6.04亿,要知道片中可是说过这个XX数字的。

徐静蕾的《杜拉拉生殖记》比李可的《杜拉拉升职记》好

某天上午,我走进了电影院。电影九点开始,差五分开演的时候,一位工作人员说:哥们,能不能改个时间看?我们放一场还不够电钱!明天?后天?我回应道:我的档期只有这两个小时。

也许我不低碳,一个人霸占了近两个小时的能容纳1000多人的电影院,而且这不是第一次了,当然,是第一次和我商量放弃看这场电影。我没有和他讲任何我的理由:我是一名消费者,如果你觉得让消费者让步,那就请拿出一种姿态来,而不要叫屈,投桃报李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如果电影院能够想到消费者大清早赶来也是不容易的,如果电影院能够想到用非常客气的口气来谈,如果能够提出一种让消费者觉得有诚意的解决方式,这也许不是一件什么事情。

这两天,正在写一篇命题作文,是关于北京要建设“世界城市”方面的。我查阅了一些资料,这才发现我们的目标是多么远大:2050年北京迈入世界城市行列,而目前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城市还没有进入世界城市的先例。按照国家发展的计划,如果北京在2050年成为世界城市,那么我们又打破了一项世界纪录。

世界城市虽然没有一个标准的衡量,但很多的条件却是必不可少,这里面最重要的不仅仅是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和鸟巢、水立方这样的地标建筑,不是大一统的所谓和谐统一,而是有着多元文化的汇融、以人为本的基本准则等软性指标。

作为第三产业越来越占较大比重的北京,在服务业的指标却排不到全国的前列,我在电影院碰到的情景就是一个样例。

观影结束后,我才发现影院中多了两个观众,我想三张门票应该够电钱了,他们没赔,心里平衡了许多。

最后说的是,我看的电影叫做《杜拉拉升职记》,我很喜欢,虽然对原著小说(我也看过)改编很大,但作为一个商业电影,我认为它是成功的,因为我没有在观影中睡着,尽管老徐这个北京土妞生生地把职场小说改编成了职场下爱情小说,也就是把《杜拉拉升职记》改成了《杜拉拉生殖记》,但我确实很喜欢。我预测票房过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尽管电影里面已经有了太多的广告。

2009年十大电影

2009年就要过去了,盘点一下我心目中的十大电影

1 无耻混蛋 Inglourious Basterds(美国 / 德国)
昆丁的风格依然,没有比他更酷的导演了。

2 海盗电台 The Boat That Rocked(英国 / 德国 / 美国 / 法国)
每个时代都需要海盗精神,也许这个时代更需要。

3 怎么都行 Whatever Works(美国 / 法国)
Woody Allen的电影又回来了,还是那么絮絮叨叨,还是那么有趣的自嘲。

4 飞屋环游记 Up(美国)
梦想!

5 斗牛(中国)
斗得不是牛,是牛逼!

6 再生号(香港)
面对离去的生命,我们该做些什么呢?

7 东京 Tokyo!(法国 / 日本 / 德国 / 韩国)
大时代的小人物

8 家园 Home(法国)
大导演、大场面和弱小的生命

9 天水围的日与夜(香港)
小人物、小地区和伟大的生活

10 二十四城记(中国 / 香港 / 日本)
逝去的不止是记忆

特别的电影
迈克尔·杰克逊:就是这样 This Is It(美国)

国外有个叫Kees van Dijkhuizen的人制作了一部2009年的美国电影回顾,请看

简单的血很简洁地刀掉张艺谋

《三枪拍案惊奇》我看了。

我喜欢张艺谋。就这一个理由。但这是我看过老谋子最差的一部电影,我甚至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他拍的。

这部电影是翻拍美国导演科恩兄弟的《血迷宫》(Blood Simple)。故事的结构几乎一样,甚至很多细节(包括结尾)都是完全照搬,不同的是故事的背景和人物的塑造。当然,讲故事的方法也不一样。

这部电影虽然只有90分钟,但可以分成上下两集,作为电视电影放在CCTV6。上集叫不差钱电影版,下集叫血迷宫小品版。

《活着》(张艺谋唯一一部被查禁的电影)之前的张艺谋,片片精彩。拿捏中国女性,无人出其右。他镜中有民族的自立、自强,但更多的是民族的自虐。他的作品有着强烈地反对强权和父权的态度,通过一个个悲剧化的女性形象体现出来。菊豆、颂莲、秋菊一个个经典的女性角色,渗透出一个个服用过伟哥的中国男人。

《三枪》也有这样一个女性——老板娘,她是血迷宫版的菊豆,都敢爱敢恨,都又爱又恨死了自己的有着功能性障碍的男人和另外一个男人。三枪解决了三个人,也解决了那个入宫前的张艺谋。

这次解决地很干净。Blood Simple!

迈克尔·杰克逊揍是这个样子

展现迈克尔·杰克逊今年7月份伦敦演唱会前排练的纪录片《This is it!》上映了,我好久没有到电影院看电影了,但MJ让我走进了久违的电影院。不管这部纪录片的艺术水准如何,有了MJ,可以抛弃任何的所谓客观和理性。

舞台上,他是王者;舞台下,他谦和。他只是一个永远五十岁的孩子,从未长大,也从未老去。

本片长长的字幕结束后还有两段视频,到时请不要急着离开。很奇怪,一起观看的影友竟然都看到了最后。

在MJ去世后几天,我结合国外对他的报道,写了一篇小文,发在了《出版人》杂志上,现在附上:

迈克尔·杰克逊的藏书室

2009年6月25日,美国歌手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因病去世,毁誉参半的流行之王就这样走完了自己的五十年光阴。他的专辑《颤栗》(Thriller)2008年5月14日被美国国会图书馆列入永久保存的国家录音档案。这张发行于1982年的专辑不仅把他推上“流行之王”的宝座,还成为历史上最畅销的专辑,世界范围内超过一亿张的销量载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在人们为杰克逊的辞世而深陷悲痛之时,关于他的种种非议又再次被放大,比如他的肤色、整容、娈童案和古怪的生活方式等。这些八卦小报热衷的新闻随着当事人的离去真实度已变得越来越难考证,我们需要记住的是他的天籁歌声、月球舞步、慈善义举,还有他也是一位热衷于读书的普通人。

在杰克逊去世后,他的律师鲍勃·桑格(Bob Sanger)接受采访时专门谈到了杰克逊对于阅读的钟爱,“他喜欢阅读,在梦幻庄园(Neverland Valley Ranch)居所中有一个藏书1万册的藏书室(Library)。很多书中都夹有书签。我喜欢读一些哲学、历史之类的图书,他也很有兴趣和我谈此类话题,比如心理学、社会学、黑人历史、弗洛伊德(Freud)、荣格(Jung)、霍桑(Hawthorne)等。在阅读方面,他很内敛,并不炫耀自己的阅读感受。”

在杰克逊的心目中,阅读是很个人化的,他会列出读书清单,并做阅读笔记,而且在家中的任何角落都可能是阅读的场所。我们可能无从得知杰克逊的藏书目录,但他的藏书曾经让他一度陷入被动。检察官在调查娈童案时,对他的藏书室进行全面的搜查,结果发现了一本书中有裸体照片,但桑格说这是一本德国的艺术类图书,书中的艺术家还曾经被纳粹起诉过,但这些大家并不知晓,并将这些艺术照片认为色情照片。

娈童案让杰克逊的身心受到强烈的打击,他坚称自己是清白的,并指责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他问桑格,陪审制度是不是已经超过了200年?桑格说可以追溯到古希腊。他说苏格拉底就曾经被这种制度审判过,而且他还被判死刑并喝下了毒芹汁。杰克逊借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由于不公平的审判被判死刑而饮下毒芹汁来比喻目前自己的处境以及对陪审制度的质疑,这让桑格对他更加刮目相看。

此外,一生共为慈善事业捐款三亿美金的杰克逊参与了多项慈善项目,包括在年轻人中推广阅读,迈克尔·杰克逊国际读书俱乐部计划就是其中的一个项目。2001年3月26日,杰克逊在新泽西州纽华克的一家戏院里向年轻人派发图书,启动了迈克尔·杰克逊国际读书俱乐部计划。这是他新的拯救儿童慈善计划的项目之一,目的是为了鼓励儿童读书,并促进家长重新开始给孩子们讲床前故事。

杰克逊的万本藏书大多是自己到书店采购。道格·达顿(Doug Dutton)是一家书店的老板,他第一次见到杰克逊出现在自己的书店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初期,“他戴着一个大太阳眼镜,随身有保镖,但表现地很平静,没有任何明星派头,每次来书店,他都会买四、五本书”。道格·达顿的兄弟戴夫·达顿(Dave Dutton)记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杰克逊曾经希望他们早一点关门,自己能够单独去买书,以免歌迷发现。戴夫·达顿说,“他很友善,喜欢诗歌图书区,并且喜欢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从他的歌词中我们能发现一些抽象的哲学意味”。

杰克逊最钟爱的一本书是詹姆斯·巴里(James Matthew Barrie)的《彼得·潘》(Peter Pan)。由此,他收集任何一种版本的《彼得·潘》。1979年,他捐献了包括《彼得·潘》在内的大量图书给芝加哥公共图书馆的年轻人部,是为了通过一个图书馆计划“随书起舞”(Boogie to the Book Beat)鼓励青年人读书。

不仅如此,他还将方圆2600英亩的豪宅以《彼得·潘》中的神奇王国“梦幻庄园”来命名,现实中的梦幻庄园里充满了童趣。这个童年不幸的大男孩希望自己是童话书本中的彼得·潘,一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我们的流行之王,也许真的从来没有长大过,就像他在《天下一家》(We are the World)中唱的“We are the world, We are the children”。

两部电影:贱国大爷

过几天,《建国大业》就要上映了。但输入这个电影的时候,不知道为啥成了“见过大爷”,我觉得应该是“贱国大爷”,皇上自称“寡人”,百姓自称“草民”,我们这么谦虚的伟大国家多么低调啊。

我们的这些孙子观众看看大爷们如果从孙子到大爷,激发一下我们老百姓的上进心,也属于科学发展的范畴。

六十岁是花甲,在中国古代的很多时段的有些区域有“弃老”现象,简单说来,老人一到六十岁,孩子就把他们弄到一个地方,比如一个山洞,让他们在里面等死。详细的介绍请看最新出版的2009年第九期《中国国家地理》的专题介绍。

这个使自己国民无辜死亡几千万的国家也到了花甲之年了,我们是一个忠孝为尊的民族,让我们举起酒杯,好好问声“见过大爷了,您请好”!

这个垄断的九、十月中国电影市场中,不光有故事片的“贱国大爷”,而且还有一部纪录片的“贱国大爷”:“大明宫”。这个导演金铁木导演过《复活的军团》、《圆明园》,非常优秀的作品,建议大家将两位大爷对比着看,以下是唐朝大爷11分钟的超长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