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有其表2013 top10 照片

2013年就要过去了,贴十张我今年拍摄的照片,遴选的标准是平衡,来源于不同的环境。


李宗盛北京演唱会


北京万圣书园


上海田子坊


北京大学舞蹈团演出


北京大学燕南园


斯里兰卡加勒古城


澳门岗顶前地旁


河北南戴河


青海西宁东关大清真寺


青海青海湖

行走缅甸(二):序

对于缅甸这个国家,我几乎没有任何概念,除了昂山素季这个名字外。促使我决定去缅甸的原因并不单单因为这个名字,还有一个叫蒲甘的古城。

去年夏天,我由于有公差要去广东,临时决定去一个东南亚国家看看,因为我两年的时间几乎没有怎么出门,正好散散心。翻看Lonely Planet东南亚卷,最后选择了这个没有任何世界遗产的国家,但:她的蒲甘古城堪比吴哥,她有一个“亚洲最美的女性”昂山素季,她的仰光大金塔是我中学历史课上的一个符号,她曾经的称号“东南亚的明珠”和现在沦为“富饶中的贫穷”,她的军政专权和西方抵制,她对于我的陌生,这些都吸引着我。

当然,还有佛教文化。缅甸是一个几乎全民信佛的国家,孩子们都要在未成年前都有一段做沙弥的经历。缅甸人信奉的为上座部佛教,我们一般将其归入小乘佛教,但缅甸人不认可这种有贬义色彩的表述。

在一本关于朝鲜的书里面,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朝鲜某高官访问缅甸,他问陪同的缅甸官员:“你信佛吗?”
“信,这里信佛的人分两类,那些无知的群众真的相信佛能治百病,但是像我们这样有知识的人不信那一套。”
“那你为什么信佛呢?”
“为了内心的平静。”
“内心的平静?”
“想到死,谁都会恐惧。相信佛,祈求永生。”

从这位军政官员的口中,能够理解到昂山素季“非暴力,不合作”的土壤和最近一段时期的变化。在七天的短暂旅程中,缅甸人的平和和安分虽不是独特的,但对我来说还是很亲切。我从来没有担心过会在这里有什么意外的发生,留给我的是惬意的放松心态和些许的探秘惊喜。

七天内,我走了三个城市:仰光、曼德勒和蒲甘,时间所限没有去同样著名的茵莱湖。除了购物(缅甸玉),一共花费不到3000元。为了节约时间,三个晚上都是在车上度过,四天的住宿费不到500元(含早餐),门票一共花费100多元,只有晚餐我才奢侈一把,那比起北京的饭馆也是too便宜,sometimes可口。

一个穷游者就是这样走在路上。

此为序。真正的开篇以造访昂山素季家开始。

三峡行:游船英语

第一次去三峡,第一次在游船上睡觉。景色很美,但却提不起拍照的兴趣。我喜欢拍照,却成不了一个好的摄影师,忽然我找到原因了,那就是不能太随性了,要扎扎实实地去体会眼前的所在,要向小姐学习,不能等有了性欲才去接客;也要向专家学习,不能搞多年的积淀才去发一篇paper,要多发长发。

在三峡的游船上,只有他们的英语提起了我的兴趣,我从来没有发现英语的翻译竟然如此的可爱和神奇,我们的中式英语会被嘲笑不地道,但人家的英语肯定不能归入中式,简直就是火星特色的初级阶段翻译。贴几张吧,我只能说创意无处不在,生活如此精彩:

三峡都快成黄河了,水质真是不行。

他们的八十年代:《实录北京:八十年代印象》

在北大图书馆的书架中乱翻书时,看到了这本《实录北京:八十年代印象》,一个平常百姓的人文视角,一个特有的八十年代,一幅幅黑白的写实影像,吸引我将这本书带出了图书馆。

这本书是两位老人共同完成,作为业余摄影师的丈夫钱瑜,用自己的相机记录了八十年代的北京和北京民众,更加准备的说,他的照片是记录了北京老百姓的生活状态,以小人物反映出大的时代背景。钱瑜先生的照片里有恋爱的男女,外地的上访者、盲流、小贩,耄耋的老人,和睦的家庭,通过这些独立的个体,衬托出城市的万象。

钱瑜先生的夫人李建鸣女士为照片的背景配写了文字,这些文字记录了那个时代和她身边的人。通过她的记述以及那些原生照片,我仿佛又回到了八十年代。我刚刚上小学的时候,知道了一个叫万花筒的小玩意儿,我从中看到了长城、故宫、天安门。那个时代的北京,对我来说,就是这些。而本书图文记录的北京丢掉了标志性的建筑、我们这些乡下人对于北京的幻想和所有伟大光荣正确的北京意识,只有不起眼的小事、不入流的小人物和没有PS的黑白胶片。这与70年代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摄影机下的中国表达的感觉很像,没有刻意,没有摆拍,只是见证这个时代,记录这段历史。

钱瑜先生的照片先放两张

上图的拍摄地点:敏@感!词广#场的纪念碑和敏@感!词前的观景台,现在老百姓已无福这样了。

上图拍摄于北海公园。我极喜欢这张照片,我们都曾经年轻过,都曾经这样无法形容过

李建鸣女士的文字平实,但不乏哲理和思考。看到她描述的八十年代,再看看现在的时代,会发现共同的一些温暖和荒诞。

由于文革时的婚姻,是一种非常赤裸裸的利益驱动,女性不是嫁一个爱人,而是嫁给一个出身,所以八十年代的时候,离婚率大幅上升,这既是家庭的不幸,也是社会的开放和女性的自觉与清醒。现在的中国,女性同样不是嫁一个爱人,更多的是嫁给一个房子,一个公公或者婆婆。现在的离婚率同比也在上升,但与之前的八十年代或有不同之处。八十年代的离婚可能是双方的感情基础本身并不好,但现在的离婚原因更加复杂,我认为很大的一个因素是女性的独立性更强,她可以认同依附于一个男人,但不希望从属于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的家庭。而以父权为基础的专制社会,一个女人不是嫁给一个男人,而是嫁给一个家庭。当爱情走向婚姻,当男女之情未走向亲情之时,会发现爱是如此的脆弱。林语堂曾经说过大意是这样的话,一个女人的幸福与她身边男人的品质息息相关,我觉得应该更是与她的夫家品质密不可分。

李建鸣女士还谈到了邓丽君的歌,谈到了她着迷的披头士、滚石和Bob Dylan(下个月就要在北京演出了)。八十年代初,改革大门刚刚打开,全民极左的意识还未散去。邓丽君的歌声作为靡靡之音开始在大陆弥漫,作为载体的录音机成了抢手货,而且大多是通过走私的渠道买来。作者的一个女友因为买了一台走私录音机,在单位被批判的抬不起头来。而作者本人也讲述了第一次听到邓丽君歌曲的情景:

我是在一个朋友家里第一次听到邓丽君的歌的,听的时候,窗和门都是紧闭的,而且声音很小,就怕邻居听到,告发到居委会。我第一次听邓丽君的歌,心中确实有许多感动,因为那种真情流露的歌声是我们久违的。

时间来到了三十年后的现在,同样的事情也在这片土地上演着,如同话剧的演出,一幕一幕,拉开,闭上。一天一天,反反复复。只不过增减了几句台词,丰富了更多的表情而已。一个叫Twitter的互联网微博客网站对于某些物种如同怪力乱神,如果你访问它,你可能就已经走上了犯罪的道路。Twitter在美国,它是国会图书馆的馆藏;Twitter在中国,它是相关部门记录你的案底。

未完

通往帝都的堵

京藏高速堵车已经十多天了,在当年世界已属罕见,zf的不作为是不是也是一个原因?

oddee网站选出了世界12大堵车,我们这次堵车虽荣列其中,但却不是堵车冠军,具体请见这里,下图为1980年的巴黎到里昂176公里的堵车:

以上两图均来自网络

我是凡客

被我的CTO做了一个凡客版,我礼尚往来,回了他一个骚客版,两讫!

我不会PS,不会抠图,做的效果比钱老板做的差很多。老板更多图片请访问这里:http://sns.libspace.org/space-1-do-album-id-320.html。非书社会成员需邀请码。豆瓣凡客有几千张图片:http://www.douban.com/online/10502249/album/31226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