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有其表的伊朗摄影展在北大图书馆开幕

感谢北京大学工会的老师为我举办了伊朗摄影展。这是我去年夏天前往伊朗旅行时拍摄的照片展览,地点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展览厅,时间是2016年4月18-23日,欢迎大家捧场。

18日,开幕式上,伊朗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阿勒马什叶先生、副参赞汉尼·阿德勒先生莅临并致辞。北大图书馆和信息管理系的几位领导和馆系两边的一些同事也都前来参加开幕式,让我很感动。

IMG_9009_副本

IMG_9019_副本
还特意设计了一个我赠送给北大图书馆一张照片的环节,这张和读书有关的照片是我很喜欢的。

IMG_9080_副本
我也做了一个简单的发言,因为展出时间正值世界图书与版权日,也就是世界读书日,所以特意放了十几张与读书有关的照片。

IMG_9047_副本 IMG_9053_副本

 

开幕式后,我给伊朗驻华使馆的客人做导引,介绍了当时在伊朗的情形。

IMG_9170_副本
与读书有关的照片,我曾经在微信号中发过一些,请点击这里

我的一个朋友做了一个宣传视频,请点击这里

http://v.qq.com/boke/page/f/p/z/f0194x7wnpz.html

附上我写的展览前言

悠悠波斯 浓浓伊朗——伊朗摄影展

 

伊朗高原是古代东西方文明世界的中介地区,古代东西方民族的迁徙与融合、征伐与侵略大多经伊朗得以实现。由此,伊朗民族文化和文明精华对整个世界影响极大,巴比伦文明和希腊文明对亚洲中西部影响通过伊朗而实现,基督教在亚洲的传播深深受惠于伊朗的基督教徒,伊朗文化同时又影响了基督教的某些宗教仪式。伊朗文学和语言丰富和发展了阿拉伯文化,伊斯兰文明的主要学术贡献也得益于有着悠久学术传统的伊朗人。

从2500多年前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阿契美尼德王朝始,到2200年前的安息王朝打通了从罗马到中国的丝绸之路;自1000多年前阿拔斯王朝对于阿拉伯和伊斯兰文化的影响,至1979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成立,伊朗大多处于世界的焦点位置。近年来,中东地区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增加,让政教合一的伊朗显得更加神秘。

2015年,伊朗历1394年,我作为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图书馆员,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为圭臬,拜访古老波斯及现代伊斯兰伊朗,通过探古寻今,妄痴于钩沉索隐、追本穷源于波斯文明,奈才疏学浅,未得蜚冲之一二,暂借途中所记图片,徒留摄影票友视觉,以供诸君鉴评。

《拥书权拜小诸侯》的一点说明和序

在2014年4月,《拥书权拜小诸侯——图书馆馆长访谈录》由海洋出版社出版。这是我任《数字图书馆论坛》执行主编时,为刊物所写的馆长访谈集结而成。

我一直对于白纸黑字有敬畏感,即使在信息泛滥的今天。由于本书稿已经在刊物上分期出版过,所以我对于文字的差错率还是很有信心。但拿到书后,当目前为止发现了两处使我有些郁闷的错误:

一处是第104页“您的77级同班同学力求同在2012年7月……”,应为“您的77级同班同学利求同在2012年7月……”。翻看我的原稿和之前的刊物出版稿,都没有出现错误。我猜想是出版社纠错软件出的问题,将“利求同在”改为“力求同在”;

另一处是第249页我写的跋中落款“2014年2月于北京大学燕圆”,应为“2014年2月于北京大学燕园”。我提交的原稿中为“北京大学三院”,编辑认为三院会有歧义,我也认同,并电话中说明改为“北京大学燕园”,但却最后变成了“北京大学燕圆”。

我很纠结于这两处错误,一是因为将人名写错,二是将地名写错。如果有朋友看书时还发现有如此错误,请告知,谢谢先。

我的硕士研究生导师刘兹恒教授为本书写序,今秋,我将再入师门,攻读博士研究生。

此序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编辑做了一点删减,现附上全文:

《拥书权拜小诸侯》序

当我拿到顾晓光交给我的书稿,并让我为该书作序时,我很感慨。晓光作为《数字图书馆论坛》的执行主编,我知道这是他的工作,但又不完全是他的工作。如果仅仅为了工作,他不需要做那么多功课,亲自去采访那么多内容。应该说,这是他的兴趣所在,也是文化责任所在。

记得美国前总统肯尼迪说过,当历史的尘埃消散以后,能够使我们名垂青史的,不是政治上的胜利,不是战争的胜利,而是对人类精神的贡献。回首人类文明发展史,无论是哪个国家或哪个民族,所创造的思想文化成果,其凝聚的精神力量和散发的精神魅力,已形成一座座历史标致性的东西,永远矗立在历史长河中,为人类所共有。而图书馆作为文化繁荣和发展的一个缩影,正是文化繁荣和发展的重要链条和平台。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图书馆办好了,就等于举起了一面文化的大旗。谁是举旗人?毫无疑问,一定是图书馆馆长。图书馆馆长是图书馆的管理者,爱岗敬业、躬行践履、乐于奉献是其必需的修养。作为图书馆的掌门人,图书馆馆长又是图书馆的灵魂,他们的学识、眼光、胸襟和对图书馆工作爱之、乐之、好之的思想境界,不仅能够被读者感受到,也能够被同行体会到。改革开放30多年来,在我国文化事业大发展的背景下,我国图书馆界成长起来了一批有胆识、有理想、有创新、有作为的图书馆馆长,他们中的不少人已经名副其实地成为新时期我国图书馆事业的领军人物。从2012年开始,晓光开始了一项很有意义的“工程”,采访这些处于中国各类有代表性的图书馆领导位置,为中国图书馆事业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图书馆馆长。本书所收录的馆长访谈, 包括了吴建中、葛剑雄、朱强、陈昭珍、李东来、吴晞等,他们每个人都是中国图书馆界的风云人物,他们所创新的图书馆理论与实践,本身就是一本图书馆工作大全。

很多人想要了解这些馆长们是如何成功的,他们的内心世界是怎样的,他们的改革遇到过哪些困难,但馆长们都那么谦虚,不愿过多地展示自己,使得平常人很难获得全面的信息。而晓光与馆长之间的这种访谈则是一种良性互动与人文共识的完美结合。他通过近距离对话中国图书馆界的世纪名宿,触摸一个时代最真实睿智的体温和呼吸,为我们展示了这些榜样馆长们有血有肉的真实世界,即使是图书馆学界外的读者,也能够通过这些访谈进一步加深对图书馆馆长、图书馆工作和图书馆事业的理解。

晓光以自己的真诚与纯粹,使一个个代表性的图书馆向读者展示出了它们的丰厚与深邃;也让读者能够从一位位杰出馆长宠辱不惊的人格魅力和真切风趣的性情记忆中,回溯时代变迁与思想脉动的悲喜浮沉。他所写出的文字,或灿烂,或淡泊,但交流碰撞的现场感有如老朋友在娓娓絮谈。晓光是幸运的,他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还得到与各位馆长深度对话的机会,转而把丰富邃密的珍贵对话演绎为可资留档的扎实文本。当我读到书中《拥书权拜小诸侯》的时候,已经对晓光的“幸运在场”心向神往,恨不得取而代之以达“借光掠美”的一己之私。

本书集中展现了一篇篇精彩机敏的对话,各位图书馆馆长那种沉静与隐忍的人格星辉于我们如精神粮仓,需要悉心看护,相信对很多读者来说,也是一种悠长的期冀和关照。就此而言,能够为这本书作序,我同样要感恩这种“职业幸运”,不仅仅是因为我曾经是晓光读研究生时的导师。我希望这本书可以打开一扇窗户,是针对读者的,了解中国图书馆事业发展的窗户。让我们听听图书馆馆长如何说,不要想当然。

这本书开了一个好头。

刘兹恒 / 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行走尼泊尔(一):归来分享会

上周五(3月28日),在我们从尼泊尔回京整整两个月后在北京大学二教507做了尼泊尔ABC大环线的分享会。我们八人全部到场,各自分享了在尼泊尔的点点滴滴。

会前,我和金左用了两天的时间做了此行的10分钟视频,视频由佳能无敌兔、Gopro 3+、iPhone 5s和富士X100拍摄;小巳根据每个人提供的文章做了一本纪念册(从这里下载,共20M,如果户外行走,即使不去ABC大环线,里面也有很多重要的准备工作可供参考)。

新浪

优酷

现场的效果很好,原定一个半小时的分享会进行了三个小时。这为我们两周的尼泊尔之行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而我因为此前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忙,现在可以安心地写一下此行的游记。

游记从归来开始,慢慢回忆。

今天是原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诞辰145周年纪念日(10P)


题图:北京大学沙滩红楼旧址

今天(2013年1月11日)是原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诞辰145周年纪念日(生于1868年)。


昨天路过北大蔡先生的纪念雕像,已有多束花在前,并非仅在纪念日前如此。

蔡先生在北京、上海和绍兴等地方的故居都变成了陈列纪念馆,我在2006年曾经去过上海的故居。赶到时,正巧他们中午刚刚闭馆两分钟,我说我来参观一下老校长的故居,能不能让我看三分钟?管理员很爽快,我就走马观花参观了一下。


以上三幅图片摄于上海蔡元培先生故居陈列馆

他对于中国的贡献已无需再做褒奖,仅聊三个代表。

蔡元培与五四运动

就任北大校长前的民国元年,他就提出“循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之公例,不以一派流之哲学一宗门之教义梏其心。”五四运动时,他以北大校长的名义营救被捕者,以身家作保要求北洋政府释放被捕学生。结果是北洋军阀的官员没过几天就把抓去的学生释放了。

蔡元培与北京大学

1917年起,任北大校长。自此,北大才成为真正的北大,而不是之前那些纨绔子弟的长江商学院,也不是带着伴读书童常常出入八大胡同的西太平洋大学。推崇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北大也开先河地招收了女学生。

注:当年烟花柳巷的八大胡同离在沙滩的北大不算太远,也就是一个多南北故宫长的路程。这红灯区也非只在八条胡同里,当时的贵客很多来自于两院一堂,院嘛就是以前叫做众议院、参议院的国务院,一堂就是当时叫做京师大学堂的北京大学。

他也有甩袖子去你妈的老子不干了的豪情,受不了XX政府的XX,远走欧洲。但那是七尺男儿的意气用事,他此后回国,二任北大校长对北大和中国的教育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蔡元培与胡适

蔡元培在看了胡适先生将在《新青年》发表的《文学改良刍议》一文及前已发表的《诗三百篇言字解》后,认为胡适是个中国好状元,虽然赴美之前的考试一般般,还是决定与他签约,聘请他任北大教授。然后通过经纪人陈独秀接洽,胡适火速赶回国内,接受聘任。1917年九月,五十一岁的蔡元培在六味斋为年仅二十七岁的胡适举行了签约仪式,适之先生未要求有加盟费和安家费,但蔡先生还是以每月260块大洋的高薪以示诚意,要知道一年后毛泽东死皮赖脸地通过未来岳父的关系来到北大谋差的薪水不过8块大洋。胡适和毛泽东在当时是标准的高富帅和屌丝代言人。蔡先生和胡适先生的合作以及各自的造诣对中国近现代的思想影响深远,连近百年后的梅西也不得不承认,他加入巴萨后拿冠军到手软也难与此比肩。

两位先生终年都是72岁。


北京大学沙滩红楼旧址外景


一入门即可看到蔡先生的雕像


蔡先生当年在北大时的办公室


蔡先生1916年10月从法国返回上海时用的箱子,不久即赴任北大校长


中学生在红楼里查阅北大历史的资料

访谈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朱强先生手记

我一直对77、78级的大学生心存特别的钦佩,他们中的很多人是在那个荒诞年代保持一定清醒的人,相信并能够静观其变那不可预期的未来。曾是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77级的学生、现任北京大学图书馆朱强馆长就是其中的一位。

朱强馆长是我国最早进行数字图书馆研究和建设的学者和实践者之一,1994年,正值美国互联网兴起,他去美国伊利诺依大学做高级访问学者,接受到新的理念和技术,并于1995年发表了《数字图书馆:21世纪大学图书馆的原型——美国“数字图书馆创始”计划简介》,是我国较早跟踪国际数字图书馆发展的文章。之后,他参与了CALIS的建设工作,并担任管理中心副主任,组织全国高校共同建设以高等教育数字图书馆为核心的文献保障体系,开展各个省级文献服务中心和高校数字图书馆基地建设。同时,他也是CASHL管理中心主任,在为高校哲学社会科学教学和研究提供资源服务的基础上,CASHL的最终目标是成为“国家哲学社会科学资源平台”。

在新世纪,互联网环境下的图书馆信息服务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一方面互联网普及了公众的信息素养,而另一方面,互联网又有取代图书馆的可能。朱强馆长希望在今年11月北京大学图书馆110年馆庆国际会议上,通过“变革与走向:重新定义大学图书馆的未来”的主题探讨,将数字环境下的图书馆价值传递出去。

他曾任IFLA管理委员会委员、信息自由获取和自由表达委员会委员,多次参加国际会议,有着很高的国际化视野。作为一名信息服务者,他深知信息的自由获取和自由表达的重要性,而这不仅在我国需要走很长的路,在很多国家同样面临此类问题。

他担任主编的《大学图书馆学报》一直走在推广学术研究的前沿,并在今年成为了第一批国家社科基金资助的学术期刊。他计划将这些经费主要用于提高作者的稿费,鼓励学者和图书馆员的研究工作。

从筚路蓝缕的京师大学堂藏书楼到现在珍品荟萃的现代化图书馆,从地安门内马神庙的和嘉公主府梳妆楼的馆舍到现在作为北大地标“一塔湖图”之一的宏伟建筑,北京大学图书馆经历了110年的岁月,凝聚了几代图书馆人和学人的心血。作为已经在此工作30年的掌门人,朱强馆长说“当年的图书馆,连一台打字机都要作为设备登记,而今,已成为新信息技术设备和系统应用的前沿。这样的变化,不可谓不深刻,确实是不简单。我作为见证者和亲历者,虽霜染双鬓,却也欣然。”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离不开世界一流的大学图书馆,朱强馆长任重道远。他希望在退休前完成几项重要设施的建设,让继任者有一个很好的基础。同时,他认为图书馆更为重要的是馆员的作为,我们应该对工作怀有神圣感、敬畏感和使命感,更好地为教学科研服务。

朱强馆长曾是我硕士答辩的主席,也是我重新回到北大工作时的面试官之一,他是我人生重要时刻的提携人。当我提出采访要求后,他抽出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讲了他的北大情结以及他对北大图书馆建设和图书馆未来的看法。在古风古韵的燕园里,书香满溢,静听时光雕刻的过往,窗外微风斜雨,真是一个美好的下午。

北京大学图书馆胡适文物展

六月份,北京大学图书馆举办了一次胡适文物展,之前,在台北也展出过,但展品有一些不同,这次有北大图书馆的一些收藏,我前后去过两次。胡适和鲁迅就是很多人的红玫瑰和白玫瑰,他们有很多的相似性,又有那么不同的样貌出现,而且他们一度成为了两岸不同的符号,成为专制政体非此即彼的宣传,不知道是他们的幸运还是悲哀。

2012北京大学十佳歌手大赛(10P)

2012年3月21日,北大十佳歌手大赛。四个小时的比赛,没有尿点。风格多样,表现多样,同样的是展现最好的自己。90后的同学们,你们真的很强。


今年在邱德拔体育馆,这是曾经的奥运场馆


四位主持人


亚军杜炜


陈煜佳


程璧


冠军Intersection组合


马晓琳


粟米丸子


微博展示墙


现场一角

实名制的微博:在宫里还是在妓院?

今天(2012年3月18日)下午起,我的新浪微博网页界面基本上不能发微博了,但可以转发和评论。iPhone客户端还可以发送。发个博客纪念一下。

微博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连这两天北大考博士的考题都有相关的内容。比如情报学的一道考题是就是阐述微博体现的信息交流模式。北大的英语考题中,英文习作部分是微博上热议的动物权和人权的问题,这直接让人联想到前一段时间的熊胆事件和诸多宠物事件的争论。考题是这样的:现在很多人强调动物的权利,有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表现的很激进,但另外一些人则认为人权更重要。在一些地区最起码的人权都不能保证,为什么还这么热衷于讨论动物的权利?——你的观点?为什么?

我在2月16日的微博就熊胆事件发了自己的评论:“在天朝,可以向某些人对熊非人道随便竖中指,却不能向某些人对同胞逆天道表示出一点愤怒,难道天朝动物的人权比那些有良知的国人还要高?”

关注微博,能够第一时间得到不同人群对某一个事件的观点,由于140个字的限制,我更喜欢那些有些俏皮的,有些讥讽的,有些自嘲的文字,但同时还能够准确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我是坚决反对实名制的,虽然我在社交网络上的用户名非本人大名,但这只是我赤裸身体的一个坎肩儿而已。此次实名制的推出就是一出荒唐的闹剧,它除了钳制言论自由和扼杀互联网活力外,目前在技术和操作层面上根本无法全面进行准确的验证,我曾经在3月14日发过这样一条微博:“ 微博实名制快要来到了,需要身份证号吗?狗日的王立军、司马南、方滨兴等已经有多人用过了,不建议再使用。在此,大家可以用google搜索“身份证号 filetype:xls”,你一定不会失望。”当然,我也不会用别人的身份来调戏此次荒诞剧,但我相信实名制就像红歌一样,“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

实名制的微博就像一个太监或者一个小脚女人,看上去很美。

目前韩国和澳大利亚的实名制政策已经被证明是失败的,我也对中国的实名制“相信未来”:这条河里没有石头,只有深渊。微博或者更加人性化的社交网络会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和“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p.s.我从来没有见过北京有如此漂亮的雪景,可惜没有时间,只随拍了两张。下图摄于今天早晨的北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