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现

2011年7月11日,已经在假期中的我接到密探来报,系里的昙花今晚将开,我立即电话王老师,伙同一起拍摄。

晚上9点钟,我来到系里,发现昙花欲开还休的样子实在招人爱,架好机器,布好光。由于是在院子里拍摄,当晚的蚊子蚊品爆发啊,具体细节难以启齿。

信息管理系这两株昙花是我们胡师傅十几年前向中科院的一位科学家要的,我不知道北大还有哪个地方有。其实,昙花很好养,弄个叶子插到土里就能长。昙花从开放到败落一般在2、3个小时左右,名副其实的在“最灿烂的瞬间毁灭”。

以下三图使用5D MARKII+100MM拍摄,由于用微距,一点微风就跑焦,这两株的位置也不够好,构图不容易,我甚至有把它揪下来摆拍的冲动。玩相机真费时啊,连同拍摄加处理照片一共要好几个小时,也就弄出了这三张片子,和昙花有啥区别啊,其实这不就是人生嘛,还不就是那几秒钟的快感。

下图为7月1日的昙花

下图为7月13日的昙花,是不是让人嘘嘘不已啊(手机拍摄)

upadate.我将本文转到一个封闭的圈子,有个叫yy的mm纯情留言让我春情荡漾:小时候家里养了一盆昙花,半夜起来看昙花一现,很惊艳。实景远比图片漂亮,那种如玉的色泽毫无瑕疵,柔嫩饱满的质感吹弹可破,舒卷慵懒的风姿如美人新浴,我曾将它的花瓣夹在书页中,经年以后,便是薄如蝉翼的一抹风情。

 

北大运动毁

上周六(4月23日),北大举办运动会,俺本着低调的态度放弃百米参加跳远比赛,结果在试跳的时候大腿韧带拉伤,不得不服老,而且准备活动没有做充分,现在还一瘸一拐。神码宝刀未老,什么吃老本儿,都是无码,浮云去吧。这次比赛第一名的成绩比俺N年前参加运动会少了30公分,想想也是,刘翔不也一样嘛,谁没有牛比过啊,想当年俺……

明年俺还要参加,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跳起来。

Sports Day in Peking University 2011

Sports Day in Peking University 2011

Sports Day in Peking University 2011

Sports Day in Peking University 2011

Sports Day in Peking University 2011

揍是他获得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