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第四期《图书情报知识》卷首语

最近刚刚出版的《图书情报知识》的卷首语刊登了一篇南开大学徐建华老师的“不和谐”文章。之所以说是“不和谐”,是因为文章对于专业领域某些问题的批评。对于和风尽吹的主流媒体以及很多专业领域的学术刊物来说,这篇文章,——特别是放在卷首语的位置,还是显得有点另类。

有人说: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也有人说:没有批评的自由,任何科学都不可能取得进步。我想说:最可怕的不是没有批评的自由,而是面对批评的无动于衷。当很多文章的作者隔江被插后庭花的时候,推荐一下本文:

卷 首 语(《图书情报知识》2010年第四期)

现代图书馆学自上世纪初由西方导入,至今已有百年,理应融入当代学林,与其他学科平等相处,获得彼此学术上的尊重。可非常遗憾的是,虽说在业界规模、学科建设等方面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学科封闭性的特征却越发明显,在某种程度上,日渐成为自拉自唱的“自恋”之学。究其原因,应与感悟式研究在相当时日里成为本学科学术常态和研究取向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感悟式研究,本无可厚非,但如成为一个学科学术研究的主流和导向,尤其是图书馆学这样实践性和应用性很强的学科,对于学科建设和发展,就不能不说是悲剧了。又由于国内图书馆全行业都要写论文,广大从业者和未来职业者,沿着一线专家的指向刻意模仿,就更是绝大的误导。

图书馆学领域,有相当部分一线专家利用自己话语权优势,动辄发宣言、展共识、谈精神、说理念,下笔千言,不停地制造热点,看似热闹和高明,可对图书馆现实,以及广大从业者的真实期盼,均不在意,一厢情愿地时尚空谈。这些作为,起到了非常不好的示范作用。它使得:年轻学子视之为学术正途,努力向往和模仿,致使学科发展,难有创新;广大从业者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却为难以进入感悟状态、或因感悟程度不高而自我评价偏低;从业者中其他学科背景者,一方面对此学科非规范性研究范式嗤之以鼻,另一方面又为自我屈从而纠结。它还造成未来职业者因对作为研究主流的感悟式研究不适应和不认同而不主动选择图书馆职业,形成专业流失。其他兄弟学科也因为彼此没有共同研究语言和旨趣而渐行渐远。……

对于如何改变,一直有有识之士在努力,但见效甚微,终而只能以自己的方式坚持着。

自去年始,图书馆界出现了一些带有某种指标意味的征兆,预示着一些根本性改变的到来。见微知著,是合格研究者的基本素质,作为一个长期致力于改变这种状况的教育工作者,有必要、也有责任,将自己的感受提供出来与大家分享。

第一,一位我十分敬重以思辨见长的业内期刊名编淡出编辑领域,近年内,还将有数位具有指标意味以感悟著称的教授和名编逐渐淡出,致使感悟性研究后继乏人。这一切,都将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图书馆学的话语体系和研究生态。

第二,中国图书馆学会几个专业委员会大量扩军,相当数量馆长加入其中。主事者可能考虑的是便利,因为馆长拥有较多可支配资源,当然,也不排除其中有营私或寻租打算。可就是这个看似功利行为,将从根本上改变图书馆界的研究业态,可谓是无心之功、或私心之功吧。馆长与教授、尤其是感悟式教授的工作状态、所处位置都不一样,教授可以空谈,而馆长每天处理的都是实际问题。在二者有共同话语平台之前,馆长的不满只能腹诽而无力改变,著名的“放空炮、乱放炮、马后炮”的“三炮”之说就是明证。由于馆长提供了资源,自然能在诸如议题、奖项,甚至开闭幕式讲话、大会主旨报告中表明存在。这样一来,感悟式研究的空间将会大大缩小,尚未成名的年轻朋友,如将感悟式研究作为未来的学术选择,郁闷将如影相随,陪伴整个职业生涯。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图书馆学研究应该怎么做?我们该怎么办?答案很简单:研究取向是多样的,问题是是不是适合你,个人建议为规范性实证研究。用科学的态度、实证的方法去如实反映我国的图书馆现实;用翔实而准确的数据,为构建中国图书馆学理论的框架、体系奠定基础。实际上,民国年间图书馆学实证研究的文章时常可见,这个传统到当今非常遗憾地中断了,缺乏科学和规范的感悟性研究成为主流,大家比聪明、赛激情,追风抢进,不能不说是学科的悲哀。

我十分敬重《图书情报知识》,她能够在当今纷杂、功利、喧嚣的学术环境中保持清醒和学术真我,难能可贵。我们曾对2004-2008年国内图书馆学期刊发表的实证研究文章进行分析,《图书情报知识》共发59篇,排列第3,但由于本刊允许长文章,5年的总发文量只有873篇,二者相计,比例却是最高,为6.76%,这体现了编者们见识的不凡。尤其是本期,发表了南开大学本科生刘静羽等同学的《当今图书馆员刻板印象分析》,这是一篇规范的实证研究文章。《图书情报知识》能够不拘一格,既是对年轻人的扶持,也是对学科未来的期许和负责,体现了一种学术担当。

图书馆学是一门开放性学科,其理论发展,学科体系构建,需要多学科参与和研究方法的多元化。广大图书馆界的朋友和未来职业者的年轻朋友们,准备好了吗?一起迎接图书馆学研究多元化的后感悟时代的到来!

南开大学商学院信息资源管理系 徐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