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制的微博:在宫里还是在妓院?

今天(2012年3月18日)下午起,我的新浪微博网页界面基本上不能发微博了,但可以转发和评论。iPhone客户端还可以发送。发个博客纪念一下。

微博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连这两天北大考博士的考题都有相关的内容。比如情报学的一道考题是就是阐述微博体现的信息交流模式。北大的英语考题中,英文习作部分是微博上热议的动物权和人权的问题,这直接让人联想到前一段时间的熊胆事件和诸多宠物事件的争论。考题是这样的:现在很多人强调动物的权利,有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表现的很激进,但另外一些人则认为人权更重要。在一些地区最起码的人权都不能保证,为什么还这么热衷于讨论动物的权利?——你的观点?为什么?

我在2月16日的微博就熊胆事件发了自己的评论:“在天朝,可以向某些人对熊非人道随便竖中指,却不能向某些人对同胞逆天道表示出一点愤怒,难道天朝动物的人权比那些有良知的国人还要高?”

关注微博,能够第一时间得到不同人群对某一个事件的观点,由于140个字的限制,我更喜欢那些有些俏皮的,有些讥讽的,有些自嘲的文字,但同时还能够准确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我是坚决反对实名制的,虽然我在社交网络上的用户名非本人大名,但这只是我赤裸身体的一个坎肩儿而已。此次实名制的推出就是一出荒唐的闹剧,它除了钳制言论自由和扼杀互联网活力外,目前在技术和操作层面上根本无法全面进行准确的验证,我曾经在3月14日发过这样一条微博:“ 微博实名制快要来到了,需要身份证号吗?狗日的王立军、司马南、方滨兴等已经有多人用过了,不建议再使用。在此,大家可以用google搜索“身份证号 filetype:xls”,你一定不会失望。”当然,我也不会用别人的身份来调戏此次荒诞剧,但我相信实名制就像红歌一样,“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

实名制的微博就像一个太监或者一个小脚女人,看上去很美。

目前韩国和澳大利亚的实名制政策已经被证明是失败的,我也对中国的实名制“相信未来”:这条河里没有石头,只有深渊。微博或者更加人性化的社交网络会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和“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p.s.我从来没有见过北京有如此漂亮的雪景,可惜没有时间,只随拍了两张。下图摄于今天早晨的北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