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西班牙(三十一):高迪与圣家堂(23P)

今天看到Google发布了一个纪念西班牙建筑师安东尼•高迪(Antoni Gaudi)诞辰161周年的Doodle,让我又想起2009年秋天去西班牙巴塞罗那的美好时光。巴塞罗那除了足球俱乐部闻名于世外,可能就是高迪和他的建筑了(高迪有7个建筑入选世界文化遗产,且都在巴塞罗那)。在某种程度上,高迪成就了现在的巴塞罗那。这位终身未婚的建筑师以独特的风格让世人铭记,而又以已建造130年还未完工的圣家堂一直生活在巴塞罗那市民周围,据说要到2050年左右才能完工。

高迪在自己的建筑理论成熟时开始迷恋自然,他认为自然界没有直线存在,如果有,也是一大堆弯曲线造型转换而成的。所以,自然就是美,美即是实用性,实用即是自然的存在,自然即是实用的展现。

他还说过:“艺术品的最高境界在于和谐美,于是艺术诞生于光,光使它有了立体感,光使它有了装饰味道,所以建筑是光的代言者”。所以,他的建筑会运用更多的自然光,这也是上帝之光。摄影的意思就是用光线说话,当摄影遇上高迪的建筑,快门声便此起彼伏了。

对于我这个建筑艺术的外行来说,高迪建筑给我的另外一个印象是马赛克,这在巴特勒之家显示的尤为明显。

我两、三年前写西班牙游记,准备把印象最深刻的高迪建筑放在最后,以好菜留待最后吃为名,可惜一直未得写成,正好借此机会续写西班牙游记。

圣家堂(Sagrada Familia)无疑是高迪最有名的建筑,我一共去过两次,在高迪设计的圭尔公园(Park Guell)上也能够俯瞰到。当我上午去时,排队进入圣家堂的游客有些多,索性下午再来一次,并且还看到了它的夜景。

圣家堂的设计有两个重要的风格,一是哥特式结构,二是内容和造型皆与天主教象征符合有关。金字塔形状,使得任何一个人在任何一个角度,都能够欣赏到中心堂的雄伟。

翻阅资料得知,圣家堂一共要盖18座塔:一座是高约170米的耶稣塔,一座是同样高度的圣母玛利亚塔。这两座塔四周有四座高约125米的福音塔,福音塔外围有12座耶稣门徒塔。三个门为:左边受难门(西门),右边诞生门(东门),下方荣耀门(南门)。

进入圣家堂里面,还在施工,可以登梯望远,感受其内部的精雕细作和外部的壮观。

更多了解高迪的建筑,推荐看一本书《高迪的房子》。

以下是我拍的部分图片:

行走澳门(四):教堂里的女乐手

我去澳门的时候,在1587年建造的玫瑰堂驻足多时,这是一个巴洛克风格的教堂。当时有一个乐团,他们正在为晚上的演出做彩排。在教堂里听一场交响乐,是我没有经历过的。乐团里有位女乐手,她的脸型是瓜子脸,但不是那种上镜的葵花子儿,而是西瓜子儿。这是我的style。对了,南瓜子脸型也不错。

行走西班牙(三十):塞维利亚大教堂和古王宫

上回书说到工作人员告知还在排队的游客塞维利亚大教堂(Cathedral de Seville)的关门时间到了,而我就是被拒之门外的第一人。失望的心情可想而知,但我并没有主动离开,而是看看是否能够有缓和的余地。由于语言不通,只能用静止的身体来表明自己的态度。人群中发出了抗议之声,没多久,我们都被放行了,“这是一个奇迹”?不,西班牙人是很随性的,在此时,你会觉得他们的可爱。

上图为塞维利亚大教堂外景

塞维利亚大教堂是西班牙最大的教堂,也是欧洲第三大教堂。我不知道用什么标准去划分几大,但这个教堂确实名不虚传,大气而精致。据说罗马教皇保罗二世曾两次造访此教堂。

教堂内有很多艺术珍宝,此外,最让大众熟知和感兴趣的是哥伦布的灵柩即藏于教堂之中,下两张图为哥伦布灵柩的藏区。

在参观大教堂之前,我们先来到古王宫(Reales Alcazares),这是在以前摩尔人建造的伊斯兰风格的王宫改建而成。由于安达卢西亚地区融合了伊斯兰文化和西方文化,所以更加吸引游客。当西班牙人打败摩尔人以后,他们并没有将其伊斯兰建筑全部铲平,大多是在摩尔人建筑的基础上进行改建。但上面的大教堂是个例外,只保留了希尔达塔。

行走西班牙(十四):巴塞罗那大教堂

今天凌晨,国际奥委会前主席萨马兰奇先生的葬礼在巴塞罗那大教堂(Cathedral de Barcelona)举行。

我去巴塞罗那的时候曾经去过这里,是在第一天走完兰布拉大街后。大教堂离兰布拉大街不远,隐藏在狭窄而古老的街道里面,正门前有个小广场,我去的时候还有民间艺人在表演。这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教堂,面积不算大,但历史却够长,建于巴塞罗那最鼎盛时期的13—15世纪,共耗费了约162年的时间,又经过了无数次的加工,才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大教堂。我在西班牙大大小小的教堂去了很多家,这一家的印象不算太深刻。因为在巴塞罗那,最标志性的教堂是神圣家族大教堂(圣家堂),虽然还没有建完,据说要等到2050年左右才能完工。百度百科和胡同百科都将巴塞罗那大教堂和神圣家族大教堂混淆了,其实它们除了都是教堂之外,没有太多相似的地方,而且距离相隔也很远。

萨马兰奇先生出生、成长、死亡都离不开巴塞罗那这个城市,他的葬礼被安排在巴塞罗那已建成最有代表性的教堂内也是非常自然地事情了。

一个入口处

教堂屋顶平台上的十字架

在教堂的屋顶上的游客

亲手拍摄教堂:加拿大圣约瑟夫大教堂

我不是一个宗教徒,但对一切与宗教有关的事物都很感兴趣。在中国旅行,总想去看看教堂(中国的寺庙很多了),人世间一切的反复和哀怨在踏进教堂的那一刻顿然消失了。我还记得6年多前和我的女朋友(也就是现在的老婆)去青岛旅游时在老城寻找天主堂的情景,现在手头的其中一本《圣经》也是在那里买的。

最近,看到豆瓣上有个活动是“亲手拍摄教堂”。这让我想起今年去加拿大蒙特利尔时特意去的圣约瑟夫大教堂,据说它是北美第二大教堂,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结构,也是我所见过最大的教堂。可惜,旅者的心情是无法与信徒的虔诚相比的。放点照片记录如下:

IMG_8432

IMG_8427

IMG_8376

IMG_8375

IMG_8412

IMG_8415

IMG_8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