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朱强先生手记

我一直对77、78级的大学生心存特别的钦佩,他们中的很多人是在那个荒诞年代保持一定清醒的人,相信并能够静观其变那不可预期的未来。曾是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77级的学生、现任北京大学图书馆朱强馆长就是其中的一位。

朱强馆长是我国最早进行数字图书馆研究和建设的学者和实践者之一,1994年,正值美国互联网兴起,他去美国伊利诺依大学做高级访问学者,接受到新的理念和技术,并于1995年发表了《数字图书馆:21世纪大学图书馆的原型——美国“数字图书馆创始”计划简介》,是我国较早跟踪国际数字图书馆发展的文章。之后,他参与了CALIS的建设工作,并担任管理中心副主任,组织全国高校共同建设以高等教育数字图书馆为核心的文献保障体系,开展各个省级文献服务中心和高校数字图书馆基地建设。同时,他也是CASHL管理中心主任,在为高校哲学社会科学教学和研究提供资源服务的基础上,CASHL的最终目标是成为“国家哲学社会科学资源平台”。

在新世纪,互联网环境下的图书馆信息服务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一方面互联网普及了公众的信息素养,而另一方面,互联网又有取代图书馆的可能。朱强馆长希望在今年11月北京大学图书馆110年馆庆国际会议上,通过“变革与走向:重新定义大学图书馆的未来”的主题探讨,将数字环境下的图书馆价值传递出去。

他曾任IFLA管理委员会委员、信息自由获取和自由表达委员会委员,多次参加国际会议,有着很高的国际化视野。作为一名信息服务者,他深知信息的自由获取和自由表达的重要性,而这不仅在我国需要走很长的路,在很多国家同样面临此类问题。

他担任主编的《大学图书馆学报》一直走在推广学术研究的前沿,并在今年成为了第一批国家社科基金资助的学术期刊。他计划将这些经费主要用于提高作者的稿费,鼓励学者和图书馆员的研究工作。

从筚路蓝缕的京师大学堂藏书楼到现在珍品荟萃的现代化图书馆,从地安门内马神庙的和嘉公主府梳妆楼的馆舍到现在作为北大地标“一塔湖图”之一的宏伟建筑,北京大学图书馆经历了110年的岁月,凝聚了几代图书馆人和学人的心血。作为已经在此工作30年的掌门人,朱强馆长说“当年的图书馆,连一台打字机都要作为设备登记,而今,已成为新信息技术设备和系统应用的前沿。这样的变化,不可谓不深刻,确实是不简单。我作为见证者和亲历者,虽霜染双鬓,却也欣然。”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离不开世界一流的大学图书馆,朱强馆长任重道远。他希望在退休前完成几项重要设施的建设,让继任者有一个很好的基础。同时,他认为图书馆更为重要的是馆员的作为,我们应该对工作怀有神圣感、敬畏感和使命感,更好地为教学科研服务。

朱强馆长曾是我硕士答辩的主席,也是我重新回到北大工作时的面试官之一,他是我人生重要时刻的提携人。当我提出采访要求后,他抽出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讲了他的北大情结以及他对北大图书馆建设和图书馆未来的看法。在古风古韵的燕园里,书香满溢,静听时光雕刻的过往,窗外微风斜雨,真是一个美好的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