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柬埔寨(四十):结语

IMG_0468

今天是2009年9月21日,一年前的今天,我们结束了柬埔寨之行回到北京,幸好有张洁老师在去年国庆节期间写的1万多字的游记,使我在一年中断断续续地将在柬的记忆一点一点拾起。这一年,我个人经历了一些事情,当想到高棉的微笑,也许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不过是上天的插科打诨而已。可是更应该敬畏上天,好好地生活,给她以八卦的谈资,因为没有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上天也将会孤独。

行走柬埔寨全记录

行走柬埔寨(一)封面:你的眼神

行走柬埔寨(二)序:你的样子

行走柬埔寨(三):准备工作

行走柬埔寨(四):宾馆

行走柬埔寨(五):攻进金边

行走柬埔寨(六):离开金边

行走柬埔寨(七):前往暹粒

行走柬埔寨(八):逼近吴哥

行走柬埔寨(九):吴哥第一站巴肯山

行走柬埔寨(十):special for beefsteak, tsingove and fake xiaoguang

行走柬埔寨(十一):暹粒的酒吧街

行走柬埔寨(十二):赶赴吴哥窟日出

行走柬埔寨(十三):亲近吴哥窟

行走柬埔寨(十四):扫描吴哥窟的浮雕

行走柬埔寨(十五):影像中的吴哥窟

行走柬埔寨(十六):高棉的微笑

行走柬埔寨(十七):对话柬埔寨

行走柬埔寨(十八):中场休息

行走柬埔寨(十九):巴方寺、空中宫殿、癞王坛、战象平台

行走柬埔寨(二十):托玛侬神庙、周萨神庙

行走柬埔寨(二十一):塔高寺

行走柬埔寨(二十二):未来的主人翁

行走柬埔寨(二十三):塔布隆寺

行走柬埔寨(二十四):班迭哥迪、皇家浴池、重返吴哥窟

行走柬埔寨(二十五):暹粒的早餐和比粒寺

行走柬埔寨(二十六):柬埔寨国家图书馆

行走柬埔寨(二十七):女王宫(班蒂斯蕾)

行走柬埔寨(二十八):高布斯滨(千林迦河)

行走柬埔寨(二十九):班迭萨雷,东梅奔,塔萨寺

行走柬埔寨(三十):龙蟠水池

行走柬埔寨(三十一):圣剑寺

行走柬埔寨(三十二):崩密列

行走柬埔寨(三十三):越南浮村和洞里萨湖

行走柬埔寨(三十四):回到金边

行走柬埔寨(三十五):皇宫

行走柬埔寨(三十六):国家博物馆

行走柬埔寨(三十七):监狱博物馆(S21)

行走柬埔寨(三十八):沃翁和市场

行走柬埔寨(三十九):再见柬埔寨

行走柬埔寨(三十九):再见柬埔寨

我们的柬埔寨之行就要结束了。

虽然去了几个国家,但这是第一次和家人,全程自助。从订票到宾馆,到景点,前期的工作很多。在这方面,我特别感谢网友的游记和攻略,特别是穷游网背包客栈(需翻墙)。我写了这么多游记也有给后来去柬埔寨旅游的驴友一个小小参考的想法。两本关于柬埔寨的图书也是非常的好,一本是我认为自助必备的《Lonely Planet》,三联书店出版了中文版。另一本是《五月盛放》,一个MM的旅游笔记。

安是我们在暹粒的司机,他陪伴了我们一半的旅程。也许安是我们在柬埔寨唯一的朋友,他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张洁老师这样说安:“闲聊中,我们谈起一般司机都很年轻,安说他这个岁数的人在柬埔寨断档,很多人在特殊时期(注:红色高棉的大屠杀)离世。他原为政府做事,从事庙宇管理,因工资太低,难以养活都是十几岁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四十七岁时,毅然决定转行,和朋友学习英语,现在开突突车不到三年。他为人和蔼,易于亲近,感觉比较有素质。也许我们一直给小费的缘故,多日来一直为我们提供免费的冰镇矿泉水。其实,他和酒店没有隶属关系,平常也需在街上揽客,酒店偶尔会介绍客人给他,不知酒店是否会因此抽取部分费用。所以,后两日的车资我们都直接和安本人交付。合作十分愉快”!

柬埔寨目前非常穷,社会问题也不少。虽说战时的地雷也排查了不少,但在偏远的地区还是有触雷的危险。很多国家和国际组织都在对柬埔寨进行援助,特别是吴哥古建筑群的修复。

百废待兴的国家商机无限,而且有吴哥建筑群的存在,会让这个饱经创伤的地方在和平年代迅速发展。在回京的飞机上,邻座是一个柬埔寨的商人,他告诉我在暹粒投资一个小宾馆Guesthouse,只需要5000美元。对我们来说,5000美元在我所在的地区只能买到1平米多的房子,但在柬埔寨却是一个公务员几年的工资。

想说的挺多,却又一时想不出说什么。希望有机会再去,这个国家最好的旅游季节在一月份,正值旱季。不用速干衣,不用防水鞋,只要带着朝圣的心境和放松的心情就OK了。

IMG_1228
金边街景

IMG_1237
金边最后的晚餐

IMG_1249
从吴哥小孩手中买的盗版《Lonely Planet》

IMG_1241
金边的机场有无线网络

IMG_1239
金边的机场吸烟室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吸烟室

IMG_1240
金边最有名的香烟:吴哥牌

IMG_1244
在广州转机,广州的机场吸烟室没有火提供,有人在墙上写下骂娘的话

IMG_0998
我给安当司机,谢谢安

行走柬埔寨(三十八):沃翁和市场

IMG_1212
沃翁

我们拿着Lonely Planet,看看还有什么地方值得去,金边不大,有特点的地方也不多,我们找了一个比较有名气的寺庙:沃翁(Wat Phnom)。这也是游客相对集中的地方。

以下由张洁老师提供:

沃翁,是一座27米高的小山丘,也是全金边市的制高点,当地人免费,外国人进入要交1美元。这里类似香火圣地,当地香客一多,围绕他们生出的生意也比较集中,卖放生小鸟的,卖食品饮料、卖给小孩的气球……凡是国内这种场合有的,这里也有。况且这里垃圾太多,感观上大打折扣。

IMG_1205
沃翁

下午去了中央市场和俄罗斯市场,俄罗斯市场密密匝匝,有的商铺间的过道仅能容人侧身通过。中央市场是十字圆顶型建筑,四通八达,所卖商品从珠宝首饰到家居用品,包罗万象,简直就是当地的天意、天成。我们在这里还碰到一位漂亮的年轻华侨mm,买了她的围巾。

IMG_1182
市场外

IMG_1180
市场内

IMG_1186
市场内

IMG_1183
这个东西你敢吃吗?

IMG_1220
司机很辛苦

行走柬埔寨(三十七):监狱博物馆(S21)

IMG_1148
当年红色高棉的十大河蟹精神

监狱博物馆是在金边印象最深的地方,如果说日本人南京屠城是十恶不赦的话,那么红色高棉屠杀自己的同胞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去表述呢?

我之前已经讲过一点关于监狱博物馆的事情,不想多做回忆了,请张洁老师说说吧:

IMG_1147
红色高棉在杀人之前都会拍照留念

监狱博物馆(S21)是个令我毛骨悚然的地方,它藏身于一条小巷内,可以免费参观。还没进入,已觉阴森。几个肢体残缺的乞丐围了上来,其中一位面部变形,我没有嫌弃和鄙视的意思,但真觉得有些狰狞。大头坚持要进入参观,我坚决在门外等候。

我和司机闲聊,都是半调子英语。司机有个类似于中国人的名字,音林飞,林飞说参观需要一小时,我们在中午等人,越发显得百无聊赖。闲聊中,我知道了林飞今年四十六岁,以前是建筑工人,改行一年。他的突突车是向银行贷款买的,每月还贷,他称自己是穷人。他还掏出身上的一张二元人民币,指着上面的毛说,我听过他的故事,他很传奇。林飞的妻子在家卖饮料,一儿一女上学,压力很大,他没有到过中国,却对中国怀着天生好感。

大头不到一小时就出来了,面部表情呈难得见到的痛苦状,直嚷“恶心”,我没敢问他太多感受,林飞的话匣子在一支烟的熏染下渐渐打开,他提到十三岁时,他的父亲和哥哥都在原集中营,就是现在的监狱博物馆被害。我们无语。

IMG_1159
头颅

IMG_1162
用刑的器具

IMG_1161
用刑的现场

IMG_1169
关于S21的介绍材料

行走柬埔寨(三十六):国家博物馆

到一个国家,最好去它的博物馆看看,漫漫长河的历史也许就在这个不大的面积中得到比较集中的体现。由于是吴哥的实景实在让人震撼,所以走进这个博物馆,没有任何的惊喜。馆内的很多藏品都是从吴哥拿来的,而且很多精美的文物现静静地躺在法国吉美艺术馆里。

IMG_1120
博物馆的花园

IMG_1127
从售票处可以看出这里的游客很少

以下内容由张洁老师提供:

第二站是博物馆,博物馆规模也不大,由四个面向中心花园的院落组成。这里禁止拍照。很多贵重的藏品就裸露在桌子上陈列着,有的罩了一个玻璃罩。没有照明设施,也没有讲究的光线,佛像真实地与你对视。没有详细说明文字,也没有语音导览,需从书中寻觅,需要悟,需要想像。有人走马观花,也有人痴迷于此。从博物馆的介绍中看到近年游客一直递增,那是古老的高棉艺术的生命之花一点点在重新绽放。在这个国际文物贩子频繁光顾的国家,直至今日,据说在偏远的古迹中依然会遭遇全副武装的文物强盗,幸好我们没有遇到,幸好很多文物已在博物馆安家……

IMG_1114
博物馆

IMG_1118
没有用闪光灯,偷拍了一张

IMG_1123
到此一游

IMG_1129
博物馆外景

河东岸是游览必经之地,我们只在车上欣赏风景,可惜竖起了很多广告牌,挡住视线,没有过多停留。

IMG_1136
金边的标志性建筑物

行走柬埔寨(三十五):皇宫

第二天一早,阳光高照,我们就去了皇宫,现在还有皇室居住。和我们的故宫相比,那就显得袖珍了很多,但是浓缩的都是精华,虽然不大,但却是金碧辉煌,10年前我去泰国曾经也到过皇宫,两者有很多相似之处。
IMG_1066

以下部分由张洁老师提供:

一早,大头在阳台上就和楼下的突突车司机侃好价格,包了一天车。

金边皇宫居然没有要求额外购买摄影票。皇宫比想象中小,也许是因为有国王居住,不知还有多大部分没对外开放。皇宫的金顶在阳光下分外耀眼,映衬得整个建筑群金碧辉煌,刚进去有点犯晕,不知各个建筑都有什么区别和讲究。正迷惑间,偶遇一位说中文的工作人员,我主动上前,得知他的中文名字叫龙永强,是这里唯一会讲中文的工作人员,他经常需要接待华语地区电视台的拍摄,现在,他就正为台湾一家电视台担任讲解。他还笑着告诉我们,如果经常看cctv 和tvb的电视,就能够看到他的身影!

IMG_1057

通过龙永强的简单介绍,我得知自己左手边就是皇宫戏台(不对外开放)。接着,按顺时针方向,是一座白色的小阁楼,它是拿破仑送给国王的礼物,因为年代久远,也不开放。奇特的小阁楼旁边,是国王办公区,它的特别之处是顶端三角形的装饰雕刻图案,那是传说中的“玉玺”,也是我们护照上加盖的印章。当然,最显眼的还是加冕厅,中央摆放着国王、王后的宝座。站在加冕厅后面的露台上,可以远眺还没有开放的皇宫,因此,这个位置总有人手搭凉棚,极目远望。通过一条狭长的通道,可以去到加冕厅斜对面的检阅台,但那里也不对外开放,只许远观。

绕过一座假山和几座塔,从西门可以进入银殿。银殿入口有《罗摩衍那》壁画,由柬埔寨著名画家联合绘制,但在红色高棉时期,首都处于无人区,皇宫也无人看管,壁画受到洪水淹没,破损严重。

IMG_1081

进入银殿参观要脱鞋方可进入。银殿大厅的地板是由近5000块纯银砖铺就而成,总重5吨。现在大部分覆盖地毯保护,只留出一小部分供人参观。银殿内有很多艺术珍品,还有一座真人大小的佛像,重达90公斤,质地为18K金,很多珠宝镶嵌其上,仅钻石就有至少三颗,其中,最大一颗是前胸位置,重25克拉。我估计佛像很重,易于保护,所以只以玻璃罩防护,外面加锁,贴有封条。可是,其它珍宝也如此保护,很令人担心,也许佛国淳朴,窃贼也少吧。

IMG_1058

银殿院内还有藏经阁和诺罗敦国王的骑马铜像。几座塔形建筑是几位国王的灵骨塔,西南面比较小的是西哈努克的一位公主的灵骨塔,这个小女孩只有4岁。唉,看来公主也不一定就总能和白马王子从此过着快乐幸福的生活……

从银殿出来还有象宫,以前用来拴大象的柱子还在,所拴的象却早已变成了石雕制品。这里还展示着国王加冕游行的场景。外面骄阳似火,这座建筑是参观过程中唯一开放空调的宫殿。我的遮阳帽忘记摘下,工作人员马上过来示意:进入所有宫殿,都要摘帽!

走出皇宫才发现,出口处和售票处是一条通道的两个方向,出口处无人看守,如果游客反方向从这里进入,连票都免了。好在这里民风淳朴,大家都按照规矩办事,并不事先提防。就如同我们和司机讲好价格,并不需要预先付费或先交订金,他自然会在你参观景点时于门外一直等候,等你从人群中找到他,向下一景点进发,直到一天行程结束,司机才会收取费用。这种相互间的信任,反而成为了不设防的约定。

行走柬埔寨(三十四):回到金边

去柬埔寨旅行,目的地基本上都是在暹粒的吴哥建筑群。

首都金边只是一个中转站罢了。我们将此次之行的最后一整天交给了金边,因为它有国家图书馆,皇宫,国家博物馆和S21(红色高棉的杀人博物馆)。

我们一早坐上了从暹粒到金边的长途汽车。由于当时正值雨季,我又懒得带伞,又没有带速干衣,所以行程后半段有些发烧,当地的饭也吃不下了,而且矿泉水也喝不习惯了。下午到金边后,抓紧找麦当劳、肯德基这样的餐厅,终于发现了一个肯德基,据说金边也没有几家,而且没有麦当劳。

餐厅的布置和北京的差不太多,风格比较统一。很多人说全世界的肯德基都一个味,那他们可能没有吃过柬埔寨的肯德基。虽然味道里充满了柬式风格,但还是能够吃出肯德基的感觉来。这是我在柬埔寨吃的唯一一顿不是柬埔寨本地的饭。

以前有国人说老外到中国后专门喝依云品牌的纯净水,并主观地推断老外认为中国的水不干净。这次的柬埔寨之行我体会到了做老外的这种感觉。我最后也不得不喝上依云,这并不是因为柬埔寨的水不干净,而是不习惯,只有花高价买了依云。这也给我了一个很好的教育,不要认为别人不是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就是对你的蔑视或者侮辱,如果你有这种想法,也许是在你自恋或者自卑的情况下得出的。说句粗俗的话:有时人和人的差距,远远大于人和猪的差距。

IMG_1048
肯德基

以下由张洁老师提供:

下午两点,终于到了尘土飞扬的金边,昨天预定的酒店竟然没来接站,我们临时到车站对面的金宫酒店询价,遇到一位五十多岁的海南华侨,他父亲时代来到柬埔寨,而他本人在柬埔寨土生土长,从没有回过中国。他帮我们核实了下午想去的南航订票中心的路程,又介绍了城市概貌。随后,我们保险起见,乘突突车来到初到金边的那家酒店,在附近找到一处条件不错的三人间客房。房间带阳台。

IMG_1026
这个房价的房价只有10几美元

本想确认返京机票,从图书馆出来直奔金边大酒店,不到五点半,金边大酒店旁的南航航空办事处已经下班,吃了闭门羹,只好乘车返回城中心。

为了迁就肠胃的接受能力,我们选择肯德基吃晚餐,汉堡比北京的普遍小一圈,薯条也很有当地特色,还是吃不习惯。餐巾纸比较粗糙,湿手一碰,就起纸沫。正是饭点,就餐人数不多,远没有北京哪家店都人满为患的情景。吃饱喝足,终于缓过劲来,走进对面一座四层商场,从空间布局到商品档次,很像国内一座二三线城市的商场(刚去过肇庆,有点像)。依照目前身体状况,暂缓吃本地食物,我们在一层超市买了水和饼干,打算作为明天早餐。

IMG_1051
国际书局

两个精神可嘉、心灵充盈、身体虚弱的人,在金边沿路溜达,还在国际书局里买了明信片,实属不易。旅行,有时候挺辛苦。

IMG_1049
肯德基

行走柬埔寨(三十三):越南浮村和洞里萨湖

IMG_0977
浮村里的居民

三天的吴哥门票用完之后,暹粒这个地方周边还有几个值得去的地方,比如上次介绍的崩密列,比如今天介绍的浮村(Floating village)和洞里萨湖(Tonlé Sap)。

洞里萨湖是东南亚第一大淡水内陆湖,是柬埔寨的母亲之湖。从金边到暹粒有一个交通方式就是沿着洞里萨湖坐船,用时大约6小时,但经常超载。

在北京行前做计划时,曾经问过一个同事的朋友,她介绍说浮村一定要去看看,很有特点。经过上网搜索,发现这个一般旅行社不太会去的地方与众不同,它是现代柬埔寨人不同的生活形态的反映。

为什么柬埔寨的浮村叫做越南浮村呢,因为大部分居民都是越南移民,还有少量的缅甸人,他们好像是一个自治地区。他们在这里主要从事渔业,房屋随着旱雨季水位的变化而不断移动。

IMG_0912
浮村

以下部分由张洁老师提供:

路上经过好几个小村庄,那些杆栏式建筑通常两层,覆盖晒干的茅草,几根木桩戳在泥土甚至是水中,如果一层是陆地,往往用来储物,自行车、摩托车都停放在此,偶尔还看到汽车。如果一层临水,也不妨碍主人水面上挂吊床。二楼住人,没有玻璃窗户,黑乎乎的,看不到里面的摆设。有的人家有院落,一丛凤凰花开在茅屋前,庭院里养狗,养鸭,还有水井和发电机。有的人家只孤零零地立一座吊脚楼。

IMG_0988
革命的道理是曲折的

足足开了两小时,才来到一个村子尽头,路泥泞难行,需要跳下车,步行绕过。再向前没走几步,就是洞里萨湖边,本想和人拼船,一路上也没看到其它游客,想想不知等到何时,还是自己包船吧。与船老板谈好价格,先交钱,后上船。

IMG_0872
革命从这里开始

驾船的是位小伙子,船尾还有两位小朋友和一位老奶奶,不知他们是什么关系,我们上船,他们也没下去,估计是要搭便船。无所谓了,反正船够大。我给两位小朋友几块糖果,他们却把它递给老奶奶,老人认真地把糖果收进了一个布袋。

IMG_0915
浮村的居民

船先进入窄窄的水道,水面浑浊,两旁都是水中灌木,有水鸟的巢筑在上面。开船十几分钟后,水道变宽,湖水也变得清澈起来。司机还从湖水中掬水送入口中。这里几乎没有游人,半个多小时才遇到另一对欧洲游客,大家相互致意。

IMG_0960
革命的前方是光明的

洞里萨湖很安静,天蓝得刺眼,云白得惊人。大约安静地漂浮了一个小时,就能看到水面上越来越多的两层杆栏式建筑,错落有致,连成几排。司机说村子很大,水面上的学校、寺庙、医院、商店应有尽有。他家就住这里,他可以带我们参观得更细致一些,希望给他一美元小费。其实,我们已经看到那些在水面上架起的支架,晒得红彤彤的虾,那些水面上种的菜、养的猪、鸭、鸡甚至还养着鳄鱼。觉得年轻的司机比较爽快,要求也不算过分,我们同意了给他小费,他随手拿起咸虾请我们品尝。这里太有特色了,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村庄:小孩子们赤身从家门口直接跳入湖中玩耍,老人在延伸的水面平台空档处劈柴,修理杂物,家家一层拴着更小的小船,而很多少年少女就划着这些小船,或前来搭载游客进入吊脚楼中间作深入游(5美刀)或载着饮料,小吃,穿梭于吊脚楼间,过早地成为商人。这里大部分孩子和暹粒的孩子一样,在家庭经济条件允许下,半工半读,半天学习,半天工作。大家生活的全部都依赖于这片湖水,所有的家当都漂浮在这片水域,如果搬家,一条船足以,难怪叫浮村——浮在水面上的村子。

IMG_0966
浮村

IMG_0891
浮村的居民

IMG_0862
浮村的孩子

IMG_0976
洞里萨湖

IMG_0969
浮村

IMG_0959
浮村

下午又下起了雨,四点我们已回到酒店休息。明天将返回金边,今天和司机安告别。

行走柬埔寨(三十二):崩密列

崩密列(Beng Mealea)是一个旅行团不太会去的地方,因为它不在吴哥建筑群里,我们在雨中坐着突突大约走了2个小时才到。就这样,雨中的崩密列之行开始了,又是一次不虚此行。在这里我拍了一个孩子

IMG_0728

以下由张洁老师提供:

一早赶往崩密列,打算下午去更远一些的洞里萨胡和越南浮村。这个季节是柬埔寨雨季,我不嫌麻烦,随身带伞和帽子,大头嫌累赘,不爱撑伞,昨天被淋透,今晨就有感冒症状,头重脚轻,身体发虚。他说还扛得了,心里有数,我一直忐忑不安。今天出行多带了两件T恤,万一淋湿,可以赶紧换上干爽的衣物。

一路阴天,我很担心又有大雨,路上的人们也不如以前见到的悠闲,赤足少年骑车带人匆忙赶路,摩托车连司机带旅客能坐四人,也疾驰而过,在这里还真是没见到一个胖子。果然,没有电闪雷鸣等前奏,大雨突至,安赶紧放下雨帘,突突车在风雨中显得很单薄。无心看路边风景,过了足有两小时,才来到崩密列。这是一处完全深陷在荒野中的神秘寺庙。

IMG_0741

一堆横七竖八的乱石,一条通往中心塔的木质走道是2004年拍摄《俩兄弟》时搭建的,我看过这部关于两只老虎的电影,其中很多小桥流水,丛林中神秘佛像等镜头让我印象深刻,它们都取自吴哥,取自崩密列。指南书上说穿过黑暗的房间和藤蔓可以到达坍塌的中心塔,东北方有一座保存完好的藏书室。现在,我们就在图书室前,左边是木质通道,这时,一个十来岁的孩子问我们是否需要带路,又问有没有糖果,我拿出糖果正要给他,不知他用什么招数招引来一群更小的孩子,有的只有三四岁,我只好倾其所有,连糖果袋也没剩下。他们在前面蹿来蹦去,带着我们一会儿翻墙,一会儿进入塌陷的塔洞,在我们小心谨慎地选择究竟该踏足哪块石块不致滑倒的功夫,他们已跑出很远,有时竟消失于视线中,幸好还能循声而去,否则,我们很难确定该往哪个方向去才不会遭遇巨石挡住路口,不得不重新返回,重新探路的境地。孩子群中最小的那个很瘦,一排肋骨清晰可见,他目光忧郁,还有些害羞,在大雨中落在其他孩子后边,他也不出声求助,自顾自地甘居其后。远去的孩子们可能看我们跟丢了,又蹿回来,最大的那个时不时示意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在植物藤蔓和散落的碎石间,精美的雕像若隐若现,如果没有孩子们的导引,难免不被忽略。这就像在演一出夺宝奇兵,我们就是远方来的观光客,贸然进入久已无人打扰的清净世界,掀起争抢发现宝贝的大战。

其实,我们探索的地方并不大,很快就绕回了木质通道处,意犹未尽,刚才大部分精力用于穿梭昏暗的塔洞,惊鸿一瞥惊人的石雕,现在,我们打算再仔细绕外围一圈,看看这座设计风格与吴哥窟相同,如今却成为探秘多于朝圣的破败寺庙。撑伞绕中心塔一周,大概十几分钟,刚才的孩子头又蹦出来问是否需要导游,难道这么快就忘了?以为我们是新来的游客?

雨很大,很多荒草足有一尺多高,不知道这些荒草中是否也藏着石雕,是否在雕像下面还隐藏着未被发现的秘密?如果这个地方一直没被发现,这处偏远的吴哥古迹是否会如现在一样被不法分子抢掠?是否会有游人来辨认它的过去?

IMG_0750

IMG_0775

IMG_0777

IMG_0787

IMG_0759

IMG_0783

IMG_0789

IMG_0766
背景是崩密列的图书馆

返回,途径罗洛士群村,向安说明,我们的票已超期一天,还想去罗洛士群碰碰运气,安笑着说不太可能,但他还是载我们通过一条小路,拐上弯道。我们向罗洛士群的管理员说明来意,告诉他所购的票是吴哥三天期限的,可是昨日大雨,没来得及到达这里,今天罗洛士群又不单独卖票,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再交纳一些费用。管理员答复我们,这里管理非常严格,如果他通融我们进去,一旦被警察发现,会罚游人三十美元以上。我们无奈只好在引道前留影为念,远眺这个号称古典高棉艺术开始的标志建筑——以前的建筑都用砖,从这座建筑才开始使用耐磨材料。

行走柬埔寨(三十一):圣剑寺

圣剑寺(Preah Khan)寺名来源于阇耶跋摩二世传继承人圣剑的传说。阇耶跋摩七世重建吴哥城时曾在此居住,这里曾经是高棉人最重视的寺庙之一,最重要的节日典礼都在这里举行,数千人供养和维护着这座寺庙。

我们到达圣剑寺的时候天开始暗下来了,匆匆走过没有任何游客的圣剑寺,发现它是值得再次参观的寺庙。

IMG_0698

以下部分由张洁老师提供:

到达圣剑寺,已经黄昏,除了我们,连门口售卖明信片的小孩也回家了。圣剑寺中四条通道,通向东西南北的大门,大门上雕刻着搅拌牛乳海精美的雕刻。我们从北门进,根本不清楚自己究竟走的是哪条通道,有的石块甚至塌下来堵住路口,只能遇石则绕。在穿过一条似乎永远望不到头的塔洞后,来到四条长廊的中心汇合处,这就是十字形长廊的核心。原来我们已经走过了其中一条长廊。站在巨大的拱形下,雨滴落在头顶,四条长廊里空无一人,不知延向何处。暮色中,身边精美的雕像已经看不清楚,触手是滑腻的青苔巨石,感觉有些阴冷。这是献给国王父亲的宫殿么?这是拜神和学习的中心么?即便是个大晴天,在这狭长的长廊中,怎么会有充足的光线来阅读圣书?倒是这些高耸的廊顶,足以把光线分割得忽明忽暗,极适于神灵栖息。在节日庆典,皇室在大家恭迎声中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从中心处通过延伸的长廊,在臣民的翘首企盼中显现圣容,一定很有气势。

返回酒店已经七点,今天连遭大雨和骄阳,路途也较昨日远,我们虽累,想必司机更累,一天都在开车奔波。看看随手记下的词语:

潮湿 骄阳 雕刻 绿色 蓝天 大雨 佛像 小狗 老牛 孩子 遥远 叹为观止

IMG_0701

IMG_0704

IMG_0705

IMG_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