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大佑北京首体演唱会《恋曲2100》:我光阴的故事

刚看完罗大佑在北京首体的《恋曲2100》演唱会:

1、罗大佑在北京已经开过两次演唱会了,去年还参加了纵贯线的演出,我感觉票应该不会紧张。在演出前一天从淘宝买了一张面值580的票,当然实际价格要比这低。
p.s.票面上写着:媒体赠票严禁出售。

2、上座率还不错,应该在8至9成左右。
p.s.临场前购买票贩子的票是更好的选择。

3、我进场后挑了一个更好的位置,并且临近过道,这样可以将腿伸开,很自在地手舞足蹈。
p.s.过道另外一侧的前方是一位70岁左右的老太太,她并不孤独,因为全场这个年龄的人也有一些。

4、以纪念三毛的“追梦人”开场,还是一袭黑衣的范儿,甚至身材还是三十年前的样子,那低音如旧。近三个小时的演出几乎没有下台,大佑这个老人家体力不错。
p.s.57岁了,还有10来天就过生日了。

5、邀请了几位不知名的歌手为其伴唱,都唱功了得,最大牌的属张震岳。只有真正自信的人才会邀请比自己唱的好的歌手做嘉宾,就像最美的新娘是邀请比自己还美的闺蜜做伴娘一样。
p.s.有位缅甸和意大利的混血帅的一塌糊涂,而且歌唱的也好。

6、作为一个罗大佑的歌迷,我竟然有两首歌从来没有听过。他的2002年围炉演唱会时,我基本可以跟着唱出来,
p.s.那次我没有去。

7、我非常喜欢的但没有唱的有:乡愁四韵、现象七十二变、我所不能了解的事、弹唱词、京城夜、歌、家、东方之珠、皇后大道东、之乎者也、大地的孩子、青春舞曲、闪亮的日子、是否、爱人同志、恋曲2000、摇篮曲、亲亲表哥、将进酒、飞车,还有不可能通过审查的亚细亚的孤儿、侏儒之歌等。唉,这些歌都够再开一次演唱会了。
p.s.“歌”是罗大佑发表的第一首歌,用的是徐志摩的歌词,他当时的恋人张艾嘉也曾经唱过。

8、都唱了些什么呢,请访问虾米网友做的演唱会合集:http://www.xiami.com/song/showcollect/id/5719568
p.s.罗大佑说从来没有在演唱会唱过“如今才是唯一”,因为是合唱,这次唱了。

再说说我记忆中的罗大佑吧:

1、我记忆中最深的第一首歌是“童年”,我哥哥教我唱的。现在想想,罗大佑的第一张专辑《之乎者也》是在1982年发行的,里面有“童年”这首歌。我可能就是在1982年听的,但大陆不可能引进这个专辑,唯一的解释就是高校学生像传销似的翻录磁带进行传播。那时我的哥哥16岁,刚上大学不久,买了录音机,翻录了不少磁带。以前,我和好朋友小万曾经聊过这个问题,他说他小时候听的很多港台歌曲是他的姐姐当时在北大读书时翻录磁带,然后带回去给他听。
p.s.“童年”这首歌创作于1979年,那年他还是个实习医生,并且正在旧爱新欢中。

2、我第一次听罗大佑演唱会,是2001年的工人体育场。那时,由于工作关系,我经常去文化部,我比一般人更早地知道罗大佑要开演唱会了。当时,我和XX处的李处长聊罗大佑,因为他还算是一个敏感人物,写了不少政治歌曲,有些还是讽刺天朝的,我对大陆能够让他开演唱会还是有些不相信,李处长说虽然罗大佑……,但他还是创作了不少很不错的歌曲,比如东方之珠,就很主旋律。李处长为人很和善,看我对罗大佑了解不少,当时表示,等罗大佑开演唱会的时候会送我两张票,当时真是高兴极了。不过,我真正看演出的时候,并不是拿的他的赠票,而是文化部另外一位朋友的,这两个人都有十年没有见了,现在想起还是很谢谢他们。
p.s.我还见过文化部的一个批文,关于不准迈克尔 杰克逊和麦当娜在中国演出的公文。当时,我心里说了声:X!,现在我要说:嘘……

3、我为了听这个演唱会,我去中关村买了一个mp3,JNC牌的,好像是1900元,64M内存,就是为了能够录一下这个演出。
p.s.很可惜,我现在已经找不到这个音频了。

4、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我在新街口天龙音像店看到了《罗大佑自选集》,一套三张原版CD,毫不犹豫拿下,我那个月的饭钱基本上没了,我以前在博客里写过,这是我迄今为止买的最贵的CD。
p.s.这张专辑的文案很长,竟然是现在都不算大的马世芳写的,当时他应该20出头吧。

 

 

每周一歌:2十年来歌曲选

注:两首罗大佑的歌曲,链接请自己寻找吧。

侏儒之歌

手儿要拉手儿握紧
远方的巨人招手你要小心
风云的面孔时代人物
手拿着枪杆永远为了人民
长征的路坎坷不平
闯进了天安门就来到北京
斗争的市场指数迷惑
革命的教条象股票的行情
五千年专制恭请您来肃清
小心革别人命的角色被人革命
里子要抓面子要紧
马克思先生送走几条人命
光荣的政府同胞的鲜血织成
伟大的胜利结果献给人民
五千年专制恭请您来肃清
可是谁又能替您洗净双手血腥

手儿要拉手儿握紧
走近的侏儒笑容你要小心
风云的面孔伟大人物
手拿着枪杆永远为了人民
啦…啦…啦…

弹唱词(别后)

手指勾一勾两人心在此
眼神兜一兜可爱的样子
转身掉头去谁的俏身影
别时多珍重别后见真情

嘿呦哼嘿呦天地的真情.
人在世间生谁无亲父母
血肉身连心养大焉知苦
同在世间生同耕世上土
同担日月天同甘人世福

嘿呦哼嘿呦天地的赐福
人在江湖上几多恩怨尤
本是同根生何以自相剖
血染生灵心谁人凶刃手
绝灭天理处谁人在怒吼

嘿呦哼嘿呦天地的怒吼
人在风尘中随风四飘流
好恶终有报只分迟或早
海阔天空心常比日月久
顶天立地身只为换自由

嘿呦哼嘿呦天地的自由
嘿呦哼嘿呦还我的自由
还我的自由
嘿呦哼嘿呦天地的自由
嘿呦哼嘿呦换我的自由
嘿呦哼嘿呦换我的自由

附:2十年前的今天(5.19)凌晨4时50分,一位老人突然前往XX广场,含泪向学生道歉、劝学生撤退、并承诺政府不会秋后算账,「你们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他讲话后向在学生鞠躬,学生们十分感动,或鼓掌、或哭泣,纷纷请他签字。这亦是他下台前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来自wiki)。

链接:一个漫画

每周一歌:纵贯线

昨天去看了一场演唱会,四个比我老的男人用首首金曲将我们的光阴都浓缩到那几百元一张的小票上。

2001年的五月,也是在工体,我第一次听到了罗大佑现场的歌声,那是和文化部的一位领导干部小黑胖去听的,当时他还没有在文化部,还是我请他去听的。丫去了文化部也从来没有利用职务之便请我看过任何一场,我都替他不好意思,切!

罗大佑昨晚出场的范儿还是有八十年代鼎盛时期的那个x样,只是缺少了墨镜和风衣。虽然没有唱《侏儒之歌》,但有《现象七十二变》;虽然没有《亚细亚的孤儿》,但有《鹿港小镇》;虽然没有《恋曲1980》,但有《恋曲1990》;虽然没有《童年》,但有《光阴的故事》,虽然没有《野百合也有春天》,但有《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虽然没有《明天会更好》、《东方之珠》、《闪亮的日子》、《之乎者也》、《皇后大道东》、……,但有纵贯线的其他三位成员:李宗盛、周华健、张震岳。

演唱会很热烈,我没有带相机,王三表有很好的照片提供

请听歌迷对他们返场的呼声(手机拍摄):

纵贯线去年推出了一首新歌,名叫《亡命之徒》,老男人也唱起了Rap,旋律不错,请欣赏:

[audio:http://video2.idaocao.com/wpynewvideo/musicup/20081217132948.mp3]

下载:http://video2.idaocao.com/wpynewvideo/musicup/20081217132948.mp3

视频:

歌词

亡命之徒

演唱+ 作词+ 作曲+ 编曲+ 制作: SUPER BAND纵贯线

听我说 我原来有个梦 跟你高飞远走 跟你一起走到白头

但是我 拥有化为乌有 忘记我们承诺 忘记曾经爱你爱的那么浓

我不能带你走 我犯了大错 必须一个人走 必须扛下所有罪过

必须离开熟悉的街口 请你不要忘记我 这夜里有小雨飘在空中

当我扣板机的瞬间灵魂早已卖给魔鬼

可笑的是 我好想求主帮我赎回 赎回我那一丁点的尊严

想起妈妈的脸 对不起这几年 是否有机会再见你一面

妈妈我犯了错 你会原谅我吗? 我已经踏上了末路

别人眼中的亡命之徒 哪里还有我的藏身处?

我的兄弟 离我远去我还傻呼呼的相信道义

所谓的人性莫非要用血和泪来换取教训 不想再混下去

想说干完这一票就不再撩下去 想着想着我的眼泪就流不停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运命哎呀 什么关卡?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迷宫

喂 小子 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 那些发生在你身上的

曾经以不同的面貌 也在我生命里出现过好几次

对此 我并无更高明的解释 只是觉得今天说不定是个合适的日子

我们就各自用舒服的姿势 用擅长的方式 给人生我们的

不管是一种告解还是一份答辩词 人再有本事也难抵抗命运的不仁慈

这道理再简单不过 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真爱并非不来

它只是被无预警的恶意的延迟

不要让某个女人做的蠢事变成你自己与自己的争执

为什么 该有的都有还是觉得不够 天呀 该不会是贪心的念头

为什么 拼了命地工作 拼了命地追梦 到头来原地没有动过

为什么 万里晴空下的面孔 庸庸碌碌不开心地锁着眉头 要向谁哭诉

为什么 想去看场电影 该死的台风偏偏选在每一个的周末

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 就是有人穷得发疯 有人富有 把钞票当作了枕头

为什么 新闻里鼻酸故事 只为了偷面包给妈妈 充饥的小偷

为什么 一百个为什么 变成一千个 一万个 十万个 为什么

为什么 我想破头写不出个鸟 念念念 我为了什么

我们都不必在意未来的样子

像是精神病患写的诗? 或是烟花绽放的节日?

随它去吧 我们都只活一次 呼吸呼吸呼吸 呼 一切曳然而止

真理在荒谬被证实以前 都只是暗室里的装饰

只有当眼前亮起来了以后 才有机会彰显它的价值 不是谁能决定的

该漫游还是冲刺 我们都在海里 我觉得我们像沙子

你说的亡命之徒 是不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亡命之徒 可会全力以赴 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运命哎啊 什么关卡?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亡命之徒 可会全力以赴 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迷宫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Drums/张震岳 Acoustic Guitar/李宗盛 Electric Guitars/周华健、张震岳 Electric Piano/罗大佑 和声/纵贯线 录音/胡恩立、于泊、吴蒙惠 录音室/摆渡人 (台北) 、敬业 (北京) 、音色 (台北) 混音师/高承郁 (Ko Seun Wook) 混音助理录音师/宣永 (Sun Young) 混音录音室/Beat Studio (韩国)

春情木动

1 我每年的春节都在山东和父母一起过年,由于父母在北京,我今年是第一年在北京过年,倒也想看看北京的年味如何?从年三十晚上七点左右开始到凌晨一点左右,我的视野范围内就没有一刻停止过礼花绽放。

我心里一直暗暗在想:富人也许就是这个骚样!整个年三十的晚上,他们为拉动内需不知又爱国了几分。我所在的小区位于昆玉河的东岸边,就是《跑步穿过中关村》中,办假证、卖盗版盘、开小书店的主人公认同的所谓“左岸”。在右岸,是著名的世纪城小区。在礼花PK上,我直观的感觉,左岸稍逊于右岸。

2 至少一个月没有打开过的电视机昨天见亮了,只是为陪父母看那个超级YY的和谐的名利场的大牌坊。我对这个晚会只有两个期待,一个是赵本山的小品,一个是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和张震岳的纵贯线演唱。赵本山的小品品质绝对保证,只是这次是用小沈阳来完成的。赵本山不光是一位喜剧大师,更是一位英明领袖,他顺利完成了第二代东北喜剧的接班人重任,套用《梅兰芳》中的台词:小沈阳,你的时代到了。

纵贯线组合中除了张震岳不太熟悉之外,其他三人都非常喜欢。这三个中年闷骚像威尔刚一样,能将俺的青春激荡三十年,罗大佑大夫50多岁的年纪还是那么有范儿,他穿什么衣服,在我看来还是那一袭黑色风衣的感觉。他们四月份将在北京弄一场演唱会,争取到时去追追星。

3 在北京过年真好,因为即使你的精神如何出轨,你的身体一直都和家人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