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 Dylan北京演唱会:滚石在北京的春风中飘

看完Bob Dylan北京工体演唱会后,我在车里放入他的第二盘专辑《The Freewheelin’ Bob Dylan》,用重复键放了八遍第一首歌《Blowin’ in the Wind》,在激动的心情里寻找一点平静。

 Bob Dylan in Beijing Performance

1、 这首歌没有出现在北京演唱会上,它是我听到Dylan的第一首歌。也是流传最广的Dylan歌曲之一,如同Beatles的Yesterday。

2、 今天的演出舞台就像贾樟柯《站台》里那走街串巷的大篷车演出队布置的草台班子,真环保。

3、 除了最后介绍了一下乐队成员,Dylan没有说一句话,连咳嗽一声都没有。

4、 它的演出曲目与几天前台北的曲目重复率极低,不到1/3。即使如此,返场中的《all along the watchtower》是1974年以來唱的第1,929次,而且在台北没有唱,这是马世芳微博里说的。

5、 它的曲调改变太大,即使熟悉的歌曲也要半天才能琢磨出来。

6、 最后一首《Forever Young》,一位70岁的老爷爷唱着祝愿你永远年轻,低沉沙哑沧桑甚至是无助的声音喊出Forever Young,Forever Young,May Your Stay Forever Young,我喜欢这种略显悲情的结局,答案就在这首歌里飘。

7、 现场基本满场,大约有一半是西方人。

8、 现场没有卡拉ok的万人大合唱,一首都没有。我那盘听了上百遍的双CD精选集里的歌只唱了四首。

9、 去听他干嘛去了,是见证英雄迟暮最后的宣言,是寻找青春点滴的记忆,是聆听一位智者在倾诉历史,还是去亲历一段不老的传说,抒怀一曲一个时代最后的挽歌?

Bob Dylan in Beijing Performance

Bob Dylan in Beijing Performance

Bob Dylan in Beijing Performance

Bob Dylan in Beijing Performance

Bob Dylan in Beijing Performance need-free-ticket girl
这位MM将会全程跟随Bob Dylan亚洲巡演,她在演出前希望得到一张免费的票。

两张图,两个方向

我们的公共设施是为少数人服务的,不管是否出于本意,但却是事实。就拿北京的图书馆来说,叫上名字的公共馆可能就只有国图和首图了。按照它们目前的读者流量和承载量,北京市民年均一次都不够。我所在的海淀区为教育区,但它的图书馆却鲜为人知,有人曾经告诉我她去过海淀区图书馆,书少而且空间局促,没有好的阅读感受。

公众对于图书馆的理解有几种:一是读书借书的地方,二是一个网吧,三是自习室。还有其他的理解,但这三种比较大众化。有一年,我还在国图,有段时间某网吧大火出了人命,连累全国网吧进行整顿。有人到国图问网吧在哪里?这属于公众中信息素质较高的人,他们知道图书馆还提供互联网服务。

那么,有人知道图书馆还有更多的职能吗?比如上图中美国的图书馆向公众提供就业导览的服务。我还真不是很清楚国内的图书馆有多少家在做。如果没做,是否需要做?如果做了,是否需要宣传,让公众知道?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经费如何花真是一个学问,而我们还只是一个说着大人话的小学生。

注:美国88%的公共图书馆提供就业导览服务

电子资源对于图书馆的重要已经不言而喻了,没有必要再去争论传统与数字的二元逻辑了。也许多年后的图书馆只有两种库:善本库和电子库,作为纸张的文献载体不管它的生命力有多么顽强,毕竟有更加方便快捷的类型加以代替。而那时,世界又多了一个博物馆:图书博物馆,说白了就是不卖书的书店。

注:美国66%的公共图书馆向读者提供电子书,而三年前只有38%,链接:http://www.ala.org/ala/research/initiatives/plftas/2009_2010/ebooksmap0910.cfm。

以上两张图都出自美国的ALA,第一张我称其为“开源”,它拓展了图书馆的职能;第二张我称其为“节流”,它利用新的技术巩固图书馆的文献保存和提供的职能。未来的路该往何处走,留给理论家意淫去吧,洗洗睡了。

真正的美国图书馆大酒店

看来,井冈山图书馆大酒店的示范作用真真正正、干干净净地影响到了美国,这次可不是开玩笑。有着53年历史的 Donnell Library Center被歇业,用作建设一个超级豪华的大酒店。这个大酒店的大可不是空谈,预计2011年开业的图书馆大酒店每晚每间房费是750-2000美刀。之所以叫做图书馆大酒店,是因为他们将第一层和地下室用作图书馆。

此案例说明我国终于向世界输出了价值观,他们继承和发展了马列主义毛X东思想,将美国国情与中国的河蟹社会结合起来,走出了一条具有图书馆特色的大酒店新道路!

the-donnell-library-center-a-eulogy 3

the-donnell-library-center-a-eulogy 2

the-donnell-library-center-a-eulogy 1

the-donnell-library-center-a-eulogy 4

图片来源: The Donnell Library Center: A Eulogy In Pictures

图书馆大酒店还是大酒店图书馆?——试论社会主义优越性

两年一度的图书馆学期刊编辑FB会又要隆重举行了,上一次是在江西井冈山。两年过去了,我已经记不得啥了,除了一个人:书骨精。

会议结束后,师兄书骨精的一篇博文把我挤兑的够呛,两年来我无数次地在梦中将其诅咒,不止一次地看到他对我说,俺们《大学图书馆学报》要让我返乡了,你们赶快收购我吧……当然,和书骨精还有一段美好回忆,那就是我们不约而同去了传说中的“井冈山图书馆大酒店”。

IMG_3196

注:除本张照片为本人拍摄外,其余均为转载自网络

虽然很多人对图书馆大酒店很有微词,但我认为人家贯彻了党中央与时俱进的精神,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恰逢改革开放三十年,井冈山图书馆大酒店应该成为我们学习引进外来思想和文化的活化石宣传基地。

因为图书馆大酒店(Library Hotel)并不是中国特色,其实是一个舶来品。著名的美国纽约公共图书馆旁边的Library Hotel就是一个例证。

New York Luxury Hotel, Boutique Hotels New York City- Library Hotel, Midtown Manhattan, NY_1228407188450

New York Luxury Hotel, Boutique Hotels New York City- Library Hotel, Midtown Manhattan, NY_1228407121012

但纽约的图书馆大酒店是留着肮脏鲜血的,每个房间的最低定价都要200多美金,我们井冈山图书馆大酒店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让每个百姓都能住得起。纽约的图书馆大酒店每个房间都有书,而且都按照杜威十进位分类法来命名,每个房间具有自己的特色,在我看来,这就是阶级分化,不利于房客的团结和和睦共处。最为鄙视的是,他们用的杜威分类法竟然没有将民主党、共和党放在显眼的位置,足显出他们的觉悟非常差。

053771A

053771B

053771E

当然,我们虽然有图书馆山寨精神,但也贯彻三个代表。近日,美国受金融风暴影响,拟关闭部分图书馆,我们也受到影响,但绝不会关闭一家图书馆。山寨的最终要旨是和而不同,他们是酒店里有图书馆,我们是图书馆里有酒店。